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 福泽

事实上就连改邪、归正和洗心三路修士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信心。

化神期的大拿是何等的实力,他们不是一点都没有概念。

事实上现在哪怕满打满算,将孔雀法王这样的存在都计算在内,异雷山也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化神期大拿坐镇。

数量对于质量的碾压,在元婴期之上就已经不存在。

一堆金丹修士还能够堆死一个元婴,但一堆元婴要想堆死一个化神期五层以上的大拿,就希望渺茫。

更有可能的结果是一个化神期的大拿一个惊天动地的大覆盖范围的法术,就直接碾死了一群元婴。

关键现在异雷山连足够多的元婴修士都没有。

所以这种信心多少有些盲目。

但事实也同样胜于雄辩。

王离不过就是个金丹修士,可是改邪、归正、洗心三路中加起来有多少元婴修士,还不是一样被他搞定了?

更何况连天尊级的人物亲自出手,似乎反而被黑天圣地和三圣镇压。

异雷山很快就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战备活动。

胡大胡二的伪雷天劫也终于迎来了尾声。

“这个圆筒怎么用的?”

王离是真的不解风情,他看着这个破破烂烂的圆筒,就还是忍不住对着颜嫣嘀咕抱怨,“其实有什么不放心的,有这个圆筒,都可以的借雷罡来去自如了。”

听着王离的抱怨,马红俊一堆人嘿嘿直乐。

不过他们也知道颜嫣和何灵秀脸皮薄,也不敢传音给王离说这不是危险不危险的问题,主要是妹子们想和你在一起。毕竟和道侣生死与共这种事情,谁都不想错过对吧。

“山主。”

看着天劫消失,王离等人到了自己的面前也不为难自己,胡大和胡二心中悬着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两个人看着王离就一脸阿谀奉承的模样,纷纷抢着道:“这圆筒用起来其实也简单,只要先施展一门雷系法门,用雷罡贯入这圆筒,然后就可以催动这圆筒在一处留下个道标种子。接下来要用这圆筒,就是看到哪里有厉害雷罡,就直接激发这圆筒上的虚空法阵,这圆筒直接就能隔空和那厉害雷罡建立联系,直接穿梭虚空到雷罡中心。不过这圆筒原先的威能到底如何不知道,但现在这圆筒破损,穿梭虚空范围不能超过两百里。”

“这么厉害的?”王离等人虽然在天劫之中就见识了这圆筒的厉害,但听到胡大胡二这么说,一群人还是都目瞪口呆。

王离不可置信的看着胡大胡二,道:“这意思是,我如果现在在这里,看见远处两百里之内只要有人渡劫,或者正好有什么厉害雷罡坠落,我只要激发这圆筒上的虚空法阵,这圆筒就直接能够带着我穿梭过去?”

“的确如此。”

胡大和胡二让开一边,让王离等人进了这圆筒,然后点着一处,道:“山主你且看,只要在这符文之中贯入雷罡,就能留下道标种子,而要想看到远处的雷罡就穿梭过去,就只需在旁边这道符文之中贯入真元。”

“这也

叫符文?也太不庄重了吧。”王离一看胡大和胡二手指所点的圆筒内壁,顿时就很无语。

那两个方块上的符文,看上去分明就是一个“回”和一个“去”字。

意思是只要在“回”字之中贯入雷罡,就能留下一个道标种子,而真元涌入那“去”字,就能直接沟通远处的雷罡,直接穿梭过去。

“那远处要是有很多道雷罡呢?”王离看着这两个实在是简单明了的“符文”,顿时又生出些疑问,“我如何选择,该不会是目光锁定?”

“不用。”胡大和胡二同时摇头,“只要这真元一贯入这‘去’字符文,这圆筒内里瞬间就出现一张道图,就能显现出附近两百里区域之中具有足够雷罡威能,可以穿梭的地点,到时候想去哪个地点,手指朝着那处一点,触碰到的同时,就直接穿梭过去了。”

“如此玄妙?”王离等人顿时又面面相觑。

不过这下胡大倒是瞬间响起一点,脸sè微变,道:“山主,不过现在这‘回’字你不能乱试。这‘回’字的道标种子一经设定,只能用掉之后,再能设置新的道标种子。”

“什么意思?”

王离愣了愣,却又马上想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如果我现在处在大量雷罡之中,我再激发这回字符,那这圆筒就只会将我们带回你们之前留下道标种子的地方?”

“的确如此。”胡大胡二又是连连点头,道:“之前我们大悬空寺的几名上师仔细试过了,的确找不出设定道标种子之后,重新设定道标种子的方法,只能用掉这一次之后,下次选个地点再设定道标种子。”

“……!”

