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我童叟无欺

“人家说你们就信?”

万夜河一副怀疑这两人智商的神sè,“那人家叫你们吃屎你们去不?”

厉风此时连生气都不敢。

“他的手信很独特,展现了非凡的境界。”他解释道:“他书写的文字带有空间法门的奥妙,虽说只是一封手信,但我们看这封信笺时,我们却如同直接隔着虚空和他对话。”

“这么强?你们怎么又能断定这不是什么化神期大能在故意摆布你们?”

万夜河大皱眉头,按他所知,在整个中部十三洲,都似乎没有听过哪一个宗门的准道子级人物能够动用这样的法门,这种手段,一般而言只有化神期的修士才能施展。

“忘忧山的修士在外行走,有不同的忘忧山符作为凭证,他拥有忘忧山紫符。按外界所知,这的确是忘忧山准道子才能拥有的忘忧山符。”厉风异常努力的解释,“而且他话语之中隐隐点出郭道友恐怕知晓一些空虚山的奥秘,透露出将来想和我们一起探那处凶穴的可能,如此一来,我们自然先到此处看一看,若是真和他所说的一样,这里的隐山将会提前开启,我们交他这个朋友当然很好,若是隐山不开启,我们白跑一趟,也损失不了什么。”

“可是弄了半天不还是因为他被栽坑里了么?”万夜河呵呵一笑,“还不是落在了我大哥的手中。”

“除了告知你们隐山即将开启,便没有说什么别的?”何灵秀面无表情的看着厉风,继续问道,“有关隐山,他只是告诉你们提前开启,并未说里面有什么特别之处?”

“没有。”厉风道:“按我和陆道友所想,这隐山虽然不算什么特别厉害的秘境,但胜在没有什么危险可言,在别人不知道它提前开启的情形之下,我们哪怕早于绝大多数人进入,以我们之能,也的确是一场大的造化。”

“天下没有白吃的东西,我看你们是利欲熏心。”万夜河心中对三鹿古宗的准道子苏小骆耿耿于怀,忍不住道:“熟的人尚且说不定会坑你们,更不用说忘忧山的陈忘初这种和你们根本不熟的人。”

“……”厉风也不知该如何接话,只能沉默下来。

“那这颗莲子是什么东西?”王离放出那颗莲子。

这莲子真的十分古怪,它不需王离用任何真元承托,也可以自然悬浮在虚空之中,而且它一悬浮起来,就给人近在眼前,却无法触碰的奇特感觉,就像是陷落在另外一片虚空之中。

“这颗莲子是郭道友在空虚山那名大能的遗物之中得到,但那名大能遗留的典籍和笔记之中,也只是提及这颗莲子是那处凶地中获得,但却并未提及这颗莲子的来历和用途。”厉风道:“郭道友也只是揣摩出将这颗莲子当成一件独特的空间法宝来动用,它可以用空虚山的法门激发,打入敌手的体内,这颗莲子旋即就会抽光敌手的所有鲜血,发芽生根在虚空之中,但他打出这颗莲子之后,却是自己都无法将之收纳回去。必须等数个时辰之后,这颗莲子又似乎耗尽鲜血之中的元气,又重新恢复莲子的形状,

才会又从虚空之中掉落出来,他才能收纳回去。”

“意思是他有独特的空虚山手段,可以将这颗莲子当成杀伐法宝用,但只能祭出一次,接下来却要等这颗莲子重新变回原先的样子,才能收回去下次再用?空虚山也没有收回的手段?”王离眉头微皱。

“当年的空虚山是否有收回的手段却是不知,毕竟郭道友也只是从那名大能的遗物之中得到了一些空虚山的手段。”厉风说道。

“这东西有用啊。”

万夜河忍不住看着王离说道:“哪怕不知道它到底是何物,但这东西祭出来,却比一般的杀伐法宝厉害得多。”

说完这几句,他主动看着厉风说道:“那你知不知道使用它的法门?”

