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你好风骚

“拘束准道子级人物十名,得元婴级辨源秘术一门……”

拘束准道子级人物十名?

王离下意识的想到,那自己身边的准道子级人物也已经不少了啊。

万夜河、周玉希、洛凛音、颜嫣,这四个是正儿八经的名门大宗的准道子级人物。

按之前得到一颗异源的过程来看,似乎这灰sè道殿的法则是只要满足这基本的条件,但对于细节却似乎把控得并不那么严苛。

说要收满三名门弟子,结果他拉了一个猴来凑数,结果冥冥之中就触动了命数,直接这猴就给他吐出了一颗异源。

那现在周玉希和万夜河肯定是算他拘束的吧?

至少他们两个是不给满足够的异源不准走。

那洛凛音严格意义而言也应该算是一个,至于颜嫣,严格意义上当然不能说被他拘束在此,但不知道名义上被他拘束一下行不行?

那保守起见,他现在手头有三个可以算是拘束的准道子,乐观起见就是四个。

平时东方边缘四洲准道子级的人物很难找,但现在不同,三圣肯定有什么特别的用意,让道子战在东方边缘四洲直接开演,现在东方边缘四洲妖兽多,准道子级的人物也多,要拘束点准道子级的人物好像并不算难。

更何况他隐约觉得自己的直觉肯定也不会差,说不定餐霞古宗的准道子陆鹤轩就会送上门来。

之前就听说了陆鹤轩纠结了一帮准道子级人物和大罗古宗的杨厌离等人打得不可开交,陆鹤轩要上门来找他麻烦,恐怕至少也要给他送上门来几个准道子。

这么一算,好像按照这条命数,他就很快能够得到元婴级辨源法门一门。

不过王离自幼是穷怕了,他穷的时候不只是想将一颗灵砂掰成两颗花,同时是有两颗灵砂的时候都绝对不想放同一个口袋里,他当然觉得鸡蛋不能放一个篮子里。

所以他还是耐着性子仔细的在诸多的命数之中寻觅,看看有没有其它能够有机会很快达到的。

“这….?”

一条很快闪现在王离眼睛里的字符让他瞬间惊了。

这条的内容是:“让九名不同修为的女修当面赞扬,‘你好风骚,我好喜欢’…可得元婴级辨源法门一门。”

这是什么鬼?

你好风骚,我好喜欢,这是什么话?

王离无语的看着灰sè薄片,“难道我王某人的命数,就天生如此清奇么?还有这样的命数可以得到这样的法门?”

灰sè薄片保持一贯的沉默,只是不断的继续闪现字符。

它的沉默和之前以及现在不断浮现的字符,却无形之中让王离明白了一个人生的真谛。

像他这样长得还算过得去,又有如此道基灵韵的年轻修士,好像只要肯牺牲sè相,肯入赘豪门,似乎也不难获得足够的好处啊。

这好像的确是寒门修士最容易往上爬的途径啊。

“道理虽然是这么个道理,但我王离是这样的人么!”

王离义正言辞的呵斥灰sè薄片,“按我的个性,根本没有这样的可能性好不好!我怎么可能为了一丁点利益,就牺牲sè相!”

但呵斥完灰sè薄片,王离自己倒是有点心虚,不过所幸这灰sè道殿别人也进不来,更不可能从这灰sè薄片上看到他的这些命数,他就彻底心安了,然后对着这灰sè薄片活灵活现道:“以后少给点这种不靠谱的命数啊。”

说归这么说,但他的思绪却很诚实。

要让九名不同修为的女修当面夸奖他,你好风骚,我好喜欢,这好像更不难?

现在这道观里面,就有颜嫣、周玉希、何灵秀、魏黛眉和齐妙云,这都已经五个了,她们五个人修为当然截然不同,如此一来,就只要再找四个女修说这样一句话,那不就完成了?

找几个道子还难一点,找四个不同修为的女修,那不是简单到了极点?

又不是说一定要找不同修为大境的女修。

如果说这是大考的考题,在王离看来这简直就是送分题。

“那不得先完成这道送分题再说?”

