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可转债

“怎么可能!”

吴孤帆脸上不屑的神sè迅速的消退了。

同时消退的还有他脸上的血sè。

任何人再狂,也绝对会敬畏于凌驾于自己认知之外的事物。

万夜河手心里全是汗。

一半是紧张,一半是因为兴奋。

他的胆小和没有节操虽然是所有和他经历过隐山之行的修行者都有目共睹,但他绝对不笨。

他可以确定王离绝对不会因为他借这个天劫之势来吹嘘自己拥有诅咒别人的天赋神通而生气,相反,王离可能还会很欣赏他的这个做法。

很简单,王离肯定不想整个修真界知道他能够影响甚至掌控别人的天劫。

原本这里出现金丹渡元婴的八重天劫,肯定会在整个修真界传得沸沸扬扬,但现在他这么一说,这多出来的一重天劫就归结在了他的天赋神通方面。

所有人恐怕都只会想这一重劫雷,恐怕是他的天赋神通牵动了什么玄妙的元气法则,利用此处劫云的威能而再凝聚了一道劫雷而已。

既然王离会欣赏他这样的做法,自己又得到令人闻风sè变的“大诅咒术”神通,那岂不是两全其美?

他看着那条月牙状劫云里悬浮的那条异雷,兴奋和紧张的同时,只希望这异雷的威能大一点。

唰!

也就在此时,那条月牙状劫云之中的异雷坠落下来。

这一条异雷真的就像是一条发亮的数根,它没有独特的sè泽,就像是明亮的月华。

它也不散发强烈的雷罡气息,甚至很难让人将它和雷罡联系在一起。

但是它周身雷光四射,却是无时无刻的提醒所有人,它就是劫雷,而且是在场所有人都没有见过的异种劫雷。

“啊!”

其余所有人都没有感觉这道异雷有多少可怖的气机,但一直极为嚣张的吴孤帆却是骤然惊恐起来,他发出一声骇然的尖叫,衣袖之中剑光狂涌。

嗤嗤嗤嗤的急剧破空声不断,一共有九柄飞剑飞出。

这九柄飞剑涵盖之前他已经祭出的数柄,都是随着他体内的真元贯注而绽放各自的威能。

此时他虽然真元损耗剧烈,但他凝婴将成,真元力量也是已经实质性转变,这九柄飞剑祭出,他的周身流光溢彩,莲座、道台、雷柱、玉盘、宝塔…这些飞剑威能绽放的同时,剑光不断结阵,竟似在他身外同结九个法阵。

这样的画面,让周玉希和洛凛音也有自惭形秽之感。

不得不说,这名绝剑古宗的准道子之前被称为月露洲准道子之中的最强者,绝对不是空穴来风,浪得虚名。

这一手祭出九柄飞剑,同时御使九个法阵的手段,若是和他们为敌,绝对能够将他们碾压。

唰!

然而这道异雷只是一闪,就像是根本无视这九柄飞剑和围绕在吴孤帆身周的九个法阵一样,直接就透过了这九个法阵,抽打在了吴孤帆的身上。

“空间力量?”

“竟然是拥有空间法则的异雷?”

王离瞬间目瞪口呆。

这一道异雷在这一瞬间的闪避和穿梭空间的气机,完全就是空间法则独有的气机。

它直接在空间跃迁,就像是自行构筑一个传送法阵一样,直接越过这九个法阵

,打在吴孤帆的身上。

“啊!”

吴孤帆骇然大叫。

他身上涌出护体剑元,和这一道异雷对抗,但他体内真元消耗太大,此时这道异雷似乎明明威能不是很可怖,然而只是相持刹那,他的护体剑元就根本抵挡不住,这道异雷穿过他的护体剑元,冲击在他的身上。

“我…..”

这一刹那,吴孤帆心中升腾起无限悔意。

这真的是和他方才面对银霄雷劫时无限作死,疯狂浪费自己的真元有关。

他可以肯定,若是自己的真元十分充盈,哪怕自己之前根本没有感知出来这道异雷竟然会蕴含可怖的空间法则,但他依旧可以用护体剑元坚持一阵,那只要赢得时间,他便有机会对付这道异雷。

噗!

这道异雷打在他身上,只是让他的身体微微一震,似乎根本没有对他造成多少实质性的损伤,但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却像是一个被瞬间扎穿了无数个孔洞的羊皮筏子一样,往外疯狂的漏气。

他身体每一个毛细孔之中,都在往外漏气。

漏的都是元气,都是生命精华。

他体内的血肉都开始干枯,他原本看上去已经面容显得有些苍老,此时随着精气不受控制的流淌出来,他更是急剧的衰老。

“这是削减人寿元的异雷?”

在场所有人都很惊悚。

在他们的视线里,吴孤帆迅速的变成六十余岁的老者,接着又很快变成八十余岁的白发苍苍老者,满脸都是皱纹。

“啊!”

吴孤帆惊恐的尖叫。

这不只是外表的衰老,而是整体的衰老。

此时不仅是他的肉身急剧的衰老,他体内刚刚凝成的元婴也随之衰老。

元婴刚成,其实更需要自身元气的滋补,但他此时浑身精气散失,这元婴如何能够得到滋补?

