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违禁渔具了解一下

  ……

  “这个……守哲啊,这是对我们捕捞队有什么不满吗?”王定海有些没底气地问道。

  有什么不满吗?这不满大了去,王守哲暗自嘀咕了一下,脸sè凝重道:“六叔,咱们渔猎大队每年的产出如何?支出如何,盈利如何?”

  一问到此,王定海顿时一脸错愕地看着他,这种问题他怎么回答得出来?

  “哲儿,这个还是我来回答吧。”公孙蕙此时接口道,“近些年家族的总账目都是我在管理,渔猎大队总计拥有九条小型渔船,一条中型渔船。近五年来平均每年普通渔获总量约为六千七百担,收益为486乾金。五年来平均每年灵鱼渔获400斤,收益为120乾金,平均每年总收益为606乾金。”

  这一下轮到王守哲吃惊地看着公孙蕙了,虽说他也知道大娘在管理总帐目,却不想她对数据如此熟稔,张嘴就来。

  不过这渔获数量也太少了,十条渔船加起来,平均到每天也就是二十担,也就是两千斤左右的渔获!

  “哲儿你何须如此眼神?”公孙蕙淡定道,“你大娘修炼玄武天赋不强,但是身为山阳公孙氏嫡女,这九章算经是必修之术。你父身为族长,我自然应该协助他管好账目。”

  说到此处,公孙蕙眼神不由有些失落,这些年来她将账目做得十二分清晰,每个数据都倒背如流,却不想并未被丈夫王定岳重视。

  她这么一说,王守哲倒是想起了这玄武世界的常识。玄武世家的通婚向来是嫡脉对嫡脉,直脉对直脉。大娘公孙蕙身为嫡女,未来必然是要嫁给某个家族的少族长。

  就像他王守哲未来娶妻,则必然是要娶某家族的嫡女。

  话题扯远,既然公孙蕙对账目如此清晰,王守哲顿时来了精神:“之前六叔给我介绍那些渔获的价值均是不菲,为何年产六千七百担左右渔获,总价值才486乾金?”

  “你六叔为讨你欢心,指出的那些都是高价值渔获,为各族贵人所喜爱和享用,而大多数渔获价值并没有这么高。此外,我们族产中还有鱼档生意,他们将渔获分门别类进行冰鲜、腌制、熏烤等再加工和售卖,这部分收益需要算到鱼档之中,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公孙蕙清晰明了的解释,“王氏家族内部的消耗,也会通过乾金采购的方式流入账目之内。”

  “大娘请继续。”王守哲恭敬地说道,“例如支出和纯利等。”

  公孙蕙第一次被人如此重视账目,精神振作道:“支出方面,以当今46名渔工计算,每年开销与月例支出为151乾金。十艘渔船每年的养护,包括各类工具的修缮维护等费用为92乾金。此外每年平均税收为72乾金,每年抚恤金平均为60乾金。扣掉所有开支后,综合每年的平均纯收益为221乾金,这一项并不包括你六叔应有的家族供奉,那是另外一份账目。”

  听到此处,王定海顿时有些脸红,讪讪道:“纯收益怎么会这么少?我还以为至少每年能给家族带来四五百乾金纯收呢。”

  “六叔若是对账目有所质疑,可随时来对账。”公孙蕙平静道。

  “不不不,五嫂我不是这个意思。”王定海急忙摇手道,“我就是个大老粗,只会捕鱼。守哲,这些枯燥的账目有什么好听的,六叔给你亲自展现一下绝活~”

  “六叔莫急。”王守哲安抚了一句后,又对公孙蕙皱眉道,“两个疑问,第一,税收的依据是什么?第二,抚恤金又是怎么回事?”

  “守哲,安江风大浪急,暗流颇多。偶尔还有会有一些难对付的水生凶兽出现。”王定海急忙辩解道,“就算六叔再小心,也难免会有些船工渔工葬身安江,若没有高额的月例与抚恤金,就没有人肯加入渔猎队伍了。”

  “税金的话,是按照捕鱼船大小计算,小型渔船每年需缴纳6乾金,中型渔船每年需要缴纳18乾金。”公孙蕙同样给出了解释。

  定额纳税啊。

  不过王守哲也理解,在这种经济体系十分落后的世界里,定额纳税是最好的办法。

  了解了所有信息后,王守哲对王定海拱手道:“六叔,没想到安江捕鱼业如此危险,这些年辛苦六叔为家族做出如此贡献。”

  王定海心下一松,干笑了一声道:“守哲莫怪捕鱼大队赚钱太少就行。说实话,五哥当族长的时候,我也向五哥提出扩充捕鱼船队的设想,我管十艘船也是管,管二十多艘也没问题。渔工我也会想办法招募,这样也能给家族多赚点乾金。反正这安江三十里江面,容纳二十几艘捕鱼船完全不成问题。对了,刘氏的船队就有二十几条~”

