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二章 一个真相

“你这也太迷糊了吧?”

王离顿时有些郁闷了,“你的族人带着你逃亡,你是什么族?你自己不知道,那你族人知不知道你可以变化异兽?还有,你说是混乱洲域有一股势力想要将你找出来,是什么势力?”

“我们是东桑族,居住在混乱洲域三十三天之中何童天的鱼眼岛,鱼眼岛周围都是灵毒绝境,修士无法出入。”李幽鹊知道王离疑惑太多,所以他也根本不按照王离的问话顺序来回答了,只是按照自己的节奏,尽可能的将自己的来历解释清楚:“我们东桑族人擅长水系法门,体质又有些特殊,能够抵挡一阵灵毒的侵袭,倒是也偶尔能够出入鱼眼岛,但我们东桑族即便有族人外出,也不过是和一些凡夫俗子交换些生活所需,几乎不接触混乱洲域的修真世界,也不知道多少年在鱼眼岛与世无争,安居乐业了。我们鱼眼岛世代都有传说,说我们鱼眼岛有一个守护神,只是这守护神到底是什么,长什么样子,拥有何种能力,却是根本没有人知道。”

“在上次混乱之潮的后期,突然有大批妖兽穿过了鱼眼岛周围的灵毒绝境,进入鱼眼岛残杀我们族人。在那时,我也觉得我和鱼眼岛的其余差不多年纪的幼|童没有什么区别,但偏偏我们东桑族中最厉害的数名修士,却是不顾别人,偷偷将我带离了鱼眼岛。”

李幽鹊看着似乎有些听明白了的王离,接着说道:“等到离开鱼眼岛,我才开始发觉,我们族人似乎早就知道有这样一天到来,逃离的一切手段似乎早就准备好了,即便有许多强大的修行者一直想要将我寻找出来,但凭借着各种天衣无缝的逃遁手段和许多人的帮助,我却还是逃到了孝芒天地界之中的一处绝境,那处绝境之中居然也有人接应,还有数个空间裂口。那处绝境叫做翠竹绝境,内里遍生翠竹,但是那些翠竹却是散发化木灵毒,只要被那种灵毒侵染,再厉害的修士都会身体木化。但那处绝境之中,却偏偏停留有一名隐士,那名隐士却是偏偏不畏灵毒。”

“不畏灵毒?”王离顿时一惊。

他瞬间联想到自己体内的灰sè道殿也让自己不畏灵毒。

但按理而言,这就不合道理。

毕竟灵毒之所以能够称为灵毒,便是腐毒一切真元。

“不错。”李幽鹊却是异常干脆的点了点头,道:“那名隐士不仅自己不畏灵毒,还能将我们体内所染的灵毒拔除,所以有他接引,我们才能够进入翠竹绝境。”

“还能将灵毒拔除?”王离的嘴巴顿时又有些合不拢了。

“不错。”李幽鹊看着他,道:“他能够用自己体内的真元将我们体内的灵毒吸纳进他的体内。”

“……!”王离瞬间就无语了。

他现在怀疑那名隐士是否和他体内的灰sè道殿有着什么样的联系。

“但这并非最为诡奇之处。”李幽鹊看着他,说道:“最为诡异的是,我们眼看就要顺利通过其中的一处空间裂口逃遁,但此

时那翠竹绝境却是骤然剧烈变化,就像是一方天地的气机被彻底改变,那绝境之中的所有灵毒居然彻底消失,就连所有能够生成翠竹灵毒的翠竹,也都变成了黄竹,而且盛开竹花。那名隐士竟然也是浑身化为竹木,身上不断绽放竹花,直接就随着那一方绝境的剧变而被杀死。”

“这….”王离实在无语了,他看着一脸肃然的何灵秀,道:“这你也信?”

何灵秀看着他冷笑了一声,“我当然信。”

“行吧。”王离其实自己也还行,他看着何灵秀竟然也信,便只能看着李幽鹊道:“那你接着说。”

李幽鹊接着说道:“追杀我们的除了强大的妖兽之外,还有几名极为厉害的大能,护送我的族人想要拼死抵挡,让我先行进入其中一条空间裂口,但他们根本无法做到,在他们被杀死的刹那,我体内气血沸腾,便产生了我自己都根本无法想象的变化。那几名追杀我的大能陡然见到我这样的变化,当然震骇,但这几名大能都是化神期之中的强者,他们联手起来,却是几乎将我镇压。但也就在此时,那名已经浑身绽放竹花死去的隐士却是绽放出强大的法则,一些红sè的光束将这几名大能切得七零八落,我最终才能钻入那条空间裂口逃出生天。”李幽鹊看着王离,道:“我穿过那条空间裂口之后,却是已经到了东方边缘四洲的恶水洲,而在那头,便又有我族人安排的修士接应。之后我便接受安排,几经周折之后,便拥有了仙柯宗仙苗的身份。”

