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十五章 有仇

璨剑真君的脸sè骤然难看起来,一股股如实质般的精神威压在虚空之中震荡,“陆道友你真的要如此咄咄逼人吗?”

“嗯!”

王离点了点头,“要的。”

“噗!”

万夜河都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在颜嫣的眼中,他就算特别奇葩的,但现在他觉得自己再怎么奇葩也奇葩不到王离这份上。

璨剑真君的脸sè变了数变。

他心中已经杀意升腾,但眼前这些人的身份,却让他实在是忌惮。

他缓缓抬起头来,“那凡事总需讲个道理,难道我们要走,陆道友还能强留不成?”

王离皱了皱眉头,“凡事是谁?”

万夜河目瞪口呆。

周玉希更是目瞪口呆。

真的没有见过这样回答人的。

凡事总需讲个道理。

他回答凡事是谁。

意思他反正不是凡事,所以根本不需要讲道理。

璨剑真君也真的没有见过这样的人,他气极反笑了,“怪不得陆道友现在声名鹊起,果然和风传的一样,迥异于常人。”

“那是。”王离呵呵一笑,“若非迥异于常人,怎么可能看上你。”

璨剑真君终于确定王离是刻意找麻烦了,他也微嘲的笑了起来,道:“这倒是稀奇,从来只有我仙蟾宫的人主动惹事的,没想到居然有人主动找仙蟾宫的事的。”

王离看着他,道:“那今天你见到了。”

“那我倒是只能领教一下餐霞古宗准道子的高招了。”璨剑真君冷笑起来。

他将那个“准”字故意说得分外响亮。

他的意思也分外清晰了。

就只是一个准道子而已,还并非三圣册封的道子。

严格意义上而言,准道子只能说是虚名而已。

“那你来吧。”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王离却是一副当仁不让的样子,背负着双手对着他点了点头,十分倨傲道:“难道还要我先出手不成,我怕我先出手,你就直接没了。”

“真的气煞我也!”

璨剑真君真的是嚣张的人见过不少,但还真没有见过王离这么嚣张的人。

他气得头发都乱舞起来,随着身外灵气的剧烈波动,他背着的青鞘长剑上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嘶鸣。

长剑还在剑鞘中震鸣,但青sè的剑鞘上却是已经涌出了一条巨大的青影。

这条巨大的青影能有数十丈长度,竟是一头浑身水流飘洒的青sè巨鲨。

“大哥小心,这剑鞘居然还是一件魂器!”万夜河看到这剑鞘中涌出的青sè巨鲨,心中顿时蠢蠢欲动,这和他的血尸冥侍是一类的事物,但他的血尸冥侍肯定是要强过这条青sè巨鲨不少,他自觉要是放出血尸冥侍,对上这头青sè巨鲨肯定是必胜无疑的。

不过接下来璨剑真君背上剑吟一起,那柄长剑和剑鞘脱离的刹那,他就马上缩了缩头,心中这主意顿时打消了。

璨剑真君此时青sè剑鞘之中飞出的长剑,却是数十枚古钱用数根暗金sè的细丝编织而成。

他别的法器法宝未必是行家,但一看这些古钱上那些镂空如蔓

枝般的花纹,他就顿时反应过来这是上古的山鬼古钱。

山鬼古钱是上古山鬼宗专门用于镇压妖魂的法宝,流传后世原本就不多,能够找到数十枚山鬼古钱制成这样的一柄符剑,也算是不俗了。

他一开始以为璨剑真君背着这样的一柄剑,是名剑修,但现在看来,这璨剑真君哪里是什么剑修,这柄符剑都只能算是一个符阵。

他的血尸冥侍虽然凶狠,但面对这样的山鬼古钱却是嚣张不起来。

这就是一物降一物,这种山鬼古钱的威能对于这种yīn灵冥物,就像是烧红的铁块对上冻了的猪油一样。

“遇到你这样打架就知道往后躲,只知道喊大哥小心和大哥加油的小弟,我也是服气。”

王离对着往自己身后缩的万夜河鄙视的说了一句。

但他出手不停。

面对那气势汹汹涌来的巨鲨,他直接就是伸手一拍,一个yīn气森森的掌印直接就印了上去。

这一个冥棺大手印在空中行走时,看上去和王离的掌印差不多大小,但等飞到巨鲨之前,落在巨鲨上时,这掌印的威能激荡,轰的一声,在所有人的感知里,这掌印似乎反而变得比这巨鲨还要大出许多倍。

“怎么可能!”

所有仙蟾宫的修士,包括还在御使着符剑的璨剑真君身体都是不自觉的一跳,好像他们的脖子都被这种yīn森森的掌印摸了一下似的。

在他们不可置信的目光里,那一头巨鲨竟然直接被一下子抹灭了。

“这是什么法门!”

