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十二章 金丹初成

唰!

老道的雪白骨架就像是变成了一个无底的漩涡,它瞬间抽空了数百里方圆之内的所有灵气,一道道道纹交织着天地灵气,奇妙而令人心悸的法则力量重组着他浑身的血肉。

一条条细小的血肉和血脉浮动在肉眼可见的元气法则之中,有恐怖数量的天地元气从虚空之中被抽引而来,但即便如此,老道的肉身却给人缥缈的感觉,这些血肉和血脉还似乎得不到足够的元气,无法彻底重组。

“灵源,没有足够的灵源。”

颜嫣看出了端倪,她焦急的大叫出声。

这名老道之前的肉身看似已经彻底朽化,但此时破碎重组,才让她真正的明白,这种圣尊级的修士,他体内的每一丝血肉蕴含何等可怕的元气。

伴随老道多年的那些寻常器物,被老道的真元和元气法则不断淬练,都变成异常强大的法宝,他的肉身,更是不知经过了多少年的灵气浸养,经过不知道多少年的元气法则的改变。

他要重组肉身,要消耗的元气量实在太过可怕,而按照她之前所见,那种恐怖数量的天地灵气,对于这名老道而言也只不过相当于是牵动更多天地元气的引线。

这种级别的修士,在全盛时自身恐怕就像是一个小天地,他自身的法则力量和体内蕴藏的恐怖元气,自然可以从虚空之中汲取更多的元气,但此时这名老道肉身都崩塌,他需要足够的外部灵气来让他施展法门。

“没有灵石和灵源了啊!”在颜嫣焦急大叫出声的同时,王离就想到了什么,他的脸又瞬间绿了。

“异源!”何灵秀和颜嫣几乎同时出声。

在王离有所动作之前,何灵秀已经将身上拥有的所有异源全部打了出来,落向老道的身周。

“异源有用吗?很多异源都蕴含剧毒的啊…”王离忍不住哀嚎。

他真是肉痛到了极点。

不过他其实就是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才会如此肉痛。

这名老道的修为境界惊世骇俗,以他的修为,恐怕轻易就可以分离异源之中有用的源气。

噗!

就在他哀嚎出声的刹那,他眼中所见的画面也已经给了他肯定的答案,何灵秀丢出的所有异源都已经瞬间化为灰烬,各sè源气如蛟龙一般涌入了老道的体内。

老道的血肉瞬间以恐怖的速度重组,那些无用的驳杂元气,竟然在他身外交织,形成一件源气法衣。

“竟然有如此多异源…”老道在此时也发出了感慨的声音。

王离已经捏着装着异源的纳宝囊,但他真的是心痛得手都发抖。

这是他好不容易积攒到现在的家底,每一颗异源都价值连城,让他随便丢一颗出来都是比割肉还心疼,更不用说将所有异源丢出来。

“鸡贼!”何灵秀传音骂道,她太了解王离了,她生怕王离磨磨唧唧,导致老道和他们被一起团灭。

“前辈,够了么?”但几乎就在她骂出声来的同时,王离还心存侥幸的叫了一声。

“足以让我重凝道身。”老道的声音响起,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无限的感慨,“可惜你体内这件混沌至宝自身的意志太过强烈,它择主于你,即便你敞开心神任我借用它的力量,我所受的反噬还是太重。”

他说完这一句,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可惜我修为太低,无法走上帝路。”

“你修为还太低呢?”王离都快哭了,他真的很想说,大哥你别搞笑了,你都快当世无敌了,你知不知道现在修真界就三个圣尊,并称三圣?

与此同时,他也隐约听出了这名老道的言外之意,“前辈,你的意思是,即便你肉身重生了,若是再动用我这紫sè油灯的力量对付那些灭圣虫,是不是你的肉身还会崩溃?”

老道点了点头,他的神容落寞,眼神之中也尽是无奈,“在我那个时代,我并非最为惊才绝艳之人,但比我强的同门都陨落了,反而是我苟延残喘活了下来…我的肉身寿数已尽,即便重组,也无法让我施展全盛时的威能。若是我壮年全盛时,我或许能够抵挡这件混沌至宝的反噬,但我修为不够,肉身…”

他心中无限感慨,但这话落在王离的耳中,王离的眼睛却顿时亮了:“前辈,那你能不能自削修为,再渡一次劫?”

