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绝对的挑拨离间

不过与此同时,孔雀法王心中也再次认定一个事实。

王离的福缘实在太过深厚了。

说严肃,王离真的很严肃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王离的剑罡都差点捅到劫云里了,这和严肃,和敬畏天劫根本搭不上边。

天道法则从古至今都是绝对的一视同仁,不可能存在惩罚其中一名修士,却不惩罚另外一名修士的道理。

但现在这诛邪阳雷对王离偏偏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威胁,在他看来这只能说明王离的福缘太过深厚,在天道循环,因果报应方面,就是天道法则肯定觉得在别处对他很有亏欠,所以在这天道法则之中才会法外开恩,才会如此放水。

当然孔雀法王十分理智,他觉得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这道劫雷惩罚血神子,那最后还有一道劫雷惩罚王离,但若是最后一道劫雷都不惩罚王离,他就觉得自己接下来肯定要抱紧王离这条大腿,好歹也能沾染些福报。

也就在这个时候,王离的声音却再次响起,“血神子,你不听话归不听话,但我可是要提醒你,你可不准用任何的法宝和法器,不然这赌约你就算输了,不用等第四重劫雷,你就可以直接给我跪下喊我爷爷了。”

“.….!”

王离这样的话语顿时让所有围观的修士又是一阵无语。

这种劫雷无限针对血神子这种修炼食死法门的邪修,不让他用法宝和法器,那自身的元气消耗不知道有多少,这典型的太过欺负人了。

血神子气得几乎再次要吐血,但王离的声音却是又响了起来,“不行,你至少要让我们看到你有没有动用法宝和法器,你这样用这个血瘴遮掩,谁知道你在里面有没有作弊,有没有偷偷祭出什么法宝和法器。”

血神子原本就是个狠人,他被王离这一激,哪里还受得了,更何况这血瘴如此释放也是纯粹被诛邪阳雷多消耗元气,所以他气得咆哮一声,身外血红sè骷髅头一阵剧烈涌动收缩,却是凝聚在他身后,变成七个悬停的猩红灯笼。

这七个猩红灯笼组成一个法阵,每个灯笼上面都往下滴滴答答不断往下流淌鲜血,鲜血在空中汇聚,却是又奇异的消失,好像隔空直接贯入了血神子的心脉之中。

原本这七个鲜血流淌的灯笼必定令人觉得触目惊心,但此时所有人的视线却是瞬间被吸引在他肩头上那个邪气森森的鬼婴身上,别说寻常的仙门正统修士,就连自幼和鬼物打交道的万夜河看到这个鬼婴邪魅的样子,都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令他十分心惊的是,寻常哪怕是用刚刚掉落的元婴炼制的法宝和法器,这元婴要么是自身威能,要么是灵性自然就会有损,炼制出来的元婴,自然不可能比这元婴修士的元婴强盛时强出许多,但此时这元婴yīn测测的环顾周围,它身上的气机虽然也尽数收敛,但是万夜河却直觉这元婴的实力不减反增。

这连在血神子身上的鬼婴似乎不只是完美的保存了自己的力量,还从血神子的血肉和道基之中汲取了不少力量。

修炼蛊虫和修炼这种尸鬼之术的修士其实最怕反噬,所以此时看到这鬼婴的刹那,万夜河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难道就真的不怕被这样的鬼物反噬么?”

“我丢!”

王离也算是各种怪异的东西看的多了,看到一个浑身漆黑的鬼婴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他还是被吓了一跳,“你不是在啃脚丫子么,怎么啃出了这样一个玩意!”

“谁啃脚丫!”血神子整个面容都有些扭曲,他忍住了对王离出手的冲动,伸手一挥,他的右手五指指尖全部裂开,流出粘稠的鲜血,这些鲜血如同血胶一般凝结,竟是在他身体上方形成了一面圆盾。

咚咚咚…..

诛邪阳雷冲击到他这面圆盾上,就像是在敲击着皮鼓一样,发出沉闷的响声。

“还有这样的法门?”

王离目瞪口呆,这似乎是一种气血分离的血系法门,这好像是纯粹靠消耗自己的鲜血来抵挡劫雷。

这种消耗虽然相当于不断流血,但相比于真元被大量消融,对于一名邪修而言,也的确是好很多了。

看着王离目瞪口呆的样子,血神子狞笑起来,他心中想着,等到老子撑过第四重劫雷,老子就一定要弄死你这小儿。

然而让他都没有想到的是,他心中这样的念头才起,他左肩上坐着的这个让人心悸的鬼婴却是突然浑身一抖,直接从左肩绕到他的身后,就像是长在了他的背上。

与此同时,这个鬼婴叫出一句,“你想屁吃呢?”

