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 并非巧合

他心中已经想好了说辞。

等到王离说,这是用金丹祭炼而成的法器,他就说这样可以轰杀元婴的金丹法器我有五颗。

如果真的一定要欺压晚辈,揪着晚辈犯下的错不放,那晚辈也只有扮演滚刀肉的角sè,烂命一条,看看五颗这轰天丹雷到底爆开时到底会绽放出什么样的威能了。

然而让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对方明明仔细的看着悬浮在他身前的轰天丹雷,接下来却是狐疑道:“我感觉不出啊,这是什么法器?”

“我….”

夏庆云差点一口气没有上来。

他心中有种无比抓狂的感觉,足足数个呼吸之后,他才缓过气来,道:“轰天丹雷,这就是轰天丹雷,用真正的修士金丹祭炼而成的法器。”

“和绝灭金丹、大灭丹雷一个路数的东西?”王离的这尊分身才恍然大悟的样子,“不过好像这样一颗也炸不死我,等等…你说有五颗?”

夏庆云心中越来越不舒服,很有忍不住要激发这轰天丹雷的冲动,此时听到对方这样的声音,他才神sè微松,点头的同时,伸手一动,将剩余四颗轰天丹雷也取了出来。

事实胜于雄辩。

他觉得面对这种性情古怪的厉害修士,就要一次性给予足够的震慑,不能给对方过多盘算的时间。

这五颗轰天丹雷静静的悬浮在他的身周,虽然此时并未激发,但是这五颗轰天丹雷都闪耀着夺目的光焰,表面的光焰甚至如同烈火一般呼啸作响,内里的丹光不断不安分的荡漾着,毁灭性的气息在金丹的表面不断形成各种紊乱的符纹,一道道的裂纹在金丹的表面不断的出现,接着又消失。

“倒真的是厉害。”

王离的分身皱着眉头看着这五颗悬浮在夏庆云身周的轰天丹雷,自言自语般道:“若是这五颗轰天丹雷一齐爆开,威能倒是真的可怖,我说不定也被炸得灰飞烟灭。”

夏庆云心中一动,心想你知道就好。

“如此说来,你倒是的确有些底蕴。”王离的这尊分身如真正的修士般看着夏庆云,沉吟片刻,道:“既然如此,我倒是的确无法为难你,不过你想必也不想将事情做绝,但你也知道,像我这样的修士,被你这怪虫偷袭一记,也不好受。这样吧,你老实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便放开你这怪虫,让你离开,如何?”

夏庆云神sè微松,恭敬不如从命般点了点头,道:“前辈且问。”

“我在沿途倒是也见过一些修士被偷袭杀死,取光脑髓和内脏,这都是你所为,还是你有同伴在这一带行走?”王离的分身出声问道。

夏庆云面sè不改,那些修士的确都是被他所杀,但是他却出声道:“我不知前辈来路,但我可以告知前辈,我乃是此次混乱洲域入侵先遣,庆云路之中一名修士,我们同行修士一共有八十三名。”

他之所以如此说道,便是想让王离觉得这一带活动的同伴众多,若是王离和他真拼个你死我活,恐怕身受损伤之后,也要被他同伴围剿。

“混乱洲域入侵先遣?你属于其中一路,那一共有多少路修士进入红山洲,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王离这分身继续出声。

“具体数目不知,但和我们一起进入红山洲的至少有十余路,共有千余名…”夏庆

云一脸平静的模样,他所说的大多数是事实,如此他才觉得对方不会心疑。

他原本还想细细述说,但也就在此时,他的后脑处突然青光一闪,他的脑海之中还未来得及生出不妙的念头,他的脑后灵光大作,威能的冲撞直接让他的整个身体往前栽出。

噗!

几乎同时,一道剑光激射而来,瞬间刺穿他的气海。

这夏庆云虽然斗法经验老道,但他一开始盯上王离的这尊分身,就确定王离这尊分身是独自前行,他哪里知道暗中还躲着王离的真身。

王离这尊分身表现得又极为厉害,他全副心神自然在这尊分身上,而且他最没有想到的是,对方明明是想要从他口中探听一些有用的讯息的样子,在他的潜意识里,哪怕对方还有别的打算,肯定也要从他口中探出一些消息再说。

王离倒也是现得现用,他真身藏匿过来,用之前炼化异源得到的蕴含空间法门的青sè小箭直接偷袭此人的后脑,与此同时再用剑罡补了一剑,直接洞穿此人的气海。

他确定此人不是自己的对手,但只是忌惮对方的这五枚轰天丹雷自爆。

毕竟他师姐的金丹自爆一直是他心中挥之不去的yīn影。

所以此时一剑洞穿夏庆云的气海之后,他的分身这才连连施法,不断镇压夏庆云浑身气机流动,但他的真身却反而连连施展九天踏星诀,往后不断掠出。

他瞬间又远离十余里,确定再怎么样爆开一团金丹都不可能对他造成威胁,他才停了下来。

“此人竟然并非是一个人行走?”