“自削修为,再渡一次劫?”老道的话语被王离直接打断,他不明白王离这句话的意思,但却马上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有何设想,但除非此地有足够多的异源和灵源任我取用。否则我自削修为之后,恐怕也无法再次站到渡劫的关口。”

还是要异源和灵源?

王离真的欲哭无泪,他抱有一线希望,“前辈,那大致要多少颗异源才足够?”

“至少也要两三百颗异源才足够。”老道说道。

“两三百颗异源?”王离真的哭了,“那还不如杀了我。”

老道诧异了,“你说什么?”

“王离,你不要满口胡言!”周玉希顿时就急了,她生怕这老道真的一个动念就直接将王离杀了。和这样的前辈人物,怎么能够乱开玩笑,更何况这老道原本就神智并不是特别好。

“谁也别想动我的异源!”

王离咬牙切齿,他彻底豁出去了,“拼了!我自己渡劫!”

“什么?!”

所有人顿时惊了,尤其是周玉希和万夜河等人看着王离也都彻底无语了。

竟然还有如此要异源不要命的?

这也太爱异源了吧?

这典型的要钱不要命啊。

“反正再来一次也杀不光所有灭圣虫,还不如彻底的搏一搏!”但随着王离豁出去的声音响起,他们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

这老道哪怕耗光王离手上的异源,也不能杀尽所有的灭圣虫,到时候灭圣虫杀出这空间裂口,他们所有人还是要陨落在这里。

但王离若是选择渡劫拼一拼,若是能够引发返老还童的异雷,若是让这名老道的肉身生机恢复到壮年时,他的肉身不再这么朽败,或许老道就有能力不断借用他那盏紫sè油灯的威能,再加上冥棺大手印,或许就能灭杀所有的灭圣虫。

“大哥,要不我先走,我去搬点救兵?”

万夜河彻底的怕了,他只想开溜。

“你去哪里搬救兵?”颜嫣冷笑了起来,“王离要是死了,你能活么?”

万夜河这才想到了自己和王离还有血誓在身,他顿时失魂落魄,“大哥你一定要渡劫成功啊。”

“渡不渡劫无所谓,关键是要看能不能引落有用的异种雷劫!”

王离此时恶向胆边生,他恶狠狠的取出了一颗灵源,“前辈,能不能帮我汲取灵气,让我直接到达凝丹的关头!”

老道还没有回话,颜嫣等人却是都惊了,她们看着王离手中的灵源,“王离,你怎么还有灵源!”

“我不要留点准备自己渡劫么?”王离理直气壮,“而且多个十颗少个十颗也改变不了什么!”

“……!”所有人都彻底无语,尤其是何灵秀最为肯定,王离肯定不只偷藏了十颗灵源。

“可以。”

老道不知道王离选择在这个时候引动金丹天劫是基于何种算计,但他没有多问,只是点了点头。

“那来吧!”王离叫了起来,“前辈助我凝结金丹!”

噗!

他的话音才刚刚响起,他手中的这一颗灵源直接化为灰烬,不只是这颗灵源的精纯灵气,这颗灵源的精纯灵气,还从虚空之中抽引了更多的元气,一齐涌入了

他的体内。

“啊!”

王离此时虽然已经成就圆通道身,元气在他体内行走无碍,不存在经脉的限制,但恐怖数量的元气直接涌入他的体内,还是让他骇然,直觉自己的身体都要彻底的炸开。

但也就在下一刹那,这些元气都迅速收敛,直往他气海涌去。

唰!

他体内的气机剧变,所有的真元如万流汇海般瞬间冲入他的气海,在互相的挤压之中,直接就产生无数的晶纹,这些晶纹是奇妙的灵韵法则,瞬间化为丹光。

丹光的中心,有一颗金丹如星辰初生,先是黄豆大小般一颗,接着便不断的膨胀,不断的炸裂,不断的凝聚,又不断的炸裂,不断的汇入更多的元气法则,不断的变大。

轰!轰!轰!