王离瞬间心痒起来,他觉得贪多不烂,能够到手的东西到手再说。

这心念一个剧烈波动,他直接就退出了修行,又出了修行静室。

“灵熙道友,呵呵道友,周道友,魏师妹,齐道友,你们在哪里,有没有空?”他一出修行静室,便又发现了一个问题,这座道观似乎真的被随老道的气机浸润太久,整座道观形成独特道域,即便是他掌控整个白头山地界的气机,这座道观却似乎自成一体,他的神识也无法随意在这道观之中穿梭,无法随意神识搜索这道观中人。

如此说来,在这道观之中修行,倒是还各自有着隐私?

不过他又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如果换了他自己是三圣,绝对自己管辖的修真界中,有位修士似乎十分特别,要加以关注的话,一定会将他安排在比较容易监视的地方。

但现在这三圣的圣谕,却偏偏将他放在了不利于三圣监视的地方。

随老道虽然在他们遇见时就已经苍老不堪,不是全盛时期,但境界毕竟是境界,同等境界的元气法则形成的道域,自然也不是其余同等修为的修士所能轻易破解。

“难道是三圣中有人故意这么做?是有圣者不想让其余圣者知道他的特别?”

王离脑海之中第一时间浮现出了这样的念头。

怪!怪!怪!

若真的是如此,那这名圣者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利用自己,还是设法庇护自己?

王离一向擅长将人往坏处想,毕竟他在过往那么多年修行里见过的修行界的尔虞我诈实在太多了,但此次他潜意识里却觉得这名圣者好像是有些好意?

“周道友,怎么只有你,其余人呢?”他还在浮想连连,却发现自己一顿喊之后,却只有周玉希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他顿时有些惊讶。

“万道友好像闭关炼器去了,何道友和颜道友、洛道友分别出山办事,何道友和颜道友设法去探听和传递些消息,洛道友则听从何道友和颜道友的安排,去距离最近的市集去交易和采购一些东西。魏道友和齐道友似乎也在闭关修行。”周玉希不敢看王离,尤其此时只有她和王离在,她的脸就不自觉的白里透红,“白藕带着水龙猿去熟悉周遭的环境去了,我则按颜道友所说,在道观周围布置一些提前预警的法器之类。”

“那意思暂时就我们两个?也好。”王离微微沉吟。

“我们两个…也好?”周玉希原本就心中小鹿乱撞,此时听到王离这么说,她的身体都微微有些发颤,双手都紧张的握成了小拳头。

她心中不断响起一个声音,王师兄是要做什么,他该不会对我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他如果给我提了过分的要求,那我该怎么办呢,我要不要拒绝他呢,可是我就算拒绝他,他也不听不管我怎么办呢

,我也不可能抗拒得了他啊,真的羞死人了。

“周道友,有件事倒是正好要请你帮忙。”王离原本觉得人多还挺难以启齿的,他觉得这样一个个说倒是挺好,省得有些人脸皮薄,不好意思在别人面前说这样一句。

“王道友…你…”周玉希结巴起来,她娇羞的顿了顿脚,道:“什么事?”

“我有了个心魔。”王离方才沉吟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他觉得这一招对于颜嫣而言最好用。

“又有心魔了?”

周玉希倒是也吃了一惊,对于任何修士而言,心魔这种东西都是相当可怕,她心中下意识的念头是,怎么刚刚就一个心魔,现在才修行没有多久,就又有了一个心魔?

不过她随即倒是释然,因为王道友如此不凡,都已经成就圣子,但他修行精进途中,自然遭遇的坎坷要比别人更多一些,多些心魔也很正常。

“我…”如此一想,她突然又玉脸更加透红,支支吾吾道:“我又有什么能帮你的?”

“其实是这样的。”王离话到口边,却也是有些难以启齿,他讪讪的一笑,道:“我不知怎么的产生了个幻境心魔,内里有个心魔需要至少九名不同修为的女修对他说上一句,你好风骚,我好喜欢。”

“什么!”周玉希不可置信的叫出声来,她张大的嘴里足以塞下一个鸡蛋。

这是什么幻境心魔,她真的是闻所未闻。

“王道友,这是真的么?”下一刹那,她下意识的问出了这一句。

王离有些心虚的一笑,道:“我也很无奈啊。”

周玉希愣愣的看着他,骤然却是又顿了顿足,无比娇羞道:“王道友,你讨厌!”

