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三章 不见于记载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绝大多数人都懂。

很多人都担心天道崩溃,担心老天也会生老病死,他们觉得那一定会生灵涂炭,自己也会死的很凄凉。

然而总有些人的想法不随大流。

对于有些人而言,或许天道的崩溃也意味着新生,意味着最高权力的交替,意味着全新的世界和全新的秩序。

当然,也有很多人和这酒鬼以及教书匠一样,只是想要寻求真相。

…….

灵识宗的主山完全包裹在了一个坚厚的光穹之中。

灵识宗是红山洲实力位列前十的宗门,它位于红山洲中部,因为所处的位置极佳,在灵识宗的东方有道音宗、天问古宗两个红山洲的强宗,这两个宗门的实力还要在灵识宗之上,所以这两个宗门在过往的混乱之潮之中,就像是灵识宗的天然法盾,阻挡在灵识宗山门之前的两大要塞。

所以上次混乱之潮灵识宗虽然也派出不少修士参战,但总体而言损失并不算大。

在灵识宗所有抵挡混乱之潮的经验和布置里,灵识宗也是以支援东方的这几个强宗,构筑防御链条为主。

灵识宗的所有应对预案中,从未有过在道音宗和天问古宗并不参战,甚至连道音宗和天问古宗的预警都没有就直接面对惊人数量的敌人的任何应对预案。

没有经验或许还行,但没有心理预期最为可怕。

在确定大规模兽潮即将到来时,灵识宗和道音宗、天问古宗已经提前建立了更多的短途传送法阵,这些传送法阵所能起到的作用,便是最为迅捷的传递消息,以及互相驰援。

这三大宗门一共有上千名弟子不停的在捕捉着兽潮的异变和动向,按照灵识宗之前得到的确切讯息,虽说在最为邻近他们三个宗门的灵雾谷一带的空间裂口之中,已经大量出现相当于元婴修士战力的异兽,但就算是最接近灵雾谷的道音宗都应该还有十几个时辰的准备时间。

因为他们三个宗门都不在兽潮的主要行进途径上,一股最大规模的兽潮,之前是在道音宗和天问宗的北侧活动,它们行进的道路上,首要攻击的目标应该无思道宗。

无思道宗在红山洲而言只不过实力中等,元婴修士都只有两名,按照自身的实力肯定无法抵挡那股兽潮,所以为了牵制和拖延时间,灵识宗、道音宗和天问古宗都派了不少修士过去。

但谁能想到,迄今为止只有小股的兽潮冲击无思道宗的山门,却反而有惊人数量的兽群汇聚在了灵识宗的山门外,直接就将灵识宗团团包围!

灵识宗没有提前察觉,道音宗和天问宗也没有提前察觉!

现在包围和冲击灵识宗的兽潮,根本不是大股兽潮绕路前来,竟像是大量的兽群化整为零,然后在差不多的时间内同时抵挡灵识宗的地界。

这样突如其来的状况,使得道音宗和天问古宗和灵识宗的防御链条直接就崩溃了。许多布置在灵识宗外围的传送法阵直接就在兽潮的冲击下损毁。

道音宗和天问宗仓促之中通过传送法阵到来的两批修士,直接就被兽潮全歼了。

在没有任何心理预期的情况下,灵识宗在半个时

辰之内就直接丢掉了山门地界之中除了主山之外的控制权。

即便绝大多数的灵识宗弟子都退回了主山,此时主山的山门法阵也终于及时开启,但接下来所见的情景,却让灵识宗所有人的心都沉到了谷底。

在占据了灵识宗地界内十余座山头之后,兽潮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对主山进行猛烈的冲击。

所有前期参与侵袭灵识宗地界的兽群,竟是都在主山之外的十余座山头暂时停顿了下来,一种都安营扎寨的感觉。

这种发现让灵识宗此时山门法阵的全力激发顿时显得尴尬无比。

这种包裹整座主山的防御威能十分强大,但同样以消耗惊人的灵气为代价。

在灵识宗的认知里,他们既然付出这样的代价,那也意味着兽潮也要付出惊人的代价,这种的防御威能,将会导致大量的妖兽死去。

这些妖兽将会飞蛾扑火一样大量送死。

然而火烧起来了,飞蛾却没有扑上来。

这绝对是很诡异的事情,绝对超出了常理,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接下来,让他们更加心悸和难以理解的事情发生了。

在灵识宗准备先行停止山门主法阵激发,只保留部分法阵的威能时,一股可怕的妖气出现在他们的感知里。

有数十头人形的妖兽穿过一片被焰蛇占据的山林,正对着灵识宗的山门行来。

这些人形妖兽就像是一块半透明的晶石雕刻而成,它们似乎不会飞遁,但它们在行走时,脚下却是自然涌起许多晶粒,这些晶粒簇拥在它们的脚下,就像是发亮的浪花一样,托着它们快速的前行。

