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十五章 她走过的路

“这……”

王离不断演化冥棺大手印,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体内不断泛起这道帝道法则的道纹,这些道纹不断落向他在演化之中的金丹,就像是在金丹上不断篆刻。

“怪不得修真界将修士的整体气机叫做道基,道基就是修士的根基,现在这金丹,就像是根基结出的果实,怪不得金丹也叫金丹道果。之前我篆刻道纹,就是在整体道基章篆刻符纹一般,现在又多了颗金丹,却是可以在金丹上篆刻道纹了。”

王离的成长过程毕竟太过坎坷了,他的修行过程之中一直伴随神智有问题的师姐,所以此时心念电转,他醒悟过来的反而是很多修士一开始就明了的东西。

但他自己在摸索之中成长,却导致他有时候面对自己体内的气机变化时,却比一般的修士反应更快,更加灵活。

帝道法则是修真界中的至高法则,他现在凝结金丹时就已经能够用帝道法则来篆刻道纹,这在任何时代,都是很难想象的事情。

他自己想明白这点,更是疯狂的演化冥棺大手印,不断引得自己体内道基之中道纹激荡。

“不错!”

感知到他体内的变化,老道也是心中赞许。

“这金丹的卖相…”也就过了半盏茶的时间,这一重返老还童异雷开始消隐,王离感到从自己金丹之中沁出的丹光已经有了实质性的异变。

他这金丹原本灰蒙蒙的丹光之中,就像是挂果般结出一颗颗细小的东西。

他凝神感知到的结果让他再度无语。

他金丹丹光之中悬浮着的一颗颗细小的东西,竟然是一具具冥棺。

谁的金丹是灰蒙蒙的,而且到时候一祭出来,周围会悬浮着无数具冥棺?

“若是你还能得道一道极阳的大帝道纹,你的金丹和整体道基,又会有突飞猛进的变化。”老道的声音响起。

王离一怔,他还在思索老道这些话的意思,只觉得虚空之中有一股气机已经受他金丹牵引涌入了他的体内。

这股气机极为yīn冷寂寒,丝毫没有生机。

yīn冥元气!

这是死气!

他瞬间就惊了。

这大帝道纹似乎可以让他和很多邪修一样,可以和yīn冥元气也建立独特的联系,都可以让他和修炼yīn冥法门的邪修一样,从虚空之中汲取yīn冥元气了。

但也就在此时,就像是回应老道的那句话一般,王离上气海之中那盏紫sè油灯突然再次绽放神辉。

唰!

它散发出玄奥的神则,这种强大的元气法则此时的王离根本无法领悟,但它的自行绽放,却像是根本无视王离的意志一般,直接就是我行我素的将元气法则烙印于王离的金丹之中。

“.…..!”

王离有种无语对苍天的感觉。

他感觉这件混沌至宝就是嫌弃他此时的境界,都根本懒得搭理他,直接不管他的感受,自己就替他决定了。

不愧是让灰sè道殿都有些忌惮的混沌至宝,行事的手段都和灰sè道殿相似。

一道道紫sè的道纹直接就出现在了他的金丹之中,然后迅速消隐。

接着,他这颗金丹的丹光之中,出现了许多玄妙的紫sè流火。

这些紫sè流火就像是忽隐忽现的闪电,在灰sè的丹光之中不断生灭。

“这件混沌至宝竟然如此灵性,怪不得它能认你为主。”这样的变化让老道也是有些始料未及,他感知着王离体内这颗金丹的变化,忍不住欣慰道:“yīn阳交融,混沌转化,帝道加持,你已经拥有走上帝路的足够底蕴。”

“已经拥有走上帝路的足够底蕴?”万夜河此时是根本感知不清王离体内的金丹变化的,但是他听着老道这样的感慨,瞬间眼睛瞪圆,叫出了声来,“我哥是大帝!大哥你一定要踏上帝路,到时候谁都知道我哥是大帝,根本没有人敢惹我。”

王离真的很想捏住万夜河的脖子甩一甩。

这什么和什么?

八字还没有一撇,居然都已经打起了他成就大帝之后的狐假虎威的主意?

