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千零一十一章 手把手教你

说完这一切之后,他睁开眼,发现灰血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在灰血身后的是李垚,张帆,首刃,刘子枫,以及成书龙。
  看见他们,王赢皱起眉头,他还未说话呢。灰血就开口了。
  “我们帮着你演戏,把其他兄弟骗走,已经是极限了。但是让我们就这么走了,那是不可能的。”
  “你骗的了别人,骗不了我们几个。你压根不会逃。你会去露面,会去自首,会去故意被抓,因为只有你被抓到了,现如今的紧张局面才会缓解。只有这样,大家才有缝隙真正逃离,否则的话,就一直是现如今这种紧张局面。谁都跑不了的。”
  “而且你去自首的同时,也一定会自杀。省的他们再想办法对付我们来胁迫你。”
  “说错管换的。”
  这几个人一人一句。
  最后,灰血上前一步。
  “银子,我看着你长大,守在你身边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让哥哥陪你走到底吧,不然我是真的不放心你一个人走。”
  “我从盛会的时候就跟在你身边了,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生活下去了。所以,不管是生死,是死,有你,就好。”
  刘子枫发自肺腑。
  李垚点了点头。
  “是你让我从一个鬼岛杀人机器变成了一个人,这么多年了,习惯了,就让哥哥陪你走到最后吧。”
  张帆搂住了王赢的肩膀。
  “是你把我从亡魂山带出来的。我现在已经没有家了,不想再失去我的弟弟,我们一起走吧。这么多大风大浪都过来了,现如今又算什么?”
  首刃伸了个懒腰。
  “是你把我从活人墓带出来重见天日的。在那里,生不如死,现如今,快活多了,我这么多年都没有离开过你。以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成书龙最后开口。
  “辉煌阁的阁主在哪儿,我就在哪儿,这是我的使命。”
  王赢听着这番肺腑之言,眼泪终于再次控制不住的流出。
  大家走到了王赢的身边,手搭肩,搂在一起,把王赢护在中央。
  “生死与共,不离不弃!”
  秘国,中央情报局总部基地。
  中央情报局围剿王赢行动的总负责人奥萨苏以及营国军情六处,发国对外安全总局的局长,还有剩余各个联盟国家的情报负责人,聚集在一起。
  奥萨苏嘴角挂着笑容,胸有成竹,手指地图。
  “我现在可以肯定,王赢以及他的同党,就藏匿在这一片区域,我们马上安排斩狼同盟的人从正面围剿,冲锋陷阵!我们的特种部队从后方策应。定可以将王赢一网打尽!”
  “还是那句话,如果条件允许的话,要抓活口!再公,我们要想办法榨取他的剩余价值!再私,我不想他那么轻易的死掉,有点太便宜他了!”
  奥萨苏满身戾气。
  “当然了,如果情况不允许,那就干掉他,总之,决不能让他跑掉!”
  剩下的几方势力,纷纷点头。
  “之前给大家安排盯梢的那些目标,怎么样了?”
  “孙琪展以及山城城主阿叻古城八角胡同梅志康等人,龙成夫妇,龙薇,以及王赢的父母,现如今都在我们特工的监控之中,随时可以动手。”
  “诸位,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都看好了自己的特工。万一真的出事了,绝对不能和我们当中的任何一方势力扯上关系。这是绝对见不得光的!”
  “放心吧,我们准备了这么久,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好了。”
  “那就行!”
  奥萨苏满脸凶狠。
  “我就不信了,如果我把这些人,连带着王赢的这些兄弟全都拿在手里,他还敢负隅顽抗!”
  “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国家,连这么一个角sè,都收拾不了!还能让一只猴子蹿了天?”
  “王赢的末日到了!”
  营发代表也是满脸仇恨。
  “我们等这一天,等了许久了!”
  就在这会儿,一个下属进入了房间,抬手敬礼。
  “奥萨苏阁下,刚刚得到消息,老过的卞宪,率领边防军进入面甸境内了!……”
  老面边境城市山古城,卞宪的整支边防军正驻扎在此进行短暂休息。
  卞宪的临时总指挥部内,他正在给一干心腹下属开会布置任务。
  就在这会儿。
  他的警卫员冲进了房间。
  “报告将军,面甸的鼓刹将军来了。”
  卞宪眉头一皱,思索了片刻。
  “带他去会客室。”
  几分钟以后,在一幢普通的民房内。
  卞宪与鼓刹两个人见了面,都是狼盟将领,也是老相识了。
  一番客套话之后,卞宪率先发问。
  “鼓刹将军,这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啊?”
  鼓刹满脸无奈。
  “卞宪将军,这话应该是我问您吧。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啊!这里可是属于我国领土啊。”
  卞宪“啊”了一声,微微一笑。
  “没事,我溜达溜达。”
  “将军,您再溜达也没有这么溜达的啊,一整个集团军,荷枪实弹武装好,还带了这么多武器,跑到他国领土来溜达?这事儿放到哪儿说,都有点不合适吧?”
  “咱们不都属于狼盟吗还分什么你我?”
  “再说,太国也有三个集团军在你这里溜达,除此之外,还有不少西方特种部队也在你这里呢,咋的,他们可以来,我不可以来吗?”

