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奇异的反噬

血神子气得浑身哆嗦。

他何曾被人如此嫌弃。

以往所有和他合作的修士,包括他宗门之中的一些大能其实都十分欣赏他。

因为他虽然凶残好杀,性格暴戾,但是凡事都冲在前面,绝不畏畏缩缩。

但他这种人见人爱的打手现在竟然被嫌弃。

“怎么的吗,还不服气吗?”令他更加眼前发黑的是,他身上的鬼婴此时忍不住又道:“都这么大人了,到这种时候还认不清楚现实么?”

血神子很想说我认输归认输,但服自然是不服,但此时他生怕王离改了主意,所以一口气只能硬生生的忍住。

“一名混乱洲域的元婴大拿,这样的邪修,竟然兵不血刃的就被慑服了?”

“这筑基凝丹的天劫,都牵扯了这样的邪修,结果也如此风波不惊的就渡过了?”

所有前来拜贺的修士,直到此时才真正回过神来。

眼下这第四重劫雷的消失也只是时间问题,楚朝歌接下来肯定顺利结丹了,王离真的是说到做到,不仅是直接帮助楚朝歌渡劫,还顺便直接慑服了血神子这样的元婴大拿。

这实在太过令人震惊。

孔雀法王也是忍不住连连苦笑。

当然他认同王离所说的道理,血神子出言不逊,挑战天道威严落得如此处境的确是咎由自取,但王离置身天劫之中,却丝毫没有遭受天劫的惩戒,在他看来,只能说明他猜测和所闻所见都指向同一个事实,王离的福缘太过惊人,委实是拥有令人难以想象的气运。

王离此时却是开始感知自己体内那灰殿的变化,现在这第四重天劫还要持续片刻才会消失,但他已经感知到体内的灰sè道殿有了变化。

让他瞬间有些不可置信的是,他灰sè道殿的道基上,似乎又多了三块发亮的砖石。

因为天劫还在持续,又生怕血神子搞出什么事情,所以他一直等到第四重劫雷消散,天空之中的劫云消失,他才迅速的凝神内观了一下。

“这?”

让他瞬间无语,接着又惊喜万分的是,果然,除了火云劫雷、银霄劫雷之外,他又多解锁了三种劫雷,分别就是那堕胎异雷、诛邪阳雷和食邪异雷。

“都不需要动用多次,只需要再动用一次,我这灰sè道殿就像是和这些劫雷彻底沟通,就直接解锁了?”

他愣在当地。

他本来还觉得是不是至少要动用个三次某种劫雷,这种劫雷才会解锁,但现在确切的状况似乎是,自从这灰sè道殿开始解锁劫雷,这灰sè道殿就似乎像他当时修炼玄天道诀到了

一定程度一样,直接开始异变了。

那意思是今后自己只要操|弄过什么劫雷,自己就能够令这灰sè道殿解锁这样的劫雷,就直接能够动用了?

如此一想,接下来他面sè又是剧烈变化,心脏都是砰砰直跳。

就目前解锁了这么五种异雷,其余四种也就罢了,但这堕胎异雷似乎真的有些太过变态。

那自己和元婴修士对敌,是只要演化出这种异雷,那元婴修士岂不是瞬间就相当于损失了过半战力。

那哪个元婴修士还能是自己的对手?

那自己岂不是真的和餐霞古宗帮自己吹嘘的一样,真的是化神期之下直接无敌了?

按照同等的道理,那是不是再解锁一个可以针对化神期修士的劫雷,就连化神期修士都奈何自己不得?

“哈哈哈!”

他越想越是眉飞sè舞,忍不住自己在那哈哈大笑。

但笑声也才起,他突然却又醒觉有些不对,又瞬间郁闷起来,因为按他所知,好像所有化神期修士渡劫要遭遇的天劫都是威力异常可怖,几乎都是恐怖的威能伴随着神识世界的攻击,既针对肉身,又针对神魂。似乎不存在有什么异雷能够直接针对化神期修士。

而且化神期晋升寂灭期的天劫,任何一种异雷似乎自己都不可能扛得住。

“怎么记载之中就没有什么内蕴惊人灵毒的异雷,如果有这种异雷,那我体内有这灰sè道殿根本不惧灵毒,但或许连化神期大拿都根本承受不住这种灵毒异雷。”王离越想越郁闷,心中忍不住浮现出这样的念头。

“嘶…..”

