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六章 来自陆鹤轩的鄙视

“娘希匹!”

三才真君身上灵气轰的一炸,就连大道异相都炸了出来,三尊道尊同时显现,三尊道尊同时都在咆哮。

“你们说什么!”

这批餐霞古宗的修士距离他至少还有数百丈,结果被这三尊道尊的灵光威能一冲,全部都在虚空之中撞得七倒八歪。

“真君!”

为首的一名修士叫做陈暗庭,算是陆鹤轩的师兄,也是这三才真君的真传弟子,但此时他也是根本都不敢抬头看三才真君,“不关我们的事啊,我们去的时候,青云镇那处秘库已经被劫了。”

“娘希匹!你们这群人!”

三才真君本身就已经暴跳如雷,听到陈鹤庭这么说,他顿时差点直接一口老血直接吐出来。

“轰!”

他伸手甩出一掌,直接将陈暗庭拍得口中鲜血狂喷,直接将他从半空拍到了这餐霞道舰的甲板上。

“你们这些废物,真的是干啥啥不行,推卸责任第一名。这秘库劫都被人劫了,你们不急着去弄明白是谁劫了,不急着去追踪劫我们秘库的修士,你们却急着回来哭丧,回来推卸责任?我看你们简直是想找死!”

此时这餐霞道舰上所有人也都已经被惊动,有十余名餐霞古宗的长老级人物也已经露面,看着陈暗庭坠落在甲板上,虽然重伤但却无性命之忧,这些长老级的人物也并未出手救治,也是一个个忍不住对着那些战战兢兢的修士,怒声呵斥,“你们这些人,做事不知个轻重,怎么一个个在餐霞古宗看起来还算正常,出了个山门就没了脑子么!”

看到首先出声的陈暗庭都直接被打成了重伤,这些餐霞古宗的修士一个个身形瑟缩,没一个敢出声。

“陈冬,你来说!”

看到三才真君此时兀自气得哆嗦,一名长老伸手点了点僵在空中的一名餐霞古宗年轻修士,这人名为陈冬,是陈暗庭的亲弟弟,同样也是三才真君的亲传弟子。

其实这桩事情换了别的餐霞古宗弟子带队去做,三才真君此时恐怕还没有这么生气。

但偏偏此次带队的就是三才真君的两名宝贝弟子,这两名宝贝弟子却偏偏又将事情办砸了,三才真君这盛怒之下,又将陈暗庭一击重创,估计此时的三才真君是又怒又心疼。

“都降下来说话,别在空中杵着。”这名长老看着陈冬为首的这批餐霞古宗修士还在空中僵着,便寒声令他们降落下来。

“师尊,秋长老。”

陈冬这才敢好好说话,他心中可冤。

毕竟他和陈暗庭等人也都是觉得这秘库被劫事情太大,所以才第一时间赶回来。

那一个秘库之中的灵源换算成灵砂恐怕得上亿,这样惊人的损失即便是餐霞古宗也有些承担不起,而且从现场留下的痕迹来看,很明显是来自混乱洲域的邪修。

“我们到了青云镇的时候也没有发现任何斗法的痕迹,但进秘库一看,我们的秘库却已经空空如也,镇守秘库的几位师兄弟也是没了踪迹。在秘

库周遭,我们发现了清化宗化元香的气息,而且杜师兄用他的灵鼠嗅了嗅,确定有好些个金丹修士,而且都是邪修。我们也不是没有追踪,但追了数里就气息全断了,这些邪修十分狡诈,而且内里金丹修士很多,我们生怕又反而被他们截杀,这才赶紧赶回来报信。”

三才真君深深吸气。

情有可原。

但这同样也暴露了餐霞古宗这些年轻修士的贪生怕死。

要干得漂亮一些,至少也要分出一半人再继续四处追踪,若是有邪修真的出手截杀,那反而可以让他们寻觅到邪修的行踪。

“化元香这种迷香也只有混乱洲域的邪修才用,杜子滕的灵鼠鉴别邪修的气息也不会错。看来红山洲之中邪修的数量的确比我们之前所得的情报还要多。”那名长老脸sè异常的难看,他看了一眼三才真君,“现在责难他们也没有什么意义,让他们戴罪立功便是。只是目前的情形是,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听到“戴罪立功”四字,三才真君的呼吸声就又粗重了些,他差点又控制不住自己的灵气波动,他怒归怒,自己的弟子打归打,但护犊子还是护犊子的。这戴罪立功四个字就直接扣了一顶大帽子。

不就是跑去的时候已经落空,最多算个办事不力,何来的罪?