金丹的每次破碎和重聚,都让王离的身外震荡出一圈圈的丹光,丹光之中,有数十个大道异相升腾。

“你才凝结金丹…在筑基期之中,你就已经形成了如此多的大道异相?”这样的景象,让老道都有些震惊了。

他现在大多数记忆已经缺失,尤其是距离现在年代越久的记忆便越是不清,但这名老道可以肯定的是,他所经历的那个时代,正好是修真界之中十分辉煌的年代之一,正是因为孕育出了惊人数量的强者,所以才导致无上量劫,但似乎也没有多少人能够在筑基期就能够形成如此多的大道异相。

大道异相不只是意味着这名修士修有多少种强大的法门,还意味着这名修士将来修到一定境界之后,法随身动,相当于能够多牵动多少强大的元气法则。

每一条强大的元气法则,就又像是一根线头,能够多牵扯一片虚空的元气。

王离现在根本没有心情自傲。

金丹的每一次破碎、压缩、膨胀、重聚,他的体内就如同掀起一阵阵的风暴。

他体内有无数的元气法则在肆虐,在演变,就像是生命在朝着另一种形式进化。

与此同时,白头山地界上方也同时卷起了风暴,他熟悉的劫云,又一道道出现了。

“第一重雷劫,我要返老还童异种劫雷!”

他咬牙,不断在心中恶狠狠的说道。

除了老道之外,所有人的目光也都投向了上方的天空。

“返老还童!一定要返老还童异雷啊!”万夜河一开始在心中叫,他在心中叫着叫着,便忍不住喊出了声来,“异雷!异雷!返老还童!返老还童异雷!返老还童异雷!”

所有人都紧张的要死,成败在此一举,听着万夜河如此的喊声,周玉希甚至也忍不住叫出了声来,“返老还童异雷!返老还童异雷!”

“.…..!”老道都有些蒙了。

难道这些人有什么联法的手段,还能够呼唤异雷?

他活了这么多年,在他仅存的记忆里,似乎也没有听说过有这种法门。

轰!

劫云在刹那间成型。

王离的脸绿了。

是被天空的劫云染绿的。

天空之中的劫云,透出的全部都是碧绿的雷光。

“返老还童异雷!”

颜嫣第一个惊呼失声。

这气机她太熟悉了,这就是返老还童异雷的气机。

“啊!”

万夜河一声怪叫!接着他惊喜至极,大叫出声:“真的是返老还童异雷!”

“真的啊!”周玉希也喜极而泣:“返老还童异雷!””

“返老还童异雷!”何灵秀和魏黛眉、齐妙云也都不可置信的叫出声来。

“.…..!”老道也无言了。

他都觉得眼前这些后辈太古怪了。

这一个个的,不知道搞什么。

而且他们难道有什么独特的祈福术,有什么独特的秘法,真的能够引动特殊的异雷?

“竟然真的是….”

王离等看到绿sè的劫雷都已经降落下来,看到那熟悉的形状和气机时,他浑身都有种发毛的感觉。

“前辈,这异雷能够返老还童,现在就靠你了!”他旋即反应过来,大叫出声。

唰!

在他声音响起的同时,一道异雷被老道隔空摘到手中。

老道就像是从虚空之中摘取果实一般,在其余所有异雷还在空中坠落时,便已将这条绿sè的劫雷摘入手中。

这条绿sè的劫雷在他的手中之中,就像是一个绿sè的如意悬浮在他的掌心。

他的掌心之中布满黑sè的道纹,这一条绿sè的劫雷就像是在水面上荡漾。

“蕴含强大的生机…真的能令人返老还童…”老道震惊的声音响起。

声音响起的同时,这条绿sè的劫雷便在他的掌心消失,就像是沉入黑sè的水面一样,沉入了他的掌心。

“前辈,我不想变成婴儿,你要护住我啊!”

与此同时,王离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无数的劫雷,已经密密麻麻的坠下。

“你不用管这些劫雷,你只需全力成就金丹。”老道点头。

他的身体膨胀起来。

不是在所有人感知之中的膨胀,而是真正的变大。

他的身体违反常理般不断变大,整个人瞬间变成巨人,超过这道观之中所有房屋的高度。

而且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之中,他还在变大,最终大得如同一座巨山。

他的一只手掌都足以遮挡住众人所在的这片晒台。

如此震撼的画面,只出现在典籍的记载之中。

所有坠落的绿sè劫雷,就像是细小的光丝,全部隐没在他的肌肤之中。

老道的左手依旧不断的演化各种空间法门,与此同时,他的右手再次并指为剑,朝着虚空裂口点去。

他的手指血肉不断的化为灰烬,又不断的重新生出血肉。

与此同时,一缕缕的紫sè神辉不断在空间裂口之中斩杀,一条条最为接近空间裂口的杀圣虫被不断斩杀,威能的爆发,形成了恐怖的潮汐,不断和老道演化的空间法门威能冲撞。

“我竟然真的能够影响自己的天劫?”

