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严重轻敌

在大肚头陀看来,经验和见知也始终是横亘在高阶修士和低阶修士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

在元婴八层的元婴修士眼中,哪怕是金丹九层的金丹修士,也是不折不扣的低阶修士!

原因很简单,就以大肚头陀自己为例,他从炼气期修士修到金丹九层,也不过是用了一甲子的时间,从金丹九层到元婴八层,他却又足足用了八十年。

关键在于,低阶修士前面修行的几十年,他能够跑去哪里?能够去经历什么样的场面?能够开什么样的眼界?

从真正晋升元婴之后的这八十年,他又走了多少地方,见过多少匪夷所思的事情,又看过多少典籍?

对于佛宗修士而言,低阶修士和高阶修士在见知上的差距就更加明显,因为佛宗修士大多有诵读经书的早课和晚课,在这早课和晚课上面,除了低阶佛宗修士要背诵宗门规矩和洗脑的经文,高阶的佛宗修士背诵的全部都是复杂的符纹精解和有关各宗各派手段的经文注解。

据说肉体千百遍的练习就能形成肉身的直觉记忆,那么神识无数遍的强记,就也能让神识产生某种程度的直觉反应,只要对方的法术和法门表现出一些特征,那佛宗大能的潜意识里,就会马上浮现出这是何宗何派的修士,此时施展的是什么样的手段。

王离此时一冲出山门,在他的眼中也就是个修炼寻常玄法的愣头青。

这倒是也怪不得他,毕竟王离修炼的确实就是正儿八经的玄天道诀。

那这种正儿八经的道门功法,浑身的护体灵光,又怎么可能阻挡得了灵毒接引花的灵毒渗透?

灵毒接引花之所以叫做接引花,那是黄泉路上的接引花。

任凭你多少yīn谋诡计,多么年少有为,多么修行进境喜人,只要中了灵毒,下场都是一样,那就是个立毙当场。

“来吧!”

王离却是一副随你来咬的滚刀肉模样。

他就只是撑起了一点灵光,任凭这些灵毒接引花冲击过来。

噗噗噗噗不断的闷响声中,一蓬蓬黑sè灵气之中隐匿着的致命灵毒就像是猩红的蛇信在悄然吞吐。

这一缕缕猩红sè的灵毒直接就侵入了他的护体灵光,沁入了他的体内。

“哈哈哈!二胡卵子!”大肚头陀看得仔细,他看到这些灵毒一丝丝沁入了王离的体内,而王离还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他就忍不住捧着自己的肚腩放声大笑。

“求我吧。”他戏谑的看着王离,放声说道:“求我的话我或许能够饶你一命。”

其实这是纯粹的猫捉老鼠似的调戏。

这种灵毒按他所知只有大悬空寺的法门才有可能剥离,而且施法者也必须是化神期修士。

现在哪里有冒出来一个大悬空寺的大能可以给对方解毒?

但是他就是喜欢看对手这种发现自己中了灵毒之后痛哭流涕,悔不当初的模样,说不定对方就会恨不得给他跪舔的样子然后哀求他帮他解毒,到时候他却是再哈哈一笑,告诉对方这灵毒根本无法可解,那对方的模样肯定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他的脑海里面已经帮王离想好了戏份,但可惜他遇到的是王离这

样的奇葩,王离却根本不按他心中想好的画面来演。

王离只是随手拍出点威能,拨苍蝇一般拨开了点蜂拥而至的灵毒接引花,然后真的一副很呆萌的样子看着大肚头陀,诧异的问道:“求你,为什么我要求你?”

大肚头陀身侧的两个元婴老道的目光顿时凝固了,他们看着王离,心想该不会是灵毒彻底侵蚀了此人的脑域,以至于此人现在连灵毒侵袭都感知不出来了?

“一比吊糟!”大肚头陀也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他顿时觉得没劲,道:“那你从现在开始数三声就准备浑身流脓而死吧。”

“好!”

王离也真的是浮夸。

他真的开始数数,“一!二!三!”

数完三个数字,他甩甩胳膊伸伸腿,“没事啊,我怎么不流脓,不死啊!”

“霍史你妈!”

大肚头陀浑身的汗毛都瞬间竖了起来。

他没有觉得王离的演技浮夸,只是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个傻逼。

又犯了严重的错误!

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年幼无知!

他明明是根本不惧灵毒接引花的灵毒!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不惧灵毒接引花的灵毒,但连续犯下这样严重的错误,让他开始感觉到了真正的危险。

没有任何的迟疑,他身前一阵剧烈的灵气波动,三枝黑漆漆的降魔杵直接就朝着王离打了过去。

“我丢!”

