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 恐怖的操控

“倒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

孔雀法王点了点头。

一群准道子级的人物也是心中十分赞同。

现在好歹是妖兽有一定的密集程度了,而且又有大量地灵鳖出现,这个时候松鹤观先派一批修士出来乘着兽潮立足不稳的时候收割地灵鳖和一些有用的妖兽,倒是也能以战养战,补充些损耗。

“不对啊,这些人好像不是松鹤观的修士,好像都是剑修啊。”

但也就在下一刹那,这一群准道子级人物之中,张截天却是忍不住有些惊讶的说道。

他是天剑古宗的准道子,此时一眼就看出了那些从松鹤观之中冲出的修士都是身上金铁气息浓烈,似乎都是主修剑元的修士。

果不其然。

他的话音未落,那数百道遁光都瞬间剑气爆射,一道道凌厉的剑光在空中如闪电般四处激射,原本一道道遁光的周围,倒像是有一个个巨大的剑轮在生成。

这些剑光如水银泻地般洒落,瞬间就将空中的提笼魔蛾和流焰魔蝠扫下许多,但这些剑修也不停留,直接杀向地面,剑光嗤嗤嗤不断坠地,切割着泥土和山石,明显是在极速的绞杀那些地灵鳖。

“鸿山飞羽剑,这些是鸿山剑宗的修士。”

张截天对于剑修的路数十分熟悉,他眯着眼睛,看着其中不少剑修施展出的剑气如飞羽般乱洒,他便瞬间判断了出来。

“这倒是奇了怪了。”

一堆异雷山的修士面面相觑,“这鸿山剑宗的人不少啊,哪怕是鸿山剑宗和这松鹤观交情匪浅,但这是松鹤观的山门,哪有让鸿山剑宗的人出来打头阵的道理。”

轰!

也就在此时,天地之间突然想起剧烈的轰鸣,异雷山的所有人只觉得地面一震,他们的瞳孔之中瞬间出现了无数团赤红sè的火球!

一团团巨大的火球在地面上爆开!

赤红sè的火焰之中,夹杂着许多黑sè琉璃般的颗粒,这些颗粒轻易的击穿了那些剑修护身的灵罡,那数百名鸿山剑宗的修士只有数十名修士逃出生天,其余所有人全部在爆炎之中炸得四分五裂,然后化为灰烬。

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

异雷山这群看戏的修士有绝大多数人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笠帽妖僧!”

孔雀法王的声音在此时响起。

他的声音都有些变了。

笠帽妖僧是一种外观很像戴着斗笠的僧人的妖兽,这种妖兽是三级妖兽之中顶尖的妖兽,它们平时的攻击方式极为单调,只不过就是不断击出许多如燃烧竹叶般的红sè妖刃,但它们体内的妖晶自爆时,却能够产生强大的威能,能够形成可以侵蚀护体灵光的流焰。

但关键在于,这种妖兽的性情并不算特别暴戾,它们除非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才会自爆妖晶试图和对手同归于尽。

眼下这些鸿山剑宗的修士冲下去时,它们似乎还隐匿着气机,根本不存在到了生命遭受致命威胁的万不得已时刻,但它们竟然集体自爆了!

胡大胡二的牙齿都在此时打战了。

太惊悚了。

数百名剑修差点直接被这些妖兽的自爆团灭。

“众善法王他们说的是对的,真的有人能够操控兽潮…而且这人竟然能够直接让这种品阶的妖兽直接受死…”

“辣块妈妈怎么可能!”

“这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么?”

三路修士之中有一半人都面如土sè。

蝼蚁尚且偷生,求生是所有生灵潜意识之中的最高意识,能够让这种级别的妖兽直接自爆,这说明操控兽潮的人不是给它们类似甜美糖果的诱惑,而是一种完全的压制,是绝对的控制权。

控制没有意识的蛊虫或是少数的妖兽也就算了,但一名修士控制兽潮,能够让兽潮之中所有这些妖兽都被他绝对的精神压制,都像是毫无意识的傀儡一样,甚至可以直接自爆,这真的是没有天理。

今夜的震惊似乎永无休止。

那些笠帽妖僧自爆形成的火球还在扩张,变成无数稀薄但令人心悸的焰流,上方天空之中那些幸存的鸿山剑宗修士还在剧烈的尖叫,但那些火球下方的地面之中,却已经出现了一头头庞大的身躯。

从泥土中钻出的巨大身躯就像是一根根树木从泥土之中瞬间长成。

一颗颗三角形的头颅无比贪婪的从空中吸取着火焰和灰烬。

“三眼盲龙!”

孔雀法王再次用牙缝之中挤出无比冰寒的声音。

这是真正的四级妖兽!

