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九章 人生快意 莫如今朝

青棠以指尖轻轻摩挲着藤椅负手,心不在焉道:“说说吧,我师尊让你转告我什么。”

孟天尹稳了稳心神,将苏奕当初所言重述一遍,一字未改。

青棠听罢,不由笑起来,粉润的唇瓣轻启,喃喃道:“看来,师尊已察觉到我的来历有蹊跷。”

说着,她抬眼看向孟天尹,道:“你能够活着回来,怕也和泄露和我有关的一些事情分不开关系吧?”

孟天尹心中一紧,背脊发寒。

这女人,好可怕的眼力!

稳了稳心神,孟天尹道:“我所知道的,终究有限,更何况,道友可不曾说过,不允许他人谈起你的事情。”

青棠笑了笑,道:“无须紧张,如今的我,已不在意这些,对了,尚天奇怎么说?”

孟天尹道:“祭祀大人说,苏玄钧必须死!”

青棠那一对明眸悄然眯起来,道:“这么说的话,秦枫的死,对他打击很大嘛,那他可曾说过,何时动手?”

孟天尹摇了摇头。

青棠若有所思道:“莫非,要等到渔夫的大道分身从幽冥中返回时,你们才会动手?”

渔夫!

再次听到青棠这般称谓教主,孟天尹神sè一阵变幻不定,情不自禁想起了苏奕当初曾说的那句话。

“你有事情隐瞒我,我师尊还说了什么?”

猛地,青棠的声音在孟天尹神魂中响彻,直似充斥天威的雷霆轰然激荡,让得孟天尹浑身一颤,眼神恍惚。

他下意识道:“他说我派祖师的大道分身自杀……”

说到这,孟天尹猛地清醒过来,满脸惊怒,厉声道:“你竟敢用神魂秘术蛊惑我!!”

青棠没有理会。

她怔住了。

师尊竟然说,渔夫的大道分身自杀了!?

孟天尹明显有些慌,咬牙说道:“我告诉你,我派祖师的分身绝不可能遭难!绝不会!”

青棠静默片刻,提醒道:“你不必如此大声提醒我。”

孟天尹神sèyīn晴不定,最终一言不发, 拂袖而去。

藤椅中,青棠长长伸了个懒腰,清丽无匹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抑制不住笑容,那一瞬,明媚的天光都显得黯然。

“渔夫的大道分身竟然自杀了……看来,人间剑的力量……已经被唤醒了……”

青棠拎出一壶酒,一口气饮尽。

或许是酒劲的刺激,她俏脸上晕染一抹粉红,霞飞双颊,一对深邃隽秀的灵眸熠熠生辉,眉梢眼角之间,隐然有着一种别样的风采。

人生最快慰之时,莫如今朝!

“师尊,我可愈发期待和您见面那一天了……”

……

玄钧盟。

“星河神教的圣子竟然死了!?”

大殿内,当得知消息的毗摩,不由愣住。

他独自坐在那,惯常坚毅的脸庞上,一阵yīn晴不定,内心深处更是掀起惊涛骇浪。

许久,他喟然一叹,轻语道:“师尊,自从您转世归来,弟子可就再没听到过好消息了……”

毗摩眉梢间,浮现一抹疲sè。

过往那段时间,先是画心斋强者冯吉、

绯云陆续丧命在天玄书院。

而后,羽化剑庭山门被踏破,包括掌教在内的一众皇者伏诛。

紧跟着,十万妖山一战,以画心斋殷文为首,由迦楼罗、白意和一众妖皇一起布设的一场绝世杀局,彻底惨败!

后来,画心斋使者三眼金蟾,也在中州王氏遭难!

这一系列的大败,早在大荒天下引发前所未有的轰动,自然地,也带给毗摩和其背后的玄钧盟一次次沉重的打击和影响。

这天下修士,皆视他毗摩为欺师灭祖之辈,称得上是千夫所指,万众唾骂。

便是那些曾依附在玄钧盟麾下的诸多势力,都纷纷划清关系,玄钧盟上下,已只剩下六大道门。

而如今,毗摩本欲借刀杀人,谁曾想,就连星河神教圣子秦枫,都惨死于中州王氏之前!

饶是毗摩心性坚凝如山,此刻也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彻底意识到处境的不妙。

“以前时候,按松钗所言,若那秦枫全力出手,甚至都能将我灭杀,而今,此人却死在师尊的转世之身手底下……这是否意味着,我若和师尊正面硬撼,也……”

毗摩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不敢再想下去。

他从不曾低估过师尊的强大,可当得知师尊的修为仅仅只在玄照境时,在他内心深处,实则有着一种优越感。

他是玄合境修为,根本不忌惮去和师尊一战。

可现在,毗摩才意识到,自己大错特错!

沉默许久,没有再犹豫,毗摩毅然取出“亘古魔域图”,在虚空中铺展而开。

画卷一角,那座洞府依旧紧闭。

毗摩目光看过去,沉声道:“小姐,并非我毗摩沉不住气,而是局势已到了十万火急的时刻,无论如何,请您现身一见!”