然而这样的念头一起,让他自己倒吸了一口冷气的是,他突然感觉到整个灰sè道殿的气机有些改变,道基上有一块砖石似乎透出些斑斓的神sè,与此同时,有许多细小的雷光从道基深处涌出,要涌向那块砖石。

这一刹那,王离直觉好像是这灰sè道殿吸聚的灵毒要和这些雷光结合,正是因为他此时这样的想法,就要硬生生的创造出原本不存在的这种灵毒异雷似的。

“难道还能自行解锁出新的灵毒异雷?”

王离的眼睛瞪得如铜铃般大小。

然而下一刹那,他却是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惨呼。

他的感知世界里,砰的一声,那块sè彩斑驳的砖石突然气流一炸,道殿通体有无数细微的灰sè光华涌起,这些灰sè光华给他的感觉是这座灰sè道殿从未展现过的更高层次的法则。

这种法则似乎和他的意愿相悖,似乎框定了一个固定的边界,根本不让他此时的想法逾越。

灰sè道殿之中涌出的雷光和道基之中的灵毒结合瞬间失败,这灵毒和雷光炸散的同时,他的神识也像是被无数雷针灼烧和洞穿一般,顿时让他头疼欲裂。

“你这什么鬼!”

血神子在此时终于忍受不住,叫了起来,“士可杀不可辱,有必要这么过分么!”

四重天劫结束,他被迫认输,体内真元都彻底耗竭,此时他就算逃遁都做不到,所以只能停留原地等待王离如何发落。但王离此时凝神内观,感应灰sè道殿的时间就有些久。

再加上王离一开始眉飞sè舞,自己在那哈哈大笑,似乎得意万分,但接下来又是倒吸一口冷气,又是突然惨叫出声,血神子一开始看的有些懵逼,但等到王离惨叫出声,他却是彻底会错了意,以为王离是在模仿自己,是从他一开始无比得意,模仿到被打得惨呼连连。

“你不要自作多情!”血神子的义愤填膺却是又遭遇了他背上鬼婴的鄙视和喝骂,“你这么大人了,真的一点眼力劲都没有,他这又不是故意模仿你和嘲笑你,他这分明就是遭遇了神识反噬。”

“神识反噬?”

血神子一愣,其余所有拜贺修士也都是随即反应过来。

此时王离额头上黄豆大小的冷汗不断沁出,整张脸苍白无比,五官都因为痛苦而变得扭曲。

而且最令人触目心惊的是,王离整个脑门和脸面上,都有一些针刺状的凸起,明明没有什么真元和实物在里面造成这样的凸起,但却偏偏好像有什么无形之物在往外戳刺。

“唰!”

也就在接下来的一刹那,王离身外涌起了一层游离的电光。

许多细小的闪电就像是闪亮的游丝在王离的身外迸发,然后瞬间消失。

“天道法则果然不可有丝毫冒犯。”

所有眼见此幕的修士,包括孔雀法王在内,也都是浑身出了冷汗。

他们当然不知道王离体内的真正状况,在他们看来,这王离体内出现这样的失控电光再加上神识反噬,分明就是遭受了天道法则的反噬。

这四重劫雷此时已经彻底消失,但王离却还偏偏遭受了一次这样的反噬,这只能说明天道法则的确是公平的,它不容人冒犯,也不会让人轻易揣度,在很多人得意之时,却往往会遭受它的惩戒。

(今天特别不对劲,特别疲惫,我确定不耍点花招已经肯定要倒立拉粑粑…看看时间,我决定先满足章节数再说。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浑身没力,打字速度也特别慢,至于倒立肯定倒立不动,支棱都支棱不起来。)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三十五章 奇异的反噬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