他眼下觉得万夜河这小弟实在有些神烦。

但此时万夜河却是已经又叫出了声,“前辈,如果接下来真的能够降落土母异雷,我大哥就能凝成土灵根,那前辈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再让我大哥凝成金灵根?他现在已经成就圆通道身,若是再凝成土灵根之后,便只差一条金灵根就能成就传说中的无极道身。”

万夜河这些话出口,王离倒是一怔。

此前变化太快,他倒是还没有来得及去往这方面想。

的确按万夜河所言,若是真的能够成就土灵根,那只差一条金灵根,就能够成就传说中的无极道身了。

无极道身内气和外气流通无阻,自身真元和整体灵韵合乎天道,念动法随,堪称真正的法术瞬发。

老道微微一怔,他实在是太过苍老,明显也没有想到这层。

他反应了过来,目光闪烁起来,最终他叹息了一声,道:“我可以尝试,但未必能够成功,若是你最终天劫消失之前能够成就土灵根和金灵根,你的金丹最终结成,最后一次吞吐天地元气,对你的整体灵韵又会有惊人的提升。但无论成功与否,你却必须心中明白,凡事不可追求太满。若是凡事追求完美,今后必然会在自己的修行之路上自设心障。”

“晚辈明白。”王离平时在何灵秀的眼中没个正经,但事实上他该正经的时候绝对十分正经,此时老道的这些话语,他一个字不拉的铭记于心。

这种级别的修士的告诫,比典籍的记载有用得多。

老道在此时却又是一声叹息。

天空之中又一重劫雷已经落下。

但这次坠落的劫雷却和之前一重没有什么区别,依旧是那种诡异的碧绿sè返老还童劫雷。

算上第一重返老还童劫雷,这已经是一次天劫之中的第三次坠落返老还童劫雷。

这已经不是异数,而是绝无可能。

他可以确定,在过往的所有修士,任何一次渡劫之中,都不可能出现三重一模一样的劫雷,更何况按照王离的说法,接下来应该还会出现第四次这样的劫雷。

所以说,不管当年的那些修士付出了何等的代价,这天道法则,终于还是崩坏到了如此的地步么?

“你是什么宗门的修士?”

他心中无限感慨,认真的问了一句。

这个问题对于王离而言太简单了,王离马上就道:“小玉洲,玄天宗,王离。”

“玄天宗?小玉洲?”老道愣了愣。

他叹息了一声。

或许是从来没有听过,或许是自己早就忘记了,至少在现在,他的脑海之中,没有这个宗门的丝毫记忆。

“我已经不记得我是什么宗门的修士了。”他叹息了一声,又对王离说道,“不然或许还能….”

他说到此处,却似乎觉得说了也没有什么意义,便闭口不谈。

但王离等人却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一开始就传了王离一道道纹,接下来所做的事情,也如同师长庇护小辈,王离也相当于他的传承。

“前辈你放心,你虽然已经忘记很多事情,但以你的修为,必定会在修真界的典籍之中留下痕迹,若是我们能够度过劫数,用心去查,终究能查得出传承。”颜嫣第一时间出声,说道。

老道点了点头。

到了他这种年纪,不豁达都已经豁达,他也不会在这

种事情上去纠结。

他此时的肉身不断变得年轻,那种身体的活力充盈在他的感知里,但他的神魂却是太过苍老,跟不上这具年轻的身体。

“一个人寿元的消失,和修为境界有关,修为到了尽头,无法前进,寿元也渐渐终结,但很多时候,却也来自于一个人的心境。”老道突然又对王离说了这样几句话。

王离愣了愣。

这种话语明显是老道自身的感悟,他无法接话,但却是依旧用心记住。

老道不再说话。

半盏茶的时间过后,第五重雷劫降落,果然又是同样的返老还童异雷。

此时老道的肉身已经彻底变化。

他的肉身没有丝毫的老态,他黑sè长发如瀑,已经变成了一名三十余岁年纪的身姿挺拔的男子。

他的肉身散发着恐怖的灵韵,他生机之强大,如同荒古巨兽。

唰!