璨剑真君的嘴唇都有些发青。

仙蟾宫和仙都宗这两个宗门在东方边缘四洲是横行无忌惯了,在东方边缘四洲便有着三圣狗腿子的臭名,但同时也让许多宗门的修士又恨又怕。

事实上他们之间途径此处,也并未被王离试炼时那一击的威能波及,只是他感觉这门法门威能非凡,但施法者似乎修为并不算高,所以他便刻意找上门来,其实也是对这门法门有所想法。

但此时他这吞天青鲨的妖魂竟然被对方一击抹灭,他瞬间感觉出对方这法门的威能,在仙蟾镇天阵之中都没有什么削减。

他在仙蟾宫之中,修行天赋原本就不算高绝,但能够成就元婴,实则也是因为他有过不少惊人的际遇,他在外历炼的时间也长,所以见识也远比一般的元婴修士要强。

此时他脑海之中都被一个声音所充斥,这个声音在反复的提醒着他,对方的这门法门的演化极为简单,似乎法门本身也就那样,但真正厉害的是,有人却将这门法门之中的元气法则演化到了极致,使得这道元气法则就像是天地本身的法则。

这种境界甚至超出了道尊和圣尊的境界,那这应该是帝威。

但他心里却又在抗拒这样的声音。

古之大帝也只不过那几位,餐霞古宗历史上连圣尊级的人物都没有出现过,若是出现过,那餐霞古宗就有餐霞圣宗的名号了。

难道是对方的这门法门,恰好能够克制仙蟾镇天阵,只是自己想多了?

他心念电闪,手中的符剑闪闪发光,一枚枚山鬼古钱威能激发,肉眼可见的滚滚气流就像是无数古怪的藤蔓在虚空之中生长。

无数这样的气流就像是要组成一个巨大的牢笼,又像是一个古怪山鬼要张开大口,将王离连带着七宝如意舫一口吞噬下去。

王离用过了两次这冥棺大手印,此时对天禧大帝的这道元气法则的威能,他已经感悟得十分清楚了。

他直觉对方的威能也不过如此,仅凭这冥棺大手印就可以应付。

“这就是你要无情给我看?”

他刚刚鄙视完万夜河,便出声鄙视璨剑真君,他不变应万变的伸手拍去,一个冥棺大手印便挡住了璨剑真君的这山鬼符剑威能,接着他第二个冥棺大手印落上去,那无数古怪藤蔓般的威能直接被他击溃。

无数残破的藤蔓状气流在虚空之中崩飞。

“不过如此。”

王离再出一掌。

yīn气深沉的手印直接压在璨剑真君的祭出的符剑上。

“啊!”

璨剑真君惊叫出声,他毛骨悚然。

按理而言,这山鬼古钱明明对对方这种法门的元气属性有压制作用,但现在对方的威能冲击上来,他这符剑却根本没有体现任何压制作用。

噗!

他的符剑直接被这一击拍碎,数十枚山鬼古钱就像是流星一样往后飞射出去。

“什么仙蟾镇天阵,我看是癞蛤蟆喘气阵。”

王离伸手直接拍向天空之中那金光闪烁的巨大仙蟾。

轰!

虚空都好像直接被撕开了一个孔洞。

那只巨大仙蟾直接被撕裂。

这简直是摧枯拉朽,这些仙蟾宫修士惊呼声四起,而周玉希也是面sè惨白。

这口yīn木疑棺之中的元气法则攻伐能力骇人,但这门法门,原本应该是属于她的。

“走!”

璨剑真君发出一声厉喝。

他直接命令所有仙蟾宫人逃遁,他原本最为依赖的就是这仙蟾镇天阵,现在仙蟾镇天阵都被王离轻易击破,他哪里还有的斗志。

此时他根本就没有元婴修士的自尊,逃命要紧。

“别人走得,你却走不得。”

王离的面沉如水,平时他若是面对一名元婴修士打出如此的气势,他肯定是充满小人得志般的窃喜,但此时他心中却没有任何的欣喜之情。

他将九天踏星诀御使到了极致,横渡虚空,追击璨剑真君,就连他的本命蛊虫他都偷偷放了出来。

“这人和大哥有仇?”

直到此时,后知后觉的万夜河才回过味来。

颜嫣没有理会他,但她和魏黛眉都看得出来,王离不只是和这人有仇,恐怕还是那种化不开的深仇大恨。

“餐霞古宗难道敢如此肆无忌惮?”

璨剑真君感到王离的遁速比自己还快,他骇然的叫出声来,反手打出一道萤火般淡淡的流光。

轰!

这道只有手指粗细的流光打在王离的胸口,瞬间就将王离的胸口打出一个碗口般的血洞,但王离却似乎根本毫无感觉一般,再次拍出一个冥棺大手印。

噗!

璨剑真君口中鲜血狂喷,他身外灵光破碎,直接被王离拍得朝地面坠去。

看网友对 第四百十五章 有仇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