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棺五十二

“七神经!”

王离瞬间就惊了。

“这天禧大帝事关七神经之中哪一部法门?”

他忍不住马上就问颜嫣。

但此时颜嫣却没有理会他。

她觉得王离太过猴急,此时应该确定的是周玉希有没有搞鬼,这到底是不是天禧大帝的疑棺。

“你如何知道这是天禧大帝的疑棺?”她看着周玉希,出声问道。

“天禧大帝的疑棺以独特的yīn五行以及阳五行来布置,这龙鳞yīn沉木棺,属于yīn五行中木yīn棺的第三疑棺。”周玉希看着身前那一只由火焰凝成的白sè小鸟,她不知道王离施展的这法门有何诡异,但只觉得有种yīn森森的气息不断流淌,让她浑身都有些发毛。

“第三疑棺?”

王离有些无语,“yīn五行中的木yīn棺,木yīn棺之中还分第三疑棺,那这天禧大帝一共有多少疑棺?”

“yīn五行和阳五行,yīn五行和阳五行之中,各行又分别有五个疑棺,所以天禧大帝一共是yīn五行二十五口疑棺,阳五行二十五口疑棺,加起来一共五十口疑棺,除此之外,还有主棺和副棺,一共五十二口。”周玉希道:“这并非我杜撰,中神洲的帝棺记和厚土洲的天心传里都有确切记载。”

“你们看过这两本典籍么?”王离看着颜嫣和万夜河问道。

“没有。”万夜河很干脆的摇了摇头,“这种冷门的典籍,一般都不会花时间去看。”

“我也没有。”颜嫣也摇了摇头,“不过既然能够说出这样的典籍名,到时候要印证也不难。”

“印证难不难倒也无所谓,关键是我这法门很邪门。”王离看着周玉希呵呵一笑,道:“周道友我劝你说话要小心一些,万一不小心说出谎言,我这法门倒是要对你造成很不妙的后果。”

“什么很不妙的后果?”周玉希本身就觉得那一只由火焰凝成的白sè小鸟的气息很诡异,现在被王离这么一说,她顿时心中尽是寒意。

“也没有什么,就是会对你的毛发产生点影响。”王离呵呵一笑。

周玉希顿时觉得更加惊悚,“什么对毛发产生影响。”

“也没有什么啦,就是会让你掉一些头发,中间头顶那一块,变成个秃头而已。”王离说道。

“啊!”周玉希尖叫起来。

她无法想象自己变成一个长发飘飘的秃顶会是何等的模样。

“你们女修就是奇怪呢,秃头有什么好怕的。”王离叹了口气,“又不是把头砍了。我这法门虽然能让你永远秃头,但你要是怕秃头,好歹剃个光头或者用法门弄个假头发也可以啊。”

“我…..”周玉希只觉得若真的是那样,那还不如把自己的头给砍了。

“你不说假话不就行了。”万夜河看了周玉希一眼,安慰道:“没关系,像你这样的容貌,秃头了有很多人也不嫌弃,毕竟很多男修也有秃顶的,说不定看上去会很有夫妻相。”

他这句话一说,别说是周玉希浑身颤抖了起

来,就连魏黛眉和颜嫣都差点一口气憋死。

这是安慰的话么?

尤其是颜嫣,越来越觉得万夜河这样的奇葩的确很适合跟随在王离的身边,只有万夜河这样的奇葩,才能跟得上王离的对话思路。

“灵熙道友,你继续问。”王离却是兴致勃勃的看着周玉希的头顶,一副很期待看到她秃顶样子的模样。

“从你一开始的布置,你似乎是早就知道这是yīn五行中yīn木疑棺之一?”颜嫣原本就不喜欢废话,她看着周玉希问道。

周玉希微微犹豫。

“你看来平时谎话连篇,谎话容易说成习惯啊。我很期待看到你秃顶的样子。”看着她下意识要说又觉得不对的犹豫样子,王离哈哈笑了起来。

周玉希嘴角微微抽搐,她出声道:“我们妙欲古宗曾经机缘巧合得到一口阳五行之中的阳系水棺,我们宗门的修士花了数十年的时间钻研那口阳系水棺,推断出了这一带应该有一口yīn木疑棺。在此之前,我妙欲古宗一名师叔已经暗中来查探过,我此次带着妙欲古宗的数件法器出来,终于确定了这口yīn木疑棺的具体位置,只是….”