突然之间,沉默不语的老道眼中射出实质般的冷焰。

他朝着前方的虚空望去,他眼中射出的冷焰就像是将虚空都洞穿了。

与此同时,他的身前不断闪现各sè的光华,似乎有无数的法阵在不断的生灭。

颜嫣感知到了其中的一些特殊的气机,她脸上再次现出震骇的神sè。

这名老道是在施展许多种强大的大道推演术,他在全力推演。

“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颜嫣无法想象的看着那名老道身前不断出现又消失的微型法阵,她感到无数的气息在穿越空间,似乎在追寻过去和未来。

此时中神洲即便是那些最擅长大道推演术的大能,最多也只能掌握一两门大道推演术,而且施展起来也要付出惊人的代价,但这名老道却似乎用十几种大道推演术来同时追寻某个答案。

他连续推演了数十个呼吸的时间才停了下来,眼中那实质般的冷焰才彻底消失。

但在接下来的返老还童不断坠落的时间里,他却只是不断的调息,似乎只是在尽可能的蓄势。

在场的所有人都彻底紧张起来,就连依旧在不断的演化这冥棺大手印的王离都不例外,他们都感觉出来,这名老道是在不断调整状态,要发动最强的一击。

轰!

在所有人紧张的等待之中,天空之中的劫云终于再次起了变化。

此次的劫云终于不再是翠绿如翡,而是变成了一种深邃的蓝黑sè。

劫云的上方有可怖的罡风开始呼啸,一条条实质般的罡风如同倒塌的冰川从极高的高空中坠落下来,又在和劫云相触的刹那,被雷罡的力量震飞出去。

劫云之中闪烁着一条条比劫云的sè泽还要深沉的奇特雷罡,这些雷罡就像是融化了的铅汁在空中泼洒。

浓厚的金铁气息甚至像一口巨锅一样遮掩住了这道观上方,不只是让人感觉和天地元气沟通障碍,甚至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前辈,这是不是星罡劫雷?”万夜河第一个忍不住出声问道。

老道点了点头,道:“这的确就是星罡劫雷。”

“大哥…”万夜河虽然觉得应该就是这样的结果,但此时听到老道亲口回答,他还是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一重劫雷,我反而会设法牵引劫雷来攻你,磨砺你的命性。你主修剑罡,便要尽可能的以剑罡抵挡劫雷,只要能够成功渡劫,对于你凝丹大有好处,你的剑罡威能也会有惊人的提升。”老道看着王离,他似乎已经深思熟虑般说道:“这一重劫雷我不会插手,若是你无法渡过这一重劫雷,便说明你气数不够,不可能走得上帝道。”

“什么!”

王离顿时就惊了。

“不要吧?”

回味过来的刹那,他顿时哭丧了脸。

按照老道的意思,他似乎不仅不会在这重劫雷一手包办帮他抵挡,而且还会人为的增加这道劫雷的难度似的。难道老道在天劫面前,也要考虑玩平衡么?

然而老道也根本没有给他讨价还价的机会,就在此时,天空之中的劫云已经酝酿完成,如融化了的铅汁一样的劫雷,已经一道道从空中坠落。

老道浑身的气机收敛,他虽然就站在那里,但好像整个身体已经脱离出了天劫的范围。

与此同时,天空之中的劫雷却是一道道拧结在一起,不断在空中演变成一柄柄宽阔的大剑。

这一柄柄宽阔的大剑,就像是一座座巨碑,就像是一座座山岳。

一柄接一柄的大剑,从空中坠落,朝着王离斩杀而来。

“我…..”

王离的心都颤了。

这样的大剑斩杀下来,压迫感实在太强了。

“剑罡之道最重于意,最强于势。唯有天崩地裂而剑意巍然不动,拥有万般强大力量来袭而自信沉着的剑势,方能一剑破万法,不为外相所动。”就在此时,老道的声音在他的耳廓之中响起,“剑道…若是未出剑时,便已经失去了无坚不摧,开天辟地的气势,那就觉得不可能走到极致。若是连这些雷剑都无法击溃,我劝你根本不用再修剑道。”

老道的声音在王离的耳廓之中响起的刹那,王离通体一震,他如同醍醐灌顶一般,脑海之中充斥的所有画面,都是当日他师姐震慑玄天宗诸峰时,那朝着天空刺出的逆天唯我般的一剑。

那样的剑意,那样的画面,此时也如同道纹一般,深深刻入了他的神魂之中。

他的神sè瞬间肃然。

他的浑身都开始散发凛冽剑意。

他骤然一通百通,因为他师姐已经给他做过演示,已经给他看过极致的剑罡。

嗤!