王离顿时无语,他郁闷了片刻才说道:“那意思是这圆筒本来就破破烂烂了,但现在却又变成了半个残废,我现在就算看到周围两百里范围之内有厉害雷罡坠落,我可以利用这圆筒穿梭过去,但却也不能利用这圆筒离开,因为现在内里你们留下的道标种子还没有用掉,要是利用雷罡离开,就直接返回到你们之前预设的地点,一回过去,那说不定就是周围一堆大悬空寺的厉害修士,那不是羊入了狼群?”

“是这样的。”

胡二明显不够灵活,只知道点头说没错,但胡大却是明显灵活,他生怕王离不悦,连忙说道:“山主,这也是足以显示我们的忠心啊,否则这种事情我们要是隐瞒不报,要是骗你激发了这符文,那你便真的是直接和我们一起返回,说不定就直接落入包围圈了。”

“呵呵。”王离皮笑肉不笑,道:“那也说不定你们隐瞒不报,我真的被你们骗过去,我见势不妙先把你们宰了,而且也有可能返回去的时候,没有厉害大能在场,拿我也没有任何办法。”

胡二顿时又连连点头,他真的不够灵活,觉得王离说的有可能是事实。胡大看到他这副模样,气得差点背过气去,只觉得自己这个亲弟弟真的是猪队友。

他也不敢反驳王离的话语,只是道:“我们对山主的确忠心一片,绝无二心,现在这圆筒虽然就像是两条腿断了一条腿,但也绝非没有捡回这一条腿的可能,以

山主的大能,将来肯定有机会用掉这个道标种子。”

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胡二平时不太说话,但这一说话又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胡二发愁道:“那可难说啊,这道标种子要是定在别的地方也就算了,但这道标种子偏偏就定在了大悬空寺的灵航快活舟上。”

“你!”胡大真的差点被自己的亲弟弟气得一口老血喷出来,他面孔都有些狰狞了,“胡二,你不说话没有人当你是死人,净说些不吉利的话。”

胡二被胡大这么一骂,倒是觉得有些不对,顿时又有些诚惶诚恐。

这两人的这副模样倒是让王离也乐了,“你们大悬空寺能人应该不少,怎么偏偏会选了你们两个来执行这任务,你们那些大悬空寺的大拿,怎么就放心将这样的宝贝交给你们御使?”

他觉得这两个人也绝对是一对奇葩。

胡大刚想开口,却被王离喝止,他和颜悦sè的看着胡二,道:“没事,胡二你说。”

胡二偷偷看了一眼王离的脸sè,确定王离的确没有生气,便壮着胆子道:“我们所有大悬空寺的修士修到筑基之后,不仅要进行一次道基大查,除了查验修行天赋和考较将来修为进阶的可能之外,还有推演福缘。我和我哥虽然被确定修行资质一般,但在福缘推演上面却是超过大悬空寺所有人,甚至比之前我们大悬空寺最具福缘的喜乐上师的福缘还要强。”

“你们两个拥有大悬空寺最厉害的气运,最佳福缘?”王离目瞪口呆,“你们大悬空寺推演福缘的法门和法器,到底有没有出问题,是不是坏了?”

胡大是一下子听出了王离的意思,不由得有些面红耳赤,但胡二却是耿直道:“山主,不可能有误的,我们大悬空寺的悬空问天术是配合法莲金身和天竺石才能施展的逆天大术,在整个混乱洲域的所有佛宗之中,我们大悬空寺的福缘推演是绝对的第一,就连能忍寺这种佛宗,都会借着我们推演福缘时才蹭我们大悬空寺的光。”

“你说的是不错。”

胡大刚刚说完,一声冷笑声就清晰的响起,孔雀法王的身影出现在这圆筒之外,他一脸冷讽的看着胡大,“你们大悬空寺的这种推演福缘不会有错,只是可笑你们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你们是因何有大悬空寺最强的福缘。”

“孔雀法王?”胡大和胡二看清孔雀法王的刹那,就顿时脸sè剧变,不可置信的叫出了声来。

孔雀法王作为佛宗之中天赋最佳的修士,在诸多佛宗的盛会上均有出场,尤其胡大刚刚所说的大悬空寺二十年一次的福缘推演盛会,孔雀法王也有过出场。

大悬空寺的福缘推演结果是保密的,孔雀法王当然也不会注意胡大胡二这种小喽啰,但是胡大胡二却对孔雀法王这种年轻俊逸的大能记忆犹新。

佛宗最重因果,看着此时孔雀法王的神sè,就连耿直的胡二都是心中巨震,不可置信的惊呼出声,“法王的意思是,因为我们冥冥之中牵扯此劫,因祸得福落在异雷山,受了王山主的福泽,所以福缘才是大悬空寺第一?”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六十章 福泽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