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傻×

禁阵轰鸣,光焰明耀长天,将斩吾台完全封锁和遮蔽。

此阵弥漫出的禁制力量,显化为无数炫亮刺目的血sè雷电,毁灭气息惊世。

除此,更有神魔嘶吼的声音响彻,有日月星辰崩碎的景象浮沉,俨然勾勒出一幅末日般的景象。

戮天断世阵!

这座极乐魔土的镇派禁阵,被誉为大荒最顶级的绝世杀阵,足可困住皇极境存在!

而此时,随着此阵被全力运转,置身斩吾台上的苏奕也是直接被困其中。

轰隆!

天地乱颤,雷霆怒卷。

血sè神焰交织,直似要将这方天地彻底炼化。

“此阵之威能,的确堪称恐怖!”

第六狱主眼瞳收缩,明显也被惊到。

“的确很厉害,我可真没想到,在这早已沦为星墟旧土的玄黄星界,还能够见到这等绝世杀阵。”

一位九天阁的刑者动容。

他和其他刑者、狱卒皆感受到,便是换做他们被此阵所困,也注定撑不了多久!

可很快,人们就发现不对劲。

被困在禁阵中的苏奕,处境看似凶险,可每一次都能在间不容发之际避开致命攻击!

“这家伙未免也太强了吧?”

一些狱卒倒吸凉气。

在他们视野中,那禁阵威能恐怖滔天,就如一座炼狱般的囚笼,被困其中,绝对是逃无可逃,避无可避,会第一时间遭受致命轰杀。

可苏奕却显露出极不可思议的手段,每一次都仿似能提前洞察那些致命轰击,并提前一步闪避!

哪怕躲不开的时候,也能挥剑破开一线生机!

给人的感觉,就仿佛他能够未卜先知,洞察那座绝世杀阵最细微的变化。

“别忘了,他可是苏玄钧,前不久曾一人踏碎天武神山,屠灭玄钧盟,便是画心斋的力量也都被惊退。似这等人物,可不是那般好杀的。”

一位刑者沉声开口。

话虽这般说,他神sè却惊疑不定,无法平静。

能够困住皇极境的旷世杀阵,却没能奈何如今才刚踏足玄幽境的苏玄钧,这任谁能不惊?

“天夭道友,你给我解释解释,为何苏玄钧能够洞察此阵的奥秘?”

猛地,第六狱主冷眸如电,看向身旁的天夭魔皇,冷峻如岩石般的面庞带着一抹冷意。

天夭魔皇那绝美的玉容变幻不定,幽然喟叹道:“我早跟你说过,前世的时候,苏玄钧曾只身一人独闯我极乐魔土。”

“他也是过往岁月中唯一一个活着从戮天断世阵中走出的强者,这件事曾引发天下轰动,世人皆知。”

顿了顿,天夭魔皇星眸看向第六狱主,冷冷道,“并且,在动手之前,我已提醒过你,凭借此阵,最多只能困住苏玄钧,要想凭借此阵将其灭杀,无异于痴心妄想。”

第六狱主顿时沉默。

他无法反驳,因为正如天夭魔皇所言,这些情况对方早已提醒过。

“只要困住他也已足够,随着时间推移,他一身的修为注定会被慢慢消耗掉,直至油尽灯枯。”

第六狱主眸光闪动,“到那时,不费吹灰之力便可擒下他苏玄钧!

刚说到这——

轰!

远处大阵骤然轰鸣,光雨肆虐。

人们皆吃惊看到,苏奕的身影竟是冲破重重阻挡,试图破阵而出。

此刻,还不等第六狱主开口,天夭魔皇已sè变,声传全场,“墨余,全力出手,不得再保留!”

“是!”

远处,负责运转禁阵的墨余等一众老怪物齐齐领命。

顿时,大阵的威能骤然暴涨一大截。

而在大阵内,苏奕的突围之势受阻,被压迫得不得不退避,重新陷入被困的处境中。

这让九天阁的人皆暗松口气。

“此阵的力量的确厉害,搁在星空深处,或许比不得那些界王级杀阵,但也已堪称顶尖了。”

有人感慨。

“这次有天夭大人和极乐魔土的一众道友相助,何愁收拾不了这苏玄钧?”

有人露出振奋之sè,说话时,还赞许地看了天夭魔皇一眼。

就是第六狱主的神sè也缓和许多,道:“等事成之后,我立刻会解除你们极乐魔土上下所有人身上的‘秘咒禁印’,除此,正如我之前所承诺,会把登天三境的修炼秘法赠予道友。”

顿了顿,他目光凝视天夭魔皇那张足以惊艳天下的俏脸,认真道:“并且,待我们返回星空深处时,若道友愿意,我可充当引荐人,为道友进入九天阁修行铺路。相信以道友的才情和底蕴,定会受到三位天祭祀大人的器重,或许用不了多久,便可担任如我这般的狱主职务!”

这番话一出,那些刑者和狱卒皆艳羡不已。

能够胜任九天阁的狱主,搁在星空深处都算得上是一号大人物了!

