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怪事特别多(第一更)

“你问我我问谁去?”

王离正郁闷呢,听到万夜河这么说,他顿时就毛了,“万胆小要不你想办法渡个劫给我试试,我看能不能给你多两重雷劫?”

“那还是不要了。”万夜河冷汗都瞬间下来了,“大哥,我距离结婴远的很呢。”

王离冷笑,“放心,我有耐心时间等。”

“大哥,还是先找别人试试吧。”万夜河冷汗唰唰的。

“不行,我得找灵狐真人问问,和我玄天宗有没有什么渊源。”王离越是觉得自己和天劫扯上关系就越是觉得心里发毛,他忍不住说道。

“我看也没那个必要了。”何灵秀冷笑起来,“别人我不知道,但通惠老祖我清楚的很,他和你们玄天宗能有什么渊源。”

“说不定因为你们华阳宗和我们玄天宗隔得比较近,他和我们玄天宗的哪个女修有点渊源。”王离虽然嘴硬,但说完自己都不信,顿时泄气般道:“看来只能再凑到有人渡劫时看看了。”

“走吧。”

颜嫣也觉得去问灵狐真人和玄天宗有没有渊源没有什么意义,就算灵狐真人和玄天宗有渊源,哪怕真的还修行了什么玄天宗的法门又能证明什么?

哪怕是同宗的修士,只要不插手天劫,都不可能影响天劫的进程和威能。

眼下灵狐真人的渡劫地周围都有多少幻灵宗的修士呆着,他们也根本不会影响天劫。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啊。”

王离也不笨,他听从了颜嫣的建议,一行人直接启程,继续朝着白头山的方位赶,但他还是忍不住哀嚎。

在孤峰好好的修行,结果到了筑基期每突破一个小境就来一次天劫也就算了,被天劫留下烙印也就算了,现在还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这真的让他觉得自己也太难了。

“说不定就是你老是用天劫炸人山门引起的后遗症。”何灵秀毫不留情的在王离的伤口上撒盐,她倒不是没有同情心,完全是因为她见多了王离得意忘形的时候。

王离真的是郁闷的快哭了,传音道:“呵呵道友,这不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么?哪怕我的天劫正常一点,到目前为止,我能引动什么天劫?我还是个筑基期的孩子!我都没凝丹呢,我的天劫要是有个正形,我还能没事招个天劫炸人山门?”

何灵秀呵呵一笑,“什么鸡什么蛋,我只知道鸡贼!太鸡贼就是不行。”

“.…..!”王离也是直接无语了。他的思维跳跃已经很厉害了,但有时候女人胡搅蛮缠起来,还真的是无解。

不管如何,任何修士潜意识里,都觉得不想和天劫这样可怖的东西扯上关系,哪怕真的能够改变天劫的威能,这因果报应,恐怕也会牵扯到自己的劫数。

王离自然是最好灵狐真人的天劫和自己毫无关系,那六重天劫也只是纯粹凑巧,但要印证到底和自己有没有关系,似乎也只能再等一个别的修士渡劫了。

这种疑惑,当然是越快解决越好,不然真的是一根时刻扎心的刺。

但关键渡劫又不是请客吃饭,又

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凑到一个修士渡劫的。

“不会吧?”

然而让王离没有想到的是,眼看距离白头山也不过只差最后几百里了,他的眼皮又不由得跳了起来。

那种诡异的气机又出现了,而且还不只一处!

之前灵狐真人渡劫时,那种从远处虚空之中传来的诡异气机还让他根本摸不着头脑,但有了灵狐真人的经验,此次出现的两股这样的诡异气机,在他的识海之中却显得更加清晰了。

他现在甚至可以凭借这种独特的气机波动,感应出那两名渡劫者所在的大致方位。

其中一名渡劫者,或者说将要渡劫者,就要白头山东南侧不到两百里。

“这什么鬼啊!”

王离真的是头皮发麻,他希望是错觉,但这种似乎就直接在他脑海里泛起的气机感应,不断的在提醒他,这不是错觉,这绝对不是错觉,我们是真的….。

“怎么,难道又有人渡劫,你又感觉到了?”

王离的脸sè变化太剧烈了,别说是距离他最近的魏黛眉和何灵秀都看了出来,就连最不敢看王离的周玉希也瞬间发现了不对。

“还不止一个。”

王离好不容易才控制住了情绪,咬牙道:“这年头都有病么,怎么扎堆的渡劫?难道我想别人最好给我渡劫一个试试,还真的有人能听我的心声渡劫不成?”

