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十一章 归根在变

孔雀法王顿时苦了脸,“我决计不会耍赖的,而且弄明白此事我相信对你们也同样重要,难道你们就不困惑我们混乱洲域为何有集结那么多修士?”

王离马上摇头,“不困惑,不着急。”

“啊?”孔雀法王真的是看不透王离了。

“我又不是三圣,我着不着急有什么用。我只是这区区一届山主而已,我就算知道了你们混乱洲域的大隐秘,我又能干嘛?”王离很是鄙夷的看着孔雀法王。

不过他这鄙夷的神sè,却的确是装出来的。

这种事情谁能不好奇?

混乱洲域集结惊人数量的修士马上要进攻修士洲域,这就像是一场海啸马上就要席卷沙滩,沙滩上的他怎么可能不好奇这海啸?

但他这些年在修真坊市里面为了多混几颗灵砂而绞尽脑汁也不是白混的,他当然懂得生意经。做生意要抬高自己的货物价钱,就是要装作对对方的货物不动心。

但凡对面要是觉得你很想得到他的东西,这价格就压不下去了。

孔雀法王看着王离的鄙夷,脸sè却是越来越苦。

王离却是反而催促起他来,“光yīn苦短,你不要浪费时间,你干活干得越快,干得越多,我告诉你的就越多,你要是再磨蹭磨蹭,说不定到时候你们混乱洲域的修士都打进东方边缘四洲了。”

“你确定你不会忘?”孔雀法王倒是丝毫不担心王离所说的混乱洲域修士打进东方边缘四洲,以他的所知,三圣也不会坐视不管,在混乱洲域进攻时,恐怕修士洲域也会直接动用一些恐怖的力量。

不管怎么说,混乱洲域的修士想要在十天半月之内就打到红山洲这里,似乎不太可能。

他现在最为担心的,倒是生怕时间一长,王离的记忆在这种法则的侵蚀下也出现了问题,同时他也担心时间一长,自己真的记忆错乱,将自己想问什么都忘记了。

“要担心我忘记你就别浪费时间啊。”面对他的问题,王离顿时一副蛋疼的样子。

“好!”孔雀法王也是无奈了,“那王山主你要我帮你做什么?”

“活命最为紧要,我们就要将异雷山当成要塞布置,你有哪些可以增强我们异雷山的手段,就尽管用出来,你放心,我们异雷山的这些人绝对给你公正的定价,只要你干的活每值得一颗异源,我就告诉你一部分真相。”王离毫不犹豫的说道。

“提升你这山门的实力?”

孔雀法王微微皱眉,他想到一件事情,忍不住侧转过头去看了一眼那拖曳着餐霞道舰的大批金丹修士,“这么多金丹修士都是为你所用?”

“不错,这些金丹修士都已改邪归正,洗心革面,归入我门下。”王离大义凛然的点头。

对于王离这种改邪归正,洗心革面的说法,孔雀法王却是根本没有在意。

佛宗最擅长的就是蛊惑人心,尤其混乱洲域的佛宗,最能够将各种事情冠以冠冕堂皇的说法。

“都为你所用,那就好办了。”他看着王离道:“我有一种联法法门,可以让他们叠加威能。”

“联法法门?”王离顿时眼睛一亮。

他早就从记载之中见过有些强大的佛宗有独特的联法法门,这种联法的法门可以让一群低阶修士就像是布阵一样引动更高阶的威能。

这种联法法门比起寻常的几个人联手施法的那种联法法门强出不知道多少。

“我这联法法门并非凡法,乃是你们中神洲大梵天宫的无量寿尊灵光宏|法,只要超过十名金丹修士联手施展这种法门,形成的无量佛光壁就能抵挡我这种元婴期巅峰修士的全力一击。”孔雀法王急着知道更多有关方才三道遁光的事情,他飞快的解释。

