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 真实的世界

在羽化天尊的头颅彻底消失之前,在这名中年男子和羽化天尊的力量在虚空之中追逐和交锋时,无论是修士洲域还是混乱洲域,有很多大能感受到了这种等级的交锋。

只有到达这样的等阶,才能够从属于这样等阶的领域之中感受到一些可怖的意味。

按理不可能有意外。

然而却偏偏有意外。

在极远的北方,在北冥洲的边缘往北,一望无际的冰面和似乎怎么都不会停歇的凛冽寒风之中,一名女修凝立在了一片凸起的冰片上。

当她停下的刹那,可怖的寒意就像是活物一般朝着她聚集,她的身外不断发出碎裂的声音。

碎裂的声音不断朝着她的身体蔓延,似乎在下一刹那,就要将她和以往所有深入此处的探险者一样冻成碎片。

然而这名女修根本就没有管朝着她身体汇聚的寒意,她甚至没有消耗真元来抵御这种寒意。

可怖的寒意包裹着她,但她却似乎和行走在春暖花开的地方没有什么区别。

当那名中年男子和羽化天尊在异雷山之中交手,接着开始追逐时,她就敏锐的感知到了独特的元气法则波动。

她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也就在此时,在更北方,在彻底冰冻的海域深处,突然响起了一声巨大的嘶吼。

在巨大的嘶吼之中,冰海深处的寒雾疯狂的扰动着,团团的寒雾互相撞击,形成了许多尖锐的冰棱,朝着她所在的方位激射而来。

接着,一道如山般的巨影将所有的寒雾都彻底击碎,带着一种蛮荒的气息出现在她的面前。

那是一条巨大的鲲。

它的身体比那些记载中的巨鲲还要庞大很多,而且和寻常的鲲不同的是,它的身上覆盖满了厚厚的白sè长毛。

或许对于它而言,女修所站的地方就是它的领域,它根本不容许任何人进入。

所以它张开了巨口,就像是凭空升腾起了一片巨大的冰渊。

它吸了一口气。

这片冰原上形成了一道可怖的冰流。

无数破碎的坚冰和强大的元气威能瞬间将女修席卷,要将她吞入腹中。

这种级数的威能,恐怕即便是无常天尊都未必能够抗衡,然而这名女修却依旧站在那里。

即便连她脚下的冰川都彻底的化为碎砾,随着这条冰流行走,但她却凌空站立,诡异的一动不动。

她就像是一柄道剑静悬,切开了冰流,但偏偏和这股冰流没有产生任何剧烈的元气冲撞。

这条巨鲲嘶吼了数十个呼吸的时间,然后似乎默许了她的存在,巨大的身影朝着冰海的深处退去。

在这条巨鲲的身影彻底消失后,有十分凝重的声音响起,“你是怎么做到的?”

女修转身,她的身后不远处,有一道身影出现在虚空之中,这道身影很黑,就像是黑夜的一片影子。

“你是黑天圣主?”女修

看着这道身影,问道。

“不是。”这道身影摇了摇头,“我是他师弟。”

大约生怕这名女修产生敌意,这道身影继续出声解释道:“我原本受我师兄所托,注意看着你师弟,但当你到来,进入幽冥之海时,我便看着你…我师兄自己便看着你师弟去了。今日你他分神出手,更无暇顾及此处。”

他有些多虑。

这名女修在他说出第一句话时便已经颔首致谢,道:“我不会出什么问题。”

“你是怎么做到的?”黑sè的身影颔首回礼,再次问出了方才的一句话。

他的心中无比震惊。

因为方才出现的幽冥雪鲲是连他和黑天圣主都不能力敌的存在,而且按照他和黑天圣主对于这条巨鲲的了解,它应该还不会在这种区域出现。

然而它提早出现了,又提前退却了。

它的威能被这名女修轻易破解也就算了,但最为关键的在于,它的威能被破之后,它没有再对这名女修有丝毫敌意,而这名女修破解它的威能的方式和过程,却是让他这样的人物都根本无法理解。

这名女修是吕神靓。

有关她的传言和她现在表现出的和她修行进境完全不符的实力,让黑天圣主的这名师弟更加的不解。

“我现在不能给你答案。”

吕神靓看着这道黑sè的身影摇了摇头,道:“因为我自己还未寻找出真正的答案。我来这里,原本便是寻找答案,在我找出准确的答案之前,我当然不可能给你解答。”

黑sè身影看着她,按理而言,他和吕神靓无论是辈分还是修为都差着不知多少的差距,但此时,他却反而近乎请求般行了一礼,道:“既然如此,若是你能够寻找出答案,能否告诉我们?”

