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准道子多如狗

“大哥,这演戏归演戏,但是好像没什么意义啊。”

万夜河卖力的叫喊了足有一炷香的时间,但眼看着都快飞离兽潮席卷的范围了,沿途的修士倒是遇到了不少拨,但往往那些修士听到他的叫喊,和看到水龙猿气势十足的样子,倒是怕惹上麻烦,跑得比他们还快。

“大哥,你接下来到底什么打算,这样演戏钓鱼没有办法引来人黑吃黑,我们不能反过来夺宝的话,似乎还不如去收割点妖兽划算啊。”

万夜河无法理解的同时,也忍不住吐槽沿途听见他的声音跑得飞快的那些修士,“这红山洲的修士也太不地道了,一点古道热肠的人都没有。”

最让他无法理解的是,哪怕颜嫣在途中又和水龙猿交流了一番,索性让水龙猿也装出了受创不轻,似乎沿途修士很容易捡便宜的样子,但接下来有数拨修士还是听到他的叫喊声就面sè大变,跑得比他们更欢。

“大哥,我感觉不对啊。”

因为王离也不和他隐山恐怕很快要开启的事情,所以万夜河更加郁闷,等到看到一拨修士之中明明都有两名金丹修士,结果也是远远避开,根本不想靠近的样子,他便忍不住道:“要不我们追过去问问,到底是什么原因,他们才不来援手,也不想捡这水龙猿的便宜?”

“难道是这猴的演技太拙劣了,不会啊,我感觉它和你演的一样好。”

“还是我们之前击杀璨剑真君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所以这些人猜得出我们的身份?按理此时红山洲南部消息传递根本不灵通,仙蟾宫也应该是家丑不可外扬,不可能急着将元婴修士被击溃的消息花费大代价传得人尽皆知吧?”

王离也实在无奈,他想来想去也觉得好像这不太可能,他听从万夜河的建议,驾着遁光就朝着那一拨修士追了过去。

那一拨修士一共有七个人,其中有两名金丹修士。

这些人似乎也并没有经历什么激战,状态甚佳,按理而言,这些人即便遇到全盛时的水龙猿也可以一搏,现在怎么会对水龙猿没有丝毫兴趣的样子。

“诸位道友,救我们一救啊。”

万夜河为了减少一颗异源的欠债也真的是卖力得狠,他隔着很远的距离就对着那一拨修士泣血大叫,“我都已经被陆鹤轩轻薄,生不如死,还望诸位道友垂怜,不要让我死在这妖兽手中。我看诸位道友修为不俗,也并不会惧怕这妖兽啊。”

“你们不要过来!”

看着王离架着遁光追逐过来,这些修士都是脸sè剧变。

“诸位道友,你们真的见死不救么?”万夜河不可置信,他叫得更为凄厉,“我惨啊!”

“我们什么都没有听到,你们好自为之。”其中一名金丹修士面露不忍之sè,但还是咬了咬牙,出声道:“莫牵连我们。”

“什么意思,我不懂啊。”万夜河有点愣,“此妖兽也快到强弩之末,你们救了我们,这妖兽可以让给你们,我们绝对不会染指。”

“你不明白。”

另一名金丹修士见到王离依旧闷不做声的架着遁光朝着他们追来,他厉声道:“并非因为这妖兽的缘故,而是因为你的际遇,若是我们救了你,岂不牵扯于陆鹤轩和杨厌离等人的准道子之战之中?这位道友,我们并非对你不同情,但我们宗门势力太小,若是牵扯于这样的准

道子之战中,我们宗门都要身受其害,我们宗门,无法因为你这样一名和我们全无瓜葛的道友,而蒙受不可预估的损失。”

“什么意思?”万夜河目瞪口呆,他还是有些不明白。

这名金丹修士索性说得更清楚,“你不是已经被陆鹤轩轻薄?若是我们救了你,你再将被他侮辱之事宣扬出去,那陆鹤轩肯定记恨上我们,到时候我们无法脱得了干系。”

“……!”

万夜河和王离顿时无语。

他们到现在才彻底反应过来,为何沿途的修士远远听到万夜河的凄惨叫声就已经远远避开。

原来他们是生怕被陆鹤轩寻仇?

“你们就算救了我,我也不会告诉别人,是你们救了我啊!”万夜河尖叫起来。

“你已经见识过陆鹤轩的残暴和变态,你自然明白他是如何丧心病狂,光是餐霞古宗也就算了,但现在他至少邀动了不下七个宗门的准道子级人物,之前我们都听到消息,连易轻侯都差点被打得气海破损,还被斩掉了一条手臂,现在杨厌离和易轻侯也邀请诸多好友,如此一来,双方恐怕至少七八个强大宗门牵扯其中。我们这种小宗,连这种事情的边都不能挨。”那名面sè严厉的金丹修士寒声道。

“易轻侯吃了这么大亏?”王离和万夜河忍不住互望了一眼。

唰!

与此同时,那两名金丹修士却是加快了遁光,瞬间就和他们拉开很远的距离。

“还有没有天理了!还有没有道例了!”

