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金手指

  ……

  对于其它穿越者而言,都有金手指系统。只要默念一下系统,就能调用各种数据面板一目了然。

  不过没有金手指系统辅助,王守哲现在已经不怕了,有了六叔王定海的经历,他逐渐发现自己和这个世界的“土著”,在眼界,思维等方面有着巨大的差别。

  譬如文化知识方面,他穿越前不过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二本大学生毕业,上了几年普普通通的班。放在地球上,不过是茫茫人海中不起眼的一员。

  抛开幼儿园不谈。小学六年,初高中六年,大学四年!专业系统性学习知识的时间就达到了十六年,从文学音乐、语言哲学、天文地理,历史政治,再有数理化计算机等等。

  大部分的知识,也许都已经沉淀进了大脑底层记忆之中,但就是这些大量而一时想不起来的知识,形成了王守哲相对土著更加优秀的独特眼界,思维逻辑。

  此外,他穿越前各种网文、短视频、资讯已经繁衍到极致,手机一刷天就黑了,再一刷天就亮了。

  每天都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知识点在悄无声息地增加。

  “也许这些,就是我的金手指吧。”王守哲喃喃了一句,眼中放着光芒,“至于系统面板,解决起来也不难,至多自己建立一个需要经常更新维护的土面板就行。”

  面板模式就参考一些玩过的三流建设类网游面板就行。

  不过在建立面板之前,还得亲自深入去了解一下整个家族的结构,以及具体细节。虽说他融合了前身的记忆,但是前身不过十八岁。

  大量的时间就是在学习和修炼,对家族事务了解极浅。

  只是知道,家族最重要的支柱产业是三个农庄,分别是“丰谷农庄”,“兴盛农庄”,以及“欣茂蚕庄”,这三大农庄对家族的重要程度,是要远远超过捕鱼大队这种产业的。

  每一个农庄的收成,对家族都极其重要,因此三大农庄,目前都是由家族三位经验丰富的宵字辈族老在管理。

  今天,王守哲决定先走访一下比较近的丰谷农庄,那是宵字辈的王宵志长老在镇守打理。

  “王贵,备马车。”王守哲定下了主意,便吩咐了一句。

  王贵喏了一声,急忙退下准备去了。

  王守哲则是不紧不慢地向正门口走去,同时脑子不停歇,思量着一些关于丰谷农庄的事情。刚走到中庭时,却听到一声俏生生的女子招呼声音:“四哥哥好。”

  王守哲侧目望去,却见一大一小两个女孩正站在不远处。大的那个正值妙龄,穿了一身淡蓝sè劲装,长得挺好看。

  小的那个才十一二岁的模样,梳着羊角辫子,也打扮的挺漂亮。只是因为胆小而躲在大女孩后面,却又止不住好奇地偷看王守哲。

  比较奇特的是,两女各自背着一个形状古怪的大箱子,看上去有些沉甸甸的。手中也各自提着一柄剑,一副要出门的样子。

  “原来是珞彤四妹和珞静五妹啊。”王守哲一眼就认出了她们,笑着招呼说,“看你们打扮得挺漂亮,是准备出门吗?”

  大的那个叫王珞彤,现年十七岁。小的那个叫王珞静,只有十二岁。她们都是和王守哲一样,属于宙轩老祖传下来的第七代子嗣。

  玄武家族的女眷和华夏古代不一样,虽然最终的命运还是联姻,但是在云英未嫁前是拥有不小自主权的。她们和男子一样,接受优质的教育,修炼,甚至可以参与到族产经营中去。

  “四哥哥。”王珞彤又是敛敛一礼,眼神中讶异之sè一闪而逝,“最近农庄已近收成,爷爷比较忙没空回来,我带珞静去探望探望他。”

