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作弊者

吕神靓驾着剑罡在飞遁。

她没有想要直接和王离碰头。

她准备一路往北。

要想弄清楚这个世界的真相,便首先要弄清楚这个世界是否真实。

不真实的世界往往就会有边界。

如果真的存在这样的边界,那这个问题便自然能够得到解答。

之所以选择往北,是因为极北的北方很特殊。

北方的边缘洲域叫做北冥,那里十分寒冷,而且存在极夜现象,对于很多人而言,那种地方就像是传说中的冥地。

冥地的意思便是活人免入。

若是天道法则要掩盖什么真相,最好的方法便是不要让人接近。

为了不让人接近,它自然会创造出极端的恶劣环境。

在现在完全清醒的她看来,北冥之外的洲域是如此,那些混乱洲域之中灵毒泛滥的绝境也是如此。

如果这个世界是不真实的,如果存在边界,边界之外是它根本未精心设计过的漏洞区域,或是空白区域,那它一定会将这些区域遮掩在这种绝境之中。

她当然也可以去那些堪称绝境的地方去冒险,但之所以选择先行一路往北去看是否存在边界,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北冥有巨鲲,还有黑天圣地这种宗门。

巨鲲这种东西,对于这个世界而言,似乎也是不合理的物种。

至少在她的眼中便是如此。

这种无限吞噬,不断生长的巨兽在这个修行者主导的世界还能够存在,似乎完全和北方洲域的习俗有关,但更为简单而言,却可以归结于和黑天圣地有关。

黑天圣地若是不够强大,其余的洲域若是可以无视北方洲域的一些习惯,若是可以肆意的进入北方洲域猎取修行资源,那巨鲲这种族群恐怕未必能够存在。

但换个思路,某种意义而言,巨鲲和黑天圣地这样的组合,也成为了极北方的屏障。

这样的组合,不仅使得其余洲域的所有修士无法肆意的进入北方洲域活动,甚至连一些分外强大的不速之客都无法突破这片屏障,比如域外天魔这样的不速之客。

她现在还无法确定她生存的这方世界到底是否是一个完全真实的世界,所以她也无法去推敲这域外天魔是至高的天道法则自导自演下的产物,还是真正的闯入者,或者也是一些致命的漏洞滋生出来的产物。

但可以肯定的是,按照记载,修真史上很多域外天魔都是陨落在极北,陨落在巨鲲和极北洲域的强大修士手中。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在她看来,世间的任何巧合,也有可能是精心设计的结果,或者是无数种早已设定的必然相互触发的结果。

她并没有和牧青丹太过深谈。

因为她自身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还太少。

她告诉了牧青丹自己是巨大

的漏洞,但没有告诉牧青丹,王离同样是巨大的漏洞。

任何违背至高法则的存在,便是不合理的存在。

王离修的是正统的仙门功法,无数年来,按照至高的天道法则,这样的功法就必须按部就班的在每个实力突破性提升时来经受天劫的考验。

天劫便是天道法则对这名修士的检阅和大考。

在她看来,通不过天劫的考验,自身的能量便重新散失在这天地间,按至高法则的意愿和法则重组,而通过天劫考验的修士,也像是在天道法则的备忘录上再添一笔。

这就相当于每个修行者力量突飞猛进的同时,也必须像天道法则报备,也必须接受天道法则的重新审视和记录。

但是什么原因,使得王离反复受重新审视和记录?