“就是大梵天宫失落的御魔圣法?”王离还没有来得及表态,颜嫣和杨厌离等人却都是已经倒吸了一口凉气。

大梵天宫也是中神洲的强宗之一,只是往上追溯数千年,那时的大梵天宫更为强大。

大梵天宫在数次动|乱之中失去了数门极为厉害的秘法,这无量寿尊灵光宏|法就是其中之一。

相传若是大梵天宫十万佛修同时施展此法,就有无量佛光彻底笼罩大梵天宫的山门,大梵天宫所在的整座巨山都通体如同金sè琉璃,威能牢不可破。

“你可以将这种法门传给我们?”颜嫣看着孔雀法王,她的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

她是王离身边这拨人里面最为古板的仙门正统修士,她自幼所受的教化让她的潜意识里觉得混乱洲域的修士都是yīn险狡诈之徒,她现在都怀疑孔雀法王是不是包藏着什么祸心。

“这有什么。”孔雀法王奇怪的看着颜嫣。

混乱洲域传经授道其实并不像修士洲域一样有那么多严格的门户规矩。混乱洲域缺的从来不是法门,而是修行资源。而且大多数在混乱洲域求存的修士宗门其实都可以算得上是在修士洲域争权失利的破落户,很多宗门跑到修士洲域时就剩下没几个人,就像是一个散修门户。

混乱洲域交易起法门起来宽松得很,很多宗门都舍得拿法门出来交换修行资源。

而修士洲域就完全相反,修士洲域的很多宗门不缺修行资源,所以他们都将法门和有没有足够数量的仙苗当成立宗之本。

颜嫣看着孔雀法王,她心中倒是有些纠结,她觉得这孔雀法王会不会是故意传这样的法门给他们,到时候若是大量的混乱洲域修士来袭,异雷山动用这样的法门,被大梵天宫知道,大梵天宫说不定会来讨要他们失落的法门,这如此一来,有可能就引起祸事。

“王山主,到底要不要吧?”孔雀法王心急,他便忍不住看着王离出声。

“要啊,怎么不要。”王离眼珠子一转,道:“不过得先验明这法门的真伪和威能。”

“无需那么麻烦。我施展这醍醐智珠法门,你直接便知。”孔雀法王目光连连闪动,他身上的佛衣华光闪动,他头顶上方灵气不断涌动,却是直接形成一株三尺来长的宝树,接着结出了一颗翠绿sè的鸽蛋大小的果实。

这宝树只不过是灵气形成的灵体,但这颗结出的果实看上去倒和真正的灵果相似。

孔雀法王伸手一点,直接将这颗果实点到王离的身前。

奇妙的是,王离刚刚想真元裹住这颗果实看看什么门道,这颗果实却是如梦如幻般瞬间消失,在下一刹那,这颗果实却是清晰的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接着噗的一声,就像是一颗熟透了的浆果坠地般爆开,一股汹涌的意识就直接融入他的识海。

十分暴戾,但却十分直观,十分清晰。

他的脑海之中瞬间就出现了一篇法门,正是这孔雀法王所说的无量寿尊灵光妙法。

这法门除了完整的经注之外,甚至和他从灰衣修士身上得到的法门一样,蕴含着这孔雀法王对于这门法门的领悟和使用经验。

“这法门的确可以啊!”

他回过神来的瞬间顿时就有点眼冒金光。

这是一门纯粹的真言法门,同样也是一门强大的防御法门。

施展此法的修士用真元激发真言,音波震荡虚空,形成的这种佛光便能够近乎完美的相融。

十名金丹修士联手形成的这种无量佛光便能够抵挡寻常元婴九层的修士一击,这种联法的威能,在他看来是完全越阶了的。

再往上,五十名金丹修士联手组成的无量佛光就能抵挡化神期一重修为的大能全力施法的威能。

这对于王离而言,就真的是意外之喜。

就如筑基期的修士在元婴期修士面前就如同蝼蚁一样,金丹期的修士和化神期的修士相比也就是蝼蚁,现在若是来两个化神期修士进攻异雷山,他自己能不能想办法抵挡一下不好说,但其余人绝对被杀得尸横遍野。