王离的身体不断的震动,他此时的心境波动比任何人都剧烈,以至于他的金丹在不断的崩碎和重组之中,都有种彻底要崩灭的感觉。

“那接下来的雷劫用什么好?”

他一时有些迷茫,根本拿不定主意,但越是如此,他只觉得心境的不稳便越发导致他有陨落的可能。

要是都能够影响和控制自己的天劫了,结果还自己凝丹失控而被崩死,那简直堪称搞笑。

“银霄雷劫!”

或许是银枪蜡样头的银霄雷劫给他的印象太深,又或者是他现在的潜意识里,觉得银霄雷劫至少人畜无害,好歹可以给他个缓冲和思索的时间。

所以在这一刹那,银霄雷劫这四个字,反而如同实质的符文一般涌现在他的识海之中。

银霄雷劫这心念一定,他的心境倒是暂时安定下来,但也就在此时,除了那盏紫sè油灯和沉寂在他气海深处的灰sè道殿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之外,他体内的所有本命法宝,全部气机异动。

紫sè油灯之中的圣骨异炎、天火古树,下气海之中的魔魅古镜、孽海花、那个邪气森森的银sè面具…这些异宝全部气机异动。

在王离的感知里,它们本源之中,似乎各自流淌出元气法则,融入他此时的金丹法则之中。

轰!

这一次的金丹崩碎的力量分外可怖,王离的身上

瞬间就出现了数百道血光,他的整个身体都差点直接崩解。

“你所修的到底是何种至高功法,竟然能够融纳这么多本命法宝!”

老道又震惊了。

旁人感知不清楚王离此时体内紊乱的气机,但他感知得清楚。

在他的声音响起之时,王离体内的血肉之中也涌起黑sè道纹,这种黑sè道纹似乎是一种极为强大的防御法门的极致演化,甚至包含空间法则。黑sè道纹涌起的刹那,王离体内暴走的气机就已经被压制下去,但与此同时,一股柔和的力量又从外而来,沁入王离的身体,推动王离体内的气机行走,帮助他淬练和聚合金丹。

王离这下真的泪流面目。

这是真正的护道啊。

是一名活生生的圣尊级修士,在帮他护道。

放眼整个修真界,有几个人能够有这样的福缘,能够让圣尊亲自出手护道,而且只不过是用来凝聚金丹?

轰!

王离的金丹在刹那之间,又不知道崩碎和重聚了多少次,它突然成型,所有的气机骤然一收,无数破碎的元气法则瞬间重组,瞬间井然有序,顺畅流转。

“这…..”

王离的整个身体一瞬间被金丹的丹光充盈,他只觉得自己身体的每一丝血肉都在飞快的变化,都像是被浸泡在一种惊人的灵药之中。

这一刹那,他只觉得自己的金丹无比沉重,好像十分巨大。

一般而言,金丹的大小往往意味着修士在筑基期修行的成就,金丹越大,就说明这名修士在筑基期累积得越好,也代表着金丹的威能更加强大。

但他还未来得及感知清楚,上气海那紫sè油灯突然好像对他的气机变化有了些兴趣,它突然流淌出一缕紫sè的火焰。

唰!

王离悚然!

他感到体内所有的气机都似乎要被这一缕火焰点燃。

与此同时,那名老道也已经预感到这样的异变一般,他先行一步就撤走了自己所有的力量。

王离的感知里,他体内全部充斥紫sè神辉。

下一刹那,紫sè油灯似乎感知清楚了他体内的变化,似乎对他的金丹又失去了兴趣,还是嫌弃他现在的境界太过低微一般,那流淌出的一缕紫sè火焰也骤然收回。

但只是这短短的一瞬,王离只觉得自己的金丹被紫sè神辉彻底融化了一轮,彻底融冶,然后又重新凝聚。

轰!

他的金丹就此落位一般,如一轮皓月悬浮于他气海之中那座巍峨道殿的上方。

“啊!”

他依旧没有来得及感知这颗金丹的具体状况,就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惊呼,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这颗金丹已经变成了一个疯狂吞吸元气的漩涡,他浑身的窍位都似乎彻底的张开了,疯狂从天地间抽引元气。

“我的金丹已经初成?”

