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多出来的人

冯巧儿微微一怔,旋即耳根都有些红,她娇羞的轻声说道:“怎么,王离道友你的意思是要留我长住白头山么?”

“那能长住当然好啊。”王离心里嘀咕,觉得自己又不吃亏。

原本他觉得这些人恐怕要分他不少好东西,觉得白头山最好不要这么多人,但最近这些人的表现却让他刮目相看,这些人留在白头山,好像他怎么都不会吃亏。

冯巧儿听他这么说,顿时心中小鹿砰砰乱跳。

王离师兄…还真的是你好风骚,我好喜欢。

真是的,要想让人留下来,直说就好了,还要用这种方法来留人。

不过似乎真的没有办法拒绝呢。

“那我就听王离道友的了。”她面若桃花的含羞点头。

“你是叫太明真君?”

王离见冯巧儿答应做免费劳力,他顿时浑身轻松,看着太明真君问道。

“是!”太明真君马上点头。

“你们归冯道友管,但冯道友之下,这一路人马,你还是要总管负责的,这些人里面要是有人出了岔子,我可是唯你是问。”王离的目光扫过太明真君和他身后的所有庆云路修士,“我话也说明白了,你们这些人里面要是有人乱搞,你们知晓而不揭发的话,那到时候也是一同治罪。”

太明真君心中又生寒意,他连忙躬身行礼,道:“山主放心,我一定尽力约束。”

“你们进入红山洲的目的是什么,有多少人进入红山洲?”颜嫣丝毫不怀疑王离这种手段有很强的作用,但她觉得目前最应该做的,是摸清混乱洲域的前期战略目的,以及从这些人口中尽可能的多得知混乱洲域的真正情况。

这个问题倒是真的又让太明真君犯了难。

不过身为元婴修士,太明真君也算是见多了风浪,所以他苦笑了一声,道:“我们此行实际是陪太子读书。”

“什么意思?”王离这一群人顿时又好奇起来。

“我们来此,是因为我们这一路人马之中,有一名叫做夏庆云的年轻修士陨落了。”

“是不是此人?”

太明真君才刚刚说了这一句,万夜河就将夏庆云的尸身丢了出来。

估计这夏庆云要是有知觉,知道自己死了之后都要被丢进丢出自己的纳尸囊展览一般,估计都会气得活过来然后又活活气死。

“正是此人。”太明真君看着夏庆云的尸身,情绪十分复杂,他觉得这夏庆云真的是死在哪里不好,偏偏死在了这白头山,以至于这么一群庆云路的修士都跟着蒙难。

不过他也不敢废话,接着道:“此人是摩夷天窃天道宗的修士,窃天道宗其实充其量还不如我们道果宗,更不如大肚头陀的万佛寺。不过他其实是某一名佛宗大能的私生子,我们不知道确切是哪一名佛宗大能,但那名大能所在的宗门肯定远远高于万佛寺,所以就连带队的大肚头陀,其实都是来自那名大能的授意。按照大肚头陀私下透露给我们的讯息,我们的目的就是让这夏庆云在红山洲之中修行,等到我们混乱洲域大举入侵时,至少让他突破到元婴三层的修为。接下来在残酷的征战之中磨砺心性,稳固修为,估计就能让那名大能有些满意。”

“竟然是这样?”

王离等人都是汗了,“你们这些人,其实就相当于此人的护道队?”

“的确如

此。”

太明真君忍不住叹息道:“大肚头陀此人极有水准,他和我们平日里谈笑风生,什么话都没有点明,但我们这庆云路八十三名修士,除了夏庆云自身不清楚之外,其实我们其余八十二人都是心知肚明,我们就是此人的护道队,按理而言,我们行事已经足够小心,都是悄摸扫平了障碍,才让这夏庆云放心行走,按理而言,这白头山地界周围对于此人哪里有危险可言,但我们哪里知道这白头山地界已经彻底换了山主。”

这么一说王离和万夜河等人倒是真的有点同情夏庆云。

这真的是有够倒霉的。

这就相当于夏庆云前脚刚到,王离等人后脚就到了此处,结果夏庆云就这样直接撞上了王离。

平心而论,拥有月魔虫和这般修为的夏庆云无论是偷袭哪个准道子级人物,恐怕都是一偷袭一个准,但偏偏他就被王离给撞上了。

但颜嫣却并不是如此想。

“一啄一饮,必有天定,夏庆云是在此处造成了这样的杀孽,才结成如此恶果。这就是天道循环之中屡试不爽的因果报应。”她极为认真的看着这些庆云路修士,分外义正言辞,“你们应该明白,邪修若是作恶多端,真的没有什么会有好下场。”

颜嫣的话当然并不能获得这一群人的真心认同。

但立场不同,太明真人当然也很能理解她的做派。

“仙子说得对,我等在此地无不遵从。”太明真君马上又行了一礼,说话的语气又是尊敬又是真心实意。

他毕竟是老狐狸。

哪怕是用法门来试探他,他此时也是真心实意。

因为很简单,在此地王离是地主,当然王离等人说了算,要他们怎么样就怎么样,他们当然是无不遵从。

但若是离了此地,到时候没有人管了,那谁知道会如何?