它们浑身都是不算干净的白sè,唯有双瞳之中闪耀着幽幽的银sè光焰。

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妖兽,但灵识宗毕竟有无数见多识广的老人,他们很快便想到了此妖的名字。

这是晶窟妖,也叫石心妖。

这是灵石矿脉之中化生的一种罕见妖兽,是一些内蕴水晶洞的大块灵石之中化生的奇物。

这种妖兽到底如何产生,到底从何处来,灵识宗的人并不在意,他们在意的是,无论是叫晶窟妖也好,叫石心妖也好,很多典籍记载得清清楚楚,这种妖兽是真正的四级中阶妖兽。

它们的力量,绝对不亚于一名元婴期一层的修士。

所有灵识宗的修士都很清楚,如果不能将这些妖兽阻挡在主山之外,若是让它们进入主山之中,那以它们的数量而言,应该是一场屠杀。

更何况当它们经过之后,原本那些盘踞不动的碧磷焰蛇却是飞速的游动,如潮水一般跟在了它们的身后。

灵识宗不敢停止山门法阵的激发。

相反,数座杀伐法阵被迅速激发。

大量的灵石在燃灵法阵的作用下,迅速被压榨出大量的灵气,源源不断的涌入那些法阵之中。

灵识宗所有人很自然的认为,这些晶窟妖接下来就会进攻。

然而事实再一次让他们所有人都觉得匪夷所思。

晶窟妖看似要进攻,然而在距离主山的边缘还有数百丈时,却停了下来,反而后退。

“难道有什么高阶妖兽,能够统御

它们么?”

“不可能,从未有过这样的记载。”

“即便是再高阶的妖兽,也不可能约束所有的妖兽族群,而且也绝对没有任何一种妖兽的精神力强大到可以控制所有兽群…这根本未见记载,根本不可能!”

随着时间的推移,灵识宗所有的修士都产生了一种错觉。

他们觉得不只是这围困灵识宗的兽潮变成了受人御使的军队,就连之前攻击无思道宗的兽潮,都似乎变成了受人御使的军队,因为按照他们之前的所知,那似乎只是佯攻。

他们觉得这很荒谬。

然而他们目前面对的形势却是,他们不停的消耗灵气维系山门法阵也不好,停止也不好。

这些妖兽只是摆出这样的姿态,便逼得他们在不断的消耗大量的灵气。

灵识宗山门之中的灵石是有限的,并非无穷无尽。

被迫无奈之下,原本想尽可能减少灵气消耗,尽可能采取防御姿态的灵识宗只能开始主动攻击。

数座已经激发的杀伐法阵迸发出绚烂而充满毁灭性气机的华光,朝着晶窟妖和妖兽最为密集的山头打去。

若是在平时,这样的主动进攻手段也能够挑拨兽潮的情绪,剧烈的灵气波动绝对能够引起兽潮的躁动,引起兽潮的反击。

然而所有的兽群都只是四散而逃。

在这些杀伐的威能消失之后,所有这些兽群都重新聚集,都只是严阵以待。

灵识宗的许多修士瞬间就陷入了绝望。

他们不愿意相信,但事实就是,所有这些妖兽都在等待,等待他们不断消耗灵气。

在以往的兽潮之中,任何宗门的山门都是最坚厚的堡垒。

任何宗门在过往的岁月里,都将大量的心血布置在宗门的主山周遭。

这些布置,就会大量的收割妖兽的生命。

然而现在的这些妖兽,却根本不主动冲上来送死,它们只是在等待着这一个山门的彻底虚弱。

“我们假装停止山门法阵的激发,看它们会不会冲过来,引它们过来再打!”

灵识宗的人很快形成了共识。

包裹整座主山的光穹开始消失。

然而让所有灵识宗的人没有想到的是,在光穹从顶端开始消失的刹那,当光穹顶部才出现了一个光华消隐的方圆十余丈的缺口。

三道可怖的威能同时从高空之中落下。

那是三道萦绕着七彩斑斓的毒瘴的火柱。

当这三道火柱瞬间击中三座不同的道殿的刹那,所有灵识宗的人才发现极高的高空之中,有恐怖的,只属于真正的五阶妖兽的妖气爆发。

轰!

也就在此时,所有盘踞不动的妖兽动了。

无数的妖兽就像是洪流一般,从四面八方同时涌向灵识宗的主山。

(巴山和当时的版权购买方协商好了,后继的版权费也不付了,就是写到四十万字,做一个阶段性结束点,日后影视公司有资金了再说。今天我就顺势写了两章,结果把脑子写空了,晚上这只写了一章。明天三更….)

看网友对 第六百四十三章 不见于记载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