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十四章 他的命,我保了!

来人一袭羽衣,柳须飘然,腰畔悬挂一口道剑,风采照人。

尤为引人瞩目的是,此人脚踩一朵金sè雷云!

“九极玄都的高人!”

一些宾客骚动,脸sè微变,眉梢间不可抑制浮现一抹敬sè。

九极玄都!

大荒第一道门,位列“大荒四极”之中,拥有皇极境大能坐镇!

放眼诸天上下,能与之比肩者,也只有佛门第一圣地小西天,魔道第一道统“极乐魔土”,以及太玄洞天!

其中,太玄洞天是名副其实的大荒第一势力,位居“大荒四极”之首!

不过,世人皆知道,随着五百年前玄钧剑主离世,太玄洞天陷入混乱和动荡之中,到如今,威势已远不如前。

“九极玄都的人?”

月百龄等人一怔,隐约意识到什么,不由精神一振。

来人只有玄照境修为,可就凭对方的身份,就足以令在场所有人礼让三分,不敢得罪。

红莲教众人则心中凛然,神sè明灭不定。

之前还大马金刀坐在那的长孙洪,更是直接起身,笑着迎上去。

“红莲教一介修士长孙洪,见过道友!”

长孙洪稽首见礼。

他身为玄幽境大能,此刻却主动上前迎驾一位玄照境人物,并郑重见礼!

这让在座众人皆愈发不敢怠慢,也衬托得来人身份的超然。

“九极玄都?难道说这是诗蝉姑娘请来的援兵?”

苏奕若有所思。

远处,羽衣男子在距离秋水崖不远处的虚空中伫足,目光一扫在场众人,当看到向自己稽首见礼的长孙洪时,并没有多少反应。

无疑,他早已习惯这种特殊的待遇。

“月诗蝉是我派真传弟子,深受一些长辈器重,红莲教的道友能否给我们九极玄都一个面子,就此收手?”

羽衣男子淡然开口,语气随意。

轻飘飘一句话,让红莲教众人和那些助阵宾客皆心中一沉。

反观月百龄等人,则又惊又喜,完全没想到,去年才刚进入九极玄都修行的月诗蝉,而今都能请动宗门的皇者帮忙!

“诗蝉真是个好孩子!”

月百龄内心激荡。

其他月家大人物也都暗松口气。

他们可不相信,红莲教敢去违逆九极玄都的意思!

“这……”

长孙洪犹豫,眸光明灭不定。

若论修为,他轻易能灭杀那羽衣男子,可他却不敢这么做。

因为一旦得罪九极玄都,红莲教注定会被连根拔起!

“嗯?你莫不是有意见?”

羽衣男子淡淡开口。

长孙洪躯体一僵,连忙摇头。

“那就这样定了。”

羽衣男子随口道,“自此以后,红莲教不得再为难月氏一族……”

正说着,一道冷笑声忽地响起:

“九极玄都好大的威风,派出区区一个玄照境角sè,就想掺合今日之事?”

众人哗然,目光纷纷看去。

就见极远处天穹下,一个身影高瘦,肤sè蜡白,身着兽袍的老人,大步而来。

所过之处,风雷激荡,天地轰震,威势恐怖滔天!

“终于来了……”

长孙洪唇边泛起一丝笑意。

这一刻,他内心的压抑和紧张一扫而空!

“那是?”

“大荒三大魔宗之一,红尘魔宫的玄幽境大能‘莫横天’!”

……场中骚动,红莲教那边皆露出喜sè。

而月家那边,则惊疑不定。

谁也没想到,在九极玄都的高人抵达之后,竟再生事端!

“果然,我倒是没记错,这红莲教的开派祖师,和红尘魔宫有着密不可分的渊源。”

苏奕暗道。

他对这一幕并不意外。

红尘魔宫虽不如大荒第一魔门“极乐魔土”,但也仅仅稍逊一些,远非大荒一般的顶尖势力可比。

那莫横天敢插手进来,喝斥羽衣男子,一是身份摆在那,二是他乃玄幽境人物,自然不会在意羽衣男子这等玄照境人物。

“莫老怪?”

羽衣男子皱眉,神sè间浮现一抹凝重。

“哼!”

