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尸皮殿

嗤!

颜嫣手中的一柄木剑激射出去。

这是一柄外表焦黑的桃木剑,而且已经前面半截全部断掉了,只剩下两尺余长,但这柄断剑激发的刹那,内里就像是有一片金sè的雷海在荡漾.

轰!

这柄桃木剑刺入那团透明水流般的元气之中,就像是一片压缩的雷海直接炸了开来。

噗!

洛凛音喷出了一口鲜血。

他已经彻底无力支撑这金sè铃铛的真元汲取,他整个人都像是被掏空,金sè铃铛所受的元气冲击,都让他瞬间受创颇重。

一声嘶哑难听的声音响起,雷光和符火交织,那团透明水流般的元气被切割成粉碎,yīn煞气息被彻底炼化,变成无数的黑sè飞灰。

“哪位道友来接手此件古宝!”洛凛音一边吞服灵药,一边咬牙出声。

不远处,从这片悬洲北部席卷而来的沙尘暴遮天蔽日,就像是一堵无尽高墙以惊人的速度涌来,这沙尘暴的速度,比金丹修士激发的罡风还要快上速度,在数个呼吸之后,就会正式冲击他们的所在。

沙尘暴中,那些黑sè的沙尘和元气,明显都蕴含着如同yīn磷砂一样的yīn戾元气。

“我来!”

郭觉伸出手来,他和万夜河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个性,万夜河是怎么都怕死,但是他却是好像遭遇什么都没带怕的。

洛凛音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将这个金sè铃铛点到郭觉的身前。

周玉希咬紧牙关,她的浑身也是不断的颤抖。

在此之前,她也从来不觉得自己是胆小之辈,而且此行落在王离手中之前,她也自然是属于那种眼高过顶的人物,根本不将同辈的诸多年轻修士放在眼中。

然而此时她却是忍不住的恐惧,身体里面充满强烈的无力感。

她面前祭着那只残破的白sè香炉,这件古宝也是品阶惊人的降真定魂炉,但对着这只白sè香炉,她觉得自己真的好像只能烧香求神拜佛一样,真的没有什么办法。

此时钟声已经九鸣,如果真是和万夜河所说的一样是丧钟九鸣,那铺天盖地而来的沙尘暴内里也不知有什么诡异的东西,其余所有人即便不如周玉希此时多愁善感,但几乎都是将方才得到的古宝全部都抓在了手中。

就连王离都是一手继续给黑盘贯注真元,一手抓住了另外一尊五sè宝塔。

咔咔咔….

万夜河的牙齿不断作响,突然之间,他将那具yīn沉龙鳞木疑棺也取了出来。

王离这才想起来这具疑棺还被万夜河收着,之前是用作炼制搬运小鬼,但眼下用冥蜈珠炼宝还需不需要此物,那就不知道了。

此时此刻,万夜河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当然就让他十分不解,他忍不住看着万夜河,道:“万胆小你中邪了么,你这个时候取出这具棺椁是要做什么,你是背棺一战,显示自己的勇气,还是舍生取义,觉得自身吸引yīn邪鬼物还不够,还要用这棺椁吸引鬼物?”

“我这是以毒攻毒。”万夜河将这具疑棺挡在身前,他此时脸上倒是有

了些生气,安定不少,不过他心中还在犹豫,要不要索性将棺盖揭开,直接躲进去,“这具疑棺虽然是yīn冥之物,但却是大帝遗留,内有大帝的元气法则,肯定其余邪物无法击破。”

王离微微一怔,倒是觉得有道理,但却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但也就在此时,遮天蔽日的沙尘暴已经冲击到他们身前。

轰!

裹着七宝如意舫的阳焱真火罩就像是火红的炭火在冬日里被大量的凉风一激,瞬间火焰狂涌,但接下来一刹那,火红之中却布满黑sè,好像被yīn气沁入一般。

那破口处,一股yīn风就像是一根铁柱捅了进来。

轰!

郭觉手中金sè铃铛震鸣,无数金光再次凝结金sè道符,结茧般缚住涌入的yīn风。

也就这一下,郭觉的脸sè一白。

之前他还以为洛凛音是真元损耗原本就十分剧烈,但此时这金sè铃铛疯狂吸纳他体内的真元,也瞬间让他明白并非洛凛音不济,而是这金sè铃铛实在是太过霸道,它即便是有些残破,也不是他这个等阶的修士可以随意动用的法宝。

噗噗噗噗….