若是颜嫣等人在这种高阶修士面前也足以自保,那他就真的少了后顾之忧,就能够利用天劫等特殊手段来试着对付这种大能了。

更何况这法门组成的无量佛光笼罩范围甚广。

这五十名金丹修士联手施展这种法门,绝对将这座道观周

围数里都包裹了进去。

而且对于他而言,防御法门比杀伐法门好多了,否则万一这些联法的修士有异心,突然反水对付他了怎么办。

“呵呵道友,你看这种级别的法门价值几颗异源?”他故意没有问颜嫣,而是问了何灵秀。

颜嫣太过公道了,他觉得何灵秀在这种时候就会比较机灵。

“应该可以价值两颗异源。”何灵秀当然明白坐地杀价的道理,她心领神会的说了这一句话,但说完即便是她都忍不住脸上微微一红。

这杀价实在是有些杀得狠。

这种级别的法门若是放到中神洲去,绝对很多至高宗门抢着要,可能十颗异源都有人愿意拿来交换。

“可以。”

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孔雀法王竟然丝毫没有质疑,只是眼神急切的看着王离,希望王离再赶紧说一些隐秘出来。

事实上这种法门虽然在混乱洲域而言并不如在修士洲域交易价值高,但关键在于孔雀法王这种修士平时也根本不会去了解这种法门的交易价格,而且一开始王离就和他说有个十七八颗异源就可以为他解惑,那在他算来,光是这法门就至少要让王离说出十之一二的隐秘。

“这么干脆的?”

王离对着何灵秀使了个颜sè,他顿时觉得来了一头小肥羊。接下来的定价,肯定还可以继续杀上一杀。

“那你现在可记好了,方才那三道遁光是捉虫山的三名修士,捉虫山是一个隐宗,山门据说在独特的小千世界之中,具体方位在何处就不知晓,捉虫山这些修士自诩自己的使命是修补天道。”

孔雀法王瞬间深深皱起了眉头,“修补天道?”

“不错。”王离道:“他们来时,身上都有独特的法宝,说是可以感应游离在天道法则之外的气息,他们怀疑我是利用天道法则漏洞的异数。他们的法门也极其的奇怪,似乎和自身精神信念有关,和自身的真元修为都关系不大,他们竟以沟通天道的方式,施展天启法门,借用天道法则的威能,其中一名女修施展的防御法门,竟是能够轻易消弭强大的威能,我们这异雷山的诸多强大杀伐手段激发的威能打上去都直接消散,连威能冲击都没有。而另外一名修士的法门更为诡异,他竟然能够通过自残的手段,让我也遭受同样的创伤,而他的伤势会马上复原,连喷涌出的鲜血和血肉碎屑都会马上重组,返回体内。”

“还有这样的法门?”孔雀法王不可置信的看着王离。他也有一些通过对方的心境和气血波动来辨别言语真伪的法门,但是他默默施展,却是没有发现异常。

他的暗中施法也让王离轻易的感知到了。

王离呵呵一笑,道:“你也不用怀疑,等到时候我原原本本都和你说了,你全部知晓了过程,到时候你是真是假就可以自己判断了。”

孔雀法王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点了点头。

他等待着王离的继续述说。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王离却是不再说了。

“这就完了?”他有些反应了过来,不可置信,“我这一门法门,就只能知道这么多?”

“这信息量难道还不大啊?”

王离翻了翻白眼,道:“不过我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既然你觉得还不够,那我再告诉你一点。这捉虫山的三人和我说,天道法则就是我们这方世界众生的意志显化,这三人还和我说,我们修士见识浅薄,根本不知众生和天道之间的关系,其中一人和我说在过往无数年里,曾经出现几名接触天道法则本质的存在,世上的修行者称为大帝,其中有一名大帝用无数比最细的沙砾还细小的蚂蚁凝成了一座蚁殿,用于提醒世人自身和天道的关系,人在这世界之中渺小如蝼蚁,然而真正的蚂蚁爬行在那座蚁殿的地面和墙壁上时,任何一只真正的蚂蚁却都不知道那座蚁殿是由无数细小的蚂蚁组成。”

孔雀法王悚然动容。

他的领悟力原本就是能忍寺第一,王离只是说了这些话语,他的心境就已经掀起了轩然大波。

噗!