王离有些懵,道:“周道友,你说错了,你应该说,你好风骚,我好喜欢。”

“王道友,你…..”周玉希更是娇羞无比,她双手扯住法衣的衣角,纠结了半天,轻声道:“王道友,你要我帮忙,让我说这样一句我也不会拒绝,但…”

王离无法理解的看着她,道:“但什么?”

“但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周玉希鼓了半天的勇气,方才出口道。

“什么?”王离越发觉得她此时的状态有点古怪。

“能不能以后也喊我周师妹,容许我喊你王离师兄。”周玉希轻声说道。

“就这?”王离不可置信,“那当然可以啊。”

“真的?”周玉希的眼睛里都闪现了泪光,她猛然抬起头来,看着王离,脱口而出,“王离师兄,你真好。”

“不是不是!是你好风骚,我好喜欢。”王离郁闷了,他觉得可能真的是某些地方大就容易无脑,怎么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还会说错,像何灵秀和颜嫣现在多机灵。

“是!”周玉希浑身都有些发烫,她极其低声道:“王离师兄,你好风骚,我好喜欢。”

“你这声音我都听不见。”王离忍不住摇头,他生怕不保险,道:“你声音大一点,再说一遍。”

周玉希娇羞无比的顿了顿足,道:“王离师兄,你好风骚,我好喜欢!”

她此次的声音响了很多,但是说完这句,她却是害羞得不行,直接捂着脸转身就逃也似的掠走了。

“这说都说了,又是作甚?”

看着周玉希如此模样,王离倒是忧心忡忡起来,在他看来颜嫣比起周玉希更加古板,周玉希都好像怎么都说不出口这样的话语,这让颜嫣开口说这样的话,还不知道成不成啊。

他哪里知道周玉希的心思。

周玉希之前来时,听到他喊魏黛眉是魏师妹,但喊她却是周道友,她心中就莫名的酸楚,她也恨不得王离能够喊自己周师妹,而且她虽然比起何灵秀和现在女童化的颜嫣的确是更加奇峰凸起,但她身为妙欲古宗准道子,当然不笨。

而且王离忽略了一点,在察言观sè,感知修士的情绪方面,妙欲古宗的修士,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在妙欲古宗的功法之中,察言观sè原本就是挑拨人情欲的前奏,唯有能够精准的察言观sè,才能完美的顺其喜好,挑拨其情绪,控制其情欲。

所以周玉希一看方才王离的神sè,就瞬间直觉王离是在撒谎!

他根本就不是有什么心魔。

不是有心魔,却要自己说这样的话,这是为什么?

简直就是乘着没人的时候,和她调情。

王离师兄,真的是太讨厌了!

不过王离师兄,肯定是有很深的用意的。

那这样的事情,多做几次,她也不会怪他,也会很乐意帮忙的。

……

王离哪里想得到她的心思。

他现在一门心思在想如何得到一门元婴级辨源法门。

看着周玉希娇羞扭捏无比的模样,他就顿时有些头疼。

那现在反正人数也还不够,不如直接出去转一转,在白头山地界周遭找够些女修说上这样的一句话,若是人数够了,也根本不需要再去颜嫣那里想办法。

那些不认识的女修要是不肯白帮忙,弄些法器或是法门交换,她们谁会白捡的便宜不捡?

“我先在白头山周围转一转,很快就返回这里。”

他冲着周玉希的背影就喊了这么一声,接着便驾起遁光掠了出去。

他一边朝着白头山地界外掠出的同时,还在心中嘀咕,怎么当年自己在孤峰的时候就没有这么好运,没有什么人给个自己点好处,让自己说点啥?