生存在带有巨毒的地底|火脉之中的地行火系妖兽。

这种妖兽成年时身长可以超过十丈,虽然名字中有个“龙”字,但事实上长得就像是巨大的蚯蚓。

它的头部和尾部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它的后脑部位生长着三只眼睛,但那三只眼睛其实都并不能视物,只是它们喷涌或是吸纳元气的通道。

这种妖兽不只是十分罕见,而且即便是在以往的混乱之潮之中,它们都极少出现。

很少有什么东西能够将它们吸引到地面上。

或者说,它们的天性让它们十分排斥来到对于它们而言十分寒冷的地面。

但这种妖兽却有着很令人忌惮的特性,它们一旦来到地面,利用这种火焚食死的手段吸纳灵气,它们的力量成长会十分迅速!

孔雀法王可以肯定,像现在这些三眼盲龙般吸纳灵气,它们之中即便是原本实力不够的,都可以迅速催生出独特的种族天赋,在体内形成地煞毒火晶。

这些三眼盲龙体内的地煞毒火晶,不只是可以让它们在对敌时形成具有极高防御威能的流浆肌肤,还可以让它们释放地煞火莲。

而拥有这些能力的三眼盲龙,足以让一名元婴两层的修士都束手无策。

孔雀法王已经是元婴巅峰的大拿,若论对敌能力而言,他要斩杀这些三眼盲龙也是轻松,但他现在有些无法控制自己心神遭受的冲击。

这名暗中操控兽潮的修士,很明显已经代替物竞天择的天道,甚至冥冥之中张开大手般,在人为控制这些妖兽违反天性,在控制它们的实力成长!

若是不能

揪出此人,恐怕不是修士洲域所受威胁最大,而是混乱洲域所受威胁最大。

因为绝大多数兽群的老巢,可是都在混乱洲域!

到时候这人若是操控着兽潮养成许多实力超乎预期的妖兽,恐怕他反而成为混乱洲域的主宰!

“牛逼!”

王离对混乱洲域的许多妖兽倒是如数家珍,他听着孔雀法王喝出那些妖兽的名字,他就已经反应了过来。

那些地灵鳖很显然是暗中控制兽潮的人放出的诱饵。

这人故意引出许多修士来杀,然后让这些三眼盲龙乘机吞噬地灵鳖和修士陨落产生的灵气,让它们集体进阶。

兽潮的可怕程度和一个宗门的强大与否一样,完全不由低阶妖兽和低阶修士的数量决定。

品阶强大的妖兽越多,兽潮就越是可怕。

这暗中操控兽潮的修士,完全可以不断的用低阶妖兽的陨落来催生更多强大的妖兽。

所以在此人的手中,兽潮不会越来越弱,反而会越来越强。

“先等等,不要轻举妄动。”

颜嫣的声音响起。

她是极为正统的修士,看到那么多仙门正统的修士瞬间陨落,她此时的眼睛都有些红了,但她偏偏十分了解王离,此时她已经感觉到王离有种忍不住要出头的感觉。

那些修士的死亡虽然也让她无法忍受,但她知道,来到这里的最重要目的,不是杀死多少妖兽和少死几名修士,而是最终要找出那名操控兽潮的修士的踪迹。

唰!唰!唰!

一道道凄厉的破空声响起。

那些剑光不断的飞回松鹤观的山门。

与此同时,松鹤观的山门之中不断迸发出一团团的光华,有些防御法阵和攻击法阵已经开始启动。

天地间响起无数嘈杂的声音。

越来越多种类的兽群出现,但极为诡异的是,没有任何一头妖兽越过松鹤观的山门边界。

所有出现的妖兽只是不断的集结。

无论是天空之中,还是地面之上,各种各样的妖兽渐渐形成涌动的潮汐。

喀喀喀…..

万夜河的牙齿在不断的作响。

他本来就是和一些负责炼器的异雷山修士一起最后到达此处的,异雷山之中,他恐怕是唯一一个不赞成王离来趟浑水的,之前他就有些心惊肉跳,现在他更是恐惧得说不出话来。

“你说这样的阵仗,大悬空寺的那些大能之前想到过没有。”何灵秀此时却是看着王离,问道。

王离想说估计也没有。

但也就在此时,王离的眼睛却是一下子鼓了起来。

他感到了一种异常熟悉的气机。

在接下来的一个呼吸之后,天空之中隐隐响起巨|物滚动的声音,有浓厚的劫云在松鹤观的山门之前形成。

“天劫?”

“劫雷?”

一群异雷山的人也终于反应过来,“松鹤观有修士见势不妙,也在此时选择直接渡劫,想用劫雷击杀妖兽?”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六十五章 恐怖的操控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