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二章 镇守枉死城的墓碑

铁道人断断续续的声音还在回荡。

他躯体忽地冒出阵阵青烟,躯体和神魂皆被一缕缕幽冷的光焰焚化。

灰飞烟灭。

任谁都能看出,铁道人临死前是何等不甘。

甚至,不认为是败在了幽雪的手中。

但幽雪内心一点都不在意这些。

她同样认为,铁道人的死,苏奕居功至伟……

嗖!

被遗落在虚空中的焚寂尺忽地一颤,化作一道光破空而去。

作为幽冥九禁之一的神器,这件宝物虽没有器灵,但却灵性十足,趁此机会,打算逃遁!

不过,苏奕怎可能让其逃了。

“镇!”

这一瞬,他探手隔空一按。

识海中,沉寂已久的九狱剑忽然猛地一颤,弥漫出一股难以形容的晦涩力量波动,而后透过苏奕这一掌之力,隔空镇压而下。

在外人看来,这一击寻常无奇。

可身为器灵的幽雪,娇躯却猛地一颤,身心如坠深渊,凭生一股说不出的恐惧。

就如被无上神祇的目光扫过。

那一瞬所带来的威压,让她都有绝望崩溃之感。

但还好,这等力量并非针对她而来。

也仅仅只是一瞬,幽雪浑身上下的不适就消散无踪,身心就如从无尽黑暗大渊中挣脱,重见光明。

那刹那间如在生死边缘走一遭的感觉,让幽雪不由恍惚。

而早已远遁到数百丈外的焚寂尺忽地发出一道惊天般的悲鸣。

而后,这件冥王九禁之一的神器剧烈一晃,倏尔倒射回来,轻飘飘落入苏奕掌中。

它微微颤抖嗡鸣,似惊恐的颤栗。

“本源力量都已破损成这样,竟还有这般神威,着实出人意料……”

苏奕端详着这把焚寂尺,一眼看出,这件宝物的本源力量,应该在很久以前遭受过重创,至今不曾恢复。

可即便如此,此宝的威能依旧超乎想象的强大。

无可置疑,这是一件先天神物,其内天然蕴生着最为原始完整的焚寂法则力量,绝对称得上是世间一等一的顶级大道法则,极为罕见。

像之前的战斗中,铁道人的实力远不如幽雪,可凭借这把焚寂尺,却能和幽雪杀得旗鼓相当。

可想而知,这焚寂尺何等了不得。

当然,以苏奕的目光审视,同为先天神物,焚寂尺的本源力量哪怕不曾受损,但也逊sè谛听之书一筹,更别提去和三寸天心比较。

若不是受制于修为太弱,刚才根本无须动要九狱剑的力量,仅仅谛听之书,就能轻松压制焚寂尺。

思忖是,苏奕抬手将焚寂尺抛给了幽雪,“喏,这宝贝给你用了。”

幽雪怔了一下,旋即那清美如少女似的玉容泛起甜甜的笑意,嗯了一声,抬手接过。

苏奕则转身回到了望天楼顶部露台上。

“找个地方,我们单独聊聊,我有话问你。”

苏奕目光看向青藤。

青藤早憋了一肚子疑惑,闻言痛快答应。

当即,苏奕带着寄身在苍青之种内的青藤离开。

幽雪见此,一个闪身,便来到元琳宁身前。

她深邃若夜空般的眸上下打量了元琳宁一番,道:“我知道你曾败在苏道友手底下,只是,你又怎会和他出现在了一起?”

面对威仪如神般的幽雪,元琳宁感到扑面的压迫,她下意识低下螓首,避开幽雪的目光,低声道:“前辈有所不知。”

说着,她将自己是如何获救,又如何与苏奕一起行动的事情娓娓道来。

听罢,幽雪眼神古怪,红润的唇泛起一抹玩味的弧度,道:“你解释这么清楚,是怕我误会么?”

元琳宁正要说什么。

幽雪轻声一叹,怅然道:“放心,你就是和苏道友有什么,我也不在意,我了解他的性情,能被他喜欢的,谁也替代不了,若不被他喜欢……就是这诸天上下第一流的仙子佳人,也走不进他心中。”

说着,她微微摇头,似懒得再说,折身来到远处凭栏旁,手中轻轻摩挲着焚寂尺,怔怔不语。

正如她自己所言,她根本不在乎元琳宁和苏奕有什么。

她在乎的是,自己和苏奕之间有什么!

远处。

不必再面对幽雪,元琳宁明显轻松不少,只是一想到幽雪的话,她心中不免有些异样。

这样一个宛如神祇般威仪慑人的绝美女人,却似乎钟情于苏奕这样一个灵轮境少年!

这反差也太大了。

放眼这世上,哪个惊采绝艳的女皇,会垂青于一个灵道修士?