他的剑罡就像脱离剑鞘一样,从金丹之中飞出。

一道如山岳般的巨剑已经斩落下来,巨大的yīn影遮掩住了整座道观。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剑光笔直的刺向这柄巨剑。

和这柄巨剑相比,这道剑光就像是巨木之下的一根毛发。

然而剑尖对剑尖,这道微小的剑光却是散发着一种无可匹敌的剑意,它毫无阻碍的刺入了这柄巨剑之中。

这柄巨剑的内里,出现了一道明亮的光线。

那是剑光留下的痕迹。

轰!

在下一刹那,这柄如山岳般的巨剑彻底崩塌,就像是无数的铅块在空中崩落。

老道的眼中闪过震惊的光芒。

他摇了摇头。

并非是失望,而是忍不住的感慨。

他实在没有想到这名年轻的修士竟然能够施展出这样的剑意。

他觉得王离能够做得很好,但他没有想到,竟然直接第一剑就能演化到这样极致的境地。

噗!

剑光去势不止。

它就像是一根利针刺穿羊皮筏子一样,轻而易举的刺穿了第二柄巨大的星辰雷剑,接着是第三柄,第四柄…..

王离的眼中出现了感慨的神sè。

在很多时候,他甚至都会觉得自己的师姐不是靠谱的老师,但当他能够施展出这样的一剑时,他就真正明白,自己的师姐吕神靓一直在带着他走极致之道。

唰!

他上气海之中的紫sè油灯又突然有了些异动。

它似乎都有些诧异于这样的剑意。

他的这一道剑罡之中,紫sè的道纹若隐若现,紫sè的神辉不断将剑罡汲取的星辰元气重新冶炼。

直到此时,这盏紫sè油灯似乎才高看了王离一眼。

但王离倒是并没有因此而有丝毫骄傲的心念。

因为这来自于吕神靓的言传身教,他不过是在过往的许多年里耳闻目染。

周玉希仰头看着那道散发着刺天戮地,不可一世气息的剑罡,她眼中的神sè无比的复杂。

从隐山之行到现在,王离已经彻底改变了她对他的印象。

但直到此时,直到这样的剑意的出现,才似乎让她真正的了解王离。

能够成就这样剑罡的人,并非只是拥有很好的气运,并非只是拥有超乎他们的际遇。

一道道的星罡雷剑就如巨大的磨刀石不断的磨砺着王离的这道剑罡,而王离体内的那盏紫sè油灯的威能不断在王离的剑罡内外激荡,不断融冶和淬练着王离的这柄剑罡。

王离的这道剑光在空中行走,它刺入那些巨剑,显得越来越容易,到天空之中的劫云再有变化时,那些巨剑对于他这道剑光而言,竟似毫无阻碍。

颜嫣的脸sè有些微白。

她当然很惊喜。

但同时她也很震惊。

她现在想着的是,王离的这一道剑罡如此经过劫雷和混沌至宝的反复融冶和淬练之下,对敌起来,将是何等的威能。

别说是金丹期,元婴期的修士,还能抵挡得住他这样的剑罡一击么?

“你们都想好了么?”

也就在此时,老道的声音响起。

老道这句话,是问除了王离在外的所有人。

“是第七重劫雷土母异雷要降落了?”万夜河瞬间就反应过来。

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回应,老道的声音又已经响起,“我可以利用这土母异雷给你们每个人造就木灵根,但你们自己要想好,这是沾染他天劫的因果。”

“我想好了,多谢前辈。”颜嫣的声音第一个响起,她早就沾染了王离的天劫,现在再沾染这种天劫,她也没什么顾忌。

没有人摇头。

其实除了洛凛音之外,在场这些人和王离之间的因果牵扯得多了。而现在的洛凛音也更加希望和王离牵扯因果,因为无数典籍的记载告诉他,有些时候一名修士是否成就大道,往往并非因为自己有多优秀,往往是看这名修士是否跟对人。

老道的神识扫过所有人,他没有再问。

蓝黑sè的劫云变成了深黄sè。

劫云之中不像是有雷罡在绽放,倒像是有浓厚的尘土在飞扬。

当一根根石笋般模样的异雷在劫云的底部刚刚出现,它们还未来得及坠落时,一股无形的力量就已经彻底将它们击碎。

一股股破碎的元气在空中不断演化,最终在强大的法则强行的演化下,变成了一座座巴掌大小的深黄sè土山。

这一座座深黄sè迷你小山不断落向王离等人,直接消融在他们体外的灵光之中。

王离不知道别人是何种的感知,但他只觉得自己浑身的气机之中骤然灵韵大增,他的双脚至下气海的经络之中,骤然出现一道道玄奥的灵光,接着有一道土黄sè的灵根在那些经络之中形成,旋即化为无形的灵韵。

唰!