一袭兽袍,脸sè蜡白的莫横天眼神yīn冷,道,“我不知道你在九极玄都是什么身份,但看在九极玄都的面子上,我可以代表红莲教退让一步,不再追究那月诗蝉的过错。”

顿了顿,他说道:“不过,月长天必须死!我劝你莫要再插手,否则,若撕破脸的话,我可不忌惮教训你一顿,给你点苦头吃!”

一番话,霸道无边。

不过,也算是给了羽衣男子台阶下,答应饶恕月诗蝉,只跟月长天算账。

羽衣男子顿时犹疑起来,沉默了。

月百龄等人见此,内心的喜悦被冷水浇灭,手脚发凉。

而莫横天微微一笑,沉声提醒道:“月诗蝉终究只是一个真传弟子,而今日之事,则牵扯到天玄界两大势力的争锋,道友觉得,有必要为了一个真传弟子,不惜和莫某撕破脸吗?”

不等羽衣男子回答,莫横天忽地抱拳,喝道:“还请道友成全!”

羽衣男子长叹一声,冷冷道:“莫老怪,当我返回之后,定会把你今日一举一动,尽数禀报给宗门!”

看似是威胁,实则已等于妥协了。

无疑,他看得出,若撕破脸的话,莫横天极可能真的会动手,给他一个教训!

这样的话,不止帮不到月家的忙,还会让他颜面扫地!

“哈哈哈,以后九极玄都若怪罪,莫某定赔礼补偿!”

莫横天大笑起来,志得意满。

红莲教众人和那些宾客也笑了,内心yīn霾一扫而空。

月家众人则神sè黯然,信心在动摇。

莫横天的出现,就如压

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月百龄这等人物,都有无计可施之感。

原本,他也准备了一些底牌,可这些底牌在莫横天面前,根本就派不上用场!

没看见连来自九极玄都的羽衣男子也隐忍退让了?

“月百龄,我的耐心有限,只问你一句,交不交人!?”

长孙洪沉声开口。

他眉梢间带着戾气,不打算再耽搁下去,要彻底逼迫月家低头!

在场所有目光都齐齐看向月百龄。

月百龄神sèyīn晴不定,双手都紧紧攥住。

任谁都看出,这位月家的玄幽境大人物内心正在历经残酷的煎熬。

“月老怪,低头吧,我早已劝过你,今日之局势,你们月家根本没有翻盘的可能,牺牲一个月长天,换你们月家太平,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云影上人进行劝解。

月百龄脸sè都变得铁青难看,牙齿快咬碎。

“老祖,莫要再替我为难。”

猛地,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

远处一道身影飞快掠来。

这是一个玉袍中年,身影颀长,面如冠玉,只是脸sè极为苍白,一身气息虚弱。

“月长天!这家伙竟然敢出现!!”

有人大叫。

秋水崖上,一阵骚动。

“长天,你来这里做什么?”

月百龄怒目圆睁,“快回去!”

月长天笑了笑,道:“他们想要我月长天的命,我给他们就是了!”

说着,他目光从长孙洪、秦弱水、莫横天等人身上一一扫过,当看到坐在崖畔的苏奕时,他目光微微顿了一下,旋即就忽略了。

“不管如何,多谢道友前来相助,这等大恩,我月氏一族感激不尽。”

月长天朝那羽衣男子稽首见礼。

羽衣男子顿时有些不自在,喟叹道:“莫要这般说,我可没帮上什么忙。”

月长天眉梢浮现一抹柔情,轻语道:“我相信,我女儿在九极玄都修行,定不会遭遇性命之忧,如此,我纵使死了,也已无憾。”

不少人动容,谁都看出,月长天是来赴死的!要以自己性命,换月氏一族太平!

锵!

秦弱水忽地拿出一口道剑,抬手一抛,道剑横空悬浮。

“想自杀?可以,用这把剑自决吧!”

秦弱水冷傲孤峭的面容上,尽是冷漠。

气氛骤然压抑下来。

月百龄等月氏族人惊怒,纷纷劝阻。

长孙洪等人则冷笑观望,月长天主动前来求死,也就意味着今日的秋水大会,大局已定!

“你这厮,早点过来送死,怎可能发生这么多波折?”

