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 餐霞强援

这只蛊虫在钻出这团黑土的刹那,身上还有一丝淡淡的魔气,但随即喀嚓一声轻响,这只蛊虫身外的皮壳脱落,它体内的魔气随着这层皮壳脱落也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只蛊虫也是一副痴痴傻傻的样子,和拥有完整灵智的妖虫截然不同,但它和寻常的蛊虫相比,却少了一些一往无前视死如归的那种直来直去的感觉,它此时钻出这团黑土之后,却是很谨慎的行走,似乎生怕引起什么人的感知一般。

这种小心翼翼的姿态,在寻常的蛊虫身上是看不到的。

这也显得很矛盾。

它小心翼翼的在草丛之中爬行着,足足花了一盏茶的时间,才在一块山石旁停了下来,这块山石旁的灌木上,洒落着不少破碎的血肉。

这些破碎的血肉都是之前大肚头陀逃遁时洒落的。

它开始极其小心的吞食着这些破碎的血肉,它不只是细细的将所有的血肉都吞食干净了,甚至将这处灌木上沾染了血肉的叶片都吞食了下去。

看着它啃食的痕迹,就像是一只食草的昆虫经过而已,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也想不到是这样一只蛊虫又吃荤又吃素。

大肚头陀一直从道观门前逃到白头山地界的外围才陨落,沿途其实洒下不少血肉,看这只蛊虫的胃口,似乎也不只是吞噬这一些血肉就能够满足了,但是它接下来却并未去急着寻觅那些血肉,而是反而离开了这大肚头陀逃命的线路,又在一处平平无奇的草丛之中钻了下去,钻入了土中蛰伏了起来。

……

“唰!”

在距离白头山七八百里的一处道观之中,一面山壁突然扭动起来,散发着独特的空间气息。

接着,这面十分坚硬的山壁竟是如同水流一般剧烈的扭动起来。

接着,整面山壁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苍白sè的空间裂口。

有大量的湿润灵气从这个空间裂口之中喷涌而出。

轰!

湿润的灵气就像是形成了浪涛,拍打在这个苍白sè的空间裂口周围。

接下来的一刹那,咣当一声巨响,有庞大的金铁之物撞击山石,这个空间裂口直接被一艘大船的船头填满。

一艘长度超过百丈,宽度超过二十丈的大船,硬生生的从这个空间裂口之中就像是分娩一样一点点挤了出来。

从一开始的撞击声,到船身上散发出的元气和空间法则碰撞,撕扯的尖锐声响不断响起。

足足也花了近一盏茶时间,这艘巨船才终于难产般从这个空间裂口之中钻了出来。

这艘战船钻了出来之后,它身后的空间裂口就缓缓闭合,砰的一声,随着一蓬水汽和尘土的飞扬,那处地方又变成了坚硬的山壁。

这艘战船通体好像一种灰白sè的玉石雕刻而成,但它浑身却缠绕着七彩的霞光和水汽,水汽不断形成雨雾,雨雾升腾在这艘战船的上方,让这艘战船的顶部就像是遮掩在雾气之中的山峰。

这艘战船的样式也十分奇特,是很古朴的造型。

它的船体就像是一块悬浮的广场,而船体甲板上方,却是各种道殿,甚至船体的中心,还有一座小山丘,山丘上面还建有道殿,还生长有灵花异木。

“陆鹤轩,怎么回事?”

此时这艘战船从空间裂口之中一挤出来,战船上的各sè道殿瞬间就是灵气澎湃,酝酿着惊人杀机,很多威能都是已经处于引而不发的状态。

很显然这艘战船已经迅速做好了马上要遭遇战斗的准备,但是战船上的修士感知到周遭的情形,马上就是有一声严厉和不解的声音传了出来。

随着这声音响起,一名身穿乌金sè法衣的老者从战船中央的那座小山丘的之中的一座道殿之中沸腾出来,落在船头最前方。

这名老者头发也已雪白,但肌肤却是如同婴儿般白里透红。

他身上灵韵惊人,身后自然展现的大道异相也十分奇特,是三名道尊不断走马灯般流转。

这三尊道尊一人手持竹简,一人手持拂尘,一人却是提着一盏法灯。

他脸sè有些yīn沉的看向前方,在他的视线之中,不存在什么可怖的敌人,只有陆鹤轩在等着。

此处地方叫做黄龙观,是餐霞古宗在东方边缘四洲的重要布置之一。

餐霞古宗和许多强宗一样,在东方边缘洲域都有一定的布置,在很多宗门之中也暗中培植自己的力量,这黄龙观的空间法阵十分隐秘,若非出现惊人大事,否则绝对不准动用。

当此处的空间法阵启动时,餐霞古宗自然以为陆鹤轩这边发生了什么惊天大事,需要即刻引来强援,而且这种大事可不是指陆鹤轩个人的生死之事,而是应该关于整个餐霞古宗的利益。

但眼下这餐霞道舰仓促之间通过这空间法阵传送过来,这名老道看着陆鹤轩,却直接怀疑陆鹤轩有无必要动用这样隐秘的力量。

“师伯!”