他的身下佛光显化,直接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莲台。

他直接跌坐在这个莲台上,一副发呆的模样。

“怎么?”

这副样子倒是让王离一愣。

“我先静静。”孔雀法王用手抚额,手中和额头上都不断出现奇异的符纹。

这番话语在他看来,触及一些这方世界的本质,他生怕忘却,直接用秘法篆刻识海之中。

如此一来,即便他忘记了那三道遁光的事情,这每一句对话,他都可以牢牢记得。

“既是众生意志显化,那天道会不会拥有独特的思想,它算不算众生之上的一个独特生灵,它会不会有自己自主的意识?”也就数个呼吸的时间,孔雀法王就已经目光不断闪烁,他无比凝重的看着王离,问道:“若是这方世界的众生意志显化,那天道法则原本便是要维系这方世界,护佑众生,它的意志法则,原本就是为众生服务,但若是它拥有自主意识,它又能轻易看穿众生,它会不会觉得众生低等,会不会有可能懒得服务众生?”

“我丢!”

王离真的惊了。

其实来自混乱洲域那三路的修士是早就听说过孔雀法王的大名,早知孔雀法王厉害,但他到此时才觉得这孔雀法王是真的厉害。

因为这种质疑也是他和萧寿谈话到最后的质疑。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孔雀法王的看法和疑虑和他不谋而合。

但关键他是亲身经历了整个过程,才在最后有那样的疑虑,但这孔雀法王只是听他说了寥寥几句,就像是听了个开头,就直接跳过了过程,到了他和萧寿对话的结尾。

这人的悟性和思维,也实在是太可怕了。

“你该不会也是个游离于天道之外的异数?”他忍不住震惊的嘀咕了这一句。

“你也是这么想的?”

孔雀法王也是用一种重新审视王离的目光看着王离,他也难掩震惊,“我佛宗原本就有各种精神崇拜的香火法门,精神力量虽然虚无缥缈,但有诸多法门印证,精神念力是可以形成具象显化,若是这世间无数信徒崇拜一人,将他当成神祇,那许多时日下来,这种精神崇拜产生的念力,真的能够让那人拥有可怖的力量,真的能够成为神一般。所以捉虫山所说这众生意志形成了天道,这种说法并不是没有可能。”

“说的太对了!”

王离目瞪口呆,“永生古宗的信仰古经,也叫大崇拜术,不就是这样的法门?”

孔雀法王顿时就像是看到了知音,他连连点头,“不错,你竟然也知道这信仰古经,这的确是这种香火法门之中最有代表性的法门之一。”

王离忍不住在心中嘀咕,“我何止是知道,我还会呢。”

“所以如果默认捉虫山的这种说法正确,那天道意志若是来自众生意志,哪怕最初只是建立在众生希望有无数不能的天道可以庇护他们,只是这种单纯的要受保护的意识才产生了天道,但我们修真界存在了多久了?这方天地存在了多久了?哪怕是一些没有什么灵智的生灵,无数年过去之后,它们也依旧会有进化,很多也会变成拥有灵智的生灵。”孔雀法王看着王离,认真说道:“天道法则的起点绝对不低,它只要想要学习,它进步的速度会比任何的生灵都要快,我们修真界有史以来,觉得学习和吞噬最为厉害的,就是天魔,但所有记载之中的天魔,也是要接触才能吞噬,它不可能吞噬自己感知之外的东西,但天道法则不一样,它天生和万物众生沟通,它想要学习,便能轻易的获得万物众生的认知。万物众生的所知,一切法门,就是它的认知,它的法门,它是至高,它是法则,它无所不能。”

王离也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他身上的气机此时似乎受了孔雀法王的气机的感染和震荡,他的身下,竟然也自然显化出一个青sè的莲台。