莫横天冷哼。

羽衣男子扭过头去,不忍再看。

而此时,苏奕收起酒壶,不再等了。

原本,他以为今天会看到佛门第一圣地小西天的人前来援助,如此一来,自己就无须出手。

毕竟,当初他曾叮嘱月诗蝉,遇到化解不开的危险,可前往小西天求助,砚心佛主那老家伙定不会见死不救。

可现在看来,月诗蝉似乎并未这么做。

但这些都已不重要。

此时此刻,苏奕可不能让月长天出事。

思忖时,苏奕已起身,收起藤椅,而后转身看向月长天,道:“你的命,我保了。”

场中众人皆错愕。

之前,苏奕一直不曾理会场中风波,让长孙洪他们都快要彻底忘掉他的存在。

正因如此,当苏奕在此刻忽然站出来,并且扬言要保月长天的命,所有人都差点以为耳朵听错了!

这实在出人意料。

须知,局势已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所有人的注意力,皆集中在月长天身上,谁能想象,一个之前宛如局外人般被忽略的少年,竟敢于此刻站出来?

一下子,也让苏奕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

月百龄他们愣住了。

苏奕敢在这等时候站出来,已非寻常人所能及!

看一看临阵反水的赵临空、萧无忌。

再看看选择和红莲教合作的云影上人,哪个不是成名多年的玄幽境大人物?

可他们却不敢为月家助阵!

但苏奕这样一个少年站出来了!

这让月百龄他们内心皆被触动,涌起说不出的感慨。

“待会无论发生什么,就是拼上我们的性命,也决不能让苏道友受到牵累!!”

月百龄传音,斩钉截铁。

月家众人皆点了点头。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苏奕此刻的举动,于月家众人眼中,无疑弥足宝贵。

“保……保我的性命……”

与此同时,月长天也晃了一下神,似难以置信。

旋即,他洒然一笑,朝苏奕抱拳道:“小友仗义,月某心领了,不过,还望小友莫掺合进来,避免波及自身。”

无疑,在月长天眼中,苏奕俨然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人,也完全没把他的话当真。

月百龄等人也纷纷点头,出声劝阻苏奕。

苏奕:“……”

“这小娃娃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简直是胡闹!”

猛地,莫横天冷哼,有些不悦。

长孙洪等人也都有些恼怒。

一个被忽略的小蚂蚱,竟还敢在这时候跑出来蹦跶,何其找死?

“赤鹏,去让那小东西闭嘴。”

长孙洪下令。

“是!”

红莲教赤鹏长老站出来。

可还不等他出手,一个宾客笑呵呵说道:“对付一个小家伙而已,怎值得劳驾赤鹏大人动手?还是让在下来吧。”

这是个锦衣中年,有着玄照境中期修为,是红莲教请来助阵的大人物之一。

说着,锦衣中年已身影一晃,一掌拍向苏奕头颅,“

年轻人,祸从口出,你的命,就是这么没的!”

噗!

一颗血淋淋的头颅抛空而起。

只是,在场众人都瞪大眼睛。

因为被杀的,是那锦衣中年!

其脖颈被一抹剑气斩断,首级抛空而起,而其躯壳则扑簌簌化作灰烬飘洒!

太快了!

直至锦衣中年死去,他那充斥着冷意和不屑的声音,兀自还在回荡。

只是,那话中的意思,却成了莫大的讽刺。

祸从口出。

结果,锦衣中年先死了……

场中死寂,那些大人物皆被惊到。

红莲教众人皆愕然,难以置信。

秦弱水轻咦了一声,忍不住重新打量苏奕。

长孙洪脸sè一沉,眉头皱起。

赤鹏长老惊出一身冷汗,心神震颤,情不自禁想到,若之前是自己出手,又当如何?

“原来,此子是个深藏不露的狠茬子!”

云影上人眸光闪动。

“十八九岁的年纪,却能一击灭杀玄照境中期皇者,有点意思啊。”

莫横天挑眉。

他看得清楚,苏奕之前随手一划,指尖剑气乍现,便轻而易举灭杀那锦衣中年,那等力量,堪称不可思议。

“厉害!”

月长天动容。

相对而言,月百龄等人要淡定一些。

因为他们都从月云山口中了解到,苏奕在千漩星路上,一口气屠戮十四位凶恶滔天的老魔头!