更别提,这灵道修士还仅仅只是个少年。

当然,元琳宁也清楚,苏奕非寻常之辈,其身份神秘,所掌握的手段更堪称匪夷所思。

可终究想不出,幽雪这般风华绝代的恐怖存在,为何会钟情于苏奕。

半响,元琳宁心中忽地一动。

她迈步来到青暮身前,有些心虚似的先看了一眼远处的幽雪,见后者没有留意这边,她这才说道:“敢问道友尊姓大名?”

青暮连忙拱手见礼道:“回禀前辈,我名青暮,‘道友’之称可愧不敢当。”

元琳宁踟蹰了一下,这才传音道:“青暮小友,你能否跟我说说,你师尊和苏道友的关系?”

她这是打算旁敲侧击,看能否了解一些苏奕的身份。

青暮惊讶道:“苏大人没有和前辈谈起过么?”

元琳宁摇了摇头。

青暮哦了一声,摇头道:“那我也不能说。”

元琳宁:“……”

她本以为能套出青暮的话,谁曾想,这看起来耿直的少年,根本不吃这一套!

这时候,远处的幽雪忽地扭头,语气淡然道:“姑娘,有关苏道友的事情,你还是莫要打探为好。”

元琳宁心中一凛,点了点头。

……

望天楼,一座大殿内。

苏奕盘膝打坐。

之前动用九狱剑的一股气息,一下子就耗掉他三成左右的道行,眼下自然得抓紧时间恢复。

“我这次前来小冥都,是想跟你打探一下枉死城内的状况,以及幽都剧变的事情。”

苏奕一边打坐,一边和青藤

交谈。

青藤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很快,苏奕就了解到许多事情。

和当年他闯荡枉死城相比,如今的枉死城,的确发生了诸多变化。

诸如原本被困在混乱大墟的九幽冥鸦,是在十年前横空出世。

这只不祥之鸟,率领一众原本效忠于冥王麾下的“暗夜冥侍“,在枉死城内建立了玄冥神庭。

在这十年中,玄冥神庭的力量趁着每一次腥红之月的来临,走出枉死城,陆续攻克了分布在冥河域内的诸多修行势力。

直至如今,玄冥神庭俨然已成为冥河域境内最恐怖的一股势力。

在玄冥神庭,九幽冥鸦自封‘冥王使者’,麾下有四位暗夜冥侍追随、另设有六大祭祀、十八护法、三十三执事等等职务。

除此,还有诸多归顺在玄冥神庭麾下的邪道势力。

这等力量,完全足以让幽冥天下那些顶级道统为之震颤!

而九幽冥鸦建立玄冥神庭,最终目的便是为了救出被困在混乱大墟之下的冥王!

并且,他们早在一个月前的万灯节之夜已经开始付诸行动。

幽都剧变,的确是一个精心准备的陷阱。

为的就是引诱天下皇者前来,收集众皇之血、剥夺众皇之道、收割众皇之魂,向冥王献祭!

“九幽冥鸦依照冥王的旨意,在混乱大墟的入口,布设了一座血祭之阵,凡是被抓的皇者,皆会被送往那里,如若祭品般,献祭给冥王。”

青藤说道,“而据我所知,在之前的短短一个月里,已经有十多位皇者被玄冥神庭的力量活擒,至于究竟有几人已经被献祭,我就不清楚了。”

苏奕思忖道:“我倒是能猜得出,献祭皇者,是为了让冥王恢复力量,可仅凭这等手段,恐怕还无法让冥王从混乱大墟中脱困。别忘了,还有那座墓碑在。”

枉死城内,镇着一座墓碑!

有这座墓碑在,便足以镇守枉死城,冥王纵使恢复力量,也休想从混乱大墟内脱困。

除非,有人能搬走这块墓碑。

之前,那“释厄僧”前往拜会守夜人,就是试图威胁守夜人低头,去搬走那块墓碑。

这也就意味着,九幽冥鸦目前还没办法对付那块墓碑,否则,根本不必让释厄僧去见守夜人。

正是基于这个判断,让苏奕意识到,九幽冥鸦要想帮冥王脱困,仅凭献祭,很难办得到。

而听苏奕谈起那座墓碑,则让青藤脸sè一变,忌惮有之,厌憎有之,敬畏有之。

那座墓碑,早在亘古时,就镇压在枉死城。

也正是有那座墓碑在,让得凡是被困在枉死城内的邪灵,几乎都无法真正从此地摆脱。

诚然,猩红之月降临时,诸如九幽冥鸦这等角sè,能够冲出枉死城,为祸天下。

可他们若不及时返回枉死城,就会在紫月当空的夜晚,暴毙而亡!

原因就和那座墓碑有关!

据传,那座墓碑是亘古时期“yīn曹地府”最后一任幽冥帝君所留,与枉死城的本源规则彻底融合。

为的,便是镇压枉死城内的一切邪恶力量!

看网友对 第九百一十二章 镇守枉死城的墓碑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