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飞云楼悬赏

不远处街巷一侧,用铁钩悬挂着一排密密麻麻的身影。

足有二十多具,男女老少皆有,皆浑身负伤,血淋淋的,像猪样一般,被铁钩刺穿躯体,悬挂在那。

繁华的街巷,却出现这样一幕血腥景象,一眼看去,触目惊心。

“这些来自玄黄星界的皇者,不免也太倒霉了,像牲畜般被悬挂在那示众,简直生不如死。”

“处置他们的人,就是要他们生不如死,以儆效尤。”

“那玄黄星域的修士究竟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会被这般针对?”

“不清楚。”

……附近区域,一些修士在低声议论。

皇者,搁在一些世界位面,已是宛如神明般的存在。

可此时,二十多个皇者,像牲畜般被悬挂在那示众!

这想不引人注目都难。

“那些……都是玄黄星界的修士?”

倾绾星眸睁大,俏脸微变。

孟长云下意识看了看身边的苏奕。

却见苏奕神sè平静如旧,连眼神都没有一丝波动。

可这种淡然的仪态,却让孟长云心中一阵压抑。

这天青城谁敢如此大胆,竟敢专门针对玄黄星界的修士下毒手,简直找死!

忽地,苏奕迈步来到一侧区域。

这里的墙壁上,张贴着一道醒目的悬赏通缉榜单。

“凡活擒玄黄星界玄照境皇者,可得三百星脉灵晶。”

“活擒玄幽境皇者,可得八百星脉灵晶。”

“活擒玄合境皇者,可得三千星脉灵晶!”

“死人一律按一百星脉灵晶估价!”

落款:飞云楼。

苏奕眯了眯眼眸,四下打量,却发现除了这一道悬赏榜单外,再没有其他悬赏榜单。

无疑,这一切完全是针对玄黄星界的皇境修士!

“老孟,你去打探一下这则悬赏令的事情。”

苏奕随口吩咐道。

“公子稍后!”

孟长云连忙领命。

其实,根本无须多麻烦,孟长云随便找了个路人,就将事情盘问了出来。

大概是一年前,天青城顶级势力飞云楼忽然宣布,在整个黑湮界通缉玄黄星界的皇者!

那张悬赏榜单,就是当初贴下。

在这一年中,凡是混迹在黑湮界的玄黄星域皇者,俨然成了过街老鼠,被血腥通缉和镇压。

如今被悬挂在那示众的二十余位皇者,仅仅只是一部分,其他皇者都在这一场追捕中战死!

“一年前……”

苏奕眉头皱起。

那不正是落星海之战刚落下帷幕的一段时间?

“原因时什么?”

苏奕问道。

孟长云低声道:“回禀公子,小老问过了,至今无人知晓原因,就连一些替飞云楼做事的强者,都说他们只是奉命行事。”

苏奕点了点头,道:“接下来,你去打探一下这个飞云楼的底细,我和倾绾先去找个客栈落脚。”

“喏!”

孟长云肃然领命,匆匆而去。

“公子,你……不救救他们么?”

倾绾低声问。

苏奕笑道:“非亲非故,我为何要救他们?”

“您……您可是……”

倾绾正要说什么,苏奕已摇头道:“绾儿,你不懂。”

诚然,他是

称尊大荒的玄钧剑主,而今,更被奉为玄黄星界宛如神话般的存在。

可这些,终究只是虚名罢了。

并不代表,任何玄黄星界的修士遇险,他就得出手相助。

更别说,苏奕可不会忘了,当初在落星海一战,面对来自星空深处的各大巨头势力的威胁,当时许多观战者为了活命,甚至哀求他主动去赴死!

虽说苏奕早清楚人心险恶,人情凉薄,自不会计较这些。

不过,他自有行事准则,断不会意气用事,随便掺合与自己不相干的事情。

“呃……”

倾绾低下螓首。

苏奕揉了揉少女的脑袋,温声道,“世事险恶,人心叵测,搁在玄黄星界,还有数不尽的血雨腥风,离开了玄黄星界,可不能因为大家都是玄黄星界的修士,就把他们当做自己人。”

倾绾乖巧地点头道:“绾儿记住了。”

苏奕笑了笑,道:“走吧,先去找个客栈歇一歇。”

过往一个月一直在星空中跋涉,让苏奕也感觉有些困顿,想好好放松一下。

但很快,苏奕就伫足,一把揽住倾绾纤细的腰肢,放在了自己身后。

倾绾愕然,旋即耳畔就传来苏奕的传音:“乖乖待着别动。”

倾绾星眸微凝,意识到情况不对劲。

而后,就见无声无息地,悬挂在那示众二十多具皇者,凭空消失不见。

倾绾一呆,有人在暗中营救那些皇者?

“哼!”

一道冷哼如闷雷响彻。

这片街巷虚空中,空间骤然塌陷,四分五裂。

一道身影随之踉跄跌落出来。

仔细看,这身影是一个穿着道袍的老者,胡须花白,手托一个青铜宝塔。

他在跌落的第一时间,就挪移虚空,朝城门处掠去。

锵!

