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九章 叶云澜

聆听许久。

长袍男子牵着那匹骨瘦嶙峋的青驴,走进了九鼎城。

“化灵境修为,斩杀五位灵轮境联手,不简单,着实不简单。”

长袍男子欣慰之余,也不由暗自震撼,“这等资质和底蕴,可太罕见了……”

“不过,奇怪的是,这苍青大陆在天地灵气复苏之前,明明极为贫瘠,他又是如何一步步拥有今日之成就?”

“莫非,他曾获得一些不为人知的造化,亦或者是,在他背后另有高人指点?”

“不管如何,这孩子以后的成就,注定不可限量。”

“若能让他继承‘祖源神藏’,便是证道为皇,当也不在话下!”

想到这,长袍男子内心隐隐有些激动,加快了脚步。

一刻钟后。

当进入青龙坊,远远地看到青云小院所在位置时,长袍男子不由摸了摸下巴。

“这片区域好多暗哨,看来任何人要靠近那青云小院,都瞒不过大夏皇室的耳目。”

“不过,这倒难不住我。”

长袍男子笑了笑,对身边青驴说道,“自己找个地呆着去。”

而后,他负手于背,迈步朝青云小院行去。

一路上,没人引起任何的注意。

直至抵达青云小院大门前,长袍男子伸手轻轻叩门。

“谁?”

一道悦耳如天籁般的声音响起。

长袍男子声音温和,道:“鄙人叶云澜,前来拜见苏……苏道友。”

吱呀~

庭院大门打开,露出一张宜嗔宜喜的绝美瓜子脸。

长袍男子不由一怔。

好一个姿容如仙的少女!

一袭简雅长裙,肌肤胜雪,晶莹娇润,脸庞清妍明秀,星眸明净剔透,气质空灵绝俗。

“敢问阁下找苏公子何事?”

闻心照问道。

长袍男子微微抱拳,声音温和道:“我是他的亲人。”

“亲人?”

闻心照一怔。

长袍男子道:“不错,等见到他时,姑娘自然知晓我的身份。”

闻心照想了想,说道:“苏公子在数个时辰前,去了天芒山,阁下要不改天再来?”

长袍男子道:“他去天芒山做什么?”

闻心照道:“秘密。”

长袍男子哑然失笑,看出眼前这绝美如仙的少女对自己明显心存戒备。

想了想,他说道:“姑娘尽管去忙,我就在此地等他回来好了。”

说着,便负手于背,立在大门一侧,眺望远处的金鳞湖。

他显得很安静,也很有耐心。

闻心照迟疑了一下,道:“阁下……真的是苏公子的亲人?”

长袍男子笑了笑,道:“我可没有乱攀亲戚的习惯,姑娘请回吧,不必理会我这个闲人。”

他身影清瘦,鬓角霜白,眼神转动时,泛起岁月沧桑的气息,一举一动,磊落自然,很容易给人以好感。

闻心照道:“阁下还是进屋来等吧。”

长袍男子讶然道:“姑娘为何又改变主意了?”

闻心照微微一笑,道:“若阁下真的是苏公子的亲人,我一直把你拒之门外,可就显得太无礼了,请。”

说着,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多谢了。”

长袍男子笑了笑,迈步走进庭院。

“我就在这庭院中等待。”

长袍男子径自来到池塘一侧,随意坐在一块岩石上,“姑娘且去忙吧,莫要在意我。”

说着,他闭上眼眸,静静养神起来。

闻心照想了想,还是亲自去泡了一杯茶,放到了长袍男子一侧。

而后,她这才折身离开。

直至她身影走远,长袍男子唇角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真是个好姑娘,雨妃若见到,肯定也会喜欢的吧……”

想起叶雨妃,他神sè不禁又变得感伤起来。

时间点滴流逝。

日影西斜,天光渐渐昏沉。

长袍男子坐在那,仪态悠闲,似能坐一辈子般,浑不见一丝焦躁之sè。

当苏奕从天芒山返回时,就看到了这样一幕。

他不由微微一怔。

这时候,闻心照从阁楼内走出,低声道:“公子,这位朋友自称是你的亲人,一直在此等你回来。”

叶云澜?

亲人?

苏奕眼神有些疑惑。

与此同时,长袍男子已起身,当看到苏奕时,他脸庞不由泛起一丝恍惚之sè。

眼前这青袍少年,俊秀出尘,眉梢之间,和叶雨妃有着三分相似,尤其是眉毛和鼻梁,直似如出一辙!

一股说不出的激动和喜悦,随之涌上长袍男子心头。

他笑着迈步上前,道:“我名叶云澜,是你母亲叶雨妃的兄长,换而言之,我是你的舅舅。”

他显得无比高兴。

苏奕:“……”

猝不及防之下,忽地冒出一个舅舅来,这让拥有前世十万八千年阅历的苏奕,都有些错愕。

“你如何证明自己的身份?”

