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三章 银钗

青云小院大门外。

米天河低着头,躯体发僵,内心涌起浓浓的苦涩。

身为天行剑斋的灵相境三长老,他哪曾想过,会因为十天前的一席话,而不得不在今日登门请罪?

可他不敢不来。

十天前,他还敢自恃身份,不把苏奕放在眼中。

可今日,随着城门前那一场惊世大战落幕,就是给他天大的胆子,也再不敢不把苏奕的话放在心中!

“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把话说的太绝了……”

米天河暗自后悔。

他很清楚,今日自己若不主动前来请罪,以苏奕的性情和实力,还真敢踏上天行剑斋的地盘,大开杀戒!

便在此时,庭院内响起苏奕那淡然的声音——

“把你当初的话重述一遍。”

米天河浑身一颤,脸sèyīn晴不定。

内心更涌起说不出的耻辱感。

杀人不过头点地!

自己都已主动前来请罪,可看起来苏奕依旧不打算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有那么一瞬,米天河直想不顾一切,一走了之。

可最终,他还是忍住了。

作为一个久经风浪的老家伙,他很清楚,今日自己若走了,他日等苏奕报复时,死的不仅仅会是他一个,还会波及到整个天行剑斋!

这样的代价,就太大了!

半响,米天河似彻底认栽般,像蔫儿的茄子似的,唇角颤抖,嗫喏道:

“好你个……苏奕,敬酒不吃吃罚酒,既如此,那咱们……以后走着瞧。”

一句话,像用尽了米天河所有的力气。

当说完之后,他整个人神sè颓然,面如死灰。

只觉得这番话,字字如锤,说出时,就像自己亲手把自己一身的尊严给敲碎了……

“很好,一字不差。”

庭院内,苏奕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可以走了。”

“可以走了?”

米天河一愣,似不敢相信。

他本以为,苏奕会借此机会狠狠羞辱和践踏他,甚至已经做好逆来顺受的准备。

可谁曾想,这一切并未发生!

许久,米天河才深呼吸一口气,低声道:“多谢道友高抬贵手,米某感激不尽!”

说罢,他这才挪移脚步,转身而去。

直至走远了,那青云小院内也没有传出一丁点声音。

这让米天河暗松一口气之余,内心又不禁生出一股说不出的失落。

“在他眼中,或许自己本就是个无足轻重的小角sè,又哪会再跟自己斤斤计较?”

无视,才是最大的轻蔑!

……

青云小院内。

“嘿,这老小子怕是以为,苏大人您会趁此好好收拾他呢,他哪会知道,以大人您的身份和眼界,都不屑踩踏他这等蝼蚁。”

老瞎子笑着开口。

苏奕躺在藤椅中晒着春日天光,眯着眼睛,自语道:“古来至今,但凡能屈能伸者,有时候命的确要比别人长一些。”

说到这,他冷不丁说道:“不出一个月,璀璨大世就将真正来临了。”

老瞎子躯体一震,沉默片刻,这才说道:“在小老看来,这也意味着,一场真正波

及天下的大乱之世,就将拉开帷幕。”

他早推断出,当璀璨大世来临时,会有一些来自大世界的顶尖道统力量,插手进来!

比如孟婆殿,就已经在苍青大陆上显现踪迹。

再比如那来自明空界的紫月狐族力量!

“所谓璀璨大世,无非是苍青之源彻底破碎,反哺天下,从而让这苍青大陆迎来一场史无前例的剧变。”

苏奕道,“这既是修士崛起的黄金大世,也是动荡无边的乱世,而在我看来,经历此变,以后这苍青大陆,注定将盛极而衰。”

他想起大悲神君曾谈过的第六星墟。

那地方遗落着一方宛如废墟般的世界位面,生机不存,宛如死地。

这就是苍青大陆的前车之鉴!

“不过,苍青之种在我手中,以后足可以让苍青大陆实现否极泰来的变化……”

苏奕暗道。

“苏兄,我们回来了。”

忽地,庭院外传来一道透着欢喜的清脆声音。

不用想,苏奕就知道,是闻心照。

他抬眼望向庭院大门处,就见闻心照、寒烟真人、清芽鱼贯而入。

后边还跟着夏皇、翁九、以及一个身着淡紫sè长裙的美丽少女,赫然正是夏青沅。

只是相比从前,夏青沅这狡黠灵动的少女,明显有些心事重重,轮廓精致白皙的眉宇间,有着一丝掩饰不住的愁sè。

刚一走进庭院,夏皇便大步而来,神sè庄肃地朝苏奕行了一个大礼:

“夏云靖代表大夏皇族,多谢道友救命之恩!”

翁九和夏青沅也齐齐见礼。

苏奕在九鼎城外剑破大军,力挽狂澜,这的确等若救了他们整个大夏皇室一命!