不过现在形势极为不妙,他也懒得和这名长老咬文嚼字,这红山洲的灵石备用库里的灵石灵源一失,就只剩下了为数不多的选择,要么去大肆猎杀妖兽,用妖兽的妖丹和妖晶来补充这巨舰的灵气,要么就是暂时先停用这巨舰,从别洲再取来足够的灵石备用。

但这一刹那闪现在他脑海之中的选择似乎都不算什么好主意。

去大肆猎杀妖兽,虽说还有可能赚上一票,但现在红山洲的环境这么复杂,上一个这样的出头鸟幽浮古宗的幽浮巨舰就莫名其妙的在东方边缘四洲坠落了。

暂时停用这艘餐霞道舰?

这不就相当于一个阔少好不容易花了大把银两,摸进了当红花魁的闺房,结果算算身上的银两又觉得心疼,就连个那啥香都没闻到,就直接灰溜溜的要撤?

那前面投入的大笔开销算谁头上去?

“陆鹤轩呢!”

正左右为难,他突然发现陆鹤轩却是人影全无。

等他唤了两句,陆鹤轩才姗姗来迟,才从一座道殿之中飞掠出来。

看着陆鹤轩的身影,三才真君心中骂了两句,但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这两名亲传弟子真的给陆鹤轩提鞋都不配。

这么大动静,陆鹤轩怎么可能不知道。

他显然就是故意装作不知道发生了大事,低调的避风头。

“那灵石备库都被人劫了,我们这餐霞道舰就算不和人开战,灵石和灵源估计最多也就撑一个月。但若是和人开战,就不一定了。”都是聪明人,三才真君也懒得和陆鹤轩屁话,直接就开门见山,“陆师侄你怎么看?”

陆鹤轩原本还想打个哈哈,想把锅甩回去。

毕竟这餐霞道舰归三才

真君统御,到时候哪怕餐霞道舰栽了也都算在三才真君头上,但自己要是胡乱出主意,最终导致有什么毛病,那还不怪罪在自己的头上?

但看着三才真君眼中瞬间闪烁的凶光,他就顿时一阵心虚,他就明白若是自己不出个好主意,恐怕这三才真君直接就要驾着餐霞道舰返回餐霞古宗,到时候大家破罐子破摔,他肯定就要背锅。

“以劫制劫!”

他也的确是个人才,略微沉吟一下之后就说出了这四个字,然后轻声道:“我们直接去往白头山地界,到时有邪修被引来对付白头山,我们按先前计划行事的同时,也设法生擒一批邪修,到时候给这些邪修种下禁制,让他们给我们去劫掠灵石。”

“这不是官军装匪军的把戏?”三才真君目光剧烈的一闪,冷笑道:“你也不怕被真相败露,到时候脑袋都不保?”

“形势逼人,也是无奈。做了几票之后,就将这些罪孽深重的邪修正法。”陆鹤轩做了个抹脖子杀人灭口的动作,然后悠然道:“若是在太平盛世,这种行径败露之后自然可怕,但现在是战乱之时,只要我们餐霞古宗接下来能够多多对付邪修,多立功劳,能够好好为三圣出力,那将来这种事情就算被三圣知晓,也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从的小节而已。”

“看来你倒是想得透彻。”三才真君冷冷一笑,却是又忍不住摇了摇头,他的目光落在那两名脸sè苍白的亲传弟子身上,真的是越看越不舒服。

“那就按你的计策行事。”他也是人精,当下就大声的说了这一句,好教所有船上长老级人物都听见。今后若是这事情出了什么大的岔子,他最多也是个丛谋,主谋也就是这餐霞古宗准道子陆鹤轩。

而且他这话一出口,瞬间就变了脸sè,对着陆鹤轩的神sè就直接变得温和,一副陆鹤轩反而为主的样子。

陆鹤轩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当然想得明白其中的厉害,但看破不说破,这也是他一开始就瞧不上三才真君的原因之一。

这三才真君做事总是瞻前顾后,畏畏缩缩,一点都不敢担责任,他还对那两名亲传弟子发怒,他自己恐怕都没有意识到,他那两名亲传弟子一遭遇这种大事第一时间想着的就是回来推卸责任,这还不是一直跟在他身边修行,耳闻目染?

师尊是什么样,弟子就往往是什么样。

所以三才真君在餐霞古宗最多也就是统御这一艘战舰到头了,地位不可能再高,至于这两名亲传弟子,在宗门之中的地位也是怎么都不可能升得上去了。

富贵险中求。

有时候能够在宗门之中做到什么样的位置,就看你能够有多少的担当,能够承担什么样的风险。

唰!

他心中有些鄙夷这三才真君和他的弟子,心中豪气干云,体内的灵气却是也自然的波动,他身外又隐隐现出书卷的大道异相。

之前他心境被迫,大道异相始终不能成,现在他的大道异相,倒是又隐然有结成之相。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七十六章 来自陆鹤轩的鄙视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