何灵秀的心莫名的一沉。

如果说幻灵宗那灵狐真人渡劫被王离感应到自己意外,那现在王离还提前预感到别的修士的渡劫,就绝对不是什么意外了。

“有一个距离白头山比较近,我先看看情况再说。”到了这种时候,王离也只能豁出去了。

颜嫣的心情也莫名的沉重,但她还是就事论事,道:“渡劫的人多,倒是有可能和三圣金谕有关,三圣金谕往往意味着有剧变将至,剧变将至,就会逼迫很多原先还想稳妥起见不渡劫的修士渡劫,以在剧变来临时拥有更强的力量。”

不可否认,王离觉得颜嫣的这个推断很合理。

但这么一说,他内心就更加忧愁了。

因为他想到一点,那在这种时候渡劫的,可能大多都是通惠老祖,灵狐真人这种年老sè衰又资质一般的垂死一搏的修士,如此一来,他见到的时候恐怕心中自然不忍,恐怕都会希望天劫能够放一下水。

那若是天劫真的放水了,到头来会不会报应在他的头上,到时候他的天劫就变得更加可怖?

那按照这个道理,是不是真的还得找一些不对牌的修士,在他们渡劫时希望天劫厉害一点,这样好歹也算有点平衡。

可是既要和自己不对牌,又要正巧渡劫的修士哪里去找,总不能故意惹事去拉仇恨。

这么一想,王离脑海之中又是一团乱麻。

周玉希老老实实的驾舟,因为按照王离的说法,那名将要渡劫的修士距离白头山不远,所以她就索性驾着五行焰光舟往白头山地界的方向飞遁。

白头山地界方圆有近千里,其中最高的数座山峰,虽然绝对高度并不算高

,但几座山峰之中都有寒泉,寒气喷涌之下,白头山地界之中一共有十余座山峰的顶部都是终年积雪,但雪也不厚,雪线始终维持在顶端数十丈,山林染雪也始终是薄薄的一层,远远看去,就像是这些山峦的头发白了头顶那一块。

这五行焰光舟到了白头山地界之中,从高处往下俯瞰,也没有发现白头山地界之中有什么异常,倒是最高的那座山头的中部,清晰可见有十余座土黄sè的道观,道观之中还有烟气袅袅升腾。

那些道观看上去也没有什么法阵加持,建筑也十分普通,但周围有一些特别高大的梧桐,树叶分外的茂密。

王离伸手点了个感知里越发清晰的渡劫者所在的位置,让周玉希架舟前行的同时,他看着这白头山地界之中的十余座道观,倒是有了新的疑问,忍不住轻声问何灵秀和颜嫣,“既然这三圣金谕说白头山地界给我做了封地,那这些道观原先是属于梧桐观的,那这些道观现在算我的还是算梧桐观的?那原先这些道观中的修士是要留下还是要搬迁出去?”

颜嫣有问必答,直接道:“这倒是也没个定数,按照规矩,若是封地之中有凡夫俗子的村庄或是城邦,修士封地的变迁一般和他们并没有什么干系,若是有些修行地的封地被转封,这些修行地的修士自然是要搬迁出去,但至于原先的这些建筑,这些修行地里面并非那些宗门的修士,其实你若是强行要求,他们是得原封不动的留下来的。毕竟按照道例,封地之中的凡夫俗子和建筑,都应该属于你的管辖范围。”

“那如果这种封地之中,恰好有一栋有厉害法阵的建筑,我要是要求,也只能留给我?”王离一怔。

“按理是这样,但一般而言,三圣行事自然也不会胡来,封地一般都不会胡乱封地,除非有些宗门犯下大错,三圣也绝对不会将他们的重要属地分封给别宗的修士。”颜嫣看了王离一眼,道:“按我所知,这白头山地界占地虽广,但内里并没有什么凡夫俗子的大型聚集地,也并非梧桐观的重要属地。三圣将这片地方分封给你,也不知是接下来会有什么变故,还是因为梧桐观近年来实在式微,门人弟子逐年减少,似乎这处地界给了他们也用不着。”

“哦。”

王离若有所思,哦了一声,忽然间说道:“这次渡劫的居然不是个老家伙,竟然还是名年轻修士。”

“你怎么知道?”

还在看着那些道观的何灵秀骤然吃了一惊,不可置信,“你连渡劫者的年龄都感知得出来了?”

“咳咳…..我是看到的。”王离有些尴尬的说道。

何灵秀一愣,旋即脸蛋飞红。

她顺着王离的目光看去,果然看到了一点异样的白光。

一处山谷之中,有一条清澈的溪流。

溪流上游一块如房屋大小的鹅卵石上方,有一座白sè的莲台,白sè莲台上有一名身穿白sè法衣的年轻修士盘膝而坐。

那名年轻修士远远看去最多二十七八岁的面容,却是有着一种咄咄逼人,舍我其谁的气焰感。

看网友对 第四百九十九章 怪事特别多(第一更)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