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内外交困(第一更)

王离瞬间无法动弹。

他的神识原本就和肉身分割,他原本无法掌控自己的肉身,只能控制体内的真元流动,但此时,无论是他的肉身,还是他的真元,还是他的意识,全部都无法动弹。

他的肉身、真元、意识,全部被镇压,就像是被无数雷针洞穿,牢牢的固定在虚空之中。

“.…..!”

王离瞬间无语,他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做不了。

这天道法则很明显是觉得他之前的花样太多,所以第一道就直接形成这样的异种劫雷,直接就将他镇压得根本无法动弹,这意思不是明摆着:你小子不是花样多么,现在我直接让你没法耍花样。

这下好了,灰sè道殿深藏气海,他自己根本无法动弹,就像是刀砧板上的鱼肉,这天道法则接下来是想怎么割就怎么割。

天道法则实在是太变态了,这简直就像是公开的作弊,明明就是赖皮,但你偏偏就一点办法都没有。

唯一让他觉得庆幸的是,这劫雷一落,他体内yīn尸的那一切力量也被彻底镇压住了。

原本他失去灰sè道殿的庇护,下一刹那就要被这yīn尸的力量彻底吞噬,但这天劫一落,yīn尸的一切力量也是被镇压,它也成了和他一样的刀砧板上的鱼肉。

哪怕是死,好歹也能够晚死一会,至少可以看看后面是什么样的异种劫雷。

他直觉这第一道劫雷镇压住他之后,接下来就直接要降落第二重劫雷,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天道法则的第二重劫雷也迟滞了。

这天道法则也似乎愣了愣,没有想到他此时体内的气机如此复杂,又有yīn尸,又有那盏紫sè油灯。

至于灰sè道殿,此时却是隐匿得无影无踪,恐怕按照灰sè道殿之前的表现,这天道法则也都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这天道法则似乎也花了点时间要考虑一下如何应对他体内的这复杂情况,如何处置和他纠缠一起的这yīn尸和紫sè油灯。

但这样的迟滞只是持续了短短的一瞬,他体内的气机已经开始剧烈的波动起来。

他现在完全无法和这种劫雷抗衡,但不代表他体内的yīn尸根本无法和这劫雷抗衡。

属于yīn尸的气息在他的体内剧烈的震荡起来,伴随着一声声好像直接在他的识海之中直接响起的剧烈嘶吼,无数细小的雷针不断破碎,破碎的雷针之中,出现了一道道绿sè的符纹。

只是一个呼吸之间,王离感觉到这第一道劫雷的威能已经开始松动。

这yīn尸的意志太过强横了,它不断的编织古怪的符纹,遍布王离体内的雷针开始不断的崩碎。

破碎的雷罡直接就被蜂拥而至的yīn气湮灭。

轰!

也就在此时,天道法则也似乎无法接受第一道劫雷无法彻底镇压王离,它终于直接降落第二道劫雷。

唰!

一股毁灭性的气机从高空镇压下来。

无数缕纯黑sè的雷光就像是飞舞的毒蛇在虚空之中游走。

“啊!”

此时白衣老叟那一方剩余的修士全部都在疯狂的往外逃遁,其中最快的都已经逃出十余里,但这次的天劫却彻底笼罩了这片浮洲。这些人的遁光直接就消失了。

嘭嘭嘭…..

除了已经进入王离的培灵洞天,不在这方空间里的人之外,这些修士瞬间就浑身化为晶尘,直接爆开,就连其中的金丹修士都毫无例外,连金丹都没有能够留存下来。

喀喀喀…..

王离瞬间觉得自己的身体也被这种诡异的异雷直接变成了古怪的晶石,这种晶石十分脆性,似乎稍有元气波动,就已经开始不断的崩裂。

“.…..!”

王离异常的无奈,反正这种异雷对于他而言也还是太过强大,此时第一重劫雷的雷针还未彻底消散,这第二重异雷他也根本无力抵抗,他觉得自己似乎只能等死。

“吼!”

他体内的yīn尸却是疯狂的怒吼,一道道绿sè的符纹不断的扭结起来。

这yīn尸十分在意王离的肉身,它现在无法夺取王离这肉身的控制权,但凭借着这尊肉身的部分控制权,它便已经能够牵引惊人数量的yīn气。

对于它而言,王离的这具法身远胜它之前夺舍的那些元婴修士的法身。

更何况此时恐怖的异雷天劫侵袭,它若是不能抵挡天劫,将会和王离的肉身一起被抹灭。

王离的肉身已经不断崩碎,但在这yīn尸强大意志编织的元气法则之下,那些绿sè的符纹硬生生的将他崩碎的肉身黏住,不断修补。

“……”王离彻底无语。

他觉得自己的肉身就像是布满裂纹的瓷器,但硬生生的被黏结在一起。

明明这yīn尸一开始是拼命的要杀自己,但现在这天劫之下,这yīn尸就好像拼命的在护住自己,反倒是自己真的变成了纯粹的看戏。

“yīn尸大哥,你加油啊。”

他也是真的嘴贱,此时还忍不住这样说话。

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肉身,但此时这yīn尸的气机和他纠缠,估计他的声音也是直接在这yīn尸的识海之中响起。

若是这yīn尸真的有些灵智,那肯定是能够听懂了。

轰!