金sè的阳焱真火罩外如有无数看不见的飞蛾在不断扑火,不断爆开一蓬蓬的飞灰。

“不行,撑不了太久的。”

郭觉和颜嫣几乎同时出声,两人都确定阳焱真火罩即将溃灭。

“没有关系。”

何灵秀微眯着眼睛,“这沙尘暴也不过如同一堵厚墙,我们激发古宝破开前路,在这真火罩溃灭之前,我们能够冲过去。”

说完这句,她直接激发王离最后给她的三件古宝之中的一片残缺的赤红sè玉佩。

这片玉佩已经只剩下二分之一,品相在所有古宝之中看起来也属于最差,然而她此时激发,这片赤红sè的玉佩发出一声嘹亮的凤鸣,一头火凤虚影在玉佩上飞起,涌到七宝如意舫之外,瞬间结成实质。

轰!

这头火凤长达数丈,它浑身的真火明亮无比,将半边天空都照亮了。

它笔直的朝着前方冲去,真火烧出一条通道。

王离和何灵秀很有默契,在何灵秀激发此宝之时,他已经全力御使七宝如意舫,此时七宝如意舫宝光四射,如航行在惊涛骇浪之中,跟随在火凤之后。

轰!

也就数息之间,火凤轰然四散,变成万千缕真火消散。

啪!

随即,七宝如意舫外的阳焱真火罩也碎裂开来。

唰!

齐妙云头上那根发簪绽放出了青sè的灵光,这青sè灵光之中,散发着一种莫名的庄严气息,但这些青sè灵光还未扩散,所有人都觉得压力一轻,七宝如意舫前的沙尘暴已然消失。

前方又是一片明净。

众人不可置信的往后看去时,只见后方的沙尘暴依旧遮天蔽日的在往这片浮洲的边缘急速推进,眼见就要冲出这片浮洲的边际。

“冲击波?”

“这….?”

也就在这一息之间,他们所有人全部反应过来,这并非

是什么持续性很强的的沙尘暴,而是某种力量瞬间爆发时,引起的一圈冲击波。

王离不可置信的朝着北方看去,他看到视线之中的山林都已经彻底消失了,那些之前还一座座似乎十分完好的石殿,现在除了极少数的基石之外,都甚至没有残留的痕迹,就连化成的石粉都被吹尽。

唯有那一座分外高大的石殿还完好无损的存在着,它寂静无声,只是和之前相比,它表面的石皮出现了诸多的裂痕。

“没什么事情了?”

万夜河浑身冷汗淋漓,他双手都按在棺材板上,随时都要掀开棺材板,躲进这口疑棺的感觉,但过了片刻,似乎并没有任何的意外发生,就连后方的沙尘暴都彻底的消失了。

这一大片浮洲之中不见yīn霾,甚至没有多少yīn冥的气息,地上铺满了细腻的石粉,就像是连绵的沙滩。

王离转头看向何灵秀,这种地方太过凶险,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没有看到什么异常,过去看看再说。”何灵秀的声音在他的耳廓之中响起。

王离不再犹豫,御使七宝如意舫继续向前,朝着那座仅剩的高大石殿行去。

一路上一切化粉,连任何古宝的残片都没有见到。

“恩?”

突然之间,那座高大的石殿又有变化,有大块大块的石皮掉落,但即便是那些石皮从高处掉落,却都没有声音响起,完全没有声音传来。

一切都是完全静谧的画面,那些大片剥落的石皮每一片小则磨盘大小,大则房顶大小,而且厚度也足有数尺,但它们不断滚落,只带起些许的烟尘。

这些石皮剥落后的殿体上颜sè斑驳,看上去不像是石质,也没有金铁和玉石的光泽,远远望去,却好像贴满了画布一样。

所有人都异常的紧张,但七宝如意舫无声的前行,一路却是风平浪静,没有任何的异状发生。

等到七宝如意舫终于接近这座石殿时,这座石殿大半的石皮都已经掉落,它好像清瘦了一圈。

“那是?”

王离此时的目力惊人,他首先看清殿体上贴着的不是什么画布,也不是绘制的什么图案,而是一件件好像压平了的法衣。

“这么多的法衣?”

周玉希也很快看清楚了,她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万夜河的身上。

“这么多的法衣,你终于不怕没有男修法衣穿了,难道这石殿都听到了你的心声,给你在这里准备了这么多的法衣?只是这种地方的法衣,你敢不敢抠下来穿在自己身上?”王离也忍不住对着万夜河出声。

“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法衣,以法衣为覆?”万夜河不可置信的盯着越来越近的殿体,突然之间,他的眼睛瞪大到了极致,他张大了嘴,骇然叫道:“不是法衣…不…不只是法衣…”

“这些法衣,怎么有面容….”此时周玉希也发现了端倪,明明是紧贴在墙上的法衣,但这些法衣却好像都有面容,在接下来的一刹那,她反应了过来,浑身都颤抖起来,“法衣和尸皮….法衣和尸皮压在了一起…”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五十九章 尸皮殿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