洞府内寂静,没有任何声音传出。

这让毗摩内心涌起说不出的焦急,忍不住道“使者已经遭难,星河神教的圣子秦枫也已被杀,而那九天阁的强者似乎已经察觉到不妙,至今不曾对我师尊出手……”

还未说完,一缕叹息声忽地从那座洞府中传出。

“毗摩,你的心境乱了。”

那声音幽冷悦耳,缥缈空灵。

毗摩躯体一震,眉梢间浮现激动之sè,整个人罕见地有些失态,喃喃道:“小姐,你终于愿意理睬我了……”

那幽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之前我一直在闭关,倒是疏忽和怠慢了你的感受,若你心中委屈,我向你道歉。”

毗摩深呼吸一口气,摇头道:“小姐何须跟我毗摩道歉?只怪我被师尊归来的事情影响到心神,以至于有些失态,若说道歉,也该是我毗摩道歉才对。”

那座洞府紧闭的大门悄然开启。

一道绰约的身影走了出来,她姿容秀美脱俗,身着素白sè衣衫,发髻高挽,肌肤晶莹,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恬静幽冷的气质,直似空谷幽兰。

毗摩虎躯一震,眼神泛起一抹恍惚痴迷之意,旋即便低下头,他担心再看过去,会让自己彻底失态。

女子便是那位画心斋的小姐!一位来历神秘特殊的尊贵人物!

她伫足在洞府外,声音幽冷道:“你之前所言,我都已清楚

,不得不说,苏玄钧的强大,的确超出了我的预估,不过,你且放心,事情还谈不上严重。”

“还谈不上严重?”

毗摩自语。

女子微微颔首,道:“你看。”

她素手扬起。

轰!

猛地,那幅悬浮虚空中的亘古魔域图剧烈颤抖起来,血腥如魔域般的画卷内,有着一道又一道恐怖的气息涌现,直似亘古时的神魔在此刻一一苏醒过来。

毗摩倒吸凉气,为之动容。

因为他清楚看到,那一道又一道的恐怖气息,赫然是由一位位实力看不出深浅的强大生灵所散发出!

“这亘古魔域图,是我派至宝,其内镇压着一座真正的魔域,那些恐怖生灵,皆是我派祖师当初所镇压的强者,有横行一域的盖世妖魔,也有曾名震星空深处的大能者。”

女子轻声说道,“若是彻底打开这一幅画卷的禁制力量,任由这些被镇压的恐怖生灵闯入这世间,足可让天下陷入腥风血雨之中。”

说着,她轻轻挥手。

原本剧烈翻腾的亘古魔域图顿时重归往昔的平静中。

“现在,你觉得还有必要害怕苏玄钧吗?”

女子问道。

毗摩摇头,他心中大定,眉梢间的沉郁之气一扫而空,感慨似的说道:“原来小姐早有筹谋,如此,我便彻底放心了。”

“你师尊以前可经常说,每逢大事有静气,我希望,接下来一段时间里,你不会再自乱阵脚。”

女子说着,已转身走进洞府,而她的声音则徐徐传出,“三个月后,苏玄钧若敢来,定教他栽一个大跟头。”

洞府大门紧闭,而她那幽冷的声音兀自在回荡。

毗摩如释重负,缓缓挺直了腰脊,唇角忽地泛起一丝冷意,心中喃喃道:“我若不展露出自乱阵脚的模样,师妹你会肯见我么……”

……

中州王氏,万霞灵山。

在灭杀秦枫之后的第三天,天夭魔皇来了。

“苏哥哥,让你久等了。”

刚见到苏奕,天夭魔皇就笑语嫣然地迎上来,星眸含情,声音柔情似水。

“别自作多情,我可没心思一直等你。”

苏奕淡然开口。

天夭魔皇嗔怪似的白了苏奕一眼,而后笑吟吟道:“苏哥哥,你且看看这是什么。”

说着,她伸出右手,掌心翻开,浮现出一块玉佩和一枚铜印。

玉佩洁净莹润,铜印古朴陈旧,皆带着厚重的岁月气息,但除此之外,并无其他特殊的地方。

而当看到这两件宝物,苏奕不由讶然道:“这是你自己找到的玄黄秘宝?”

“我若能分辨出玄黄秘宝,也不至于被九天阁那些家伙蒙骗了。”

天夭魔皇轻叹一声,旋即她红润的唇角微翘,得意洋洋笑起来,“不过,这次我也算出了口恶气,从那第六狱主手中,骗到了这两件宝贝!”

苏奕眉头微挑,道:“那个第六狱主就不曾怀疑?”

——

ps:本打算6点二连更的,临时遇到点急事,先把第一章送上。

第二更大概晚上8点前。

看网友对 第一千九十九章 人生快意 莫如今朝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