王离心念电闪,按照他所见的记载,这种感觉便是金丹初成,是金丹开始自然按照其中孕育的法则,开始疯狂|抽吸天地元气了。

这种时候能够抽吸到多少天地元气,十分重要。

“你身上是不是还有很多异源?”老道的声音在此时响起。

王离下意识觉得无法隐瞒,他以为是老道要用,极为心痛的就叫了出来,“前辈,你省着点用,给我留一点,我积攒异源太不容易。”

老道一怔,等到王离极为心痛的抛出他收藏的异源时,老道才反应过来王离为何如此心痛的感觉,他忍不住摇头。

唰!

一股极为可怖的力量瞬间抽引出王离丢出的异源的源气,瞬间就将这些异源的源气分解。

“……!”

王离僵住了。

这个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为何老道忍不住摇头。

原来老道问他要异源,是要给他用。

他感觉有无数道巨龙般的源气直接出现在他的体内,贯入他的金丹。

这简直是得天独厚的际遇!爷爷关怀孙子般的服务!

王离热泪盈眶!

还有谁!

整个修真界还有谁能得到这样的护道!能享受这样的待遇!

逆天的手段直接抽引有益源气,直接在金丹最需要吞吸元气时,直接贯入金丹!

还有谁!

他忍不住热泪盈眶的叫了出来,“前辈,我这里还藏有三颗异源!”

“……!”

看到王离又点出了三颗异源,何灵秀和颜嫣等人眼前都忍不住发黑。

虽然已经足够了解王离,但眼下她们还是忍不住觉得王离太过奇葩。

王离珍藏至今的异源全部被老道炼化,有益的源气贯入王离的体内。

与此同时,老道的左手掌心之中晶莹的光线闪烁,凝成一柄sè彩极为斑驳的一尺余长的晶体小剑。

“你似乎主修剑罡…时间不够…其余暂时无用的源气,我只能先帮你凝成这样一柄法剑…将来你修为到达一定境界,这法剑之中的其余源气,你自然也可以取用。”老道伸手一点,这柄小剑直接落在王离的手中。

王离再次热泪盈眶!

还有谁!

这太贴心了啊。

他当然知道异源的源气有用,哪怕对于绝大多数修士而言根本无法利用的剧毒异源,只要有合适的法门和手段,自然也可以利用。

这老道竟然连他现在暂时无用的源气都不浪费,而且他隐隐感觉,这柄法剑之中似乎还留有这名老道的一些元气法则。

他直觉这名老道也相当于传道。

“这劫雷似乎能够维持半盏茶的时间。”身躯无比庞大的老道缓缓抬头,他的头颅就像是一座山峰在空中翻转,他推演劫雷的气机,发出的声音十分感慨,“虽然无法让我的肉身无法彻底恢复全盛时,但至少可以挽回五百年的衰败…”

“前辈,不够我们或许可以再加啊!”王离一听,眼睛也是亮了,“你要挽回多少年的衰败?不行再来一个返老还童异雷啊!”

“……!”老道庞大的身躯骤然僵住,他都似乎对王离这拨人彻底的无语了。

他一时根本无法理解,但还是马上说道:“以此时的气机推断,两千年前我的肉身,应该是全盛时。”

“一个返老还童异雷顶个五百年,那再来三个返老还童异雷!”王离觉得可能心中已经确定的念头不适合更改,所以他在心中疯狂的默念,“银霄劫雷之后,再来三个返老还童异雷!”

“若真的还能有这样的三重雷劫,我肉身真能恢复全盛时,便应该能斩尽杀圣虫,化解此洲的此次劫数。”老道左手手指不断弹动,他连续推演,眼中出现了希望的光焰。

“一定要成!”

万夜河突然叫出了声来。

他双目赤红!

他也是彻底的激动了,挥舞双拳不断厉喝:“返老还童异雷!返老还童异雷!法老还童异雷!要么不落,要落就落返老还童异雷!”

王离看着万夜河这副模样都无语了,这厮的求生欲望也真的太强烈了。

他没有时间去搭理万夜河,他心中默念银霄劫雷之后,再来三个返老还童异雷的同时,便用心去感知自己体内的那颗初成的,还在吞吸天地元气的金丹。

(今天挑战万字还是失败,不过令我欣慰的是好歹字数比昨天更为接近了。感觉胜利就在眼前,已经不需要发什么大道毒誓了。)

看网友对 第五百十二章 金丹初成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