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 明知必死 何其之蠢

夜晚。

玉京城外。

“和尚,你现在总该相信了吧?”

元恒笑着开口。

鸿济和尚点头如捣蒜,满脸感慨道:“何止是相信,简直佩服到五体投地!”

之前,苏奕一行人闯入皇宫时,他和葛谦一直守在暗中,既是观察局势,也是提防被天狱魔庭的修士逃掉。

自然地,他也看到了苏奕灭杀化灵境大修士化洪台的那一幕。

直至现在,他心中兀自残留着震撼之意。

苏奕问道:“我听说,天狱魔庭在这一段时间占据了八大妖山中的四座,除了血荼妖山之外,还有哪三座?”

鸿济和尚登时冷静下来,飞快道:“还有宝刹妖山、银焰妖山、天陷妖山。如今,这三座妖山之地,分别有天狱魔庭的聚星境修士坐镇。”

苏奕点了点头,道:“既然要收拾他们,自当将他们的据点连根拔除。”

说着,他目光看向元恒、白问晴、葛谦三人,道:“现在开始,你们分头行动,元恒去天陷妖山,葛谦去银焰妖山,至于白姑娘……你和鸿济和尚一起,前往宝刹妖山。”

白问晴并非大周修士,对大周境内状况不熟悉,由鸿济和尚带着,倒也不必担心找不到地方。

“是!”

元恒、白问晴、葛谦皆答应下来。

鸿济和尚呆了呆,道:“苏公子,您这是要把天狱魔庭连根拔了?”

苏奕道:“天狱魔庭的根可不在苍青大陆,最多……也就把他们当前分布在大周的力量毁掉而已。”

鸿济和尚吞了吞口水,猛地一拍胸脯,正义凛然道:“苏公子胸怀天下,欲解救苍生于水火之中,和尚我虽不堪,也愿为此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元恒等人一阵好笑,只是带路而已,这和尚却表露出慷慨赴死般的派头,太造作了!

“行了,开始行动,我在血荼妖山等你们。”

说罢,苏奕拎着昏迷中的娇艳女子破空而去。

他现在已经知道,这女子名叫柳盈,聚星境修为,天狱魔庭的护法之一。

更重要的是,这柳盈身世不简单,乃是天狱魔庭掌门的妹妹。

等抵达血荼妖山时,若万一碰到棘手的局面,当可利用柳盈来进行破局。

“元恒大哥,你可一定要小心一些。”

目送苏奕的身影消失在远处夜空,白问晴目光看向元恒,柔声叮嘱。

“你也是。”

元恒咧嘴笑道,“若遇到危险,就用主人所赠的秘符防身。”

“嗯。”

白问晴乖巧地点头。

眼见两人旁若无人地卿卿我我,葛谦只觉一阵牙酸,转身就走。

见此,元恒和白问晴又聊了片刻,这才分别行动起来。

……

一天后。

血荼妖山。

苏奕身影从远处天边飞掠而来。

一眼望去,这片连绵起伏的山脉,笼罩在淡淡的灵气之下,岩石草木之间,皆有灵性气息在悄然复苏。

“和以前果然不一样了。”

苏奕轻语。

当初,武灵侯陈征的青甲军,驻守于血荼妖山之外,抵御山中逃窜出的妖兽,护卫一方疆域的太平。

当初苏奕也是从这里进入血荼妖山,当时还有宁姒婳、申九嵩。

也是在这血荼妖山,让苏奕见到了镇岳王木晞

、星崖学宫大长老濮邑、卢长锋等人。

如今回忆当初的点滴,苏奕也不免有恍如隔世之感。

时间如梭,最是无情。

当初的他只是武道聚气境修为。

而如今,他则是元道聚星境修为,早不可同日而语!

苏奕一手拎着柳盈,迈步朝前行去。

盏茶时间后。

远远地,苏奕的神念感知到了一群武者的气息。

“这就是天下大势,要想在这等乱世中崛起,唯有归顺于天狱魔庭,否则,根本没有我等立足之地。”

“可天狱魔庭乃是魔道势力,最近一段时间里,在大周境内杀害了不知多少无辜生民,我们以后为其效命,岂不也成了十恶不赦的邪魔外道?”

“什么邪魔外道,这世道哪还有什么正邪之分,没看到连大周皇室和潜龙剑宗都臣服了吗?”

“这……唉!”

……那些武者,有老有少,正聚在一处聊天。

当苏奕走过来时,顿时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年轻人,这里乃是天狱魔庭的地盘,你来此地作甚?”

一个白袍老者沉声问道。

苏奕没有回答,目光一扫这些武者,道:“给一个外来势力当狗,这感觉如何?”

众人脸sè齐齐一沉。

一个中年厉声喝斥:“小家伙,你怎么说话呢!”

苏奕笑了笑,道:“那就不聊这些,我现在去杀天狱魔庭的修士,你们是要阻拦,还是袖手旁观?”

什么!?