“难道他是故意钓鱼?”

“他是故意引我出现,然后这个人在暗中yīn我?”

王离施展九天踏星诀往后横渡虚空的刹那,夏庆云心念电闪,他就已经反应了过来。

“你们!”

他身上出现了数缕光纹,在此种气海被破,接着被数道禁制的威能镇压的情形之下,他似乎都想要动用秘术来引爆这五颗轰天丹雷,但王离施法实在太快,他身上的气机迅速被镇压下去,那五颗轰天丹雷也失去控制,纷纷往下坠落。

王离的分身随手一摄,将五颗轰天丹雷都抓摄在手中。

他对金丹的自爆十分熟悉,此时分身将五颗轰天丹雷抓入手中,只是略微感知这五颗轰天丹雷的气机,他心中便是一松,确定这五颗轰天丹雷虽然就像是薄壳鸡蛋一敲就碎,内里的毁灭性威能瞬间就可以涌动出来,但这爆发和不爆发之间,其实保持着一个微妙的平衡。

除非他现在刻意破坏这微妙的平衡,否则这五颗轰天丹雷看似十分危险,气焰惊人,暂时倒是也没有什么自爆的危险。

“嗯?”

然而让王离也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此时,夏庆云眼中的神光瞬间就黯淡了,他的生机直接断绝,就像是一点烛火直接被掐灭了。

“这么凶残?”

王离依旧不敢靠近,他的这尊分身凭空摄拿住夏庆云的尸身,许久之后,确定再无变化,王离这才小心翼翼的靠近,他认真感知了片刻,确定对方应该是被下了某种类似“命灯禁”之类的法术,只要被人制住,这种法术就自然激发,他的生机就直接被抹灭。

这种法门在邪修之中很常见,就是怕自己宗门的修士被擒之后吐露

有关功法和山门的奥秘。

如此一来,王离倒是有些懊恼了。

他这偷袭算是十分干脆利落的成功了,但从这名修士的口中,倒是的确没有套出多少有用的情报。

不过王离从来不在已经失去的东西上纠结太久。

这名邪修身上的法宝囊很多。

从进入红山洲以来,这名邪修应该已经击杀了不少仙门正统的修士,而且他击杀了仙门正统的修士之后,也应该没有什么渠道出手纳宝囊和其中无用的东西。

或者说,对于这些进入红山洲的邪修而言,也没有什么处理的必要。

与其贱卖,还不如抢夺更多。

所以这名邪修身上的纳宝囊足有十七个之多。

除了十七个纳宝囊之后,这名邪修身上还有一个用某种灵兽的兽皮炼制的纳尸囊。

还有一个专门用于收纳各种血肉灵材的独特血红sè法瓶。

王离很清楚这个血红sè法瓶里的血肉对于万夜河的炼器而言也有用,但他犹豫了一个呼吸的时间,还是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他最终还是取出了这个血红sè法瓶里的血肉,用真火燃为了灰烬。

他看着灰烬从空中洒落,他绝对有时候真的挺矛盾的,这似乎很浪费,但似乎人有的时候就很容易做出并非是利益最大化的选择。

就如当年他明明知道进入孤峰肯定没好果子吃,但他想清楚了之后还是很冷静的去了。

他这个时候考虑的是索性去接应洛凛音返回白头山地界,他还不知道,这夏庆云的死已经在庆云路那一帮修士之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其实也就夏庆云自己觉得自己和庆云路这个名字只是巧合,其实也只有他自己蒙在鼓里,以为他自己就是摩夷天窃天道宗一名杰出的年轻弟子,但事实上,他却是某个大人物的私生子。

庆云路就真的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在夏庆云自己看来,自己这一路的修士似乎都没有什么明确的指标,但其实对于庆云路的几名首脑人物而言,他们其实接受有明确的指标。

在混乱洲域接下来一波强大攻势到来之前,他们要帮助夏庆云突破到元婴,而且按照庆云路的这几名首脑人物对那名大人物的了解,仅仅是凝婴成功,修到元婴一层,那只能算是勉强及格。

最好要帮助他修到元婴三层,这才算得上是优秀。

关键在于,要考虑到夏庆云的道心以及今后的修行之路,这种帮助还需要做到不露踪迹,还要让夏庆云自己觉得丝毫不是来自外力,而是来自于自身的选择和冒险。

他们让夏庆云去游走的地界,其实之前早就已经探过,应该根本不存在可以直接灭杀夏庆云的修士,拥有着月魔虫和那么多颗轰天丹雷的夏庆云,应该可以在那处地方想怎么猎杀就怎么猎杀。

然而这种十拿九稳却偏偏出现了致命的意外。

夏庆云现在竟然死了?

不是有人直接灭杀他,而是有更为厉害的人物,直接镇压了他,以至于他直接死在了窃天道宗的命灯反噬之下。

镇压他,比直接杀了他还难。

这种死法真的是让所有庆云路的人根本想不到的,对于庆云路的人而言,这绝对是一场噩梦。

看网友对 第五百五十章 并非巧合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