“.….!”

所有人都懵了。

别说是王离,就是血神子都没有预料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也是骇得浑身一震。

这鬼婴的声音和血神子有几分相像,但是声音却极其尖利,传入所有人的耳廓时,就像是有yīn冷的细针在不断戳刺他们的耳膜。

“你!”

血神子犹豫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他转过头去,“你什么意思。”

这种鬼噬之术极为yīn毒,混乱洲域的血河宗虽然强悍,但当年被逼入混乱洲域时,的确已经缺失不少经藏,而到了混乱洲域之后,血河宗有人使用过这种鬼噬之术形成伴生尸鬼,但的确没有人用过自己的元婴炼成这种鬼婴,而那些尸鬼一般神智不清,只是残忍嗜杀,却从未听说过能够清晰的说话的。

而且这一开口还说出一句这样的话语,岂不是让他震惊万分?

“你想屁吃!”

他方才转头,就又看到鬼婴一个哆嗦,喝出一句,接着鬼婴的声音响起,“他体内有至强的本命诛邪法宝…你想要杀他,真的想屁吃呢?”

“什么!”

血神子固然是不敢相信,但王离也是愣住了。

这鬼婴所说的至强本命诛邪法宝,应该就是他体内的那盏紫sè油灯。

但这盏紫sè油灯平时根本不流淌任何气机,几乎到目前为止,任何元婴修士接近他,都不能感知出他体内有这样的法宝存在,但这鬼婴在此时天劫之中,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语,

这就让他难以置信了。

这鬼婴的感知竟然如此敏锐?

“你这….”王离下意识的便想和这鬼婴交流一下,但一开口却也不知道如何称呼对方,犹豫了一下就直接道:“你居然能够感应到我体内有强大的诛邪法宝?”

血神子身后的这鬼婴虽然看上去光凭外貌和隐而不发的气机就让人心悸,但此时却似乎对王离反而畏惧无比,它听着王离的问话,躲在血神子的身后根本不敢露头,但却也不敢不回话的样子,“是…一盏油灯,似乎可以镇压一切yīn气…”

“那除了这件法宝之外,还能感应到别的么?”王离顿时有些心虚。

“没有。”鬼婴颤声道。

王离微微一愣,旋即又问道:“那你的感知是只针对诛邪法宝,还是可以感应出别人的本命法宝?”

“不只是针对诛邪法宝。”这鬼婴出声:“我感知内气和血气敏锐,应该超出寻常元婴许多。”

“我丢。”

王离顿时觉得这鬼婴若是没有说谎,便是因为自己体内这灰sè道殿的手段太高,应该是让这鬼婴根本无法感应出他气海之中的东西。

“诛邪法宝…可以镇压一切yīn气的油灯?”血神子此时却是忐忑起来,他和这鬼婴有些心神感应,自然可以确定这鬼婴并非是说假话。

这个时候王离却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珠子一转,对着鬼婴道:“你既然感应出我有这种诛邪法宝,那你怕不怕我?”

“怕…”鬼婴顿时缩了缩头,整个身体都几乎没入了血神子的后背。

“那你想不想活?”王离顿时神气起来。

鬼婴却是突然犹豫,好像大脑浑浊了一般,片刻之后,才纠结道:“可我本身就是死的啊…”

王离这下倒是跟不上这鬼婴的思路清奇了,他汗了一下,道:“那你想不想和现在一样,想不想我不用这油灯镇压你?”

鬼婴马上道:“想。”

王离道:“那你听不听我话?”

鬼婴不假思索道:“听!”

王离顿时得意起来,一挥手,道:“那你听我的话,给我揍这个血神子。”

鬼婴愣了愣,血神子也愣了愣。

所有人都愣了。

就连最为熟悉王离的何灵秀都惊了,还有这样的操作?

然而让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啪”的一声爆响,这鬼婴竟然真的伸出一脚,重重踢了血神子的后脑一记。

“我丢!”

这下王离自己都惊了,“真的能这样?”

“我…..”

血神子哪里能够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头颅一沉,只觉得眼前都一片漆黑,他头疼欲裂,只是下意识的想要控制这鬼婴,但这鬼婴此时却偏偏和他对抗,一时间,他背上黑气震荡,两股力量不断冲撞。

王离喜出望外,他看到血神子背后血肉牵扯,就像是两团血肉在自己打架。

“厉害啊!”王离兴奋起来,“给我继续揍他!”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三十二章 绝对的挑拨离间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