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 不明不白

“不只如此。”

一名由奇异的黑藤组成的分身寒声说道:“这记忆错乱和偏差甚至涵盖生死,有些在某些修士记忆之中已经死去的修士却又出现了,但在绝大多数有关修士的记忆之中,这人却从未死去。”

“有些原本觉得自己记忆很清晰的修士在遭遇众多的质疑和怀疑之后,甚至也开始觉得是不是自己的记忆出现了错误,有些人的记忆甚至被同化。”那名先前发过声的,浑身散发着金光的道尊分身接着说道:“若非在我们绝大多数人的认知之中,现在我们集结的修士数量远超寻常…可能很多人潜移默化,记忆都会被篡改。”

“若是找不出原因,或许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如此下去,时间一长,可能绝大多数人的认知都会出现偏差,可能会觉得我们混乱洲域的修士原本集结起来就有这么多人,就应该有如此之数。”一名生长着三个头颅的道尊分身寒声说道,“现在我们还清晰的知道,修真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此诡异的事情,但谁又能知道时间一长,我们这些人的认知会不会出现问题?”

一时之间,这片绝境之中陷入死寂,唯有这些大能的分身身上的元气击碎身外盐晶的声音。

“会不会是灵毒?或是三圣的特殊手段,直接影响了我们的精神和感知?”一名大能的分身疑虑的声音打破了死寂。

“即便能影响我们所有人的精神世界,但那些多出来的人无法解释。”数名大能同时出声回应。

“现在看来,不只是多出来的人无法解释,到底是何驱使我们促成这场大战,我也觉得无法解释。”一具玉雕童子般的分身一直很沉默,但此时却是突然出声。

他的声音很清脆,就像是玉石在互相敲击,但他的声音,却让这片绝境又陷入了可怕的死寂之中。

有些人和这名大能有相同的感受,有些人原本没有意识到,但听到这样的声音之后,他们却也突然意识到了。

越久的沉寂,让这些混乱洲域的大能们越来越清楚的认识到这的确是事实。

这种感觉,就像是寻常的山野村夫突然听闻有个庙会市集,所以便兴冲冲的去了,聚集人多了,果然是人山人海,十分的热闹,但到头来是谁发起的这个庙会,这个庙会最初的目的到底是做什么,却没有人知道。

这些大能细细回味起来,潜意识里似乎都是觉得各宗都行动了,自己自然也是顺应大局,也加入其中,也是随大流,但这种心血来潮般的潜意识最初因何而起,却是不明不白。

现在混乱洲域的修士已经不断集结,那造成的结果就是混乱之潮再起,掀起混乱洲域和修士洲域的大战,那大战的目的,自然就是争夺地盘,道统之争。

这是这样大战的最终目的,但一开始所有人就都抱着这样的目的,来促成这件事了么?

似乎谁都没有特意主动,谁都没有迫切的想要发动这样大战的念头,哪怕是此时,他们也都觉得距离上次大战时间太近。

对于他们这种在混乱洲域拥有强大权势的大能而言,驱使他们去做某件事自然只可能是来自内心深处强烈的欲望,但眼下这桩事情,却诡异得让人心寒。

似乎冥冥之中有一种神念主宰,就是要在这个时候形成这样的大战,大战的目的就是再掀道统之争,但偏偏他们大多数人到现在也并没有什么强烈的欲望,但这件事已经成了。

这更是让他们觉得无意之中他们已经成了受摆布的棋子。

“难道三圣的境界飞升,已经拥有了近乎天命意志般的能力?”最初出声的那团不断扭动的血红sè液体缓缓的说道。

“一桩惊天的yīn谋的真相,揭露的时刻,往往出现在这yīn谋即将成功时。”一尊通体不断掉落

莲花瓣的粉红瓷佛分身出声,“按现在的情形,以我们的境界,在这里推究不出,便也没有再聚集的意义。”

说完这句话,这尊分身直接破开虚空,消失不见。

没有任何的大能分身再出声。

因为所有这些大能都认同这名佛宗大能所说的道理。

如果真的是三圣拥有了这样的能力,那他们现在也根本无能为力,只能静下心来看按照三圣的意愿,这场大战的背后,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

“真君,我们现在怎么办?”

异雷山外数百里,一群餐霞古宗的修士失魂落魄。

也难怪,他们来时是开着山门巨舰,很多人因为修行和需要特别熟悉这山门巨舰的必要,过往十余年里都甚至没有离开过这山门巨舰一步,所以他们之中很多人连飞遁法宝都没有。

这山门巨舰飞得这么好,还要什么飞遁法宝?

但现在这山门巨舰翻了不说,还被人直接勒索了过去,这些餐霞古宗的修士除了愤怒之外,更多的是茫然。

“还能怎么办!谁的飞遁法宝最快,赶紧将我们送往最近的传送法阵,让我们尽快回餐霞古宗!”几名凑上前去问三才真君的修士马上遭遇了三才真君的一顿臭骂。

这也难怪三才真君如此暴戾,这驾着山门巨舰赶来异雷山,原本就是想找个借口对付一下王离,但眼下呢?

这何止是踢到了铁板?

就连元婴都掉了。

如果不能尽快赶回餐霞古宗,自身的道韵不断流散,那这辈子都别想重凝元婴了。

被三才真君劈头盖脸一顿臭骂的几名餐霞古宗修士倒是也不敢有任何的回嘴。

现在三才真君等人虽然连元婴都失了,但这种失了元婴的元婴修士毕竟整体道基还没有损坏,重修起来比任何修士都快,的确只要尽快赶回餐霞古宗,利用宗门的种种手段,可能花个数十年的时间,还是能够重凝元婴的。

“留一半人在东方边缘四洲!”