厉风道:“这我倒是不知,这是郭道友之物,我自然不想染指,所以也绝对不会问他如何使用这颗莲子的。”

“那看来是你比较没用啊,有用的是那个嘴硬的啊,怪不得你这么怕死,两个人里面挑一个有用的活下来,果然也挑不到你啊。”万夜河顿时郁闷了。

“我….”厉风只能哀求,“我已经言无不尽,但望诸位道友高抬贵手。”

“要不你用异源赎自己?”王离呵呵一笑,道:“什么高抬贵手是不可能的,只是我倒是很乐意和人做生意,只要给我足够的异源,我倒是也可以不让你选一半走路,可以让你完好无缺的离开。”

“当然可以!”厉风叫了起来,但旋即道:“只是道友,我身上并无异源。”

“你是不是傻,难道不知道你身上没有么,没有你可以先欠着。”万夜河郁闷道:“等哪天你凑够了足够的异源,我大哥自然会让你离开。”

厉风愣了,他满脑子都是“这也可以?”的念头。

“大哥,看来他好像不乐意,要不索性宰了吧?”万夜河看他不言语,直接就说道。

“我同意!”厉风马上叫道。

“那你就欠我四十颗异源。”王离道:“我说到做到,只要你能交出四十颗异源,或者给我相当于四十颗异源的好处,我便让你安然离开。”

万夜河顿时惊了,“大哥,为什么我是六十颗,他是四十颗?”

厉风还没来得及回话,听到万夜河这么一句,他顿时愣住。

王离用看着白痴的目光看了他一眼,“不是你说他没有用么,而且你也说他的宗门不行,怎么,难道他的身价可以和天鬼圣宗的转道子相比么?”

“.…..!”万夜河顿时无语了,“大哥,能不能将我的十颗挪到他头上,我和他一人五十颗?”

“呵呵。”王离道:“为什么不是一个人加十颗?”

万夜河说不出话来了。

“那就四十颗异源?”王离的目光落在厉风的身上。

厉风点了点头,事已至此,似乎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那你呢?”

王离顺便解开了一道禁制,让郭觉可以说话。

“你…你真是气煞我也!”郭觉刚刚能够

说话,他就是无比愤怒的咆哮起来,“厉风,我真是羞与你为伍!”

“看你说的,没有他你就早死了。”王离却是马上为厉风抱不平,“现在胆小怕死的罪过他担了,你就显得正气凛然,悍不惧死,这还不好么?”

“我….”郭觉气得又是直翻白眼,“厉风,我和你恩断义绝!”

“你这个人怎么不识好歹?”王离道:“好死不如赖活着你没有听过么?这难道是厉背锅的错么,明明是你自己看见我们就喊打喊杀,自己打不过我们才导致此厄,难道你要怪在他一个人的头上?”

“你…!”

郭觉一时被气得喉咙里不断咕嘟作响,却说不出话来,等到数个呼吸之后,他才怒道:“我不管他如何,反正我既然落在你手中,你要杀要剐就随便,要想威逼利诱我做事,却是绝不可能?”

“哈?”

王离忍不住笑了,“还有你这样见钱眼开,要钱不要命的修士?”

郭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我如何要钱不要命了?”

“不就是几十颗异源的事情,你弄得这么复杂?”王离用关怀弱智的目光看着他,“你不能换个方式想想,你就想我们双方是公平约斗,双方各押了数十颗异源,输的一方就交出异源走人,这么简单,一定要弄得血淋淋的么?”

“.….”郭觉一时有点懵了。

被王离这么一说,他似乎陡然也没有那么怒火冲天了。

“你现在被我制住,还不是技不如人?”

王离的声音再起,充满诱惑力,“被我制住的人又不是你一个,你算老几,不过被我制住的人也没有任何一个像你这样寻死觅活啊。要是你真有勇气,你不得寻觅东山再起的机会,将来修为高了,再设法把我打回来?你这直接铁了心的寻死,你是小孩子吗,和小孩子生气胡闹不差不多?你宗门好不容易花了无数的心血将你栽培到这种地步,诸多惊人灵韵堆积在你身上,结果你就为了逞一口气要寻死?你双眼一闭倒是高兴了,但你想过你们宗门那些师长的感受吗?他们不会被你气死吗?”

“.….!”

万夜河等人全部无语了。

这简直太有道理了。

他们觉得王离若是再说下去,恐怕这郭觉还想死,但恐怕是羞愧得想要自尽了。

独有何灵秀是呵呵一笑。

王离舌灿莲花的本事,她是见得太多了。

“郭道友….”此时厉风讪讪的出声,他轻声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

他原本还想说一句,王道友说的的确很有道理,即便要报仇,也可以留待将来啊。

但心中的这句话,他此时是不敢公然说出来。

“罢了….”郭觉胸口之中一口闷气怎么都发不出来,他憋了许久,才道:“若是还清异源,你真敢放我们安然离开?”

“当然,我童叟无欺!”王离点了点万夜河等人,“不信你们问他们!”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三十九章 我童叟无欺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