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十八章 从无背离

“你拥有了这样一个培灵洞天,你居然才成就了元婴?”

万夜河看着那块灵田,突然就怀疑了起来。

他看着璨剑真君,“这个小天地,真的有你所说的这么神妙,真的是培灵洞天?”

璨剑真君苦笑道:“我虽然得了这个培灵洞天,但也不敢声张,只敢小心取用,我在仙蟾宫也非你一样的准道子级人物,我天赋平庸,能够在这么多年成就元婴,已经算是十分惊人了。索性这道域纹融于我道基之中,若是没有我心意让它展现,形成域门,平素是任何大能都感应不出来,这些年下来我仙蟾宫之中的修士虽然也都对我起疑,但终究没有发现什么异处,也只当我是走了狗屎运。”

对此颜嫣倒是也能够理解。

一名天资平庸的修士,在仙蟾宫这样的宗门之中不受重视,平时所能得到的修炼资源原本就十分稀缺。

仅凭灵药交易,偷偷积攒出修到元婴的各种资源,包括渡劫时的一切用度,若是按上次席卷东方边缘洲域的兽潮的时间来算,璨剑真君倒是也不简单了。

其实培灵洞天这种小千世界,任何修士得到都是拥有了惊人的底蕴,但任何天赋平庸,出身平庸的修士最难渡过的,也就是一开始身为低阶修士的那段时光。

修为和身份和身怀的法宝不匹配,一被发现就要被杀人夺宝。

不过话说回来这璨剑真君也是有些倒霉,到了元婴期了,原本都已经渐渐脱离低阶修士时的如履薄冰,若是再低调的修行一阵,他在仙蟾宫之中占据重要地位,就很容易踏上高速爆发之路。但他这路还没有开头,就直接遇到了王离这样的老仇人,关键王离还是这样的怪物。

她理解是能够理解,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王离在这个时候突然出声,“他说得不错,这的确就是培灵洞天。”

王离如此确定的说法,却是让万夜河又瞬间觉得味道有些不对了。

璨剑真君也感觉有些味道不对。

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他体内突然一股气机爆发,这股气机似乎一直隐匿在他的体内,只是他根本就没有感知出来。

他的浑身气机又瞬间冻结一般,真元流淌不开。

“诸位道友,这域纹和我道基融为一体,我便是这域门,域门便是我。若是想要一直动用这培灵洞天,便需善待于我!”他心生强烈恐惧,下意识的就又叫出了声来。

“是么?”

王离呵呵一笑,他手中青光一闪,一枚青sè的鱼形玉符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他目光微微闪动,这枚青sè鱼形玉符之中灵光闪动,他竟是直接从中取出了一张椅子,就在璨剑真君的身前坐下。

接着,他又取出一张小桌子,竟然又从这枚鱼形玉符之中取出了数枚灵果,然后看戏一般看着璨剑真军,慢慢的吃了起来。

这几颗灵果只是最普通的货sè,对于筑基期的修士而言,补充的灵气也是寥寥无几,但看王离吃得好像很香甜,万夜河竟然也忍不住砸吧了一下嘴。

“这是?”

璨剑真君看清王离手中的这枚青sè鱼形玉符的刹那,他的脸sè瞬间变得比死人脸还要难看。

王离没有那种在得手前就洋洋得意戏耍对手的习惯。

他目光微微闪动,这枚青sè鱼形玉符突然青光大盛,一篷青光形成一个瓜状笼在了璨剑真君身上。

璨剑真君的胸口,有一缕游鱼般的幽光被抽取出来,沁入了这枚青sè鱼形玉符之中。

“你….”

璨剑真君整个身体都被恐惧支配,他看着王离,说不出话来。

“这片古符,便是这域纹的原本胎体?”

