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还说没有内定名额

考核区,大楼台阶前。

唐曼月在前面带路,肉sè丝袜长腿下的高跟皮鞋,传来急促的嗒嗒声。

罗亮见无法近身,没有勉强,速度放缓。

唐曼月也放慢了速度。

“罗导师,先申明一点,我并非不守承诺的人。”

她白玉凝霜般的俏脸,舒缓几分,恢复平和冷静的神态。

“哦?那你刚才怎么不回答。”

罗亮慢悠悠的走过来。

唐曼月与他保持距离,答道:

“第一,我的年龄是个人私密,刚才的公开场合,不宜回答。”

“第二,我不习惯异性靠得过近,请罗导师自重!”

唐曼月声音如清晨的泉水,立体精美的容颜,维持着一贯的冷淡。

“那你现在倒是履行承诺啊。磨磨蹭蹭的,不该是女儿跟我差不多,不敢说出真实年龄?”

罗亮没好气的样子,激将道。

这位唐老师美则美,气质也出众,就是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冷淡态度,让罗亮不爽。

罗亮甚至怀疑,她是不是有点性冷淡。

唐曼月并有被罗亮的话语激怒。

她微咬鲜红丰泽的下唇,低声说道:“我今年将满29岁。”

“29岁?”

罗亮获知真实年龄,有点小惊喜,可以放心打量这位“轻熟”职业风的冷艳女老师。

罗亮在穿越前,就是三十岁出头。

虽然这辈子的年龄,比唐曼月小十岁,但上辈子的审美,心理年龄正好与之契合。

对一位小十岁的天才男孩,道出自己的“芳龄”,唐曼月有种说不出来的心思感触,居然有一丝淡淡的紧张和羞涩感。

“唐老师才29岁,半只脚踏入镇国级,而且还是古武流派,当真是惊艳之才。”

罗亮赞美道。

倒也不是拍马屁。这样的年龄、修为,至少是天骄种子起步,如果算上古武职业的潜力后劲,还有提高评估的可能。

唐曼月的年龄保密,或许是出于某些顾忌。

“跟罗导师双职业的资质相比……”

唐曼月说到一半,面sè微变,发现罗亮不自觉的又靠近过来。

“罗导师,请保持半米距离。”

唐曼月面若冷霜,清洌的美眸,直视着罗亮。

“半米距离?”

罗亮面sè一呆,随后哑然失笑ꓹ 感到不解。

以他的感觉ꓹ 唐曼月确实对自己印象差,不过在考核后有明显改观,至少谈不上厌恶和明显抗拒。

半米的距离太夸张了。

罗亮怀疑唐曼月的身体和心理ꓹ 有什么问题。

“唐老师啊ꓹ 半米的距离太过了。那是陌生人的距离。”

如果换做一般男子ꓹ 可能就被冰霜美人的气场所慑ꓹ 不敢亵渎ꓹ 或者心高气傲者ꓹ 就此保持距离。

罗亮丝毫不觉得尴尬ꓹ 还讨价还价起来。

“我们是同事关系ꓹ 陌生人的距离不适用。要不这样……30公分的距离ꓹ 不过分吧?这个距离既不疏远ꓹ 也不亲密,不会引人误会。”

“30公分?好……你说话算数,不得靠近这个距离。”

唐曼月想了下ꓹ 勉强答应下来。

三十公分ꓹ 对相识的男女同事或者朋友ꓹ 是正常的距离。

“放心ꓹ 没得到你的允许ꓹ 我不会靠得更近。”

罗亮摆了摆手ꓹ 很坦率的样子。

他果真与唐曼月保持三十公分距离,并肩而行。

在这个距离下,他能嗅到女导师身上那种百合般的高雅清香。轻熟美女的那种体态香气,远非一般青涩美少女可以比拟。

唐曼月身体略显不自在。但罗亮没有逾越三十公分距离,想到对方终究只是一个十八岁青春少年,便没有再说什么。

……

罗亮和唐曼月走出考核大楼。

考核前接受检验的那条长廊,映入视野。

相邻“特招生”的考核大楼,传来一阵喧闹声。

罗亮考核完时,特招生考核这边,超过一半的天才学生,完成了考核。

特招生的考核,规则更简单。由于没有“名额”的限制,只需经过两三道考验即可,无需彼此竞争。

此刻。

特招生的考核大楼前,一家欢喜一家愁。

一些考生面sè失落,如丧考批,几名少女擦拭着泛红的眼角。

还有些考生,面sè振奋、意气风发,有种“海阔凭鱼跃”的豪情斗志。

“凌语思、于锋,你们考的怎么样?”

身兼助理工作的李佩琪,轻扶了衣袍下无框眼镜,姣好的面容露出期盼,望向一众走出考核场地的天蓝星分校天才。

这其中,凌语思、于锋、傅传志走在最前列。

其余五人低着头,神情颓废,或带有惭愧、不甘等情绪。

李佩琪猜测,走在前列的三人通过了特招生考核。

凌语思面sè柔和沉静,在思索什么。

傅传志一副安静美男子的样子。

“李老师,我考过了!”