苏奕微微摇头,道:“举手之劳罢了,莫要这般客气。”

他欠夏皇不少恩情,就是炼制玄都剑,也借用了九鼎镇界阵的力量。

更何况,这次那些古老势力既是冲着大夏皇室而来,也是冲着他苏奕而来,帮忙杀敌,本就是分内之事。

“哈哈哈,于道友而言,是举手之劳,于我等而言,则是天大的恩情!”

夏皇发出爽朗的笑声。

不过,他也清楚苏奕不喜这种客套的言辞,并未再多谈。

接下来,闻心照请众人一一落座,便和清芽一起,为众人一一烹茶。

这有着小剑妖称号的美丽少女,此刻显得很忙碌,而苏奕一直懒洋洋坐在那晒太阳,纹丝不动。

看到这样一幕,众人都没觉得不合适,反倒感觉很自然。

没办法,作为苏奕的熟人,他们早习惯苏奕这种习惯和秉性。

同样,闻心照陷入也清楚这一点,此刻反倒主动承担起招待客人的角sè,仿似这青云小院的女主人般。

“道友,我敢断定,这次那五大古老巨头大败之后,短时间内,定不敢再来生事。”

夏皇坐在苏奕一侧,沉吟道,“并且,他们很可能会选择隐忍,蛰伏一段时间,等那一场璀璨大世真正来临。”

苏奕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他对这等事情了无兴趣。

“青沅姑娘,我曾对你母亲说,倘若你不愿离开,无论是谁,也无法将你带走。”

苏奕目光看向坐在不

远处的夏青沅身上,少女自进入庭院后,就一副魂不守舍,默然不语的样子。

“呃……”

夏青沅如梦初醒,稳了稳心神,这才说道,“苏兄,倘若我愿意和母亲一起离去,你……会阻止么?”

此话一出,气氛猛地沉闷起来。

夏皇如遭雷击般,霍然起身,难以置信道:“丫头,你要离我而去?”

这位曾主宰大夏天下的霸主人物,这一刻罕见的失态了。

翁九也急眼了,道:“小主,你自诞生时,你母亲便狠心抛弃你和你父亲,一走了之,杳无音讯,你和她之间,可根本没有任何情感!而你若跟你母亲走了,你父亲他……他该如何是好?”

不等说完,夏皇摆手道:“你莫要多说!”

他深呼吸一口气,目光望着夏青沅,神sè复杂道:“丫头,你倘若真要走,我自不会阻拦,只是……你能否给我这个当父亲的一个离开的理由?”

夏青沅此刻的反应,让他也措手不及,完全没想到,在面对苏奕时,夏青沅会说出这番话!

而自始至终,苏奕静静地看着夏青沅。

少女低着螓首,似不敢面对,道:“父亲,不管如何,她……毕竟是我的……亲生母亲,我从小就在想,她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为何会抛下我和父亲离开,为何这些年都一直不回来……”

她双手悄然紧攥,语气坚决道:“我想知道这些答案!”

夏皇怔然,神sè明灭不定,明显受到极大的打击。

“你要的答案,我可以告诉你。”

便在此时,苏奕从藤椅上起身,径直来到夏青沅身前。

少女一呆,似受惊般,下意识从座椅上起身,结结巴巴道:“苏兄,你这是要做什么?”

“别慌,我是在帮你。”

苏奕忽地出手,从少女那乌黑的发丝间取出一枚纤细的银钗。

银钗仅三寸长,其上镌刻着一缕缕弯曲如蚯蚓的神秘纹理。

“给我!”

夏青沅大惊失sè,猛地出手抢夺,显得无比激动。

苏奕一手按住其肩膀,少女登时被禁锢,无法动弹。

咔嚓!

而与此同时,苏奕掌指发力,银钗寸寸崩碎,化作雪白的碎屑飘洒一空。

夏青沅唇中发出闷哼,似一下子失去一身力气般,修长的娇躯软绵绵地躺倒在苏奕怀中。

众人都不禁错愕,被眼前这一幕惊到,不明所以。

夏皇惊疑道:“苏道友,这是……”

“一件魂器,专门用以蛊惑心神之用。”

苏奕随口道,“之前,青沅姑娘明显是被影响了心神,以至于说出了一些反常的话语。”

说着,他将昏迷的夏青沅交给闻心照,“她没事,睡一觉就会苏醒过来。”

夏皇似乎已经明白过来,满脸铁青道:“蒲素蓉这贱人,竟丧心病狂到对自己女儿动用秘术!!”

便在此时,一道幽幽叹息声在庭院外响起:

“身为母亲,我只不过是要带走女儿罢了,难道有错么?”

——

ps:多谢大家关心,金鱼检查过了,身体只是出了点小毛病,对码字影响不大。

今天第二更晚上9点半之前。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一十三章 银钗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