伴随着一缕沉浑刀吟,一道雷霆所凝练的刀气乍现,横挡前路之上。

道袍老者脸sè顿变,朝另一个方向掠去。

“老家伙,你逃不掉的。”

一道轻笑响起,光焰流转,一条火红的长鞭朝道袍老者劈来。

直似火龙从天而降!

道袍老者已来不及闪避,只能硬撼。

砰!!!

震耳欲聋的爆鸣声中,道袍老者身影踉跄倒退,周身气血翻腾,脚下的地面都轰然塌陷,泥土迸溅。

而几乎同一时间,在道袍老者不同的方向上,分别出现三道身影。

一个手握紫雷战刀的蟒袍男子,威猛慑人。

一个娇媚如火,肌肤如雪的美妇人,手拎一条纤细如拇指的火红长鞭。

一个身影干瘦的黑袍老者,手握一杆龙头拐杖。

三人甫一出现,恐怖的威压随之弥漫而开,笼罩这片区域,牢牢锁定那道袍老者。

附近区域中,尖叫声不断,那些行人皆惊骇逃窜,远远避开。

苏奕没有逃。

他和倾绾立在那一道悬赏榜单前,恰好立在战场外围处,就如拿尺子量过一样精准。

伫足此地,既不会被波及,又能清楚观战。

这自然是苏奕有意为之。

那手握火红长鞭的美妇人,似察觉到什么,不由多看了苏奕一眼,旋即就收回目光。

“这些当街示众的皇者,还是有一些用处的,这不,终于逮住了一条大鱼。”

美妇人笑眯眯说道。

“玄幽境修为而已,谈不上大鱼。”

手握战刀的蟒袍男子微微摇头,似有些失望。

“这段时间,敢偷偷潜入天青城的玄黄星界的猎物,只有他一个,已经很不错了。”

手握拐杖的黑袍老者慢条斯理道。

说话时,他们三人朝道袍老者步步紧逼过去。

场中的氛围,也是肃杀压抑之极。

“你们是飞云楼的人?”

道袍老者深呼吸一口气,问道。

“死到临头,哪来这么多废话。”

蟒袍男子说着,已悍然出击。

轰!

他挥动雷霆战刀,法则交织,霸烈无匹。

同一时间,黑袍老者和美妇人也一起出击。

仅仅几个眨眼,道袍老者就负伤严重,浑身是血。

不过,或许是忌惮他临死拼命,也或许是要把他活擒,黑袍老者等三人并未下死手。

而是想猫戏耗子般,不断重挫道袍老者,要将其彻底镇压。

道袍老者神sè悲愤,他似乎也意识到在劫难逃,嘶声叫道:“临死前,能否告诉我,为何你们要针对我玄黄星界的修士?”

声音中,尽是不甘。

没有人理会。

黑袍老者三人的神sè淡漠而平静,如视一个唾手可得的猎物。

道袍老者见此,不由苦涩喟叹,明显已彻底绝望。

“勇河,你来拿下他,记住,别伤其性命。”

黑袍老者吩咐道。

“好!”

蟒袍男子点了点头。

可就在他要行动时,一道淡然的声音响起:

“你家老祖若看到你这般窝囊,怕是非气得七窍生烟不可。”

众人一怔,抬眼望去。

就见不远处,一个身着青袍的年轻人,朝这边走来。

浑身上下,萦绕着一缕玄照境皇者的气息。

“找死!”

蟒袍男子眸子中杀机一闪。

“且慢动手,看看这小子是否和那老家伙是一路的。”

黑袍老者吩咐道。

“窝囊?”

道袍老者神sè怔怔。

他本以为在劫难逃,谁曾想,此时此刻,却有一个年轻人站出来,骂他窝囊!

“道友说的不错,我……的确太窝囊了……”

道袍老者声音艰涩。

苏奕冷着脸,呵斥道:“不止窝囊,还有眼无珠,如此简单的一个陷阱都看不出来,自以为可以救人,殊不知,早已是他人眼中的猎物。”

这一幕,让黑袍老者等三人皆面面相觑,心中感觉很怪异。

那年轻人是谁,竟在这时候跑出来训斥那个老家伙,口气还大的不得了。

道袍老者也被训得灰头土脸,整个人呆滞在那。

他都将沦为敌人俘虏,还被人这般不留情面打击,这滋味……让道袍老者都有崩溃之感。

“还好,难得有一腔热血和胆魄,用心也不坏,否则,我都懒得救你。”

苏奕神sè缓和不少。

道袍老者浑身一震,这把自己骂得体无完肤的家伙,竟是来救自己的?

见此,黑袍老者三人非但不惊,反倒皆露出一抹笑意。

有意思,竟又冒出来一只猎物。

还真是让人惊喜!

——

ps:第二更中午12点前。

看网友对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飞云楼悬赏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