  鼓刹听出来了卞宪话里有话,从边上沉思了片刻,叹了口气,也不再绕弯子了。
  “卞宪将军,我知道您与王赢之间亲如兄弟,这一次如此大动干戈,定然是为了他。”
  “但是您难道还不了解现如今的大形势吗?”
  “您救得了他吗?”
  鼓刹一副劝解开导,为了卞宪好的语调。
  “如此的固执己见,对您,和您的士兵,以及您的国家,能有什么好处呢?”
  “救不了就不救了吗?”
  鼓刹叹了口气。
  “按照您的身份地位格局,不应该做出来如此冲动鲁莽的事情啊!您应该识大体!懂大局!”
  卞宪的脸sè瞬间就沉了下来,语调低沉,满身怒气!
  “大局?大局难道就是要我像你们这群忘恩负义的畜生一样,过河拆桥,背叛狼王,落井下石吗?”
  “你们这些混蛋的今天是怎么来的?”
  “是木法给你们的?还是那些西方人给你们的?嗯?”
  鼓刹面漏不悦。
  卞宪也不管他,而且越说越火儿!
  “是狼王给的,知道吗?”
  “你们这群王八犊子,吃人家的,喝人家的,穿人家的,用人家的,拿人家的!”
  “狼王和哈洛伦把你们一个一个小比崽子都养大,养肥了,就是为了让你们再关键时刻反咬一口,卖主求荣的吗?”
  “兹当是个站着尿的爷们,能干出来这样的汉奸事吗?”
  “鼓刹,扪心自问,你们就不会内疚,不会不好意思吗?”
  “你们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
  卞宪说话声音越来越大。
  “就算是一条狗,喂久了也知道护主吧?你们连一条狗都不如!!现在还有脸和我提大局,大体。我大你个嘴巴子!”
  卞宪“咣!”的就是一声,猛的一拍桌子。
  “卞宪将军,请你注意身份,注意用辞!”
  鼓刹脸上明显的有些挂不住了。
  卞宪冷笑一声。
  “鼓刹,老子今天和你说清楚,我卞宪没啥本事,没啥出息,但是我卞宪有骨气,我弟弟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你们这群王八犊子,谁敢碰我弟弟一下,我卞宪就和谁玩了命!你们怕那些西方人,老子不怕!你们愿意给那些西方人做狗,老子不愿意!”
  “那是我弟弟!!”
  卞宪“咣!”的又是一声。
  “我这条命,以及我整个卞宪兵团所有性命,都在这,有本事就来拿!我卞宪眨一眼,退一步,就是你个小比崽子生出来的!”
  卞宪愤怒至极。
  鼓刹被卞宪说的脸一阵儿红,一阵儿绿的。也确实是心虚理亏!
  他憋了好一会儿之后。咬了咬嘴唇,心一狠。
  “卞宪,自古至今,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这种莽夫行为,只会坑害你的士兵,坑害你的国家,别说王赢和哈洛伦对于我们帮助有多少,我们给予他们的回报也极多。我们本身也是两不相欠。”
  “另外,我今天过来,也不是过来和你讲理评对错的。我是来代表我们缅甸政府军对你发出正式通牒的。”
  “听清楚,你们已经严重侵犯了我国领土主权完整!一个小时之内,立刻起兵撤回你国境内,如若不听,继续一意孤行,后果自负!”
  鼓刹的语调非常强硬!
  卞宪嘲讽一笑。
  “这是连最后的一点脸都不要了!”
  “随便你怎么说!”鼓刹也火儿了“就现如今这个情况,别说你卞宪了,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王赢这个孽畜也是死路一条!杀他就犹如杀鸡!”
  “我劝你好自为之!告辞!”
  鼓刹起身,转身就走。
  卞宪站在原地,大眼珠子瞪的溜圆!
  看着鼓刹的背影。
  突然之间,他上前一步,径直冲到鼓刹身后。
  鼓刹就感觉到一阵yīn风,转头的一瞬间,卞宪硕大的拳头直接砸到了鼓刹的脸上,生生把鼓刹砸了一个跟头。
  鼓刹整个人一瞬间天旋地转,倒地之后,两次想要爬都没有爬起来。
  卞宪抬头环视四周,几步冲到厨房,顺手抄出来一把菜刀,看着倒在地上的鼓刹。
  他从侧面扯出来一条绳子,把鼓刹的四肢直接绑在了一起。
  “卞宪!”鼓刹当即就急眼了“你赶紧松开老子!”
  卞宪怒目圆睁,猛的一跺脚!拎着菜刀对准鼓刹!
  “你个小崽子杀过鸡吗?今天老子就手把手教你!”
  卞宪直接就在鼓刹的脖颈处就是一刀,鼓刹脖颈处鲜血喷溅。
  卞宪就像是杀鸡一般直接给鼓刹开膛破肚,满手鲜血,熟练的就把鼓刹的内脏掏了出来。
  场景极其血腥!
  几乎是同一时间,卞宪的警卫员冲了进来。
  “将军,刚刚得到准确消息,王赢再大宇山脉附近出现,现在面甸境内所有武装力量,都奔着那边过去了!”
  卞宪手上还攥着鼓刹的心脏,他往地上猛的一甩。
  “通知下去!大宇山脉!全军前进!!!”
  整个指挥部瞬间忙碌了起来。
  没过多久,卞宪的手机震动,是木法打来的。
  “好你个卞宪,胆大包天!你这是再故意挑起战争!”
  “木法,你记着,你敢碰我弟弟一根头发,老子一定要你命!胆大包天的事情在后面呢!”

看网友对 第六千零一十一章 手把手教你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