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 穿越

萧寿犹豫了一下。

他的犹豫便瞬间让王离皱起了眉头。

天空之中的银霄劫雷还在不断的坠落。

银sè的劫雷不断的流淌在王离的身上,真的像是有很多银sè的战铠化成的碎屑在他的身上崩落。

银sè的劫雷遮掩了王离的脸sè,但所有人都觉得王离和平时有很大的不同。

王离的脸sè很冷。

不是刻意的伪装,而是真的冷。

之前哪怕他觉得这捉虫山的三人组十分诡异,很危险,甚至这些人的所作所为或许会让他有陨落的危险,但此时他逢凶化吉,倒是没有觉得他和这三人因此结仇。

立场虽然不同,但他也并不觉得捉虫山这批人修补天道是什么坏事。

然而若是吕神靓的金丹受损导致神智受损都是因为这些人导致,那他真的不能就此算了。

因为只有身在孤峰的他和吕神靓,才知道这些年来他们受了多少苦,才明白这些年来他们多少次经历险境。

他之前说的什么胸口碎大石之类虽是玩笑话,但若是真的表演胸口碎大石,刺自己两剑就能赚取灵砂,就能够改变当时他们的困境的话,他真的不觉得那是什么辛苦的事情。

毕竟胸口碎大石和刺自己两剑还受自己掌控,至少不会直接玩脱了死了。

他和吕神靓经历的很多时候,当然比起这种东西要艰难得多。

他此时心中不断响起的声音是,自己过往所受的那些苦也就算了,但他师姐所受的那些苦,他得和人好好算算。

萧寿内心很纠结。

既然天道法则裁定王离并非是那种游离天道之外的异数,那按理而言,他们捉虫山就不应该再和王离为敌,但他觉得说出实情,对方恐怕会因此而暴怒。

但这种纠结他也只是维持了一两个呼吸的时间。

因为即便是记恨和为敌,也只是持续很短的时间,他们只要离开此处,这些人就会很快忘记这里发生的事情,这里所有人,包括王离都不会记得他们来过这里,在这里进行过一次天道裁决。

所以他对萧福和萧禄点了点头,让他们两个人做好迎接王离暴怒的准备。

然后他看着王离,说道:“等到这天道裁决彻底结束时,我会如实告诉你答案。”

“好!”王离冷笑起来,他觉得就算不是眼前这三人做的,恐怕也差不了多少了,这纠结于他和吕神靓的一桩疑案,也终于到了要水落石出的时候。

“这….?”

也就在此时,这捉虫山三人组的目光凝固了,他们的面容都瞬间僵硬起来。

他们看到了一艘庞然大物的出现。

先前隔得比较远,有山峦的阻隔,他们还并未发现许多金丹修士在拖曳餐霞道舰,但现在随着餐霞道舰翻越数道山峦,这艘庞然大物却在此时直接撞入了他们的视线。

“这是一艘山门巨舰?”

“这么多金丹修士?”

他们三人之前虽然遭遇了陆鹤轩,但陆鹤轩也并未提及餐霞道舰在此坠落,所以直到此时,他们才额头上沁出冷汗,他们才想起陆鹤轩的

那些陈述。

难道这艘餐霞道舰也是此人凭借天劫击落的?

这天劫都将餐霞道舰笼盖在内,都牵扯了这样一船修士的因果,都将这样一艘山门巨舰击落了,那王离置身这样的天劫之中,竟然安然无恙?

以他这样的修为,这道观虽然是盗火氏的圣尊道场…但眼下一名化神期以上的修士都没有,竟然直接击溃了餐霞古宗的山门巨舰,这还算正常?

天道裁决之下,此人难道还不算游离在天道法则之外的异数?

难道他真的是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三个人的脸sè落入了道观之中那些准道子级人物和改邪路修士的眼中。

陶伤墨和杨厌离等人毕竟出身于仙道正统,毕竟比较矜持,而且也不想招惹这种隐宗的修士,但改邪路的这批修士却是没有这方面的考虑,他们顿时肆无忌惮的狂笑了起来,“你们也不想想,山主修了多少年就已经成就圣子,山主当然是天选之子,天才之中的天才,将来必定踏上帝路。”