这白头山方圆有千里,白头山地界内虽然并不算什么红山洲的热闹之地,但除了最为靠近的梧桐观之外,周围倒是也挨着不少宗门的地界,倒是也不算什么荒芜之地。

王离直接朝着西南方位飞掠,他之前虽然在红山洲行走不多,但各宗门所在和一些坊市、修行者聚集地的位置,却是也清楚得很,白头山地界的西南方位,除了有一个叫做吴闾国的凡夫俗子王朝之外,还有好些个修行者交流坊市和数个各宗门用于暂时安置和接引仙苗所用的修士渡口。

他手头上要做的事太多,倒是也没有闲情去逛逛那些地方,只是朝着那处方位走,肯定遇见修士的概率比较高。

他最好就是一下子遇到一群修士,内里有足够多的女修,如此一来,那恐怕直接就能完成命数,得到一门元婴修士才能演化完全的辨源秘法。

好的运气往往来自于知识的积累和用心的判断。

他的运气就的确不赖。

他现在成就金丹之后,施展九天踏星诀的遁速十分可怖,恐怕连元婴六七层的修士的遁速都只能跟在他屁股后面吃屁,而且他的优势就是哪怕全力施展各种法门,也不会有丹光泄露,再加上他身上独特的法衣,用欺天古经再隐匿遁光,他在空中疾掠,就是只有一道淡淡的光影在云层之中瞬移,肉眼根本都看不清楚。

他全速飞掠,也才刚刚飞出白头山地界,结果就马上看到了一道在云层之中穿行的遁光。

在修真界其实主动迎向别人的遁光也是大忌,很容易牵扯不必要的麻烦。

但他现在已经有了很足的底气,而且他远远看去,那道遁光十分普通,就像是寻常筑基期修士驾驭着很普通的法宝,他便也没有多少顾忌。

修真界就是拥有这样的天然法则,低阶修士永远在高阶修士面前战战兢兢,最好不要轻易出现在陌生的高阶修士的视线之中,但高阶修士在低阶修士面前,却始终有着强大的优越感。

王离不是特别爱仗势欺人的人,但面对这种级别的遁光,他也有着天然的优越感。

他直直的朝着那道遁光掠去,很快看到那是一艘十分寻常的法舟。

这种法舟浑身赤红,流淌着木灵元气,也是某种核雕炼制的木系法舟。

这种法舟殊胜之处是御使起来不需要消耗太多的真元,炼制也简单,而且使用的时间越长,被真元浸润得越久,法舟的品阶反而还会略有提高,但这种法舟也有天然的弱点,譬如它本身的防御威能不高,胎体也很容易在元气的剧烈冲撞下破损。

“收获还不错!”

王离看清这法舟和法舟上的修士时,眼睛瞬间就亮了。

这一艘前后不过一丈有余的小型法舟上,倒是足足立了五名年轻修士,这五名年轻修士之中,倒是也有三名女修。

这五名年轻修士身上都没有厉害的元气波动,身上的法衣虽然好像都并非出自同一宗门,但看上去都是品阶不高。

王离神识扫过,只觉得这些人都是筑基二三层的修士,他便更加欣喜,毕竟这些修士的修为越低,他要让他们帮忙的话,恐怕付出的口舌和代价就越小。

到了确定筑基期修士能够感知到自己的范围,他瞬间慢了下来,显露了身影,然后直接冲着这艘法舟上的修士笑了笑,出声道:“诸位道友,相见即是有缘,我正巧要找人帮忙,不知能否耽搁诸位道友片刻?”

这五名年轻修士样貌都不差,其中有一名女修看上去身材最为娇小,但她剑眉微挑,却仿佛是这些人里面带头的。

她的目光如锐利的剑锋穿过云气,落在王离的身上,足足看了一个呼吸的时间,这才出声道:“道友是何来历,有什么要我等帮忙的?”

“这不是东方边缘四洲的口音啊,看来也是别洲来的修士。”这女修一出声,王离便听出了她的口音并非是东方边缘四洲的口音,他心中嘀咕,但说话起来却是张口就来,“好说好说,我乃是云笈洞天的修士……”

“云笈洞天的修士?”王离的话还没有说完,还没有来得及胡编一个名号,他的话头就已经被法舟上这些修士的一阵哄笑打断,“就是那个被天劫炸了山门的云笈洞天?”