她说到此处,真的是无语凝噎。

她自觉万无一失,哪里想到会有这么多意外,没有得到这一口龙鳞木疑棺也就算了,人还沦为阶下囚,生死操|弄于这些人手中。

“只是什么?”王离却是打人专打脸,他听得津津有味,忍不住道,“你这话说半截是什么意思。”

“罢了,我既然落于你手,你要问什么尽管问,但若是故意羞辱我,你便直接杀了我算了。”周玉希彻底灰心丧气,她一脸灰败,真的有种不想活了的感觉。

“想我杀就杀,我这多没面子,我要杀也要羞辱一番再杀。”王离却是完全不顾她的心情,一本正经的说道。

他是吃准了周玉希不会自尽,但颜嫣却有些担心刺激太过,她瞪了一眼王离,然后看着周玉希接着问道:“你们妙欲古宗不比天鬼圣宗这种宗门,你们并没有炼制厉害yīn元法宝的手段,你们对这yīn木疑棺为何如此看重,难道你们觉得有机会从这些疑棺之中得到天禧大帝的法门?”

“修真界的历史之中,真正有大帝之名的修士,不会超过九位。即便是大帝的疑棺,都拥有无限的可能。之前我们妙欲古宗得到的阳五行之中的阳系水棺,内里就有一颗天阳圣果,这颗圣果不仅可以直接成就极品的水灵根,而且同时还是至高的疗伤圣药。除此之外,那阳系水棺的棺身符文之中蕴含着一门以太阳真火和寻常灵泉就可以冲刷肉身疗伤的强大元气法门。而且按照那口疑棺的元气法则推断,或许每一口疑棺的棺木之中,都蕴含一道强大的元气法则。这种元气法则,源自于这种大帝级人物对天地法则本源的理解。”周玉希似乎也不再纠结,她缓缓的说道:“而且按我宗那些师长的研习,若是能够得到这口疑棺,或许又能从它的棺身寻觅出下一口疑棺的布置位置。”

“阳系水棺之中得到天阳圣果,这yīn系木棺之中

就得到冥灵不死草,阳系水棺之中蕴含一道疗伤的元气法则,这yīn系木棺之中,也应该蕴含一道强大的元气法则?”王离有些吃惊,“你的意思是,这棺材板还是这血尸之中蕴含强大的元气法则?”

周玉希道:“龙鳞yīn沉木棺的棺身之中蕴含强大的元气法则,否则无法让冥灵不死草依存。”

颜嫣的声音却在此时响起,她十分冷静,道:“既然对于你们妙欲古宗而言,这口yīn系木棺事关下一口疑棺的线索,而且本身也是事关大帝对于天地本源的理解,那为何如此至关重要的事情,却偏只有你一人前来处理?”

“三圣之中,无因圣宗似乎对我宗已经有些怀疑,怀疑我们已经得到了有关这天禧大帝疑棺的一些线索,所以我们宗主隐约发现一些迹象,推断似乎我们所有元婴以上的修士,都处于无因圣尊的推演之中。所以此事,便最多只能由金丹境的修士来办。”周玉希虽说有些心灰意冷的感觉,但说到此处,她的脸sè还是不免隐隐有些发青,“即便我能够到红山洲,我们妙欲古宗也是用了诸多古宝,用了许多防止推演的法门。虽说有些冒险,但此时兽潮席卷红山洲,这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总是顺利得手的几率更高一些,谁能想到,竟会遭受如此厄运。”

“你这哪里算是厄运。”王离鄙夷的看着她,随口就道:“你遇到我们算是好的了,我们还能善待你,你若是遇到我师兄陆鹤轩,还不知道他会对你做出如何变态的事情。”

“王离,你这随时满嘴跑宗门巨舰,有意思么?”颜嫣都有些受不了,传音给王离。

王离却是假装没听见,继续问道:“那你们妙欲古宗基于这种疑棺推演下一口疑棺的所在,是有些独特的法门,还是纯粹凭借这疑棺本身的元气法则?”

“话已至此,也不怕彻底说明白了。”周玉希看了他一眼,说道:“这疑棺的元气法则都对应一些星辰,当初天禧大帝布置这yīn阳五行疑棺,还暗合日月星辰运转,所以若是能够彻底理解这疑棺之中蕴含的元气法则,便能够推测出下一口疑棺对应的星官区位。”

“什么叫做星官区位?”王离瞬间又觉得自己见知不够用了。

“我们修真界中往往认定星空之中有一千四百六十四颗星辰和我们所在的这方天地有着独特的元气沟通,修真界将这些星辰分为二百八十三官,这二百八十三官在星空之中各有位置。例如我们确定下一口疑棺对应是东方某处星官,便能借此确定那一口疑棺在何处方位。这些疑棺,都布置在我们这方天地对应那星官位置的正星位上。”周玉希说道。

王离听是听懂了,但他真的有些头疼,忍不住道:“这大帝真的麻烦,死了葬起来都搞这么多花样。”

(今天开会以为下午结束了,结果又被媒体采访了好久,晚上再回来码字就又有点来不及了。明天上午要带女儿户外,下午回来后码字,明天应该两更,应该在晚上,11月份没有出差和耗时长的会议,更新应该会恢复快速更新了。)

看网友对 第四百零九章 棺五十二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