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杀鸡儆猴

“你们有极为特殊的诛邪法宝,但凭借诛邪法宝独占这些古宝,对其余道友不公。”

两名红衣修士直接朝着王离等人掠来,这两名红衣修士都是八景古宗的修士,其中一人面目苍老,满脸都是皱纹,就像是松树皮一样,但他身上婴气翻腾,明显是一名元婴修士。

另外一人身姿绰约,却是一名面容寻常,身材却是非常火辣的女修。

这名女修体内隐隐透出丹光,是一名金丹修士。

“你们….”万夜河虽然担惊受怕,但闻言也是大怒,忍不住要破口大骂。

月华古宗、苦海宗、还有这八景古宗,这三个宗门和天鬼圣宗相比都有一些差距,他怕的是这个冥玉殿,可不怕这两个八景古宗的修士的威胁。

“好啊!给你们两件。”

然而让他和其余人根本没有想到的是,王离却是反而哈哈一笑,直接就将颜嫣卷来的古宝打出两件,朝着那两人激射而去。

古宝动人心,这两名红衣修士太过眼馋,只想着要分一杯羹,然而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王离竟然直接打来两件古宝,而且王离很yīn险,这两件古宝yīn气是那几件古宝之中最重的,它们散发的yīn气绿油油的,好像一层绿sè的冰水在涌动。

看着这样的两件古宝飞剑一样激射过来,这两名红衣修士的脸都瞬间绿了。

“啊!”

那名元婴修士反应快出一线,他一声怪叫,身前直接涌出一团金sè的人形雷光。

轰!

这团金sè的人形雷光朝着其中一件古宝一扑,瞬间化为一颗雷球,裹住那件古宝。

那名金丹女修却是手忙脚乱,她打出一道华光,先将射来的古宝阻拦一瞬间,接着祭出一盏宫灯状的法宝。这盏宫灯状的法宝不断的旋转,打出八种不同sè泽的火焰,不断裹住那件古宝灼烧。

“敢和你陆大爷抢法宝,我看你们真的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但与此同时,王离却是变了脸,他直接就朝着那名元婴修士拍出一掌。

唰!

一个yīn森的冥棺大手印直接朝着那名元婴修士的脸上按去。

“你这小辈,胆敢如此!”

这名八景古宗的元婴修士厉声大喝,他的双目之中都喷出金sè的雷火,打在击来的冥棺大手印上。

轰!

金sè雷火看似轻易湮灭了冥棺大手印的威能,但是一种恐怖的元气法则,却依旧落在了他的身上。

“怎么可能!”

这名八景古宗的元婴修士身上的护体宝光剧烈震荡,他虽然并未受创,但整个人都往后崩飞了出去。

王离毫不犹豫,一掌已经凌空拍向那名金丹女修。

“啊!”

那名金丹女修根本无法和王离的冥棺大手印抗衡,她手中的那盏宫灯都被王离打得脱手飞出,整个人就像是流星一般往后飞坠。

颜嫣眉头微皱,像她这样出身中神洲名门正统的修士无法理解王离这样的做派,但她反应不慢,她直接施法,又将那两件yīn气最重的古宝摄拿回来。

yīn气最重,在她看来就意味着这两件古宝蕴含的法阵能够容纳更多的威能,同样经受yīn气浸润,它们积蓄的yīn气超越其它古宝,就只能说明若是修士将它们炼为本命法宝,那它们所能积蓄的本命真

元也就更多。

“陆鹤羽,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餐霞古宗想和我们三大宗门开战么?”白衣老叟怒喝,他的声音在天空之中滚动,如同春雷轰鸣。

“没什么意思,杀鸡儆猴。”

王离一副泼皮模样,他的话语也是赤裸裸,“无主之地探宝,能者得之,我这晚辈都懂,你们这些前辈该不会不懂,身无三两肉,要想欺压我从我手中夺宝,还是最好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元婴修士了不起吗?”

白衣老叟的面sè变了数变,他很想对王离动手,但心中的理智让他还是放弃了此时和王离等人火拼的打算,他最终深吸了一口气,不再说话,只是看准了冥玉殿顶部喷涌的yīn气,他激发出一道白sè锁链般的光华,从中扯出了一件yīn气不算浓烈的古宝。

这件古宝看似是一柄竹制的折扇,被yīn气浸润数千年,它的伞骨sè泽不变,但是伞面却已经如同墨玉般晶莹,流淌出的光华却是一寸墨芒,再往外就全部变为绿光。

这名白衣老叟将这件古宝收到身前,手中点出一张古符镇压这件古宝的yīn气,然后才敢收入纳宝囊中。

与此同时,王离却是已经又连收五件古宝。

“啊!”