这青sè的莲台散发着难言的道韵,带起的灵气波动,甚至让道观内外所有修士的耳目清明,让人的思维都似乎变得更加活泛。

王离倒是没有想到自己的气韵会有这样自然的变化,但此时孔雀法王看着他,却越发感觉自己遇到了知音,接着说道:“其实任何修士都心知肚明,我们虽是凡夫俗子的肉身修道,但一旦成为修行者,脱离了凡夫俗子的范畴,那我们修士便也从来不将凡夫俗子看成和我们同等的生灵,我们的潜意识里,自然觉得凡夫俗子低等,若是那些凡夫俗子做出了什么事情触怒了某个大能,那个大能随手灭掉一个凡夫俗子的国度也是极有可能,甚至也有不少大能太过无聊,平时就喜欢挑起凡夫俗子国度的纷争,看着凡夫俗子国度征战不息,血流成河,他也不会怜惜那些凡夫俗子的性命,看着这种征战,也就像是在看人下棋一般。”

王离的面sè凝重起来,他缓缓的点了点头,道:“所以我也觉得天道不会不变,若是天道在运转之中,必然出现漏洞甚至出现崩坏,那它自然会有所变化。”

“不错!”孔雀法王击掌欢呼,他真的是由心的欢喜。

这种探讨天道本质,在他而言原本也是极为玄奥和极为困难的事情,但他现在直觉王离的思绪竟然和他相近,这探讨起来,便是真正的遇到知音。

“你说的不错,变是根本。”他欢喜的看着王离,“既然会变,那就会进,那我和你所猜测的就极有可能,这天道意志,便有可能真正独立成为至高的生灵。”

“或许从很多年前,或者从天道法则诞生之时开始,它就绝对不是单纯的意识,它就已经很复杂了。”王离看着孔雀法王,认真说道,“因为捉虫山的三名修士和我对话之时,我问过他们那不死邪尸到底是何物,他们回答说,那不死邪尸应该也是天道法则准备的武器之一,它的存在,就是在某种条件触发时,用来改变或是修补天道法则。既然天道法则早就能够做出这样的布置,又怎么可能是单纯的保护众生的意识?”

“竟然有如此见地,真的是让我都茅塞顿开!”孔雀法王惊喜的瞪大了眼睛,他连连赞叹,“我佛宗修士,追求的最高境界就是成佛,但任何经书上对这成佛的描述却无法清晰直观,佛,弗是人便成佛,那便意味着成佛便是彻底脱离众生,成为彻底凌驾众生之上的最高智慧。按此印证,那天道意志即便真是来源于众生意识,那它在变化之后,也应该是这世间独一的最高智慧之物!它可说是生灵,也可说是神,可说是真正的佛。”

道观内外所有人都彻底听傻了。

任何一名准道子级人物放在某个洲域之中都算得上是万中无一的天才,但这样的论道还是让他们惊心动魄,有无法想象之感。

然而让他们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在他们彻底听得入迷,彻底振聋发聩的这当儿,王离却是认真的说道,“好了,差不多了。”

“什么差不多了?”孔雀法王才兴起,他还根本没有谈论到这记忆篡改之类的话题,陡然听到王离这么一说,他顿时一愣。

“一门法门都说了这么多了,还不够本啊,这都远远超出了啊,你赚便宜也不是这么赚法的啊。”王离看着孔雀法王,一副看着奸商的痛心疾首模样。

“…..!”

别说是孔雀法王,就连道观内外的这些人都差点直接一头栽倒在地。

这画风也转变太快了。

这么严肃的探讨天道本质,竟然一转头就又惦记上好处了。

“罢了罢了。”

孔雀法王也是欣喜瞬间化成了苦笑,他致歉道:“我也是一时话逢知音,倒不是有意占王山主便宜,我之前在同辈和师长之间对话,从未有今日之畅快透彻,王山主和我有缘,只要能够解惑,我看我在这白头山地界多留些时日,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是可以的。”

“可以打长工了?”王离顿时眼睛亮了。这可是一名元婴九层的修士啊,方才那交出的一个法门就瞬间提升了异雷山的短板。

“现在不叫白头山,叫异雷山。”这个时候,万夜河却是出声提醒孔雀法王,“现在这道观,就叫做渡劫道场。”