吕神靓异常干脆的点了点头,道:“可以。”

黑sè身影不再说话。

他自己都无法再向前,所以只能看着吕神靓继续往前。

吕神靓往前凌空飞渡片刻,突然想到若是一切并非完全自己所猜想,她或许便从此消失,不可能返回这里,于是她停顿下来,出声道:“因为我不能确保我一定能够寻觅出真相然后回来,所以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的一些猜测,我们所见的真实存在,或许未必真实存在,或许只是天道法则想让我们看见的存在。”

这条黑sè身影刹那间好像被寒气冻结般浑身一僵。

吕神靓继续说道:“所有的法则都是真实的存在,所有的法则不会改变,但因为我们所见的真实存在未必是真实存在,所以你我的所见,未必是违反了法则。”

“水往低处流,这样的法则不会改变,但我们所见的低,却未必是真的低,所以所见的不合道理,未必就是不合道理。”

吕神靓继续前行,她的身影消失在前方的寒雾之中,但她似乎生怕这道黑sè的身影还不能理解,所以寒雾之中,又传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所见的真实,未必是真实

,或许只是天道法则想让我们以为的真实?”黑sè身影停滞了许久,他的心中不断的回响着令他神魂震荡的声音。

……

吕神靓继续往北。

她已经孤身一人行走在这种没有任何生灵存在的死地许久。

至于之前出现的那种巨鲲,在她看来,未必便是真实存在的生灵。

越是往北,越是死地,她的脑海却越发的清晰,她越是想起了很多她遗忘的东西。

这种没有任何生命迹象存在的死地,除了可以掩埋很多真相之外,对于她而言,还有可能便是真正的空白,真正的边缘。

长时间的孤单行走,她并不觉得寂寞,因为随着她记起的事情越来越多,她的脑海之中就会不断的浮现出各种猜测,充满无数有趣的画面。

她会想象,或许走着走着,前方的画面猛然一变,变成很多光怪陆离的字符和线条,变成还未完成的画面,或许走着走着,前方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城市,灯火通明。

又或许是一片废墟,满目疮痍。

也有可能是突然有一座巨大的机器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然后会出现一个人体的投影和自己对话。

除了不断充斥脑海的各种想象之外,还有一个最为重要的原因是,她觉得其实自己并非是真正的一个人。

因为她似乎始终都能感觉到王离的存在。

而今日在那条巨鲲出现的刹那,她有种濒临死亡的感觉出现时,她却越发清晰的感觉到王离的气息,她突然有了种奇怪的顿悟。

她所能看见的真实,或许是天道法则让她看到的真实。

那她之前拥有的那种完全不合道理,甚至和这个世界的诸多修行法门完全无关的力量,或许也并非是她本身的原因,而是天道法则容许她这样不合道理。

或者说,天道法则容许她慢慢发现这个世界的真实。

她之前从没有这样想过,但今日里,她却想到,也有可能是王离让她看到的真实,也有可能是王离容许她慢慢发现这个世界的真实。

因为始终是王离先选择了她。

她并没有煽动或是选择王离上孤峰,而是王离主动进了孤峰,选择和她在一起修行。

那也有一种可能,是因为她在玄天宗,王离才会出现在玄天宗,才会因为她而到了孤峰。

这条巨鲲是因天道法则而存在,也只有更高阶的天道法则,才会凌驾于它的法则之上,才能不受它的吞噬。

那和她相依为命,就像是她整个世界的师弟,到底是什么?

是天道法则本身?如果是天道法则本身,那他到自己的身边,又帮自己在受创神智不清后恢复清醒,他到底要做什么?

所以她一定要找出真相。

因为这不仅是关乎她,还关乎王离。

(今天就这两更哈…想得太多,舌头破了,疼。)

看网友对 第六百四十一章 真实的世界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