却见天夭魔皇神sè惨淡,低声道:“若是可以,我只希望在最后的时候,道友可以给苏玄钧一条活路。”

第六狱主眉头皱起。

但最终,他点了点头,道:“只要得到我想要的东西,自会满足道友的请求。”

可就在此时,禁阵中再度发生变数。

就见一道道剑气纵横,苏奕挥手间,竟在斩吾台上缔结出一片丈许范围的剑气光幕,任凭禁阵威能轰杀,都无法撼动那剑气光幕。

而苏奕置身其中,恰似海岸碣石,任凭怒涛狂卷,却伤不到其分毫!

“这……”

那些九天阁强者皆错愕,瞠目结舌。

“他……他竟窃取了斩吾台内蕴的九大敕令力量,以此缔结结界,对抗戮天断世阵的轰杀。”

天夭魔皇也睁大星眸,似难以置信。

第六狱主眉头紧锁,道:“这是否意味着,想要凭借禁阵消耗他的体力已不可能了?”

“道友也清楚,斩吾台乃是我派祖师亲手布设,内蕴最为古老的大道魔纹图案,以戮天断世阵的力量,也休想破坏斩吾台,如此一来,自然就再奈何不得苏玄钧……”

天夭魔皇声音低沉,玉容变幻。

第六狱主不由冷哼一声,眼眸淡漠冰冷,盯着天夭魔皇,道:“既如此,还请道友亲自动手,杀入大阵,降服苏玄钧!”

天夭魔皇娇躯一僵,星眸泛起怒意,道:“配合你们九天阁把苏玄钧困在此地,已让我痛苦万分,现在你

竟还想让我去杀苏玄钧,不免也太欺人太甚!”

第六狱主神sè平静,道:“为了你们极乐魔土上下所有人的性命,还请道友莫要拒绝。”

平淡的话语,却尽显威胁之意!

天夭魔皇气得俏脸铁青,贝齿都快咬碎,眉梢间都隐隐带上一抹疯狂之意。

那暴怒欲狂的神态,让那些九天阁强者皆心中震颤。

就见天夭魔皇一字一顿,道:“把我逼急了,纵使极乐魔土覆灭,我也可以不顾,你真想试试?”

声音森然,杀意冲霄。

她一袭红裳都在飘荡,足以惊艳众生的俏脸尽是冷厉之意。

那些九天阁强者皆齐齐sè变。

一位皇极境存在若不顾一切拼命,那后果可不是谁都能承受的。

一时间,他们的目光都看向第六狱主。

第六狱主沉默片刻,最终说道:“罢了,既然道友不愿,我也不勉强,由我自己来便是!”

他也担心把天夭逼急了,不顾一切反水,那不是他想看到的。

“把御用此阵的阵盘交给我一个,我亲自去会一会苏玄钧。”

第六狱主做出决断。

天夭魔皇深呼吸一口气,浑身杀机悄然收敛,一言不发,甩手将一个阵盘扔给第六狱主,一副余怒未消的样子。

对此,第六狱主并不在意,接过阵盘之后,便迈步朝远处禁阵掠去。

“大人,这是否太冒险了?”

一个刑者忍不住开口。

第六狱主身影一顿,头也不回道:“我相信,天夭道友断不会拿宗门上下的性命开玩笑,你们且在此等着便是。”

声音还在回荡,他人已冲入禁阵内。

轰!

禁阵威能恐怖,但第六狱主手持阵盘,却不受影响,甫一进入大阵,便登上斩吾台,冲向苏奕所在之地。

“苏玄钧,你说我若破掉那座剑气结界,凭你的道行,又能在这座杀阵中支撑几时?”

第六狱主开口,神sè平静,眸子淡漠慑人。

丈许范围的剑气结界内,苏奕看着靠近过来的第六狱主,脸上却是露出一丝怜悯之sè,道:“我虽不喜这等yīn谋诡计,可看着你被那女魔头蒙骗,傻乎乎地自投罗网,着实……忍不住想笑啊……”

说到最后,他唇角掀动,已禁不住笑起来。

第六狱主瞳孔骤然收缩。

上当了!?

他霍然扭头,望向大阵之外——

就见天夭魔皇俏生生立在那,笑语嫣然地朝他挥了挥手,口吐芬芳:“傻×。”

之前的她,还一副凄凄惨惨的神态,长吁短叹,黯然神伤,甚至因为不愿对苏奕出手而雷霆震怒,欲要玉石俱焚。

可此时的她,却笑靥如花,那如若少女般绝美的娇颜上,星眸盈盈,笑容灿烂,红润的唇角勾起,尽是得意。

神态转变之快,让第六狱主差点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那惯常冷峻淡漠的脸庞,都不由微微sè变。

而当目睹这一幕,那三位刑者和五位狱卒也都如遭雷击般,猛地意识到不对劲,一个个脸sè大变。

这该死的女魔头,难道之前一直都在演戏!?

看网友对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傻×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