王离顿时一愣。

他当然知道云笈洞天被天劫炸了山门,这件事原本就是他干的。但这些人的反应好像就有点放肆了,要知道打人不打脸,这些人的哄笑好像有点肆无忌惮。

“原来是云笈洞天的修士。”那名身材最为娇小的女修倒是也不再那般神sè冷峻,但似乎也根本没有兴趣听王离报名号了,直接问道:“不知道友在这里拦住我们,是有什么要我们帮忙的。”

“难言之隐,难言之隐。”王离呵呵一笑。

“既是难言之隐,那就不用说了,反正我们也是挺忙的。”女修说道。

“……!”王离顿时一愣。

这名女修也似乎完全不按修真界对话的规矩来啊。

他这明明是打个哈哈,然后才开始说正话,结果这女修就直接来这么一句,看起来倒是很不好说话的样子。

不过倒嘴的肥肉,哪里有丢了的道理。

王离顿时讪讪一笑,道:“就是难言之隐,这才是难事,而且往往难言之隐,不能去除的话就是难受得很,事情是这样的,我正巧在附近修行,但突然之间却是心魔丛生,心魔之可怖实在令人心悸,它竟然直接在我心中形成幻境,不断对我施压,要我凑满九名女修,每个对我说上一句,你好风骚,我好喜欢….这心魔幻境我已经用独特传音手段问了我宗师长,我宗师长告诉我,就只能按这心魔所说的办,否则无法消解,此生凝丹都无望啊。”

“什么?”

这名女修原本是一脸不置可否的神sè在听着,但听到后面的几句话,她的嘴角微微抽搐,到听完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难怪山门都会被天劫炸了,如此师长…我看你此生也的确凝丹无望了,我看还是不要挣扎,不要这么麻烦去解决这心魔了。”这名女修忍不住捧腹大笑的刹那,法舟上也是哄笑一片,几个人都是笑得直不起腰。

“怎么了?”王离倒是被他们笑懵了。

“荒谬,简直是荒谬。”一名身穿土黄sè法衣,身姿最为挺拔的男修忍不住用同情的目光看着王离,“我从未听说过解决心魔可以用如此法门,我等修士逆天修行,遭遇如此心魔,自然也是要勇猛精进,迎难而上,直接要劈开魔境,斩杀心魔,从来没有听过顺着心魔的意思来的,你越顺着它的意思,今后有求必应,不是养虎为患,坐大心魔?”

“你好风骚,我好喜欢….”一名身穿杏黄sè法衣的女修却是忍不住重复了这句话,她笑起来有两个好看的酒窝,她也是忍不住笑,“真的好好笑啊,这什么师长啊,他在想什么啊。”

“对的,就是这句话!”王离的眼睛亮了,他直觉这已经完成了一个。

“你们也真的是。”最先发笑的那名身材娇小的女修却是突然一声冷笑,“你们也真的相信有这么愚蠢的师长么,他明明就是在无事生事,在戏弄我们呢。”

“怎么可能!”王离马上叫屈,道:“我怎么戏弄你们,我绝对是真心实意要你们帮忙,只要你们肯帮我这个忙,也就说上这样一句,我绝对也会让你们有所好处。”

五名修士的笑声都止住了。

五个人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王离,那名身穿杏黄sè法衣的女修戏谑的看着王离,道:“你能给我们什么好处?灵石,灵源?”

“那倒是不能。”王离马上摇头,他现在灵石灵源都不够用。

五个人顿时不屑的笑出了声来。

“但我可以给你们一些法门啊,或者给两件法器也行。”王离有些肉疼,但他心中想着的是,反正低阶的骨器他手上还多。

“给我们法门?还给我们法器?”除了那身材娇小的女修没有笑之外,其余四人全部都又忍不住笑出了声。

但也就在此时,王离突然感知到一股莫名的气机。

与此同时,那名没有笑的身材娇小的女修似乎也感知到了,她豁然转身,朝着她身后不远处望去。

“杨厌离,我就知道你消息灵通,忍不住先要到这里来查证一番…”与此同时,她身后不远处的一团云气之中,传出了冷笑声。

(今天起太早了,又有点不适应了,挑战万字还是最终失败,明天继续。)

看网友对 第五百二十六章 你好风骚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