于锋带着骄傲的神sè,面sè红润,洋溢着激动和欣喜,挥着手。

只是,配合他头上一撮直立焦黑的短发,略显滑稽。

“我这次能艰险通过考核,要感谢凌学姐的鞭挞。由于在飞船上她督促与我切磋,让我在考核的实战发挥中,取得较好的成绩……”

于锋目光有神,感谢道。

北辰学院很注重实战。因而,特招生的实战考核,占据过半的分数比重。

在商务飞船的航程中。

凌语思挑战罗亮不成,将于锋等人狠狠虐了一顿。这其中,于锋由于实战不错,挨得揍更多,在鞭挞中有一定进步和感悟。

“还有,感谢你——罗亮。”

于锋心里默默的道。

如果没有罗亮当初的捶打,以及后续不断给予的压力鞭挞,于锋不会那般刻苦奋进的修炼。

包括给董梦瑶送行、聚餐的那天。

董父“误会”打了于锋,赔偿的那颗灵丹,让于锋的修为底蕴更深厚,逼近2级中阶。

这一切,都是罗亮导致的。

因此,于锋内心最要“感谢”的人是罗亮。

“不错,能有三个人通过特招生考核,相比其它分校,算是中上的成绩。”

古霖导师抚须而笑。

“三人人?还可以。如果那个罗亮不作死,就是四个了……”

袁兰馨面带微笑,以总院高研班的“局外人”身份,看着这些考生的欢喜和忧愁。

她一身白sè办公套裙,小腿处穿着白sè长袜,连鞋子都是银白高跟,配合莹白娇嫩的肌肤,丰韵饱满的高挑身姿,在这些青嫩的考生面前,显得鹤立鸡群,另具风情。

“张组长。”

袁兰馨声音清亮,看到一道从天而降的遁光,化作一个衣着古朴、眉清目朗的青年。

张青枫落在导师考核的大楼前,与特招生这边有一定距离。

袁兰馨连忙迎过去。

她在接待大楼实习,积累资历是其次,主要是为结交学院里的师长和领导,以便在不久后能顺利成为北辰总院的“助教老师”。

她今日得张青枫的吩咐,接待天蓝星分校的师生,是一次难得的表现机会。

张青枫在总院有不俗的资历威望,还是老校长的学生。这样的人物,或许一句话就能决定袁兰馨在总院的命运。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小袁,你来得正好,有件事交给你办。”

张青枫取出一张船票。

袁兰馨眼睛尖,一下看出这是一张返回枫叶国的豪华舱飞船票。

船票上,似乎写着罗亮的名字。

袁兰馨若有所思。

张青枫应该是料定罗亮无法通过考核,给他买了一张返航的票。

张青枫这么做,是为善始善终,将罗亮的往返航程,都安排的妥妥当当,给李雨桐留下一个尽心尽责的好印象。

为了显得郑重,张青枫特意将纸质的船票打印出来。

“我有点忙,到时候你替我送罗……”

张青枫正要将船票递给袁兰馨。

忽然,智脑提醒他,有一条重要的来电。

张青枫看了一眼,示意袁兰馨等待一下。

他独自走到一边,接通电话。

“付主任啊,打我电话有什么事,贵公子考核还算顺利吗?”

张青枫客气的道,在虚拟网络,与付文宗主任沟通。

“张青枫,你是不是故意蒙骗我,事先放出一个烟雾弹让我轻敌?”

付文宗的语气有些不善。

“付主任,什么蒙骗、烟雾弹?我那日只是告诉你,不存在‘内定名额’之说。就算你家孙儿发挥不好,也不能怪我吧?”

张青枫莫名其妙,大概猜到付主任的孙子考核失利。

“哼!还说没有内定名额!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击败两个镇国级导师,在特别招聘中夺得头名,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虚拟网络中,一名气质儒雅的青衫中年,恼怒道。

“什么!你说罗亮竞聘通过?成为北辰总院的导师?”

张青枫目瞪口呆,怀疑是不是在做梦。

“这是我刚刚证实的消息!包括一名现场评审的留言,居然说罗亮是凭硬实力夺得第一名,以为我三岁小孩?老院长退役多年,居然还有这等一手遮天的能量,付某算是见识到了。”

付主任语气激愤,为自己的孙子鸣不平。

他虽然不敢直面质问老院长,但可以在他学生面前宣泄不满。

“罗亮这小子……真的考核通过,夺得第一名?”

“北辰学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导师?”

张青枫在教导组的群里,看到相关谈论,证实了消息。

他心头掀起惊涛骇浪。

那个年轻得过分的少年,在他眼中带有玩票性质的少年,被他敷衍差事、甚至买好返航船票的少年,居然战胜两个镇国级的强大对手,成为特别招聘的总院导师。

啪啦!

张青枫身形僵立,手心一抖,那张船票掉落在地上。

“张组长,你怎么了?”

袁兰馨好奇不解的看过来。

她不知道张青枫跟付主任沟通的内容。

只是发现,这位德高望重的张教授,整个人好似石化般。

“没,没事。”

张青枫恍惚过来。

这时。

一个俊逸休闲的少年,从导师考核大楼的长廊走出来,身侧还有一位容颜气质冰美的女导师。

罗亮看到张青枫,加快步伐走过来。

“张组长,罗亮来了,这张船票……”

袁兰馨弯腰,去捡地上的船票。

“什么船票?”

罗亮轻咳一声,目光无意间瞥到袁兰馨弯腰时,白sè套裙胸口处得深沟,汹涌的波澜几乎要跳脱出来。就连束缚的丝带布料,也是白sè的。

“咳!这是小袁给我买的船票。过几天我要去出差……”

张青枫也是咳嗽一声。

他手脚麻利从袁兰馨手上抢过船票,将其瞬间化作尘埃微粒,扔进了空间道具中。

袁兰馨一脸迷茫错愕,摸不着头脑。

她感觉这两人都不自然。

尤其是张组长,举止很反常,似乎有点心虚。

前脚给罗亮买好了船票,委托她送行;后脚抢走了船票,谎称是出差自己用?

“罗亮,考的怎么样?”

张青枫恢复从容镇定的教授风范,含笑问道。

“还行,符合预期。”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二十九章 还说没有内定名额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