颜嫣看到王离收回青sè鱼形玉符,这才彻底回过神来,“它竟然本身还是一件奇特的空间法器。”

“或许可以说,它原本就是打开这个培灵洞天的法钥。”王离此时明显也没有开玩笑的心情,他平静下来,看着颜嫣,说道:“当年我师尊独自一人进危险的空间裂口深处探宝,我魏师叔在空间裂口入口处策应,我师尊在空间裂口之中得到了这枚法钥,但寻觅到这培灵洞天的域纹所在时,却正好撞见了此人。这法钥和那道域纹自然起了感应,域纹浮现此,此人却乘机让自己的肉身和这域纹相融,接着他想要直接抢夺法钥。我师尊和他对敌不过,一路逃遁,最后加上魏师叔,才将他打跑,但那一战,也牵动了空间裂口之中的气机,我魏师叔和我师尊都因此进入了空间裂口之中的险境。虽然我师尊其实在遇见他之间就已经中了灵毒,最后的死也不能完全怪在他的头上,但我魏师叔却的确是因他而死。这道域纹原本就可以和这法钥融为一体,只是当时硬生生被他抢夺而走。若是我魏师叔还活着,当年这法钥和域纹都落在我魏师叔手里,我师尊就算最终难免灵毒发作而亡,但我和我师姐,也绝对不可能孤苦伶仃的留在孤峰受这么多年苦。”

“竟有这样的深仇大恨。

周玉希都听得心神震荡,她也觉得这实在是血海深仇。

“你……你们竟然如此心机!”璨剑真君的身体剧烈颤抖了一阵,他终于说出话来,“我当年从那空间裂口出来,心中忐忑不安,就想玄天宗即便不借此发难,也至少将这事情传出去,到时候所有人知道我身怀此宝,我肯定也留不住,但我忐忑数年,却始终没有见到玄天宗有任何讯息传出,我便以为当年那两

名玄天宗修士相继死去,这秘密石沉大海了。我也暗中打探过这片古符的下落,但似乎根本无人知道流落何处,但没有想到,却落在你们的手中,我更没有想到,你们明明知道这样的隐秘,却根本不对外宣说,你们当年在孤峰如此凄惨,竟然也一直隐忍不发,你们所想的,竟然是有朝一日,能够从我身上取回这域纹。”

“我师尊失去的东西,我当然想要亲手收回来。”

王离笑了起来,他的笑容有些惨淡,“若是将这秘密公告天下,这种东西,你们仙蟾宫都保不住,落在任何一个大能的手中,我们能够收回来的可能性更加渺茫。其实即便你只是成就了元婴,当年我们在孤峰时也觉得从你手中追回来的希望变得十分渺茫,但没有想到我运气实在还是不错,竟然在我能够对付你的时候,你就自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颜嫣和魏黛眉等人全部沉默无言。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报仇故事。

然而谁都感觉到了十几年的隐忍之中,那种来自玄天宗孤峰沉默中孕育而生的力量。

“你也算提醒了我。”

王离缓缓的抬起头来,他看着璨剑真君说道:“我和我师姐之前都记着账,但是潜意识里总觉得太过弱小,根本不到算账的时候,但现在你的出现,却让我明白,现在我已经有能力可以开始慢慢算账了。”

“你若是杀我,便是真正的心生对三圣的忤逆之心,且你会走在这条道上无法背离,你注定会死得更惨。”璨剑真君感觉到了最真实的杀意,他知道自己无法避免迎接死亡的命运,他厉声尖啸了起来,“不要以为你有了些际遇就算得上什么人物,在三圣面前,你不过是不值得一提的蝼蚁。”

“很可惜,在我走上孤峰时,在这条路上,我就从来没有背离过。”

王离笑了起来。

他修炼玄天剑罡一向都和他师姐一样,无论是进境还是威力,都远超玄天宗其余峰的那些修士,那是因为,他和他师姐的心境和傲气,那种桀骜不驯的勇气,和玄天宗其余那些人,原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他此时恍然觉得,原来从那天起,他和他师姐,就已经踏上了他们的道。

嗤的一声,一道剑罡落在璨剑真君的身上。

他一剑洞穿了璨剑真君的心脉。

他今日里已经收回了他师尊失落在此人手中的东西,已经报了当年魏师叔的仇。

至于如何炮制此人,其实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兴趣。

他沉默着看着璨剑真君死去。

然而此时他的沉默,却散发着一种令人心折的力量,让周玉希都心神动摇。

看网友对 第四百十八章 从无背离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