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绝对不对

异雷山现在的立体预警其实还算可以,再加上这三人也并未刻意的掩饰自己的遁光,所以他们才刚刚进入白头山地界不久,道观之中的陶伤墨等人就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存在。

陶伤墨之前在一众准道子级人物之中很像是打酱油的,根本不算出挑,也就是用用法阵给别的准道子级人帮帮忙,如此一来,他在这些准道子级人物之中,永远也都是配角之中的配角。

但他现在在这异雷山之中却找到了存在感和发现了自我价值,他真的可以不断的大展拳脚。

之前幽浮神女的一击,给了他一些布置这种复合法阵的经验,现在他已经和冯巧儿等人开始探讨能不能略微扩大燃灵法阵,来个一拖二。

所谓的一拖二,就是将餐霞道舰上的那尊主杀伐法宝也设法拆卸过来,安置在这里。

之前幽浮神女那一击发动,已经让他们充分领略到这座道观的神妙,这圣尊道观绝对没有任何吹嘘的成分,原本幽浮神女这种级别的山门巨舰主杀伐法宝,哪怕是在幽浮巨舰上面激发,幽浮巨舰的法阵再怎么遮掩气息,也绝对不可能彻底隐匿它激发前的那种可怖的灵气波动。

简单而言,若是山门巨舰和山门巨舰之间的战斗,一艘山门巨舰的主杀伐法宝要是激发,是绝对逃不过另外一艘和它为敌的山门巨舰的探测和感知的。

那导致的后果,便是另外那艘山门巨舰肯定也疯狂的燃灵,疯狂的激发防御力量的同时,也会激发主杀伐法宝反击。

但这座道殿拥有的独特场域竟是完美的隐匿了这幽浮神女激发时的一切灵气波动。

他们在道观之中可以感受到如海域倾覆般的恐怖灵气潮汐,但是这种灵气波动,却全部局限在这道观之中,在道观之外根本感觉不到。

这样的独特场域的用处是异常惊人的。

若是再有山门巨舰敢来异雷山挑衅,那这艘山门巨舰极有可能在丝毫没有感觉到这座道观之中有山门巨舰级主杀伐法宝启动的情况下,就骤然要面对这样的“一炮”。

这种时间上的落差,完全可能导致这艘敌对的山门巨舰无法完全开启防御力量,很有可能就被一击重创。

那如果是幽浮神女和餐霞道舰的主杀伐法宝的连续轰击,极有可能打得这艘山门巨舰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就坠舰了。

所以现在按照陶伤墨的设想,是这个道观之中的配套法阵最好能够做到可以一拖二,可以使得幽浮神女和餐霞道舰的主杀伐法宝同时激发,但也可以做到两者之间有微妙的时间间隔。

具体是打一炮,还是同时打两炮,还是两炮先后打,都可以控制才妙。

修真界只崇拜真正的力量。

陶伤墨为主配套的幽浮神女一击如此的威能,也让他在这异雷山收获了诸多的尊敬,拥有了不俗的威信。

他现在俨然就是异雷山的总法阵师。

原先庆云路,现在改邪路的修士在异雷山呆的时间长,很多修士也已经承担了重要岗位。

这三名修士进入白头山地界之后不久,一名专门负责监控白头山地界边缘的改邪路修士就

顿时发现了异常,迅速回报给陶伤墨和杨厌离等人。

这一个回报瞬间就又让陶伤墨发现了预警手段的不足。

发现是发现了,但没有办法第一时间精准的断定这些修士的修为。

所以陶伤墨在脑海之中瞬间就又生成了一个念头,这白头山边缘的各种预警手段之中,恐怕还要增添一种可以测出进入的修士的修为的手段。

这肯定相当重要。

现在异雷山从上到下对王离的实力有着近乎盲目的崇拜,在绝大多数人看来,似乎元婴期和金丹期的修士对异雷山造成不了任何的威胁,甚至因为王离不惧天劫,可以利用准备好的修士来渡劫引动天劫这样的手段,似乎元婴期和金丹期修士的数量多少都没事。

来上几十个元婴和几百个金丹似乎也拿王离没有办法。

但事实上陶伤墨这一批准道子级的人物却很清醒,却没有那么盲目。

很简单,如果来上几十个元婴,只要不扎堆聚集在一起,足够分散,哪怕天劫都恐怕没辙。

所以异雷山目前的确也不可能做到无视数量而达到金丹、元婴期无敌的地步。

后面混乱洲域的大军要是杀来,数量可怖,异雷山目前的手段当然不算无敌。

那除了元婴和金丹,若是来了化神期的大拿又当如何?