“那说到底,你们这拨人就是护着夏庆云在这红山洲瞎转悠,混好处呗?”王离同情了一番夏庆云,看着太明真君说道。

他现在越来越欣赏太明真君了,他越发觉得这元婴老道总是能够寥寥几句就将复杂的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得十分清楚。

“正是如此。”

太明真君比他想象的还好,还能举一反三,他看着王离和颜嫣的面sè,就猜出了他们心中所想,当下便直接说道,“和我们一起进入红山洲的修士约莫有千人左右,其余各处潜入红山洲的到底有多少人我们也不知,但总体数量按我猜测至少也有万人以上了。其余各路的任务到底如何,我们倒是也不知晓,我们这一路除了护佑夏庆云修行之外,只是相当于记录一下行径的区域之中,有没有什么宗门有些我们不知晓的变化,出了些厉害的大能。但这种情报我们目前为止也只是收集,也并不知道收集完成之后要何时递交,也不知道递交给谁。或许后继进入的修士会和我们联系?”

“那不就是投石问路的石子,可能你们这一拨人在哪里灭了,就说明那处地方有问题。”王离顿时就皱了皱眉头,“你们在我们这里灭了,那说不定你们后继的部队就觉得白头山地界有问题。”

太明真君一愣。

他见王离真的不像是要为难和羞辱自己这拨人的样子,倒是也就事论事,点了点头,道:“极有可能如此,我们这些人大多出身于不同的宗门,说不定许多人身上就有本门大能种下的气机,再或者我们来时

被什么大能在身上种下了气机,我们自己不知道也有可能。”

“我丢!那我们说不定已经一不小心暴露了实力了。”王离无语的看着夏庆云的尸身,他都甚至怀疑这人既然是某个厉害佛宗大能的私生子,说不定此人身上就有独特的气机感应,这人只要陨落,那不就说明庆云路保护不力,就说明已经遭遇了他们无法应付的敌人。

这么一想的话,似乎就又惹了一个巨大的隐患。

“按我们修士洲域的认知,在上次混乱之潮之中,我们修士洲域的实力就已经遥遥领先于你们混乱洲域,这遥遥领先不只是体现在高阶修士的总数,还体现在整个洲域的修士总量。”颜嫣此时看着太明真君出声道:“但按我们现在所知的讯息,你们混乱洲域在除了北部洲域之外的其余洲域边缘都已经开始大量集结,集结的修士数量,似乎十分惊人,远超我们的估计,这是为何,难道是一直以来,你们刻意给我们造成的假象?”

让颜嫣和王离等人没有想到的是,她这些话一说,太明真君和其余庆云路的修士都是一副真的如此么的神sè。

他们似乎给人一种似乎也听到了这种传言,但自己也都有些不太相信的感觉。

“说实话,我们出发前也听闻了一些消息,就以我们这东方边缘为例,我们也听说似乎各天朝着东方边缘数十个集结地集结的修士数量好像分外的多,但具体是不是这样,我们倒是也真的不知道。”太明真君说了这几句之后,就怕王离和颜嫣不信,马上就说道,“要刻意隐瞒,造成假象,那似乎不太可能,一直以来,除去那些混乱之潮的年代,修士洲域和混乱洲域虽然看似平稳,但其实双方的碰撞也是不简断的,我们混乱洲域修士不间断的偷偷潜入修士洲域,当然修士洲域的修士也有猎杀混乱洲域的修士,这些年来,双方互相生擒的修士自然也不少,要是真刻意隐瞒,那光是生擒到的修士口中逼出的情报,恐怕都足以戳穿谎言。”

颜嫣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太明真君说的这些话,她之前也的确已经想到,也是她无法想得明白的疑点。

她当然清楚即便是在相对平和的年代,双方的情报工作自然都不间断。三圣门下,应该时时刻刻都在关注混乱洲域,都在尽可能的打探混乱洲域的情报。

但越是清楚这样的道理,她便越是想不明白,混乱洲域哪里来的这么多人。

看着她眉头紧锁的样子,太明真君倒是壮着胆子问了一句,“真的有确切的情报,我们混乱洲域集结的修士总量,远超你们的预计?”

颜嫣深吸了一口气,她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那就也是真的奇了怪了。”

太明真君也是苦笑,“我们三十三天所有修士认知应该也和你们差不多,我三十三天所有洲域的修士数量相对于你们修士各洲域都应该算是稀少,那修士的人口数量,怎么可能陡然暴涨?各宗门的修士数量也不可能隐匿,那怎么会多出那么多预计之外的修士,按理而言更不可能有那么多隐藏的宗门,难道还有许多隐藏的洲域,我们根本不知晓?按理而言更不可能啊,那是需要多少人保守的秘密?藏上千上万人还简单,藏许多洲域,藏数十万数百万人,数百年上千年的保守秘密,不和其余洲域公开交流,这怎么可能!”

(明天三更…)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六十六章 多出来的人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