这种天劫已经完全可以颠覆绝大多数修士的认知,第二道异种劫雷才刚刚落下,第三道劫雷就已经直接酝酿而成,明明雷声轰鸣,天空之中却像是下沙一般,洒落的劫雷全部凝结成一颗颗黑sè的晶砂。

无数的晶砂纷纷扬扬的洒落,全部朝着王离为中心汇聚,在数息的时间里,便已经围绕着王离形成了一个黑sè的雷球。

雷球滚圆,直径约有数十丈,外表看起来形成了一个圆润的晶壳,但内里却是无数的晶砂飞速的行走,就像是拘束在这个雷球之中的沙尘暴。

每一颗晶砂都像是细小的砂轮,在飞快的旋转,撕扯碾磨王离的肉身。

“天道法则,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有创意?”

王离此时也反正什么都不能做,他此时死猪不怕开水烫,也只能

耍嘴皮子工夫,他直接嘴贱的吐槽天道法则,“刚刚的劫雷将我的身体弄得如同瓷器一般崩碎还不算,现在这算是什么?金刚砂磨粉么?你要将我磨成什么,磨成一个棒槌么?”

天道法则显然不想将他磨成棒槌,而是想将他彻底磨灭,变成重归天地间的尘埃,变成重归天地的元气。

“吼!”

然而yīn尸不想被磨灭,它估计也没有想到会遭遇这样的险恶局势。明明是一场夺舍而已,然而却直接引发这样可怖的劫雷。

当!

这浮洲之中再起一声钟鸣。

滚滚的yīn气从虚空之中被抽引过来,就像是一座座诡异的桥梁架到了王离的身上。

无数诡异的绿sè符纹如同流水般缠绕在了王离的身上。

绿sè符纹疯狂的抽吸着恐怖数量的yīn气,甚至形成了一篇篇古经经页的模样。

这些古经经页之中,就像是有无数yīn河在奔腾,有无数的yīn气凝聚成土地,往上生成山峦。

“.…..!”

王离只觉得身外就像是有两方天地在不断冲撞,有极yīn极阳的元气在不断侵蚀,不断转化,他在这一刹那甚至有种奇妙的感悟,感觉有yīn阳二气不断的互相吞噬,互相融合,又奇妙的化为万物生机。

他在这种时候明明生死都操控于yīn尸和天劫之手,但偏偏又像是无关的看客,在这种时候领悟到了一种极道的真谛。

他直觉若是这次自己能够活下来,或许能够领悟出惊人的元气法则,能够用来篆刻道纹,或是创出什么法门。

但也就在此时,他是真正的内外交困。

这yīn尸全力和天劫抗衡,似乎镇压紫sè油灯的yīn气不足,让这紫sè油灯的威能有了松动。

唰!

这紫sè油灯在他的感知里骤然发亮,往外透出一缕神辉。

“啊!”

王离反而忍不住一声骇然的怪叫。

他体内的yīn气被扫灭了一片,这yīn尸的yīn气略微稀薄,这紫sè神辉给他的感觉,却像是要彻底将yīn尸的yīn气全部引燃。

yīn尸的yīn气若是直接被引燃,他的整个身体根本不需要天劫抹杀,直接就会化为飞灰。

他潜意识里想要压制这紫sè油灯,至少让它在这种时候不要对付yīn尸。

他的体内真元接受了他的心念,在此时也疯狂的涌动起来。

唰!

一种强大到了极点的元气法则,也瞬间在他体内迸发。

无数的yīn黑手印如同无数漂浮在河流之中的棺椁,在他体内穿行。

这种强大的气机迸发,不只是将之前穿刺在他体内的雷针彻底击溃,而且甚至和紫sè神辉抗衡,将这一缕紫sè神辉都压制住了。

“冥棺大手印,这是大帝的元气法则。”

王离反应过来。

他心中狂喜,这冥棺大手印的元气法则,似乎自然和他此时的肉身融合,就像是这元气法则已经被篆刻道纹,刻入他的道基。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七十五章 内外交困(第一更)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