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蹭劫

旋即王离感知出来,那银霄劫雷上方化生的劫云不是一种,而是两种。

那紫sè的劫云之下,又生出一些青sè的劫云。

“什么情况?”

就连在道观之中高处观劫的孔雀法王都懵了。

“……!”

最懵的当然是林宝瓶。

他看到银霄劫雷形成,心中顿时狂喜,这银霄劫雷他恐怕只要祭出一件法宝就能抵挡,但接下来坠下这样古怪的一个东西,而且内里也有两个修士也冲击金丹,引动天劫,这他怎么想得到。

“你们到底什么人?”

王离对着那诡异圆筒之中的两人大喝出声。

他此时已经有些回过神来,这诡异圆筒虽然破损,但似乎是一件极为特殊的空间遁器。

而且这件空间遁器似乎能够牵扯雷罡,利用雷罡的威能。

难道是这两人正在利用这件法宝赶路,但无巧不巧的被异雷山的天劫打了出来?

但这两个人同时渡劫又是怎么回事?

王离的大喝声响起,他接着分明看到圆筒之中的两人身体微微一僵,但两个人却似乎心照不宣一般,只是靠近林宝瓶,根本就不答话。

“狗日的…该不会是蹭渡劫?”

看到这两个人的架势,改邪、归正和洗心三路之中,却有些修士回过味来,不可置信的叫骂出声。

“不是吧?这也能蹭?”

王离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层,听到那些修士的叫骂,他顿时也反应过来。

难道是异雷山声名在外,居然有人借异雷山中人渡劫,也设法处于天劫之中,然后引动自己的天劫,如此一来,就相当于异雷山要保住这渡劫者,就也必须设法保住他们两个。

何灵秀眯着眼睛,她无比认真的看着那两名圆筒之中的修士,她看得十分清楚,听到异雷山中许多人叫骂出声的刹那,这两人看上去又像是有些心虚般互望了一眼,都又是默不作声。

这两人分明听得清楚外面的叫喊,但就是刻意不回应。

如此说来,这两人恐怕是被说准了。

居然是来蹭渡劫的!

“你们!”

林宝瓶突然一声惊呼,这圆筒之中的两名修士距离他还有百丈的距离,但此时银霄劫雷坠落,银光在天地间遍垂的一刹那,这圆筒突然之间在雷光之中好像消失了一般,但瞬间就出现在林宝瓶的身侧。

林宝瓶一声惊呼之中,这圆筒之中两名修士似乎早就做好了精密的算计,一名修士激发一件寒冰法宝,白茫茫的寒气涌动,将林宝瓶冻得浑身有些麻痹,另外一名修士手中黑白两sè光华一闪,却是有一条yīn阳两sè的绳

索,将林宝瓶也拖入了他们所在的圆筒之中。

林宝瓶一落入他们的手中,这两名修士顿时神情一松,其中一人马上出声道:“我等误入道友天劫之中,但既然同处天劫,自然要同舟共济,共渡天劫!”

“你们这演技也太过拙劣了点吧?”王离看着这两人,忍不住郁闷的摇头:“你们这是明蹭啊?”

两名修士又是保持沉默,此时他们两人引动的劫云也已经彻底成型,天空之中轰隆轰隆两声巨大的雷鸣,倒是也让异雷山的所有人心中一震,这两声雷鸣提醒他们所有人,银霄劫雷之中又有两重劫雷要同时坠落,这三名修士同时在一个区域渡劫,这似乎也是典籍之中没有记载的事情。

谁还嫌弃自己的天劫不够威猛,还要结伴一起渡劫?

“紫蛇灵雷!”

“青冥劫雷。”

银霄劫雷的上方,突然坠落一条条活灵活现的紫sè雷蛇,而紫sè雷蛇的后方,这是一道道寒气森森的青sè劫雷。

异雷山之中各宗各派的修士多了,当下就有不少人喝出了这两道劫雷的名号。

一时间连开启雷洞准备收敛雷罡的陶伤墨都脸sè惨白,连连喝止。

他现在也不能保证若是三种不同的劫雷被吸入雷洞之后,他这种临时拼凑的法阵稳定度到底够不够。

更何况这三种雷罡之中,银霄劫雷和青冥劫雷还算是正雷,但紫蛇灵雷这种劫雷却属于异雷,它们会自动追击天劫之中渡劫者的气机,这种异雷若是被强行吸纳入雷洞之中,恐怕挣扎之间就会让法阵崩溃。

“这位道友,同舟共济啊!”