万夜河鼻子都快气歪了,“一点正义感都没有,居然就是生怕惹上麻烦,就根本不同情我这个可怜人。”

看着他这副模样,王离倒是乐了,“万胆小你入戏很深啊,好像真的被陆鹤轩非礼了一样,这气愤欲绝的神sè倒是真的被你演绝了。”

万夜河眼睛顿时一亮,“大哥,那能不能多销掉一颗异源的账?”

“你想得有点美,你这演戏演了半天,我连什么好处都没有捞到,你还是好好的给我炼搬运小鬼吧。”王离顿时鄙夷的冷笑。

“啊!丧尽天良啊!”

“都是什么人啊!”

“我是真的可怜啊!”

一听到王离这么说,万夜河顿时真的要哭了,他捶胸顿足的哭喊。

看着万夜河这副模样,周玉希顿时幸灾乐祸。

这两人越是白费力气,她就越是有开心的感觉。

“我就说没什么用吧,还不如掩饰行藏,偷偷赶路。”她转过头不看这两人,但是却轻声的风言风语。

“嗯?”

然而过了并没有多久,就在万夜河都已经放弃了演戏之时,颜嫣的声音却是突然响起,“有人过来,修为不低。”

她的声音响起时,王离也已经注意到了来自南方天空一侧的灵气波动。

他微微眯着眼睛看去,只见一道杏黄sè的遁光疾掠而来。

他修成大道圣体之后,目力也是远超寻常修士,虽然那道遁光还远在他感知所能探知的极限之外,但仅凭目力,他却是已经看清楚了,那是一名身穿杏黄sè法衣的年轻修士。

那名年轻修士看上去只有二十余岁的面容,他似乎纯粹只是用遁术在疾掠,并未依靠任何的飞遁法宝。

但这遁速,却似乎比五行焰光舟的遁速还快。

从他身外的灵光波动来看,这名年轻修士灵韵惊人,而且至少也是金丹期的修为。

“这年轻修士好像十分不俗啊,该不会是什么准道子级的人物?”

王离的脑海之中第一时间浮现出这样的念头。

而接着出现的一个念头让他都无语起来,现在的准道子这么不值钱的么?

金丹修士还没有遍地走,准道子反而多如狗。

“这位道友,你是什么宗门的准道子么?”

等到这名身穿杏黄sè法衣的年轻修士飞掠过来,距离他们不足数里时,王离忍不住就喝问起来。

来的这名年轻修士倒是被问得直接一愣。

他还真的没有见过这种打招呼方式的。

“吾乃上仙洲夺天古宗准道子洛凛音!”

这名年轻修士愣了足有两个呼吸的时间,这才寒声喝问,“你们到底何宗的修士,竟然在此乱喝,污蔑陆道友声名!”

“夺天古宗,大哥,这个宗门和我天鬼圣宗差不多,不可小觑啊。”

若是在平时,知晓对方的身份之后,可能万夜河直接就心虚了,但此时他仗着有王离,看对方只有一个人,他根本就不怕,他直接飚起了演技,悲愤莫名,“我哪里说什么假话!我说的全是事实。”

“王离,夺天古宗有业火焚身咒,若是此人陨落,就有不灭业火燃烧在你气海,会不断灼烧你的真元和道基,一直到你修为尽废为止。”与此同时,颜嫣的声音在王离的脑海之中响起,“这人的名号我听过,他有一面魔魅古镜,是件魔修的魔器。这件魔器据说十分诡异,但具体如何,外界却所知甚少。而且此人也十分奇特,据说前面十年在宗门之中显得天资平平,修为进境也就是一般,但十年之后,却是修为进境陡然加快,很快只过了不到五年,就被夺天古宗订立为准道子,指定为和诸洲准道子争夺气运之人。”

“你以为我傻么?”

洛凛音此时却是晒然一笑,他有些不屑的看着后方的水龙猿,“这妖兽和你们演戏演得如此拙劣,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们是用它来钓鱼?”

“什么?”

王离和万夜河顿时惊了。

他们自我感觉良好,但在此人眼中,竟然演技拙劣。

“不会吧?”

万夜河不可置信,“你竟然说我演技拙劣?”

“它明明妖元充盈,却是激发些徒有其表的水汽,分明是和你们一起作妖。”看着被他拆穿之后,都已经不自觉的停顿下来的水龙猿,他的目光再次落在万夜河身上,“说吧,你穿着女修法衣,装神弄鬼的抹黑陆道友,你到底是何人,有什么图谋?”

“你是陆鹤轩的朋友?”王离看出了些端倪。

“餐霞古宗和夺天古宗一直都有交情,我和他关系自然不错。”洛凛音淡淡一笑,“看来你们是不否认故意给他抹黑了?”

“那就好。”王离却是突然哈哈一笑,“你说我们钓鱼,难道还猜不出来吗,我们图谋的,不就是你?”

(今天就一更,明天三更。昨晚有点失眠,白天就去踢了个球发泄一下了,晚上两杯咖啡下肚,思路如尿崩正在拼命码字的时候,有个朋友到访,竟然和我聊了两个小时入户花园设计,我TMD竟然还津津有味的聊了两个小时植物搭配,我是不是疯了。)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二十四章 准道子多如狗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