三才真君接着咆哮起来,“一半人分散,到处宣扬王离连灭三伙混乱洲域修士,估计至少有两三百人。”

“这….?”

三才真君身前的一批修士,包括他的几名亲传弟子在内都面面相觑,以为三才真君是不是气糊涂了。

“真君,这不是该说王离勾结混乱洲域修士么,为何反而变成宣扬他的功绩?”他的一名亲传弟子在周围多人使眼sè之后,才壮着胆子问道。

“你是不是猪!”

这样的一句问话也让三才真君暴跳如雷。

“接下来东方边缘四洲会乱成什么模样?就算以现在的情形,哪怕全部留下来分散四处造谣,哪怕说得东方边缘四洲的仙门正统人人都相信王离和混乱洲域的邪修勾结,哪怕把他说成了邪修,现在东方边缘四洲的仙门正统有谁能够对付得了他?等着消息传到中神洲,三圣定夺之后,派人来处置他么?你们觉得三圣到时候会不分青红皂白的把他灭了?”

“你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是屎么!”

“哪怕你用一下脑子想想,连我们餐霞古宗这么多人都对付不了他,难道东方边缘四洲有什么宗门能够对付他?就算有能对付他的人,听到我们餐霞古宗开了山门巨舰过来都反而翻船了,东方边缘四洲的这些宗门,哪一个不要想想自己有可能付出的损失,他们哪一个会如此大公无私的拼着巨大的损失来剿灭王离?”

“混账东西!你用你的小脑袋瓜子想想,按目前的形势,在这东方边缘四洲有希望能够灭了他的,只有那些混乱洲域的修士!那些混乱洲域的修士诸多yīn毒手段,以往混乱之潮之中,有多少比他强出不知多少的仙门正统大能遭

了暗算而陨落?”

三才真君越说越气,肺都差点要气炸了,“你们难道不觉得造谣就要将他往挑衅混乱洲域的方向造?你们就要让混乱洲域的人觉得,这里有一根难挑的刺,你们就要让混乱洲域的人觉得,这里有个异常嚣张的存在,不只是杀了他们混乱洲域的人,还叫嚣混乱洲域的人不过如此,有没有谁能够对付得了他。”

出声问询的餐霞古宗修士被三才真君训得心惊胆颤,看着三才真君仿佛要吃人的眼神,他连连点头,“明白了,就把他说得无比张狂,挑衅混乱洲域有谁赶来东方边缘四洲,来一个他灭一个。”

“既然明白了,那不还滚去做!还在等吃屎么!”三才真君咆哮道。

“这….”这名修士纠结了一下,轻声道:“真君,弟子的飞遁法宝是这些人里面最快的。”

“.…..!”三才真君一滞,顿时又咆哮,“那你还等什么,还不快动身将我们送回餐霞古宗!”

……

陆鹤轩也有些失魂落魄。

他的反应总比寻常的这些餐霞古宗修士要快上一拍。

这些餐霞古宗的修士还聚集在异雷山外数百里的地方时,他都已经离开异雷山快一千里,已经处在红山洲的边缘地带了。

当感觉餐霞道舰形势不妙,在坠舰的那一刹那,他已经直接就开溜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而且和餐霞古宗这一大堆失败者在一起,也谋划不出个所以然来。

但眼下凭借他的聪明才智,想到王离此时的力量,他也委实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对付王离。

明明知道世上没有后悔药吃,但他现在心中真的是有点淡淡的悔意。

自从招惹上了王离之后,他的修为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任何的长进,完全就停滞不前了。

他需要静一静。

所以他停留在了一片荒山的山巅。

但毫无征兆的是,三道银光划破了虚空,好像在云层之中旋转跳跃,明明似乎只是凑巧经过此地的感觉,但突然之间又好像感知到了他的存在,倏然落下。

陆鹤轩有些紧张。

这三道银光的气机很独特,说不出的古怪。

等他看清这三道银光的刹那,他却是愕然。

这三道银光是三个银sè的圆盘。

这三个银sè的圆盘很独特,根本没有什么剧烈的灵气波动,也不见任何的符纹和法阵,但这三个银sè的圆盘却偏偏能够飞得很快。

这三个银sè圆盘上的修士也很独特,都是一袭的古朴丝质法衣。

两名男修,一名女修。

这三名修士看上去都是三十余岁的年纪,他们的身上都隐隐透露着古怪的元气波动。

这种元气波动让他觉得只是三名筑基期一层左右的修士,但不知为何,这三名修士却偏偏给他十分危险的感觉。

这三名修士身上的家当也很古怪。

他们的装扮就很像凡人世界的武者,或是猎人。

他们的身上就背着弓箭、带着套索、绳网等物。

无论是弓箭还是套索、绳网,以及他们衣袖之中似乎是弩机一样的东西,表面都是没有任何符纹法阵的加持,但不知为何,内里却偏偏有一种晦涩且复杂的危险气机在流动。

在有些时刻,这种气机的流动又给陆鹤轩带来甚至远超他修为的能量波动的感觉。

这三个人第一时间看到陆鹤轩的眼光似乎也有些古怪。

这在陆鹤轩看来,甚至有种捕快看到嫌疑犯的感觉。

(今天还是只有这一章,和三更之间似乎还差了个毒誓。明天三更,不然倒立吃那个啥!)

看网友对 第五百九十八章 不明不白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