这三枝降魔杵一打出来,王离倒是觉得凭借自己的修为演化随老道的黑sè道纹都未必完全扛得住,他也不想暴露自己更多的宝物,只是将玄天剑罡演化到了极致,铮的一声,他的丹剑脱鞘,从金丹之中飞出,一道凛冽至极的剑光直接斩上三支降魔杵,纯粹就是硬拼。

“剑修,绝对是剑修!不然不可能如此性情暴烈,毫无回转。”

“这人修的是剑罡,这剑罡已经彻底凝成实体剑胎,而且此人是金丹修士,他的这柄道剑孕育在金丹之中,怎么身上却偏偏没有任何的金丹丹光?他之前斩杀那三名金丹一名筑基,竟然还隐藏了这柄丹剑的真正实力。”

大肚头陀一开始的自傲并非没有根据,他此时的脑海之中瞬间闪过了两个念头。

他的轻敌之心已经尽去。

剑修在所有的修士之中杀伐之心最重,就和凡夫俗子世界里那种一言不合就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滚刀肉一样,最为可怕。

他连续犯了两次严重错误之后,心中已经不断告诫自己一二不过三,绝对不能再犯第三次严重错误。

但很可惜的是,他面对的是王离,是很多时候完全不符合修真界道理的存在。

他直觉对方的这道剑罡最多最多就和自己这三枝降魔杵的威能斗个旗鼓相当,但双方都和自身的道剑或是法宝气机相同的情形之下,一名金丹修士和一名元婴修士同时遭遇同等程度的气机反冲,那肯定是这名金丹修士所受的影响要更大一些。

这就像是一个八十斤的瘦子和一个两百多斤的胖子迎面猛烈的冲撞在一起,肯定是这个瘦子更吃亏,更容易被撞得发蒙。

那即便对方的丹剑能够挡住自己的这三

枝降魔杵,接下来不管怎么说,这剑修的后继施法肯定比自己慢,再加上剑修的所有修为都在剑上,这柄丹剑被三枝降魔杵缠住,他还能有什么手段?

他心中已经极为谨慎,但这一个照面的交手,他的潜意识却还在依旧不断的提醒着他,要杀道观里冲出来的这名剑修,就和杀鸡一样简单。

当!

空中如洪钟大吕在震响。

王离这一剑和这三枝降魔杵果然斗得旗鼓相当,道观外这一片天空就像是被撕裂成了两片天地,两片天地之中都像是有两座精金巨山在震响。

“霍史你妈…”

然而大肚头陀只觉得自己的脸都被打疼了。

他浑身的每一条肥肉此时都在剧烈的颤抖,强大的气机反震,让他觉得自己是在和一个同阶的元婴修士剧烈的斗法,他体内的元气剧烈的波动,让他的眼皮都狂跳,脑门里都要冒出一片金花。

然而对方似乎根本没有什么妨碍。

他的身外,有一圈奇异的道域力量在波动。

这种级别的威能冲撞,竟像是对他没有任何的影响。

“大道圣体?”

“已经篆刻了道纹的大道圣体?”

在他脑海之中瞬间涌出这样的念头的同时,哔的一声轻响,一支青sè小箭直接出现在他颤抖的肚腩之前,冲击在他身外颤抖的灵光之上。

他的梨形肚腩瞬间凹陷了下去,溅起了一圈肉浪。

“呃….”

他干呕出了一口酸水。

这支青sè小箭的威能对于他而言,就像是凡夫俗子的胃部被人锤了一拳一样。

用一句时髦的话而言,这支青sè小箭的威能其实伤害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以他这样的身份,和一名后辈毛头小子对战,竟然一个照面之下,反而被人一击打得连肚子里酸水都吐了出来。

这让他的肥脸往哪里搁?

“空间法门!”

庆云路中一群幸存的金丹修士同时惊呼出声。

他们都确定这支青sè小箭是空间法门,很明显它直接就没有和外围的防御威能有丝毫的冲撞,而是直接穿透虚空,直接扎在了大肚头陀的身上。

也只有真正的空间法门,才能让大肚头陀这样的修士都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和空间。

“不要鬼叫鬼叫!”

他们的惊呼瞬间换来了大肚头陀的暴怒。

空间法门又如何!

对面这明明就是一名金丹修士,金丹修士如何能够真正的使用空间法门,只不过就是修行之中得到的一些独特际遇,让他得到了一段空间法门的元气法则而已!

这种威能,决计再不可能让他遭受第二次的侮辱!

在暴怒的喝声中,他身外佛光暴涨,一圈圈金sè的佛光就像是实质的火焰往外喷涌。

他的整个身体流淌着金光,就像是变成了一尊真正的金佛。

“轰!”

他锁定了王离的气机,朝着王离按出了一掌,他身前的虚空都似乎彻底崩塌了,一只金sè的巨大佛掌就像是一座巨山横空出世,拍向王离。

看网友对 第五百五十六章 严重轻敌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