“这小子是何方神圣?”

来自九极玄都的羽衣男子,也是吃惊不已。

气氛,诡异地寂静起来。

苏奕随手掸了掸衣衫,语气淡然道:“不必再耽搁时间,我已经说了,月长天的命,我保了。谁不服,谁死。”

此话一出,全场一阵骚动。

“混账东西,真当自己是主宰,可以无视我等?”

赤鹏长老怒声喝斥。

苏奕指尖一挑。

唰!

一缕剑气乍现,当空斩落。

轰!

赤鹏长老全力硬撼。

可仅仅瞬息间,他周身防御宝物和力量皆轰然炸开。

整个人随之被一剑劈成两半,轰然化作灰烬消散。

形神俱灭!

这等霸道的杀人手段,再度震撼全场。

因为若说之前锦衣中年是麻痹大意而死。

那么赤鹏长老则是在全力出手的情况下,被苏奕轻松镇杀!

并且,赤鹏长老是玄照境后期修为,比锦衣中年更强大,可他依旧如纸糊般,被一剑诛灭!

这就太可怕了。

在场那些玄照境人物,皆惊得脸sè大变,毛骨悚然,这小子是谁?怎会如此恐怖!?

而长孙洪、秦弱水、云影上人这些玄幽境人物的脸sè,都已经难看下来,惊疑不定。

他们内心甚至有些后悔,在这个青袍少年出现时,为何不先盘一盘对方的底细。

原本已抱着求死心态的月长天、以及那羽衣男子,也都愈发吃惊了。

谁也无法想象,这是一个十多岁少年能够拥有的战力!

“接下来注定是不死不休的下场……”

月百龄心中一叹。

他意识到,随着苏奕下杀手,今日的秋水大会上,哪怕他们月家拼命去保苏奕,红莲教必会穷尽一切办法灭了他!

这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远处,莫横天脸sè冰冷道:“一般的玄照境人物,注定不是此子对手,弱水道友,你亲手去收拾他,切记,莫要伤及其性命,我对他很感兴趣!”

“好!”

秦弱水点头答应。

她一袭黑袍,肌肤胜雪,气质冷厉孤峭。

随着站出来,一股恐怖无比的凌厉杀机,瞬息间扩散而开,震碎云层,令脚下山岳都猛地震颤起来。

锵!

她探手一抓,原本悬浮在月长天身前的那一口道剑,倏尔掠入其手中。

而后,她身影凌空踏步,来到天穹之下,美眸如电,俯瞰着苏奕,道:“小家伙,可敢与我一战?”

月百龄再忍不住,沉声道:“堂堂玄幽境人物,却去欺负一个小辈,何其无耻!你要战,老夫奉陪!”

声传天地。

“老祖,还是让我来吧。”

月长天一步战出,凌空而起。

这位月家的玄幽境大能,明显是豁出去了,什么也不顾了。

“你若敢出手,本座保证,你们月家全族上下都会遭受牵累,自己看着办吧!”

莫横天冷冷出声。

这番话一出,月长天脸sè顿时变得无比难看。

月百龄也心中沉重,眉头紧锁。

而此时,苏奕也有些不耐了,轻叹一声,道:“一桩小麻烦而已,何须这般沉不住气?”

说着,他目光一扫月百龄、月长天等人,道:“从现在开始,你们就站在那看着就是。”

“这……”

月家众人呆住,瞪大眼睛。

打破脑袋他们都没想到,苏奕竟要一人去营地这一场杀劫,并且听他的语气,竟似对月百龄和月长天的举动有点……不悦?

莫横天、长孙洪他们也都愣了一下。

见过狂的,没见过如此狂的!

放眼天下,谁敢不把他们这些玄幽境皇者放在眼中?

看一看来自九极玄都的那个羽衣男子,可都只能捏鼻子忍气吞声!

可现在,一个少年,直言要一个人和他们为敌,这就显得太狂了。

——

ps:五千字大杯送上!感谢好兄弟“清欢”的打赏月票,一下子成盟主啦~

晚上6点前,还有一章,祝各位大盆友小盆友节日快乐!

最后,月初第一天,跟大家求一下免费的保底月票~

看网友对 第一千四十四章 他的命,我保了!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