有事先防备还好,没有事先防备的话,那到了面前才发现是化神期的大拿,那恐怕就彻底完蛋了。

但就事论事,在这样短的时间里,陶伤墨和杨厌离这些人打造异雷山已经进度飞快了。

在确定这三名修士的方位的刹那,道观之中的一处投影法阵便已激发。

唰!

三名修士的前方不远处,就已经出现了杨厌离的身影。

这三名修士遁光一停,他们倒是瞬间就看出了拦住去路的就是一尊法术投影,连分身都不算,在杨厌离出声之前,这三名修士却是已经互相看了一眼,旁若无人的互相嘀咕,“这沿途听来,这白头山不是三圣刚刚封赏给这玄天宗王离不久,怎么已经有了如此多的布置?”

如此旁若无人的姿态,也让道观中的所有人瞬间觉得有些诡异,杨厌离的声音响起:“三位道友是何宗的修士,进入我异雷山地界,是有什么用意?”

“异雷山?”

络腮胡修士微微一怔,不解道:“不是白头山地界么?”

“之前是叫白头山,但我们现在已改名异雷山。”

“嗨!还不是一样,有了两次异雷,就叫异雷山了?我倒以为还走错了地方。”络腮胡子哑然失笑,他直接道:“也没有什么用意,就是听说王离在此处,想要见他一下。我们乃是捉虫山的修士。”

“捉虫山的修士,是哪个洲域的,我怎么没有听过?”杨厌离皱眉。

“听没听过的不打紧,关键是让我们见一见王离就是了。”络腮胡子修士似乎觉得和这样一尊法术投影说话也没有什么意思,说了这两句之后,就不耐烦般摆了摆手,又驾起遁光,直接朝着道观的方位飞来。

“的确听没听过也不打紧,但不管是何宗的修士,

私闯山门,也要报清来意再说,否则不觉得无礼么?”杨厌离的身影不断在这三人的前方出现,她面笼冰寒,看这三人已经很不顺眼。

“无不无礼见了王离再说,不然都是废话。”络腮胡子修士微微一笑,他们只是闷头赶路。

“停下来!否则别怪我们无礼了。”道观之中一群人都是哗然,这三人给他们的感觉,已经不是访客,而是来找麻烦的了。

“王离在不在此?”那名女修却是也直接无视了杨厌离的警告,直接反问了一句。

如此情形,陶伤墨等人自然无法无视了。

嗤!

白头山的天空之中,骤然出现成百上千道剑气,这些剑气纷纷朝着这三名修士涌去。

“又有人过来找麻烦?”

这法阵一动,餐霞道舰这一边的所有人顿时也都反应了过来。

“你们继续拖曳这餐霞道舰,我过去看看再说!”

因为在相对的另外一端,所以王离瞬间就将九天踏星诀演化到了极致,朝着道观掠去。

女修的手中出现了一根一尺来长的银sè短棍,这银sè短棍就像是自应型法宝一般,瞬间在三人身外形成一团银sè的光幕,冲击到银sè光幕上的剑气直接就溃散。

“这?”

道观中人都感到了一种诡异的气氛。

没有任何的威能撞击的余韵,这三名修士身外的这个银sè光幕的威能十分古怪,这些剑气冲击上去,就像是直接溃散,元气法则直接消散。

这三名修士的遁速丝毫不缓。

“王离过来了。”

陶伤墨等人此时也看到王离不断横渡虚空而来,他们看王离的遁速和那三人的遁速相差无几,估计王离到来之前,那三人也接近道观,他们互望了一眼,都觉得不如直接等王离过来再说。

这三名修士和王离距离道观各有数十里时,突然之间,这三名修士之中还有那名不喜欢说话的男修衣袖之中亮光大作。

这名男修眉头大皱,伸手一动,却是取出了一个黄sè的晶球。

这个黄sè的晶球有婴儿拳头般大小,滚圆,此时内里的黄sè灵光不断闪烁,而且亮度不断提高。

“现在有些不对了。”

这名男修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修和络腮胡男修,道:“此人的金丹绝对不对。”

听到他冷峻的出声,络腮胡子男修却是哑然失笑,道:“不用你说我们也看的出不对啊,这他妈什么金丹啊,一个金丹抵别人一千个金丹都不止吧?要是正常,这人还敢纠缠天劫,还敢处在别人的天劫之中?”

“之前大师兄不是看过此人,只发现吕神靓有异,此人没有异常么?”女修饶有兴致的看着王离的遁光,说道。

“可能那时候并未突变?或是别的什么原因,不过谁知道呢。”络腮胡子修士摸了把胡子笑了笑,“要直接杀还是先看看?”

“先看看,毕竟要看看他和吕神靓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是否因为吕神靓而引起。”女修说道。

(明天周天,只有晚上一更,后天周一三更,周二也是三更)

看网友对 第六百零一章 绝对不对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