别人的元婴在形成之后都是肥嘟嘟的婴儿,但他此时的元婴,却是比他还要苍老的佝偻老头。

九柄飞剑此时完全失去了支持,坠落下来。

等到这九柄飞剑坠落在他身周时,天空之中那一朵月牙状的劫云彻底消散,在他体内冲刷的异雷也彻底的消失。

吴孤帆彻底变成了一名佝偻老人,他苍老无比,但在所有人的感知里,更为可怕的是他的元婴也无比苍老。

这是全方位的老化,现在的吴孤帆,完全不是一名刚刚渡过金丹大劫刚凝元婴的年轻修士,完全就像是一名在元婴一层卡了几百年,已经寿元所剩无几的风烛残年修士。

“妙啊!”

万夜河第一个反应过来。

他兴奋的冲着芭木大船上三名魃洞教的修士叫道:“你们还愣着干嘛,他都快老死了,你们还不赶紧援手,给他设法增添点寿元?有你们这样做朋友的么,信不信我也诅咒你们?”

听到他的前几句话,司徒尧和两名女修一时浑身冷汗淋漓,却依旧不敢动作,因为他们生怕余雷未消,但听到万夜河的最后一句话,他们三人顿时脸sè剧变,瞬间就架着芭木大船冲了过去,将吴孤帆载起。

“你们一定要让他好好的活着,不然我绝对诅咒你们。”万夜河得意非凡,连连叫道。

这吴孤帆绝对是个杀鸡儆猴的活例子啊。

他活着绝对比

死了好。

到时候只要看见他的人,都会想到,这可是堂堂月露洲战号称战力第一的准道子级人物,但就是因为得罪了天鬼圣宗的准道子万夜河,被万夜河的天赋神通诅咒,所以才会变成这副模样。

“我…!”

吴孤帆眼角都快瞪裂了,但他此时身体太过衰老,极度的无力感将他的信心和狂傲都似乎彻底消融了,他看着万夜河,只是恐惧和后悔。

“大哥,那九柄飞剑能折合几颗异源?”与此同时,万夜河传音问王离。

王离一愣,他也不笨,瞬间就反应过来,他顿时冷笑道:“你倒是很能搞事情啊,那这九柄飞剑你若是只用你的名头吃下,我可以算你四颗半异源。”

“还半颗,还有零有整的?”万夜河也是无语,但他知道王离既然这么说,讨价还价肯定是不行的了,所以他便看着吴孤帆说道:“吴道友,所以做人不能太嚣张,不听我的话,结果现在吃苦头了吧,不过我大人不记小人过,只要你留下你身上的飞剑和其它宝物,我就让你离开。”

“你…”吴孤帆气得浑身都哆嗦,“你不要欺人太甚。”

“吴道友,我如何欺人太甚?我们好心提心你是什么异雷,结果你快渡劫成功,反而仗着自己要进阶元婴了,反过来找我们麻烦,而且你自己也和我们说,现在按照三圣圣意,我就算杀了你,似乎也活得逍遥自在。”万夜河笑眯眯的看着吴孤帆,说道:“更何况你现在这么老,从今往后也提不动剑了,这些飞剑留在你身上也没有什么用了。”

“我……”吴孤帆气得根本说不出话来。

“呵呵。”何灵秀忍不住冷笑传音给王离,“什么样的大哥就收什么样的小弟,此人无耻起来,果然有你的几分风范。”

王离却是不以为耻,反而哈哈一笑,道:“这万胆小敲诈勒索起来,果然还成啊。”

司徒尧等人此时也是心惊胆颤,看着吴孤帆还不答应,他们反而是帮忙摄起了那九柄飞剑,点向万夜河的身前,同时都传音劝解吴孤帆,“吴道友,好汉不吃眼前亏,此人的天赋神通甚至能够影响天劫,若是再让他诅咒我们,我们恐怕性命不保。”

吴孤帆看着那九柄飞剑飞向万夜河,他心中剧痛,他张了张口,说不出话来,顿时直接昏死了过去。

他昏死过去,司徒尧等人却似乎反而觉得省事,三下五除二就将他衣袖之中的纳宝囊等物全部取了出来,点向万夜河。

“他的法衣也要。”万夜河心中无限感慨,他终于又能有件正儿八经的男修法衣了,而且吴孤帆身上的法衣明显不凡。

司徒尧等人也实在无语,但又不敢违抗,只能将吴孤帆身上的法衣都扒了下来,点到万夜河的身前。

“我一向深知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所以我也从不乱诅咒人,不过既然你们是他好友,我不收取任何东西就放过你们,倒是有些说不过去。”万夜河的目光落在司徒尧等人身上,“这样吧,你们身上有没有异源,先拿出来给我。魃洞教不穷,你们三个人,应该一人十几颗异源能拿得出来.”

王离听到万夜河这么说,他也顿时服气了。

这万夜河还真的有他几分风范,这明显是开始转嫁债务了。

(今天就这一更,明天尽量三更)

看网友对 第五百零五章 可转债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