“有气势!”孔雀法王马上竖起大拇指。

他倒也不是纯粹的傻白甜。

他说这番话语,此时也已经在心中仔细计较过。

很显然,王离的福缘大得吓死人。

而且所有人的记忆都会错乱,但王离的记忆不受影响,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王离绝对绝对的非同小可,更何况捉虫山这种修士到来,这首先就说明在捉虫山的修士看来,王离都像是游离在天道法则之外的异数。

他直觉留在这里,除了弄清楚那些隐秘之外,或许还能沾染惊人的福缘。

“那不管怎么说,先干完足够多的活,将捉虫山的这桩事情彻底说完再说。”王离原本就想先从这孔雀法王身上赶紧多压榨出好处,但就在此时,道观之中的法阵却又发出了警鸣声。

又有身份不明的修士进入了异雷山地界。

“刘度厄?”

也就在此时,刘度厄随身带着的那幻音螺突然震荡发声。

“堂兄!”

刘度厄此时就在何灵秀和颜嫣身后不远处,他听到堂兄主动联系自己,顿时喜出望外。

“你是在白头山地界之中?”

幻音螺中接着响起声音,“我已经进入白头山地界,你单独出来相迎,否则我不会贸然进来你所说的道观。”

刘度厄听到他这样的说法,顿时一愣,他求助般看向王离,想要听取王离的命令。

“这人也是来自混乱洲域的修士,他是生怕有诈?”王离还未出声,孔雀法王却是不屑的一笑,问道。

“这人是来和我们做生意的,是你们混乱洲域和东方边缘秘市生意做得最厉害的四个人之中的一个。”王离解释了一句,他就像让刘度厄去接这“暗鱼”进来。

他也能体会对方的顾忌,毕竟对方也肯定要担心其中有没有诈,是否只是利用刘度厄引他过来。

“哪有那么麻烦。”

孔雀法王却是晒然一笑,他瞬间大放佛光,一尊巨大的佛尊虚影又在空中矗立起来,与此同时瑞彩千条在空中铺开,形成一条条巨大的孔雀翎毛。“我是能忍寺孔雀法王,我都在此,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异雷山外,一名肤sè黝黑的修士正控着一件法宝。

他就是刘度厄的堂兄刘暗鱼。

此时进入异雷山的那一道黑sè身影,倒也不是他的真身,而是他手中一个黑sè泥偶激发的威能。

他虽然来时已经听到了餐霞道舰的确在此坠落的消息,但他能够在东方边缘四洲做这样的生意,自然是因为他足够谨慎。

他还是生怕有人利用刘度厄钓鱼。

然而此时看到异雷山地界之中瞬间升腾起的那尊佛相,再听到孔雀法王|震荡虚空的声音,他顿时也是傻掉了。

能忍寺红殿的大能?

这可是大名鼎鼎的半步化神。

孔雀法王,恐怕也是能忍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冲击化神期的修士。

这样的人物,怎么会在此处?

“你不要这么高调。”

王离对孔雀法王这样的做派也是很无语,“我们好歹道统不同,我们可是仙门正统修士,你可是混乱洲域重要宗门的修士,你这么嚣张行事,要是弄得东方边缘四洲很多人都知道你在这里,那到时候三圣责罚我怎么办?”

“说的也是。”

孔雀法王诚心致歉,但他也是活络,伸手点了点不远处的马红俊等人,道:“不过万一追究起来,他们怎么在异雷山的,就说我也是这么到异雷山的。就说我改邪归正,归入异雷山门下也没什么。追究天道面前,这种借口不算什么。”

“也是个滑头。”王离和马红俊等人顿时都在心中评价。

(今天是这一个大章,至于巴山…我立个大道毒誓,明天必定要写出一个小章,不然倒立那个啥。不然真的写不出来。最后问一个问题,各位道友觉得我们地球存在天道法则么?)

看网友对 第六百十一章 归根在变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