也就在此时,齐妙云突然惊骇大叫。

一件古宝混杂在yīn气之中,它只有成人拇指指甲般大小,是一只灰sè玉蝉。

这只灰sè玉蝉随着yīn气喷出,就要悄无声息的坠地,但突然之间它自行化为一道流光,冲向齐妙云的身体。

齐妙云境界跌落,她来不及反应,这玉蝉就已经到了她的身前。

这玉蝉上绿光狂涌,有数团绿sè光华即将脱离玉蝉。

颜嫣面sè也是大变,她没有料到这样的变化,之前这些古宝内里的控心yīn蛊似乎因为疑棺的关系,所以根本不对他们起效,她也没有想到这件古宝竟然如有生命般直接自主落向齐妙云。她此时神识虽然扫到,但也已经来不及阻止这玉蝉上的控心yīn蛊。

“真的这么倒霉?”

王离也是无奈,他也根本来不及救援,他此时十分懊恼,只觉得应该将齐妙云放在自己身侧。

但也就在此时,让他也没有预料到的一幕产生了。

这只灰sè玉蝉急剧的震鸣。

这一方天地间尽是蝉鸣。

就像是有无数透明的蝉翼从它内里喷涌而出,死死的包裹住那些控心yīn蛊。

有两种威能在它身周交锋,这两种威能都来自于它的内里。

唰!

齐妙云体内的真元瞬间就空了。

她的真元和这件古宝产生了莫名的联系,直接就被这件古宝抽空。

天地间蝉鸣更响,无数透明蝉翼般的威能,瞬间将那些控心yīn蛊全部搅碎,就连这件古宝之中的yīn气都被直接排除,就像是许多绿油在空中泼洒。

这件古宝虽然近乎耗尽威能,但它似乎重获新生,散发出一种独特的气息。

这种气息对于在颜嫣的感知里,近乎邪恶。

“这是一件邪修的至宝。”

她的脑海之中才刚刚闪现出这样的念头,嗤的一声,这件古宝已经落在齐妙云的额头,它破空声很响,直接消失在齐妙云的额头上,给人的感觉似乎直接将齐妙云的额头打出了一个洞,但下一刹那落在所有人

眼中的画面,却是齐妙云的额头上十分光洁,没有任何的破损。

“邪器认主?”

白衣老叟面sè更寒,他神识扫向齐妙云,“你是邪修?”

齐妙云浑身颤抖,她此时感觉自己和凡夫俗子无异,似乎修为尽废,她连感知自己体内的状况都做不到,都甚至无法感觉到那只灰sè玉蝉在自己的体内到底如何。

“前辈你太老了,都开始说胡话了。”王离此时倒是欣喜,他直觉这对于齐妙云似乎不是什么坏事,难道对正道修士而言,变成邪修,便已是最大的倒霉?

他哈哈一笑,对着那名白衣老叟接着叫道:“你难道没有感知,她是被这古宝所害,修为都被废了么?难道一名好端端的修士被邪修的法宝害得修为尽失,就叫邪修?”

这名白衣老叟怒哼了一声,却是也没有回话,他此时虽然觉得王离狂妄无礼,但是到没有觉得王离说得不对。

在他的感知里,齐妙云此时真的是道基尽毁,是被废去了修为。

轰!

突然之间,冥玉殿的yīn气之中喷出一道紫火。

这道紫火有着一种王者的气息,就连滚滚的yīn气都无法逼近。

“这是什么古宝?”

“这难道是圣尊的圣兵,沉寂在这冥玉殿之中数千年,yīn气也不能够侵袭?”

白衣老叟身后那些修士发出了一片惊呼声。

王离也是无语。

这些修士抢夺古宝起来都是弱鸡,包括那名元婴修士被他冥棺大手印打退,此时都没有和他拼命,在他看来真的是一点都不凶悍,但这些人咋咋呼呼,惊叫起来倒是比谁都快。

这道紫sè火焰十分古怪,他的神识也无法探入,根本不知道它内里的真容。

但它的确散发着一种神圣的气息,有一种近乎于疑棺的无上威严。

这些修士是无从比较,但他手中有大帝的疑棺,两相比较之下,他觉得这道紫sè火焰虽然惊人,但似乎本质上还是逊sè于大帝的疑棺。

这道紫火在yīn气之中散发熠熠神辉,就像是被喷泉顶起,在yīn气之中沉浮。

它出现之后,yīn气之中却似乎不再喷涌出其余的古宝。

唰!

一道绿sè的神虹破空。

这是一名元婴修士忍耐不住,他直接祭出了一件法宝,就像是一个剑匣,他想要直接收取这道紫火。

轰!

然而绿sè的神虹和这道紫火一触,这道紫火自然散发不可侵犯之意,紫火一卷,不只是那道绿sè的神虹被灼烧干净,而且那名元婴修士都是一声凄厉的惨叫,他的浑身都喷出紫sè的火焰,顷刻之间,他整个人都被烧成火焰,就连元婴都来不及逃出。

“什么东西,这么可怖?”

王离等人也都是sè变。

然而也就在此时,冥玉殿深处传来奇异的震鸣。

就像是有人在拖曳着锁链行走。

与此同时,一种更为可怕的yīn冥气息不断喷涌出来。

冥玉殿的破口处,yīn冥元气凝聚得自然盛开朵朵诡异黑花。

白衣老叟的面sè骤然变得惨白。

他有种强烈的直觉,有种可怕的东西要出世了。

看网友对 第四百六十七章 杀鸡儆猴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