紫sè油灯都似乎惊了。

这件充满灵性的紫sè油灯虽然认他为主,但似乎也根本没有想到就是一个简单的凝结金丹,他就能整出这么多事来。

这种不断的变化,也完全出乎这盏紫sè油灯的预料。

它此时比那沉寂的灰sè道殿更加主动,它再次绽放出一缕神辉,促进王离此时体内的气机流转。

轰!

大量的土系元气涌入王离的体内,王离体内的金丹也随即起了剧烈的反应,他的金丹旋转得缓慢了一些,但表面的纹理更加清晰,那些纹理,更像是真正的山川河海。

王离的呼吸又不自觉的停顿了,他直觉自己和地气都产生了强烈的感应,他的这颗金丹灵韵实在惊人了,似乎他一个动念,都可以大量的引动地脉的地气。

老道再次仰首望天。

他看着天空之中依旧翻滚凝聚的劫云,心中只剩下一个疑惑,现在已经是第七重雷劫了,这劫云消失之后,真的会出现第八重劫雷么?

“作弊!严重作弊!”

万夜河此时的心中不断回荡着这样的声音。

他已经坚信第八重雷劫一定会降临,而且一定是王离之前说好的冥煞异雷。

如果向天道法则告密能够获得巨大的好处,他一定会检举揭发王离。

但天道法则毕竟不是修士,不存在可以讨价还价要好处,所以当此时他体内也成功凝成土灵根时,他心中仅剩的唯一一个心念,就是一定要抱好王离这条大腿。

他决定今后王离只要开口要什么,他就要不惜一切代价的帮王离弄什么。

只要王离真正踏上帝路,那他就可以在修真界横着走。

“你确定真的会有第八重劫雷,而且真的是冥煞异雷么?”老道的声音响起,他转头看向王离,问道。

王离一愣,他苦笑起来,道:“应该有吧?”

按照目前的情形,他觉得应该不太可能不出现第八重劫雷了。

“若是有第八重劫雷,那还有些时间。”老道缓缓说道:“但不管是七道劫雷终止,还是八道劫雷终止,你的金丹在劫雷终止时,会有一次最为剧烈的元气吞吐。这一刹那,你全身的气机和真元都受真元调动,你不可能再能演化冥棺大手印,所以灭圣虫也一定会乘这个时候冲出来,我势必就会在这个时候发动最强一击,抹灭这些灭圣虫。”

王离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他感到这名老道接下来还有话说,所以他只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那是我目前状态之下,能够演化最强威能的时刻,所以在灭杀那些灭圣虫的同时,我也会设法帮你凝聚金灵根,只是经我推演,可能有五成机会,但恐怕也会牵扯更多的因果,或许也会引来祸事。”老道看着王离,“你要一试么?”

“五成机会?”王离道:“那肯定要试,前辈,我都这样了,你觉得我还害怕牵扯更多的因果,引来什么祸事么?”

何灵秀哼了一声。

她觉得王离这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但她心中同时也不得不承认,死猪不怕开水烫,也的确是一种可以豁得出的勇气。

这种豁出去的勇气,在王离走入孤峰的开始,就是完全不缺。

老道缓缓的点头。

他看着劫云,感知着劫云的变化,此时距离这第七重劫云结束还有一会,但他已经敏锐的感知到劫云内里的气机已经起了变化,他便又忍不住摇了摇头。

天道真的崩坏了。

他真的活久见,要在此处见到凝结金丹时坠落的第八重劫雷。

这个时候似乎只需要等待。

但他摇了摇头之后,却突然想说些什么。

于是他认真的想了想,然后目光落在了颜嫣和王离的身上,“我已经忘记了我是谁…也忘记了我之前有过什么样的经历…不过你们将来若是真的能够查证出我到底是谁,查证到我做过什么….如果觉得有一些事是我要去做,但我却最终没有去做的事情,你们将来若是有能力,便帮我做了。”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距离万字还是有那么一点,文末的时候我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要发个大道誓言,但想想明天无锡可能要下雪,还要接送女儿上下学,我就觉得有可能还是只有几层的机会,还是不要那么冒险了。天冷了,吃完热馄饨不好么…)

看网友对 第五百十五章 她走过的路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