  “多十来艘船?”王守哲感兴趣道,“能否说来听听。”家族要想壮大,乾金是最重要的资源。

  “还是我来说吧。”公孙蕙知道王定海不善账目数据,便道,“六叔的设想我也知道,他想增加两艘中型捕鱼船,十艘小型捕鱼船。其中中型捕鱼船每艘造价120乾金,小型捕鱼船每艘造价45乾金,总计需要投入690乾金,只要能招募到相应的渔工,三年后账目上就能回本。”

  “三年账目上回本,这事可以做。”王守哲点头认同,“就算以后不做了,那些渔船卖掉也不亏。”

  王定海脸sè顿时一喜,颇有一种遇到知己的模样,拍着大腿说:“五嫂,我就说嘛这事能做。我就是不明白,我都愿意为家族多做贡献了,五哥为何不同意。”

  公孙蕙的脸sè一下子有些尴尬了起来:“六叔你有所不知,这些年王氏方方面面都缺钱。”她心下轻轻一叹,其实扩充船队她也认同,就是王定岳不肯。而且她准备回娘家借钱的计划,也被王定岳坚决抵制了。

  “守哲,那你是同意扩建船队了?”王定海试探道。

  “哲儿,你若需要扩建船队。”公孙蕙略一犹豫后,便说道,“大娘可以回山阳一趟,筹措些乾金。”回娘家借钱是件丢人的事情,但是为了家族发展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不,我并不同意。”王守哲思索后说道。

  啥?

  王定海的脸都有些黑了。

  便是连公孙蕙也是莫名看着王守哲,这刚才还不是说可做吗?莫非,他和他父亲一样,都是要面子不肯让她筹钱?

  “此一时彼一时。”王守哲皱眉思索道,“家族要想发展离不开乾金,要想更多乾金就必须扩充族产效益。”

  “这不对了么,不扩充船队怎么增加效益?”王定海眼巴巴地看着王守哲。

  王守哲却是神秘地笑了笑:“六叔,你是捕鱼行家,我有几个想法和你沟通一下。你有没有想过一种捕鱼方式,叫作拖网!这是两艘船协同捕鱼作业的方式。”

  随后,王守哲拉着王定海蹲下,就在甲板上画起了草图。

  拖网是王守哲在地球上非常常规的捕鱼作业方式,这是专业性捕捞方式,效率远不是撒网那种娱乐性工具可以比拟。

  若非这安江的自然生态非常好,以王定海那种极其不专业的捕捞方式保管亏得连裤子都没了。

  当然,拖网正因为太厉害,对自然生态环境的伤害很大,王守哲对此颇有抵制。可现在家族面临的局面是,如果再不发展起来就要被消灭了。

  大不了等家族发展壮大后,舍弃自然捕捞这种方式。

  “守哲,你这想法很奇妙。”王定海也是专业人士,很快就弄明白了原理,只是他皱眉道,“不过如此巨型网,制作起来难度极大不说,我们的捕鱼船拖不动吧?”

  拖不动!

  好吧,王守哲一下子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风帆船不比烧柴油的机械船,哪有那么大力气拖动巨型网。

  “那就先弄个微型一些的,以能拖动为主。”王守哲说道,“先弄个三四丈宽,六七丈长锥形小拖网,就像是一个大口袋,里面要加倒须防止鱼获逃窜……”

  “这个倒是可以试试。”王定海眼睛放光道,“我回去就找二十个织网工一起制作,预计两个月就能完工。”

  二十人,两个月……

  王守哲对此颇为无奈,这个玄武世界的生产力果然很低。不过也正因如此,这世界的自然资源才保护如此之好。

  哪像王守哲所在的世界,附近的海域都快被拖网犁平了,以至于国家不得不出台各种禁捕政策,拖网的威力可不是开玩笑的。

  “六叔别急,再看看这种捕鱼工具,虽然不如拖网……但是胜在操作简单,如果弄好了普通人也能操作得来。”

  随后,王守哲又给王定海画起了另外一种捕鱼工具,名为搬筝。这种捕鱼方式和撒网有些类似,不过撒网是从上往下罩住渔获,搬筝是从下往上起来兜住渔获。

  搬筝整体要比撒网复杂许多,但是一旦做好固定和杠杆后,就比撒网省力简单。它的优势在于,一旦弄好后,任何一个普通劳动力,哪怕未成年人都可以操作。

  此外,搬筝还有一个更加强大的进化体,那就是拦河纲网,如果能将那种玩意儿做出来,杀伤力比小型拖网只强不弱。

  “守哲,你你你,你这是从哪里来的奇思妙想?”王定海都激动地有些颤抖了,“如果都能实现,就发财了。”

  “闲来无事,在某本古籍杂谈上见过。”王守哲又道,“六叔,地笼和迷魂阵来了解一下……”

  这两种自然又是有很强杀伤力的捕鱼工具,都已经强到被国家列入违禁渔具名单中了,其强大之处可见一斑,而且这两种都是被动型定置渔具。

  安装投放后,只需要定时定点去检查一番就行,类似于打游戏中的挂机……啥都别管,定时收获就行。

  王定海都快要疯了,他身为一个玄武“职业渔民”,王守哲仿佛给他打开了一片新世界。

  ……

看网友对 第六章 违禁渔具了解一下 的精彩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