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献祭

灵池真君镇守这灵池石殿已经一百二十年。

他的封号都因此而名。

这灵池道莲是灵识宗的根基,他镇守此处,同时能够得到道莲的灵气浸润,极有真正的好处,也感到荣耀。

他是灵识宗这代宗主的师伯,所以他可以肯定的是,这灵池除了滋养孕育灵识道莲之外,并无其它用处,更没有其它特殊的布置。

然而此时这灵池的池底裂开,随着灵池道莲那些根茎的绷断,一道道的灵光涌出,却是结成了很多奇妙的金sè光符。

接着,一道玉sè的光华升腾而起,悬浮在灵池上方。

这是一枚藕sè的如意。

如意的一端,就像是一个莲蓬,镶嵌着七颗乌金sè的莲子。

一种他从未感知过的强大道韵从这枚如意上散发出来。

即便他此时的意识都开始模糊,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件他前所未见的强大宝物,这件宝物的品阶,远远超过灵识宗任何的传承法宝。

“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是什么东西?”

“你怎么会知道我们灵识宗的这灵池下方,会有这样的东西?”

灵池真君此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但却又陷入更多的不解之中。

他无法相信,但似乎事实都是如此,冲击灵识宗的这场惊人兽潮,不管是那些低阶的妖兽,还是出现在这山腹之中的如此多的高阶妖兽,都似乎被这名看似寻常的年轻修士完美的统御。

这名年轻修士控制着兽潮冲击灵识宗,似乎他的目的,就是这件宝物。

所有这些高阶妖兽的克制,似乎只是生怕他们在最后的关头采取什么玉石俱焚的手段,以至于损毁了这灵池的布置,让这宝物无法出世。

但这里为什么会存在连他都不知晓的这样的布置?

若是连他都不知晓,那灵识宗就真的没有任何人知晓。

连灵识宗都没有人知晓,那这名年轻修士,为何会知晓?

这名少年为何能够控制这些妖兽,连那些毫无灵智可言的低阶妖兽他都可以控制?

若说这名年轻修士异常强大也就算了,但这名年轻修士却偏偏十分弱小。

此时在这座山腹之中,任何一头妖兽都可以轻易将他杀死,为何他却偏偏能够控制所有这些妖兽?

灵池真君瞪大了眼睛,他在无限的迷茫中死去。

一只像透明水母一样的妖兽幼虫落在了他的身上,迅速的包裹住了他的面目。

接着这只妖兽幼虫体内生出了许多令人觉得很恶心的红sè丝足,刺入了他的血肉之中。

大量

的灵气,包括灵池真君此时已经生机断绝的元婴都被迅速消融,被这些红sè丝足吸纳,与此同时,这只透明水母般的妖兽幼虫飞速的生长,最终覆盖满了他的整个头颅,然后变成深邃的青sè,接着长出很多惨白的眼睛。

死去的灵池真君有些僵硬的站了起来。

他已经变成一个拥有青sè头颅的妖兽。

青sè如树皮的头颅上,长着数十只惨白的眼睛。

这是鬼头魔君。

在这鬼头魔君的幼虫吞噬灵池真君的灵气开始成长时,这山腹之中任何一只可以杀死它的妖兽都没有任何的动作,即便是在所有这些妖兽的眼中,不管是鬼头魔君的幼兽还是这灵池真君的尸身,都是极为可口而且能够赋予它们很大力量的灵丹。

等到这鬼头魔君借体成长之后,又有数只如铁钉般的异虫钻入了那两名金丹修士的身体,开始产卵。

在这个过程之中,这山腹之中所有的高阶妖兽都难以掩饰心中的贪婪,然而它们却依旧都没有任何的动作。

如果灵池真君此时还能作为一个旁观者,他绝对更难理解。

然而让他更不可能相信的是,别说是他,就连所有在场的,包括被这名年轻修士当成法衣的妖虫,当成坐骑的白邪妖王,它们自己都无法理解。

它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必须听命于这名年轻修士。

它们其实也都觉得这名年轻修士很弱小,弱小得它们似乎随时都可以将他一口吞掉。

但它们同时也无法理解,它们是以何种方式接受这名年轻修士的命令,似乎这名年轻修士,天生就能让它们服从,而且令它们根本无法反抗。

它们潜意识的深处,似乎有一根弦就控制在这名年轻修士的手中。

它们潜意识里甚至有一种难言的直觉和恐惧,似乎如果它们真正想违抗这名年轻修士的命令,想要对这名年轻修士动手的话,这名年轻修士能够轻而易举的结束它们的生命。

即便是那只趴在他后颈上的妖虫,也是这般觉得。

这只妖虫的爪牙都落在他的后颈上,它觉得自己要杀死这名年轻修士,对方根本来不及反应,然而不知为何,它却根本不敢尝试,哪怕只是需要将它的爪牙往前刺出数分之一寸。

白邪妖王落在了灵池上方的那枚如意之前。

年轻修士伸出左手握住了这件道韵惊人的宝物。

这件宝物强大的道韵甚至迅速浸染了他的肉身。

惊人的灵气让他原本蜡黄sè的肌肤都变成了玉sè,都透出晶莹的华光。

这名年轻修士浑身又开始战栗起来。

他其实真的很紧张。

无论是面对金丹修士还是元婴修士,以及这种他都根本无法猜测品阶的宝物,他都很紧张。

因为他真的只是一名炼气五层的修士。

灵识宗的任何一名修士恐怕都不会相信,他只是一名炼气五层的散修。

而且灵池真君和他两个金丹弟子也绝对不会相信,其实这名年轻修士也根本不知道灵池之中涌出的这件宝物到底是什么。

但是这名年轻修士面对这些远比他们强大的妖兽时,他却完全都不紧张。

因为他确定他可以控制他感知范围之内的妖兽。

作为一名炼气五层的修士,他的感知能力其实很弱小。

那些善于隐匿气机的妖兽,以他的修为而言,恐怕他一个都感知不出来。

但只要握住那个东西,方圆十余里之内的妖兽,在他的感知之中却是无所遁形。

他不是左撇子。

他之所以左手握住眼前的这枚如意,是因为他的右手之中,始终抓着一枚紫铜sè的小环。

这个小环就像是凡夫俗子世界套在牛鼻子上的铜环。

他只要握着这枚东西,他就像是握住了他周围的妖兽的世界。

所有这些妖兽,所有这些妖兽的等阶、力量、习性….一切的一切,包括它们的生死,就全部都在他的手上。

他就是他所在的这个妖兽世界的主宰。

他根本不需要确认,就确定只要这件东西在他的身上,这些妖兽就必定要听他的命令。

因为这件东西的气机,本身就给了他这种信心。

这件东西,原本就拥有着彻底凌驾这些妖兽的法则。

但事实上是,这件东西到底为何拥有这样的力量,他也并不知道。

在得到这件东西之前,他真的只是一个十分平常的小散修,而且在灵池真人看来,他当然是来自混乱洲域御兽宗门的邪修,但事实上是,他只是修士洲域的一个寻常小散修。

他在一年之前,也只不过是一个靠种植一些低阶灵药而换取灵砂的散修。

而且更让人无法相信的是,他此时手中的这个小环也并非是他在某次历练中所得,也并非是机缘巧合他在某处坊市捡漏得到。

这件东西,来自于一场献祭。

一场将自己的灵魂和未来交给天道的献祭。

他在一个散修小集上,无意间得到了一本古书残篇。

那本残篇上却是有记载一门诡异的献祭法门。

只要将灵魂和自己的一切按照那种法门都献祭给天道,他就能够获得截然不同的人生。

看网友对 第六百四十五章 献祭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