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别打扰本小姐为家族崛起而努力

  ……

  “话虽如此,不过这个开拓工程动辄数万乾金。”柳远睿静下心来,也是有些疑虑不已,“我可是听说,最近些年王氏……”

  王氏这些年来,每况日下,哪来那么多资金?

  “远睿莫要担心。”王守哲淡定自若道,“愚兄对此已有安排。”

  柳远睿表情一滞,这是担不担心的问题吗?我这是好奇啊……不过,他终究知礼节懂规矩,当即也是闭口不谈。

  王守哲当然十分清楚,他与柳氏千金的婚约对王氏众人来说,那是提士气激励人心的事情,毕竟柳氏颇为强盛,可以让王氏有所依靠。

  便是连家族长老们,也都抱着这种心态。

  但是对于柳氏来说,堂堂嫡长女千金,要嫁给没落家族的子弟,多多少少都是有些怨言和情绪的。只是这门亲事是由双方老祖宗定下来的,后辈们自然不好反对。

  也是由此,王守哲对这门亲事相当淡定,即没有欢欣鼓舞,也没有傲娇排斥。王氏要真正强大,可不是靠攀高枝,抱大腿就能够强大的。

  哪怕他明知道柳氏的后辈们,心中必然会有些埋怨不爽,也是表示非常理解。毕竟从表面上看,王氏与柳氏相差太大了,换作他自然也会觉得如此下嫁而不爽。

  “咦?守哲哥哥,那边来了好多人。”柳若蕾颇为眼尖,透过马车的窗户,看到远处正有一拨人往这边赶来。

  而且在那拨人身后,远远地,还有一群群人往这边过来。

  “那些啊,都是咱们平安镇的平民。”王守哲笑着说,“想必,都是听到了我王氏的募工消息,前来响应的。”

  “这么多人前来应募?”柳远睿吃惊不已,“守哲兄,你们王氏是开了多高的工价?停一下车,我想看看。”

  他的好奇心一下子被吊起,这个清淤填土的工程本就是庞大的工程,若是再提高工价的话,那耗资未免太大了,王氏如何负担得起?

  既然柳远睿要看,王守哲自不会阻止,吩咐王老实停下车。其余家将,也都纷纷停下,护卫在马车周围。

  如此气势,自然让那些平民们不敢过来,只能远远绕开,向工棚集结过去。

  “大家不要挤,一个个来报名。”两个十四五岁,模样尚有些稚嫩的大男孩,维护着秩序,“我们王氏以工代赈,报酬优渥,只要肯做事,保证诸位全家都能吃得上饭。”

  “来来来,到这里来登记。我王氏用工,包吃包住。”又有两个小女孩,分别搬了桌椅,开始给应募者登记造册,“十六岁至四十岁青壮劳力每月工价为半担陈米,健妇每月领陈米20斤,十二岁至十六岁少年,每月领20斤。”

  两个小女孩,都是口齿清楚,手脚麻利地给人登记造册。仿佛是一个个解释太麻烦,索性找了个机灵旁系小伙子,在一旁将这番话重复一百遍啊一百遍。

  至于竖一块广告牌什么的,两个姑娘还没那么傻,绝大部分佃农和自耕农,基本都是不认字。

  这几个年轻人,自然就是王守哲的弟弟妹妹们。家族中如此大事,王守哲可不想让他们都闲着,一起参与进来,有助于锻炼他们。

  无论是启动大工程,以及以工代赈等事件,都会有助于塑造他们对家族的荣誉感,以及正确的世界观。

  “你,名字,籍贯,户籍文书带了吗?”便是连王珞秋这个未来要“屠神灭佛”的主,此时都是一脸认真地在做事,登记着每一个前来应募者。

  不过,她的目光锐利严肃,仿佛在审视着一个个应募者,一副本姑娘坚决不放过半个居心不良者的架势。

  “小人叫欧阳狗剩,平安镇柳子沟村村民。”一个面黄肌瘦的小伙子,颤巍巍地递出了户籍文书。

  “你才十五岁?只能算半工,每月按20斤陈米计算。”王珞秋说道。

  “啊,姑娘。”欧阳狗剩一脸失望,哀求道,“你看看我身体很强壮,是干惯苦活的,能不能按照半担算啊。我家里的娘亲,已经两天没米粒下肚了。”

  “不行,规矩就是规矩。”王珞秋虽然小,却很有原则道,“不过,我们这里是包吃包住的。我还可以给你预支20斤陈米,保管饿不死你娘亲。”

  “多谢,多谢姑娘。”欧阳狗剩连连拜谢,欢喜地眼泪都落下了。

  “拿上这两块竹牌,可领20斤陈粮。”王珞秋给了他两块牌子,“记住,你从今天开始就要出工的,下工后再领粮食。还有,给本姑娘争气一点,好好做事,你要是真表现好,本小姐给你记全工。”

  “是,小人一定不偷懒。”欧阳狗剩拿着两块竹牌,仿佛就像是拿了两条命般珍惜。

  “拿着这块工牌,那边有粥棚,凭工牌可以免费喝粥。”王珞秋登记好工牌后,一脸严肃抬手赶人,“去吧,别耽搁本小姐做事。下一个,姓名,籍贯,年龄!”