“这也太离奇了点。”王离一阵摇头,他看了一眼何灵秀,只觉得要不是何灵秀打包票,他真的即便身怀灰sè道殿这种无法解释的东西,都或许无法相信李幽鹊说的这些话。

何灵秀也懒得和王离多说废话,她翻了翻白眼,很直接的说道:“在他逃亡的途中,按照他族人和沿途得知的消息,能够御使大量妖兽和让那些大能追杀他的,也是一名很诡异的修士,那名修士自称混天大帝,便是因为那名修士的存在,所以之前混乱洲域才号称混乱洲域出了一名大帝。”

“混天大帝?”王离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倒是联想起了上次混乱之潮的终结,他看着何灵秀和李幽鹊问道:“上次混乱之潮,三圣有些莫名其妙的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似乎和混乱洲域达成了和谈,那和此人有关么?”

何灵秀和李幽鹊两人都是摇了摇头。

“这我倒是不清楚。”李幽鹊道:“只知道这名自称混天大帝的修士十分神秘,无门无派,好像一名凭空出世的散修,但他似乎除了拥有改变一方道域的力量之外,似乎还能够控制兽群,拥有许多强大的法宝,而且只要听命于他的人,似乎都能很快成为强大的修行者。”

“强大?”王离忍不住道:“多强?”

李幽鹊道:“具体不知,但就连混乱洲域那些最为强大的大能都似乎十分忌惮这混天大帝,似乎都不敢轻易开口嘲讽,而且他所能御使的修士之中,多的是化神期的修

士,所以按我们之前的推断,恐怕这人能够造就的,不只是元婴修士的实力。”

王离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这人这么变态的?那按这么说,这人恐怕比三圣还强?难道真的因为有这样的一个人存在,所以才迫使三圣停战?”

李幽鹊又是摇了摇头,道:“此人具体在何处修行,具体是什么模样,到底有什么神通,至少我们打听不出来,但之前听追杀我的几名大能对话,这名修士倒是有独特癖好,追随他的人称呼他为混天大帝,但他却似乎反而喜欢称呼自己为昏君。”

“昏君?”王离实在无语,他不明白这是什么说法:“那不管这人到底自己乐意叫自己什么,关键在于,这人怎么知道你们这与世无争的东桑族之中有你这样的异类,而且他花力气让人追杀你是要做什么?”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李幽鹊认真的看着王离,道:“按照之前追杀我的那些妖兽和大能的做派来看,他们根本就不想生擒我,只想确定我这样的一个人逃到了哪里,然后就只想将我找出来,杀死。”

王离连翻白眼,“我这还想要你给我解惑呢,结果你这么一说,反而更是一团乱麻,难解之谜不更多了。”

李幽鹊没有说话,但何灵秀却是看着王离说道:“按照之前传来的消息,此次的兽潮极为诡异,很多兽群围攻一些宗门的山门,但哪怕是一些互为天敌的兽群,都不互相残杀,倒像是这些兽群暗中被一种莫名的力量统御了一般。”

王离倒是也不笨,他顿时皱了皱眉头,“统御无数不同的兽群,即便是三圣也无法做到,这自然是违反常理之事,按照你们之前所说,你们怀疑操控这兽群的人和混乱大帝有关?”

李幽鹊和何灵秀都点了点头。

王离却是苦笑了起来,道:“那按对方这种厉害的程度,我们主动找人麻烦,会不会就像是自寻死路?毕竟如果三圣和混乱洲域停战都和此人有关,那我们逃还来不及,还能找上门去么?”

“当然这看你怎么想了。”

何灵秀看了李幽鹊一眼,又看着王离道:“李幽鹊他想寻求一个真相,你呢,想不想?”

王离当然觉得寻求真相没有保住老命重要,但是让他蛋疼的是,似乎自己不主动去寻求真相,这兽潮说不定用不了多久也席卷过来了吧。

“得再试试天劫。”他犹豫了一下,看着何灵秀道:“还得找机会试试我道基之中解锁的劫雷威能。”

天劫对于他而言,始终是比任何法宝都跟值得信任的大杀器,但他生怕群星坠落之后,天地气机有所变化,这天劫到时候不听他安排了,那他就真的没有什么可以和人叫板的本钱了。

“要试试天劫倒是简单。”何灵秀看着王离倒是有些满意起来,“现在各宗各派按你的意思送来渡劫的修士少说也有十余个了,你要是想试,随时可以开始。”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五十二章 一个真相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