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王氏玄元诀

  ……

  在这种熟地水域之中,赤鳞鳝一来是数量稀少很难遇到,二来是即便走运撞见,普通渔网都会被撕破,能抓住都是运气加实力。

  当然,如果跑到荒泽凶水范围内,赤鳞鳝就不甚稀奇了。只是那种未经开荒的凶险之地,天知道会藏着多少凶物,哪怕实力达到灵台境去乱闯也会有生命危险。

  随着王定海这条赤鳞鳝的收获,气氛一下子达到了巅峰,渔工们迅速补好网后,继续兴致勃勃地折腾了起来。

  而王定海则是亲自领着王守哲和公孙蕙,驾船返航到了定蒲渡口,与几位留守的家将汇合后一路回到了主宅。

  天sè已晚,盥洗后就上床休息。

  当晚,王守哲就摸索着进入了玄武修炼状态,因记忆的融合,只是略熟悉一番后,他便进入了修炼正轨。

  王守哲修炼的功法是名为《王氏玄元诀》的炼气篇,据说是最早的老祖宗传下来的功法。

  此功法修炼出来的玄元气劲中正平和,没有出sè的优点,却也没有致命的缺陷,然而越是修炼到后期,玄力愈发浑厚就能发现其精妙之处。

  炼气境!

  是玄武者修炼玄气,并以玄气淬炼己身不断强大的过程。精纯的玄气顺着筋络穴窍游走温养,刺激一个个穴窍的同时,那些穴窍以奇妙的韵律生出无形的能量波动,那些波动扩散到全身,带动周身气血震动。

  随着玄气在体内流转的穴窍越多,那种气血律动便越强烈,直至十二个穴窍被玄气一一串连成闭环后,玄气的消耗也达到了极致,气血的律动达到了巅峰。

  蓦地!

  一股清凉感从尾椎骨瞬间蔓延至全身,王守哲顿觉头皮一阵酥麻,灵魂都像是要飘了出来,头顶更是氤氲之气升腾而出。

  整个过程足足维持了十来息时间,体内气血的剧烈律动如潮水般退去,化作一股无形的能量向小腹汇聚而去。

  一口浊气从嘴里喷出,空荡荡的气海内,一股新生的玄气如泊泊泉水般涌现而起,很快填满了气海。

  此时此刻,王守哲已经能隐约感觉到气海内新生玄气比原本壮大了一丝,今日略显疲惫的精力似乎也恢复了许多,好似更加强大了些许。

  这便完成了一个周天的《玄元诀》修炼,玄武者修炼是一个非常漫长而积累的过程,任何强者都是如此一丝一毫积累而成。

  不过,在此过程中气血消耗巨大,玄武者必须以补充食物,吞服丹药等方式来增加气血。否则如此修炼,非但对身体无益,还会令气血亏空而导致身体垮掉。

  玄武者越是修炼到高深处,对食物和营养的需求就会越旺盛,这也是为何玄武者都会成立一个个的世家,以世家的形势攫取财富与丰沛的资源来供给己身。

  好在最近王守哲最近营养丰富,气血旺盛而没有炼化。

  根据自身状况,当即,就开始了第二个周天……

  待到天亮时,王守哲在两个时辰左右足足完成了四个周天的修炼,时至此时他感觉精神非常旺盛,体内也好似有无穷无尽的精力一般,明显能感觉到修为境界有了些许进步。

  只不过原本体内充盈的气血已消耗了许多,他能感觉到身体传来的一阵“饥饿感”,这种饥饿感不同于平常肚子饿的感觉,却又十分奇妙而清晰。

  同时,他也感觉到穴窍和经络有些“酸胀”和不舒服,经验告诉他目前这种状况下,就算气血再旺盛也不能修炼下去了,需要让不堪负重的穴窍和经络自然恢复一番。

  但是进步也是喜人的,结合前身的记忆与经验来判断现在的状况。王守哲感觉若是天天有这样进步的话,不出三个月就有机会突破桎梏,达到炼气境七层了。

  只可惜要想达到如此理想状态,正常情况下几乎很难很难,气血的大量消耗后,仅靠普通食物来补充积累非常缓慢,必须得有大量的灵米和灵食来补充。

  可王守哲即便是家族修炼资源的第一序列,目前每个月也就是能分配到白玉灵米五斤、灵鱼肉五斤、以及灵角牦牛肉五斤!

  这么多富含能量的高端食材,至多让他吃五顿,平均到六七天才能补充一次。此外,作为家族重点培养第一序列,他还有每个月一枚“小培元丹”的份额。

  小培元丹是比灵食更高级的修炼资源,但是价格达到了十乾金一枚,可以说极其昂贵。培养序列靠后的一些族人,也就是到每个修炼层次即将突破时,才能向家族申领一枚辅助突破。

  若是顿顿都吃灵食,天天都有小培元丹的话,王守哲估计自己修炼速度能起飞……

  “家主,您的早膳来了。”小厮王贵在外面敲门。

  “进来。”

  王守哲从床上起身,同时,王贵进来后,将早膳放到了一旁,先打了清水侍奉家主盥洗刷牙一番后,才将食盒打开后一一摆放好。

  “咦?一大盆白玉灵米粥,清蒸灵鳡腌鱼块?”王守哲略带奇怪地看着琳琅满目的早餐,除了两样珍贵灵食外,还有一些糕点点心,下粥小菜等。

  他知道,这顿早膳并非常规配置,顿顿吃灵食固然能迅速补充气血,最大化增加修炼进度。但是事实上,这里面有一个边际效用递减的原理在内。

  尤其是顿顿吃,必然会造成大量营养浪费,减低成本与效益的比例。

  王氏家族太穷,根本供不起这样奢侈的修炼方式。而且家族有家族的规矩,就算是族长也不能恣意吸其它族人的血。

  “家主,这是公孙大娘子身边的夏荷姑娘送来的。”王贵老实地回答道,“说是大娘子起早后,亲手熬制的早膳。她还替大娘子捎来了一句话,说是家主现在正值冲刺炼气境后期的关键时刻,莫要矫情。”

  果然!

  王贵的话印证了王守哲的猜测,这是大娘公孙蕙从自己口粮中省出来给他的。尤其是莫要矫情这句话,也堵住了王守哲的推脱。

  罢了罢了,不要辜负大娘的一片心意。

  而且他相信未来的家族会越来越好,至少在他昨天一番努力下,未来王定海那边的渔猎大队收益,会暴增一倍不止,这会大幅度缓解家族资源紧张的局面。

  一顿灵食吃下去,略显亏空的气血顿时补充了些许,随之那些食物的消化和转化,气血会愈发充盈。

  吃饱喝足后,王守哲琢磨着准备去其它家族产业视察视察。无论他愿不愿意,都已经彻底和平安王氏捆绑在了一起。

  而身为族长掌舵人,自然要对家族每一个环节都了如指掌。如此才能通盘考虑,想办法盘活这个衰败的家族。

  ……

  

看网友对 第八章 王氏玄元诀 的精彩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