天道法则自然有自己的备用和纠错法则,面对一些功法上面可能真的产生法则之外异变的修行者,它就会产生特殊的天劫,便是异种雷劫。

或许迄今为止,在天道法则的判定里,王离依旧属于那种功法异变范畴之内的修行者,或许就像是正巧揭开了一些它隐藏着的甜点的那种人。

但她却很清楚,王离并非是这样的存在。

如果让她来判断,她会觉得王离更像是一个作弊者。

王离多次对她描述的灰sè道殿,听起来更像是一个针对天道法则的作弊器。

它很明显借助天道法则的力量,很明显在接受和利用这个世界的法则,但它的能力,却往往跳跃和游离在这个世界的法则之外。

而且就从任何世界都存在的因果关系来看,她觉得王离出现在她身边,或许也并非纯粹的巧合。

一个病毒式的破坏者,再加上一个外挂般的作弊者,两者巧合般凑在一起,便一定有很大的问题。

王离一直认为她清醒的时候绝对比小玉洲绝大多数修士要聪明,而且有种可怖的直觉,其实他的这种判断还不够大胆。

事实上是,她应该比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修士要聪明得多。

现在她应该已经完全清醒,只是好像被修补错误般封印了真正的力量和能力,以她此时的认知,回想王离和自己相伴的这些年,其中便有许多无法解释的地方。

王离以前太过弱小。

但他和她相依为命,竟然能够好端端的活了下来。

现在在她想来,他有许多堪称拙劣的手段,但他就是凭借那些拙劣的手段,却偏偏让她没有自溃,不仅是心理治疗班让她的神智没有彻底的崩溃,而且就连她很多时候金丹自爆都被他用一些看似不行的手段压制了下来。

她的直觉很准。

她可以肯定王离并非是天道法则的备用秘密手段,并非是用来毁灭她的武器。

对于她而言,他是修补者,是拯救者。

但王离绝没有她这样的认知,那最大的问题便

在于,是什么样的力量,使得她在最危险时,王离这样的人便正好来到了她的身边,而且还带着他多次描绘的道殿那种作弊的东西?

难道这一方世界之中,还存在着另外一种至高法则,在和至高的天道法则对抗?

或者,这世上已经存在着和她一样的觉醒者和破坏者,而且已经强大到近乎至高法则?

那在这个世界的认知里,那就应该是大帝级的人物?

这些都是纯粹未知的答案。

但她潜意识里的直觉提醒她,她或许最好离开王离,或者说,在她和王离分别寻找出一些真相之前,鸡蛋最好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

她直觉当年那名诡异出现,并封印了她能力的,现在她在学习的那名修行者,当年可以很轻易的杀死她。

他让她活了下来,或许就要用她来钓鱼,让她吸引出和天道法则对抗的另外一种至高力量。

法则就是法则,如果那名对付她的诡异修行者便是天道法则用来对付她这种可以无视法则的破坏者的武器,那么那名修行者就应该不会出现对付王离那种作弊者。

尤其是在王离并没有被天道法则认为是作弊者的情形之下,那名修行者就不会出现去对付王离。

她和王离目前不在一处,王离应该更为安全。

她沉默的向北行。

温热的阳光照耀在她身上,是真实的。

高空之中的罡风吹拂在她身外,是真实的。

但今日里,她和牧青丹的会晤,实际上却也彻底打破了她认知的界限。

在此之前,她只是觉得自己或许是因为某个位面的意识相融,或许是因为记忆穿越而生的产物,或许自己原本也是这方世界里极为正常的一名小姑娘,然后无意识间被别的位面的意识和记忆吞噬了自身的意识,然后随着其余位面而来的能量让她拥有了近乎逆天的能力。

按照这样的理解,若是没有九香桥那名不变的中年掌柜,她便或许也会理解为牧青丹走出的道,只是基于元气法则的理解和运用。

但现在不同,她现在必须先行考虑这个世界属于真实还是虚幻。

不灭尸魂…大量劫…不变的掌柜…牧青丹这样走出自己道的人,王离这样的存在….还有封印自己能力的那名诡异修行者。

破坏者、作弊者、利用漏洞者、天道法则的武器、固定设定者、那是否还有承载着天道法则意志的替身?是否存在怀疑了这一切,发现了这个世界的真相,却是假装并未发现的修行者?

或者是否还存在和天道法则做交易的存在?

(我太难了,虽然是一开始开书就已经想好的情节,但真正写出来的时候,要想披着小白欢乐驾驭好这种架构还是有点吃力,写的比我想象的要慢。今天基本挑战三更失败,接着写,应该还能挤出一更。)

看网友对 第四百九十章 作弊者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