圆筒之中这两名修士看到三种劫雷坠落,也是面无人sè,他们瞬间解开了对林宝瓶的束缚,同时大喝了一声。

两人大喝声中,只是各自祭出了一道引雷符。

这两道引雷符引得三种雷罡在他们头顶上方数十丈的虚空之中连连撞击,但所有人也都感知得出来,这种引雷符的威能,也不过能够维持数十个呼吸的时间。

“你们….”

林宝瓶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应对,他下意识的朝着天劫之外的王离所在望来。

“这位道友,我们正好撞入你的天劫之中,被引动气机而也提前渡劫,但我们没有做好任何准备,所以身上除了这两件引雷符之外,却是没有任何可以用来渡劫的法宝,还望道友帮扶一二啊。”也就在此时,其中一名修士却是已经又大叫出声。

林宝瓶自然是被这人叫得心中大乱,但是王离听到这样的叫喊,却是呵呵一笑,道:“林道友,你不用多想,你只管用法宝法器抵挡这一重天劫。既然这两名道友说同舟共济,那你就先和他们同舟共济

一下。”

和林宝瓶一起置身于破烂圆筒之中的两名修士原本浑身不断的发颤,他们方才的那段话说得极为熟稔,在王离看来明显就是早就想好了,但他们心中明显也是恐惧的很,此时听到王离这样的说法,他们眼中顿时流露出无法遏制的喜sè。

林宝瓶听到王离如此说法,这才祭出两件抵挡劫雷的法宝。

只见一株宝花在圆筒上方绽放,灵妙的华光不断飞舞,不断消解雷罡,削弱劫雷的威能,与此同时,一片灰sè的古符却是不断散发出无数古朴的符纹,就像是水流一样不断垂落,将圆筒包裹其中。

感受着这两件法宝的威能,左右挟持着林宝瓶的两名修士顿时又是面露喜sè。

这两件法宝虽说也是从归正和洗心两路修士身上得来,但这两件法宝至少是可以用在金丹凝婴时的消劫法宝,威能用来应付这三种劫雷是绰绰有余。

而且林宝瓶方才祭出那两件法宝时,这两名修士也感知得清清楚楚,林宝瓶的囊中,至少还有十余件这样品阶的法宝。

“你们两个是故意来恶心我的吧?”

然而也就在此时,王离的声音却是又响了起来。

这两个人一怔,循声望去,他们只见王离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你们不过是两个筑基期修士,应该没这么个胆子来恶心我,应该是有人指使吧?”

“道友,我不知你是什么意思。”两名修士之中,有一名留着鼠须的修士回应道。

“大家都是明白人,就别装了,更何况你的演技也不怎么样。”王离哈哈大笑起来,“你们体内的药力还没彻底化掉呢,什么误入此间,这也太假了,你们应该就是仗着这件法宝能够牵扯雷罡,穿梭虚空,所以特意乘着我异雷山中有人渡劫就来恶心我们,到时候我们花费大力气帮你们渡完劫,你们拍拍屁股跑掉,让我们吃个闷亏。放心,我要恼羞成怒动手的话,也不会和你们废话。”

“道友误会了。”

留着鼠须的修士马上摇了摇头,道:“我们现在体内有药力未化,是因为方才我们被打出虚空时,我们受了惊吓,陡然进入雷域,直觉得要遭受灭顶之灾,所以才吞服灵丹,想要抵挡雷罡。”

“……”

其实异雷山的绝大多数人看着这两人的神态,就觉得王离简直一下子猜准了,但现在这两人却还是死不承认的样子,也委实让他们无语。

“行吧,你们继续装。”

王离倒也不生气,又是呵呵一笑,反而让林宝瓶丢两件法宝给这两个人用。

接下来王离也不和这两个人说话了,他只是背负着双手,好像事不关己的纯粹看戏。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五十五章 蹭劫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