陆鹤轩看着这巨船冲出,眼中闪现的是欣喜的光芒,但看着带队的是这名老道,他的眼中却瞬间闪现有些失望的情绪。

他马上行了一礼,飞升起来,落在老道的前方。

看到陆鹤轩还不马上说话,这名老道的面sè顿时更加不快,他马上重重的冷哼了一声。

与此同时,这船上各sè道殿之中,也有十余名修士掠了过来。

“师伯。”

陆鹤轩看着这名老道的脸sè,便不敢怠慢,他马上说道:“此次动用这黄龙观的隐秘空间法阵求援,实在是出现了对我餐霞古宗极为不利的祸事,师伯你们应该知道玄天宗王离?”

这名老道眉头微蹙,眼睛都微微眯了起来,“怎么,你该不会是说,你动用这空间法阵,让餐霞道舰前来,只是为了此人?”

陆鹤轩面露苦笑,道:“的确只是因为此人。”

“什么!”船上顿时一片哗然。

“陆师侄,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这名老道一愣之下,顿时勃然大怒起来,“你是不是忘记了你只是餐霞古宗的准道子,你是以为你是餐霞古宗的宗主了么?你们这种年

轻修士之间的争斗,三圣之前已有旨意,让门中大能不能插手,而且要做任何事情都讲付出和回报,你可知道动用餐霞道舰,光是激发和穿越这空间法阵,要消耗多少灵气,我们这些人连忙到此,这餐霞道舰此时每一息的时间里,要消耗多少灵气?”

“师伯稍安。”陆鹤轩看着勃然大怒的老道,却是苦笑道:“师伯,现在不是我和此人争斗的事情,也不是计较他之前杀死了我们餐霞古宗的不少修士,而是此人的实力增长,真的是太过可怖。此人不仅是以一己之力直接镇压了张截天、陶伤墨、葛玉景、韩玉玑、言焰和余寒莲这些准道子,而且他在这不久之前,直接在白头山地界之中灭杀了一队来自混乱洲域的邪修,其中带队的,是三名元婴修士!那些邪修,至少有七八十名。”

“什么!”

老道身体微微一震,但他的怒意却还是未消,“即便如此,他的实力即便提升再快,那也可容日后再计,又何必如此急切的动用我们餐霞古宗在此的隐秘布置。”

“师伯。”陆鹤轩苦笑了起来,“我这并非是为我,而是为我餐霞古宗,师伯难道以为,那些各宗的准道子,只是因为我陆鹤轩才和此人为敌么,我若非餐霞古宗的准道子,他们也未必会和我深交。而他们现在陷落在白头山中,若是我们餐霞古宗什么都不做,必定引起那些宗门的愤恨,今后埋下的隐患太大。但若是我们餐霞古宗能够将他们救出来,今后这些准道子对我餐霞古宗自然心存感激。”

他顿了顿,看了一眼老道的脸sè,接着认真道:“这并非是我陆鹤轩和此人的私人恩怨问题,而是今后是和这许多强宗结怨,还是和这许多强宗结盟的关系。若是此事因我陆鹤轩而起,但我陆鹤轩到头来自己安全之后,却是什么都不管,那不只是我陆鹤轩不堪,所有人都会以为我们餐霞古宗不堪,那今后我们餐霞古宗真的是彻底孤立。”

老道听着陆鹤轩的这些话,他依旧重重的冷哼了一声,但心中却是已经觉得有些道理。

事实上之前此处发生的许多事情,也让他觉得陆鹤轩虽然最近修行频频受阻,但陆鹤轩游说和结交的能力委实不错,在他和宗门之中许多长老级人物看来,一名准道子级人物自身修为远不如这种结交能力重要。

“三圣之命不可违,我餐霞古宗自然不可能见死不救,既然你不惜冒着被宗门责罚的危险,动用了这样隐秘的布置,让我们餐霞古宗付出如此代价,想必你心中已经做好了我们来后,可做什么样的打算?”老道重重的冷哼了一声之后,便面无表情的看着陆鹤轩问道。

“那是自然。”陆鹤轩点了点头,道:“说白了也简单,直接参与准道子级征战自然违命,但若是搜捕邪修和从邪修手中拯救各宗准道子级人物,却自然不算违命。”

(跟你们说,惊心动魄的,我的WORD有四千多字没保存当机了,当时心拔凉的,结果等会重启发现一个字都没有丢,我顿时感觉中了五百万。)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六十八章 餐霞强援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