众人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疯了,这家伙绝对疯了!”

一个黑衣青年禁不住嘀咕。

其他人也神sè怪异,一个少年忽地跑来这血荼妖山,说要杀天狱魔庭的修士,这……的确和疯了没区别。

当今大周天下,谁不知道天狱魔庭的恐怖?

“年轻人,你快走吧,天狱魔庭根本不是你能够招惹,听老夫一声劝,莫要做出这等自寻死路的蠢事。”

白袍老者叹息道。

见此,苏奕顿感无趣,都懒得再说什么,迈步朝前行去。

“站住!”

蓦地,那黑衣青年厉声道,“你耳朵聋了吗,这里是天狱魔庭的地盘,没有命令,无论是谁,都不能擅自前往!”

苏奕顿足,道:“这么说,你打算替天狱魔庭卖命,阻止我了?”

黑衣青年怒道:“蠢货,你还看不出来吗,我们这些人全都已经归顺天狱魔庭,怎可能会容忍你……”

噗!

黑衣青年人头落地,血洒当场。

众人皆是一惊,脸sè大变。

苏奕淡然道:“实力不济,为了活命而选择臣服,谈不上坏,而我今天是来杀人的,你们确定还要阻止?”

众人皆迟疑。

苏奕没有再多说,继续前行。

目送他离开,久久无人敢阻拦。

“这家伙,未免也太嚣张,我们好心劝他莫要送死,他非但不领情,还敢杀人,简直丧心病狂。”

有人愤然。

“等着吧,他此去定然凶多吉少。”

有人冷冷道。

那白袍老者沉默片刻,忽地神sè复杂道:“我倒是希望,真的有人能灭了这天狱魔庭,这样……不止咱们大家都可以解脱,这大周天下的苍生,也再不必沦为任凭宰割的羔羊了。”

这番话一出,众人皆sè变。

“李老,小心祸从口出!”

有人提醒。

一个中年男人低声道:“李老,说句不客气的话,除非是天上仙人临尘,否则,以后这大周天下,都将笼罩在天狱魔庭的yīn影之下,无人可幸免!”

“是吗……”

白袍老者苦涩喃喃道,“我李长凛,当初也是庐阳学宫宫主,坐镇一方,名满大周,可如今,却如丧家之犬,沦落到这等地步……”

众人皆默然。

以往大周那些风云人物,要么死了,要么归顺在了天狱魔庭麾下,要么早早逃出了大周。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这世道……彻底变了!

“站住,你是何人?”

极远处,蓦地响起一道大喝声。

白袍老者李长凛等人下意识望过去。

就见数百丈外,两个身着玄sè长袍的天狱魔庭传人出现,阻挡在那青袍少年前路上。

不好!

李长凛等人脸sè微变。

这若让那两个天狱魔庭传人发现,他们这些人没有去阻止那青袍少年,必然不会轻饶他们了!

可还不等他们反应,便见剑光一闪。

噗!噗!

那两个有着辟谷境修为的天狱魔庭传人,头颅齐齐抛空而起。

血洒如瀑。

青袍少年悠然迈步,继续前行,看都不看那两具尸体一眼。

“这……”

李长凛等人惊得头皮发麻,倒吸凉气。

对他们而言,辟谷境便是天上的陆地神仙人物,足以让他们这些凡俗武者仰望。

可现在,却被一个青袍少年轻松斩杀,简直和碾死蝼蚁也没区别!

“那家伙是谁?”

有人吃惊。

“你们可看出他的修为?”

有人惊疑。

“好可怕!”

有人震骇,背脊直冒寒气,这才意识到,之前若他们去阻止那青袍少年,现在怕都早已化作一地尸骸!

“我要去看看!”

李长凛忽地开口,大步前去,“哪怕只有一线希望,可我也希望,真有人能杀得天狱魔庭人仰马翻!”

“哪怕,他最终是飞蛾扑火,蚍蜉撼树,但也值得我辈去尊重,去敬仰,去为之呐喊!”

“哪怕,他终究不免一死,我也要用尽所有,为其入殓,立碑铭志,要让后世之人坚信,我大周天下,并非只有贪生怕死之辈!”

他声音初开始低沉,渐渐地变得沉凝、坚定、激昂。

这位庐阳学宫的宫主,此刻变得慷慨从容。

“李老他……他……”

那些武者皆错愕,可听到李长凛那番话,他们内心也触动不已,神sè随之也变得明灭不定。

“走,我们也去看看!”

有人咬牙,追了上去。

“老子早受够了给那些邪魔外道当狗的生活!”

“走,一起!”

很快,又有数人追了上去。

但也有一些人伫足,没有跟上去。

“这些家伙明显疯了,那可是天狱魔庭,有化灵境大修士坐镇,除非天上仙人下凡,否则,谁去了都得死!”

这些留下来的武者,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那些和李长凛一起前往的人,满脸的不理解。

明知必死而为之,何其之蠢!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一十六章 明知必死 何其之蠢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