苏奕稳了稳心神,皱眉说道。

叶云澜略一沉默,道:“你母亲当初前来苍青大陆时,身上带着一件名唤冥狱雷刑钟的宝物,还有,她左手腕部生着一道形似叶子的青sè胎记,那是我们叶氏嫡系族人皆有的烙印。”

说着,他挽起左手衣袖。

便见手腕间,有着一枚叶子形状的青sè胎记,才铜钱大小,神奇的是,胎记上竟浮现着一条条细若牛毛的叶脉!

当看到这个胎记时,苏奕终于敢断定,眼前之人应该并未撒谎。

因为他今世的母亲叶雨妃左手腕部,的确也有这样一个胎记!

一时间,苏奕心绪不由微微有些异样。

他自然清楚,叶雨妃来自异界,且身份不寻常,否则,不会携带着那一件镌刻着“苍青之源,皇御九极之秘”烙印的冥狱雷刑钟。

只不过,他却没想到,时隔多年之后,母亲叶雨妃的兄长竟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坐。”

苏奕一指庭院中的一张座椅。

而他则拎出藤椅,懒洋洋躺了进去。

叶云澜笑了笑,随意落座,并不在意苏奕那略显冷淡的态度。

“你这次为何而来?”

苏奕问道。

叶云澜脸上笑容消失,轻叹道:“原本我此来,是要接你母亲返回宗族的,可却没想到,你母亲竟早在十多年前

就已离世。”

苏奕道:“所以,你就来找我了?”

叶云澜点头道:“不错,你身上流淌着雨妃的血脉,我想带你返回宗族,继承一桩原本应该属于你母亲的大造化。”

苏奕一怔,摇头道:“我对这些一点兴趣都没有,也对你口中的叶家没有任何兴趣。”

这一世,他心中所承认的亲人,只有生母叶雨妃一个。

其他包括苏弘礼在内,都不被他放在心上。

更何况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叶家?

叶云澜神sè浮现一抹愧疚,道:“我知道你无法接受这一切,心中对我这个完全陌生的舅舅有抵触,也很正常,可不管如何,你毕竟是雨妃的孩子。”

他深呼吸一口气,道:“你母亲离世,已让我内心痛苦万分,自不能再看着她的亲骨肉,漂泊在这苍青大陆,你放心,我会用尽一切办法,帮你铺平修行道路!”

苏奕不禁揉了揉眉宇,道:“说实话,你大可不必为此愧疚,母亲的仇,我也已经替她了断,便是我的道途,也根本不需要任何人帮忙。”

叶云澜怔了怔,说道:“你可知道,你母亲当初为何会来到这苍青大陆?”

苏奕皱眉道:“难道另有隐情?”

“不错,她当年是被迫的!”

叶云澜眸子中泛起一抹恨意,“宗族那些老家伙,视她为棋子,借用一种极危险的方法,将你母亲送来这苍青大陆。”

“那些老家伙明面上是为了让你母亲寻找苍青之源,实则,无非是不想让你母亲继承宗族所留的那一桩大造化罢了!”

苏奕不由怔然。

他以前也曾怀疑,母亲叶雨妃究竟是来自何方势力,为何会让她独自前来这苍青大陆。

如今看来,果然另有隐情!

想了想,苏奕问道:“她修为为何那般……弱?”

“弱?”

叶云澜摇头道,“你母亲可一点都不弱,相反,她是宗族最耀眼的修道奇才,年仅十七岁,就已踏入化灵境,凝结出最顶级的大道灵宫,打破了诸多宗族古来至今诸多记录,被视作证道成皇的好苗子来对待。”

苏奕不由吃惊,十七岁的化灵境,还凝练出最顶级的大道灵宫!

若如此说,他母亲叶雨妃,的确称得上是一个极厉害的修道奇才了!

叶云澜声音低沉,继续道,“坏就坏在,那些老家伙送她前来苍青大陆时,动用了一种极危险的方式,当时,她被封印在一枚道茧之中,横穿界域壁障内的空间洪流之中……”

听到这,苏奕已经明白过来,道:“她的一身道行,在横渡空间洪流时,遭遇到了无法修复的打击,甚至,极可能连大道根基也被毁了。”

“不错。”

叶云澜点头,清瘦的脸庞上尽是愤懑和恨意,“我甚至怀疑,那些老家伙当初这么做,根本就没想过,你母亲能够从那空间洪流中活下来!”

苏奕顿时默然。

在他小时候的记忆中,叶雨妃可从没有跟他谈起过这些。

不过想一想也是,他四岁时,叶雨妃就撒手人寰,哪可能会跟一个小孩子聊这些?

而如果真想叶云澜所言,他母亲叶雨妃当初所遭遇的一切,无疑就是一桩来自她自己宗族的谋杀!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一十九章 叶云澜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