  在王珞彤的印象中,四哥王守哲向来是比较严肃的,兄妹之间碰面,至多就是互相招呼一声后就匆匆离去,哪有像现在这般如沐春风地夸赞她们。

  王守哲想起,王珞彤和王珞静都是族老四爷爷王宵志的孙女,她们的父亲是定字辈的老四王定邦,不过四叔王定邦在五年前便已经逝世。

  王氏男丁的字辈排序按照,宇宸穹宵、定守宗室、不分嫡系直系统一排序。王守哲的父亲王定岳,是家族第六代定字辈老五,而王守哲是第七代守字辈男丁中的老四。不过王定岳和王守哲,都是家族嫡系血脉,其它只是直系血脉。

  而王氏女子排序则是按照,珠珑玲珍、琉珞璃璎来排序,就像目前家中的顶梁柱珑烟老祖王珑烟,便是家中唯一一位还活着的第三代老祖宗。

  王珞彤和王珞静,则是第七代女字辈中的老四和老五。大娘公孙蕙的女儿王珞淼,则是排序老七。但是同样,王珞淼属于嫡女,在家族中身份地位要不一样些。

  家族发展越到后面,字辈之间的年龄差距就会越大。

  就像是王守哲这个第七代守字或珞字辈,年龄最大的男丁王守信已经四十三岁,比王定岳年龄还大。而年龄最小的第七代王珞岚,目前才五岁。

  此外,第八代宗字辈和璃字辈也有不少了,其中以王宗卫年龄最大已经二十岁,但是他见到王珞静和王珞岚等小女娃,也得叫一声姑姑。

  闲话暂且不提。

  王守哲略一思量便说:“你们是准备走过去吗?我也正好要去丰谷农庄看看,如此,你们和我一辆马车吧。”

  他知道,家族现在日子愈发艰难,是不可能给两个小女孩专门配备出行马车的,更不可能配备家将。

  这里到丰谷农庄要十几里地,她们至少要走一两个时辰。不过这一带都是王氏的地盘,也是久经开发的熟地,倒不至于会有什么危险。

  而且身为王氏女眷,也不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谢谢四哥哥。”王珞彤有些受宠若惊,急忙道谢。王珞静也显得有些高兴,脆生生地说,“四哥哥真好。”

  “别高兴得太早,四哥一路上可是要考校你们学业修为的。”王守哲呵呵一笑。

  “啊~”王珞彤和王珞静姐妹两个,顿时有些惊慌,尤其是王珞静,漂亮的小脸蛋都有些垮了,一副委委屈屈,觉得还不如走过去的样子。

  不多片刻。

  在四个家将骑着黄骠马前后守护下,王守哲的马车缓缓驶离了主宅。王珞静年龄还小,又对王守哲十分敬畏,在马车上有些坐立不安,小眼神时不时地瞟向小桌板上的零食。

  王守哲因为要和两位妹妹同行,刚刚让王贵去拿了些蜜饯瓜果,就这么摆放在马车中间的小方桌上。

  “珞彤,我看你气息好像稳定在炼气境二层巅峰,这已经多久了,是准备突破了吧?”王守哲递了个洗净的甜瓜过去,随口问道。玄武者都会学些观气法门,尤其是在双方境界差距较大的情况下,通常能轻松辨别出对方的大致修为。

  王珞彤身为女子,能在十七岁左右就修炼到这种层次,可见资质不差的同时也挺努力了。

  “谢谢四哥哥。”王珞彤接过甜瓜,有些拘谨地回答着,“已经有两个多月了,正在做些水磨工夫,爷爷说大概只要三个月就能突破了。”

  闻言,王守哲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太耽搁时机了,为何不用‘小培元丹’辅助突破?按照族规,你有权申领一枚。”

  “这个……”王珞彤低着头,有些紧张道,“爷爷说,现在家族资源太紧张了,要过些时候才能有小培元丹。”

  “才不是呢。”王珞静嘟起了小嘴,“爷爷说,哥哥现在已经是三层巅峰,比姐姐更需要小培元丹。”

  “珞静,不准胡说。”王珞彤有些焦急道。

  “珞静,你说。”王守哲表情有些凝重,“是不是王守诺欺负你们了?要真是如此,四哥哥教训他去。”

  他知道,王守诺是她们的嫡亲哥哥,现在差不多二十岁的样子。

  ……

看网友对 第九章 我!金手指 的精彩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