  欧阳狗剩拿着工牌和两块领米的竹牌,千恩万谢地离去。

  王珞秋风格十分麻溜,从不拖泥带水,往往三两下就搞定一个。

  “王珞静,你磨磨唧唧地在做什么?做事能不能用点心。”王珞秋回头一瞅,好悬没气死过去,她都已经搞定五个了,王珞静却还在和第二个应募者纠缠不休。

  看不下去了,她直接走过去,瞅了一眼那个长得白白净净的年轻男子,拿出他的籍贯文书一瞅:“读书人?”

  “小生正是。”那年轻男子微微颔首,颇有一些傲sè。

  “你这样干得动活吗?”王珞秋狐疑。

  “小生乃是读书人,岂能干那些苦工活?”年轻男子说道,“小生饱读诗书典籍,可为监工,每月仅需酬金十担粮。”

  这年头,平民中识字率很低。

  因此读书人还是很有出路的,官府机构,世家基业等等,都用得着一些有知识的人充当骨干。

  “我们家不需要监工。”王珞秋冷冷地回应,“你可以走了。”

  “你你你,你竟敢小瞧读书人,小姑娘,我和你讲,读书才能明事理……你小小年纪……啊~”

  那个读书人话还未说完,整个人都飞了出去,摔了个口啃泥。

  “竟然比王守哲还啰唆。”王珞秋哼了一声,“来人。”

  “妹妹,我来了。”王守廉狗腿般,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

  “把这个家伙赶走,拉入我王氏黑名单,永不录用。”王珞秋气势十足地下令,随后又跑去干录用登记的活了。

  看着她冷峻严肃的脸,一些准备浑水摸鱼的应募者,悄悄地离开了队伍。

  不远处,王守哲等人已经走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王守哲的嘴角也微微抽搐。珞秋这破丫头,还真是气势派头十足啊。这要是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这个小姑奶奶才是一家之主呢。

  随之而来的柳远睿,则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守哲兄,这一个壮劳力每月领半担米,这薪酬会不会太少了些?”

  而且那小丫头好凶,对读书人似乎颇有意见,而他柳远睿正是自诩是读书人……感觉有些危险。

  “远睿,少或者不少,你可以去问问那些排队应募者。”王守哲说道。

  柳远睿也不矫情,上去连问了几个,都说已经够了。纷纷感谢王氏在关键时刻站出来,给大家一口饭吃。其中不少人,还偷偷抱怨了一下刘氏和赵氏。

  等柳远睿回来后,脸sè颇为难看:“刘氏与赵氏不愧是篡位上台的暴发户家族,竟然如此丧尽天良。幸好守哲兄出手,想出了以工代赈的办法。”

  “哥哥,你先前还不太认同守哲哥哥的想法。”一旁的小姨子柳若蕾,又开始补刀说,“如今国策当头,还有世家欺上瞒下地利用缺粮一事,大搞土地兼并之策。若是粮价彻底放开,恐怕千千万万平民的生死,便全部掌握在一些顶尖世家手中了,他们有的是办法操控粮价涨跌。

  “还有,别嫌弃守哲哥哥给的少,现在大家都缺粮,守哲哥哥能以工代赈已经挺了不起了。”

  柳远睿脸一红,没好气地瞪了柳若蕾一眼,这破妹妹,没事总拆你哥台做什么?你来之前,还不是说,要替姐姐先调教一下未来姐夫的吗?

  还没等他来得及训斥妹妹呢,却见柳若蕾已经向王珞秋走去了。

  她悄无声息地到了王珞秋身旁,有些好奇地说:“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小妹你个……”王珞秋刚待发飙,却见是一个气质不俗的漂亮小姐姐,当即略微收敛了两分,只是不耐烦道,“我,王珞秋。你是哪家的孩子?去去去,到别处玩去,别打扰本小姐为家族崛起而努力。”

  “我叫柳若蕾,呀,你的字写的好丑。”柳若蕾掩嘴轻笑,“不如你来问话,我来登记,这样也快一些。”说着,就主动上去帮忙。

  王珞秋好悬没给气晕过去,竟敢说她字写的丑?

  哼哼,偌大的平安王氏,便是连那王守哲都不敢……

  然后,她看到了人家小姐姐写的字,呃……的确很好看的样子,就赶紧把话“咽”了回去。

  然后她想了想,这柳若蕾的名字好生熟悉,当即,她眼珠子瞪圆,吃惊地说:“你是传闻中柳家的小姐姐?”

  “正是。”柳若蕾笑眯眯地回了一句,想不到她名气还挺大的,当即更为飞速地为应募者登记造册。

  “可是你看起来好小哦,这样怎么跟王守,不,我四哥哥生孩子啊?”

  “啊?”柳若蕾羞得满面通红,顿足不已,本小姐哪里小了?

  不,不对,这不是关注的重点……

  重点是,本小姐哪里小了?

  呸,这也不是重点……

  重点是什么来着?

  ……

看网友对 第七十八章 别打扰本小姐为家族崛起而努力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