萧寿和萧禄深吸了一口气,心境渐渐平静,他们倒是并没有在意这些改邪路修士的嘲笑,但萧福的眼睛却是微微眯起,闪烁寒光。

捉虫山不陷入寻常的宗门争斗,但不意味着他们不会杀异数之外的修士。

抛开独特的天启法门,捉虫山的积累,那些强大的古宝,也足以让他们跨越修为的界限。

颜嫣摆了摆手,示意改邪路的人都不要故意挑衅。

在王离得到想要的答案之前,她不想任何人节外生枝。

捉虫山这三人不语,王离和异雷山的所有人也都不语,唯有雷声轰鸣,灵雨不断坠落。

周玉希看着王离的背影,她此时的眼睛里只有王离。

不知为何,她知道王离此时为何会前所未有的冷峻,她心中莫名的有些嫉妒,有些酸楚。

甚至魏黛眉出现在她身侧,距离她只有数尺之遥时,她才醒觉魏黛眉到了自己身旁。

看着魏黛眉,不知道为什么,周玉希更是委屈得想哭。

“像他这样的人,无论任何时候遇到都是运气,都不晚,你说呢?”魏黛眉的声音,却在她的耳廓之中响起。

……

第一重劫雷是银霄劫雷,第二重劫雷还是银霄劫雷,第三重劫雷依旧是银霄劫雷。

每一重劫雷,的确都是一盏茶的时间。

王离再次确定了自己的确操控了天道裁决之下的劫雷。

他之前对这天道裁决术毫无了解,所以他只是潜意识里要最简单最安全的银霄劫雷,但他自然也不敢胆大到再去规定时间。

这三重劫雷同时伴随灵雨,却的确和他无关,是他根本没有想到的事情。

这种感觉,就像是小孩子在大人面前公然作弊,但大人却不责罚,反而掏出一把糖果奖赏。

他也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的事情就先不去想。

这是他在孤峰形成的习惯。

他看着天空的劫云收尾,目光再次落在了萧寿的身上,“现在应该是天道裁决结束了,你答应过我的,告诉我实情,我需要听到的是实情,

所以你不要再说假话。”

萧寿点了点头,“我没有必要说假话。”

王离道:“那你说吧。”

“你师姐是异类,是经过天道裁决之后确定的异类。”萧寿很直接的说道。

王离的呼吸一顿,道:“那意思就是你们捉虫山对她进行了天道裁决?”

萧寿知道王离此时的情绪,他也不否认,只是道:“不过不是我们,是我们大师兄萧无。事实上在上次混乱之潮结束之后不久,我大师兄就在你们玄天宗发现了十分异常的气机波动,那种被我们的法宝清晰探知到的气机波动,往往就意味着有人在窃取天道,或是在利用天道的漏洞。但我大师兄去了玄天宗之后,却花了很久的时间才确定,你师姐不属于盗火氏这样的修士,也并不属于天赋特殊而能够察觉出天道法则漏洞的那部分人。”

王离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但他强忍住没有打断萧寿的说话。

“她属于很罕见的那种类型。”

萧寿看着他,说道:“在我大师兄的判断之中,她也并非属于天道创造的异变,也并非属于天道法则异变的毒瘤,最有可能的是属于另外一种天道法则。”

“什么意思?”王离寒声道:“能不能换种让我们能够轻易听懂的简单说法?”

“一方世界就有一种天道法则,但她并不属于天魔那种横渡虚空而来的法则。”萧寿并未生气,只是平静说道:“她或许原本应该存在于过去或是未来。”

“什么过去或是未来?”王离实在是怒了,“这是听得懂的说法么?”

“已经湮灭的世界,或是我们这方世界湮灭之后,才产生的世界。”萧寿看了一眼王离,说道:“天地是同样的天地,元气是同样的元气,我们的世界,就是这方天地之中生长出来的果实,果实有生有灭,或许终有溃烂的一天,但在我们这颗果实消失之前,或者我们消失之后,还是会有果实存在。”

“万物生长,万物意志形成至高的天道法则,但万物若是毁灭,天道法则不复存在,这一方世界自然消失。”萧寿并未改变说话的方式,因为他觉得也只有这样,王离可能才听得懂,“这方天地和其它天地之间存在的时间和空间的法则,却也有可能让天地法则产生折叠和投影。”

王离的脑海之中突然想到他师姐曾经说过的两个字,他瞬间就冷笑起来,“说的这么麻烦,那最简单点不就是穿越?”

“穿越?”萧寿和萧福、萧禄都是一愣。

萧寿的眉头旋即皱起,他认真的想了想,道:“似乎形容得很贴切,不管是何种意志和元气法则,穿越了时空的界限进入了我们的这个时代。因为错乱,因为同样是掌控我们这方世界的元气法则,但又不属于天道法则的管辖范围,所以你的师姐…这种极为罕见的异类,比我们之前接触过的绝大多数异类都要强大,她甚至可以无视法则和创造法则。所以对于我们这个世界而言,对于天道法则而言,她比天道法则之中自然化生的毒瘤还要可怕。”

(明天可能是两更,因为很多人希望我更新一章巴山剑场…)

看网友对 第六百零八章 穿越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