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珑烟老祖!我方王炸

  ……

  “哲儿,你……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公孙蕙没料到一直都乖巧的王守哲,说话竟然如此惊人。

  “五嫂嫂,我觉得守哲的话有道理。”王定海今天有些服气王守哲了,当即帮腔说,“珑烟老祖能撑起家族多久,大家也好有心理准备。”

  公孙蕙脸sè变幻了几下,终于还是说道:“此为家族机密,前些天我去禀报珑烟老祖时,她亲口与我说若是不动手她还能镇得住二十载,若是动手……恐怕就不好说了。”

  二十载?王守哲暗忖不已,倒是比自己想象中长久的多,如此倒是未必没有翻盘的机会。

  “哲儿,你是家族唯一的希望。”公孙蕙脸sè凝重不已,“我们王氏接下来应该继续隐忍低调,集全族之力助你在二十年内突破灵台境,千万别横生事端!”

  “是啊是啊,六叔会想办法多捕些灵鱼卖钱给你筹措资源。”王定海也是颇为认同道,“只要你能冲上灵台境,我们王氏才算真的有救。”

  “我冲上灵台境?然后呢?”王守哲冷笑着嗤之以鼻,“先不说我能不能冲得上,就算有机会冲,刘氏和赵氏会眼睁睁地看着我冲?会给我二十年时间?更何况,即便我侥幸冲上了,也不过是另外一个珑烟老祖而已!”

  王守哲是穿越者,自然能跳出王氏族人的惯性思维。

  他的话,让公孙蕙和王定海心头一寒,之前他们一直活在珑烟老祖的庇护下,以为刘氏赵氏不会真的撕破脸。

  但是,如果被他们寄予全部希望的王守哲真的有望冲击灵台,刘氏与赵氏岂会坐视不理?

  “行了,我刚才故意表现出老祖命不久矣的暗示。我相信以刘胜业那只老狐狸的谋算,绝对不会选择这时候打前锋与我王氏撕咬。因此,我让家将继续暗中放风,给刘氏与赵氏一个五年期左右的倒计时。”王守哲哼声道,“谁敢在五年内招惹我们,我们就和谁拼命,逮着一家往死了打,关键时刻我们可以放出……呃~请出珑烟老祖镇场子。”

  在王守哲看来,珑烟老祖就是一手王炸,王炸的最大作用性不是炸出去那一瞬间,而是在炸出去之前的威慑力。

  “妙啊。”王定海一拍大腿,“家主好算计,我们现在就是一头临死的猛兽,他们就怕我们临死前拼命反噬。如此一来,他们不但不敢欺负我们,还得想办法交好哄着。难怪刘胜业那只老狐狸,乖乖给出了三十乾金的赔礼。”

  “非但如此,因为现在有了我们王氏明确的‘死期’,如此一大块诱人的肥肉放在面前,先前因为同仇敌忾而结盟的刘氏与赵氏在隐忍等待的同时,岂会没有其它想法?”王守哲笑眯眯道,“要知道,贪婪和不满足可是最基本的人性。接下来的局面,必然会变得很有意思。如果再想办法暗中推波助澜一波~呵呵”

  听完王守哲的分析,公孙蕙和王定海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不由面面相觑,都感觉心里有些怕怕的。不过,他们同时都生出了一丝希望,一丝家族有机会翻盘的希望!

  “大娘,六叔,此事为王氏家族生死存亡的大机密。”王守哲郑重其事地拱手道,“一来是希望你们能守住机密,二来是,希望你们能无条件信任我支持我。”

  这才是王守哲的目的,他这身体太年轻了,即便是有族长这个身份也难免会遭人置喙,只能先抛出一些惊人的想法来折服些关键人物,赢取盟友。

  公孙蕙是他嫡母,他也是公孙蕙未来的依靠,而六叔王定海性格也是直接豪爽容易拉拢。

  公孙蕙与王定海都是深吸一口气,郑重其事地发了誓。

  三人说话间,中型渔船已在船工的操控下,驶离了深水码头,进入了水流湍急的安江中心。

  安江之阔,远超王守哲的想象,一眼望去烟波浩渺无垠无尽,定蒲渡口越来越小渐渐看不清晰了。

  随着愈发进入安江深处,风浪渐大,船舶摇晃愈发剧烈,便是连王守哲炼气境六层巅峰的身体素质,也觉得有些反胃。

  同样养尊处优的公孙蕙,也有些脸sè发白,不舒服了起来。

  “哈哈,五嫂、守哲,渔船不比渡轮稳健。在船只摇晃的时候,你们不要用身体去对抗倾斜,而应像个不倒翁一般顺势而为。”王定海耐心地传授两人如何应对风浪颠簸。

  王守哲与公孙蕙都是玄武者,一身玄气和身体素质摆在那里,不出片刻已经适应了颠簸。尤其是王守哲,学着王定海双脚如桩钉在甲板上,身体随着风浪起伏有韵律地摆动,姿态逐渐轻松惬意起来。

  “守哲果然好天赋,六叔给你表演一下平常都是如何捕鱼的。”王定海兴致勃勃地准备展现一下自己,家族中很少有人会喜欢到渔船看他捕鱼的。

  “我相信六叔你技术肯定不凡,不过还是先让普通渔工试试。”王守哲提议道。

  王定海一愣,却旋即笑道:“守哲你这是来考核渔船水准了。好好,你六叔这旗舰渔船上的渔工,个个都是好手。王狗蛋,你来给族长演示一把。”

  “是,海爷。”一个二十郎当的年轻小伙子从桅杆上蹿了下来,动作灵活地像只猴子,拿起了一张渔网整理了一番后,腰部一拧一甩,渔网从船舷上飞了出去,在空中张开了一个漂亮的大圆兜,

  哗啦!

  扣着重坠的渔网,就像是一个倒扣的大海碗般砸入水中,几个呼吸间就沉到了水底。

  “好!”

  周围渔工都赞了一声。

  这是……撒网,而且技术很强。

  王守哲也是第一时间判断了出来,穿越前他就是一个普通上班族,平常偶尔和朋友钓钓鱼。因此在刷某音某山等视频APP时,算法会推荐一些捕鱼视频,其中不乏有一些撒网高手的视频与直播。

  虽然王守哲自己不会玩,却也能判断出这一网是好是坏。不得不承认,这叫狗蛋的年轻人水准不错。

  王狗蛋等网沉底后,开始小心翼翼地收绳子,将网贴河底收拢后,又一点点向上拔,最终,他猛地一抽,整口渔网都被他一瞬间拉到了船上。

  中了!

  渔网兜住了一条背鳍花白的大鱼,王狗蛋把鱼从网兜里解出,擒住后欢天喜地地过来邀功:“海哥,是条九星鲈,得有五斤重。”

  “你小子不错啊,丢活水箱里。”王定海拍了拍他肩膀赞了一声,回头对王守哲解释道,“九星鲈虽然不属于灵鱼,却口感滑嫩爽口属于上等鱼类,这一条即便卖给鱼贩子都得上一个大铜。不过咱们家族在长宁城里有鱼铺,都是自产自销,这样能多赚几个角子。”

  王守哲点头赞赏,大乾国的货币以角子,大铜,乾金来计算。通常而言一斤稻米才五到十个角子,一百角子才能兑换一个大铜,因此这条鱼值一个大铜价值不菲了。

  王狗蛋将渔获放到渔船中央的活水舱内,这舱和外界水流畅通,可以最大限度保持渔获的活性。

  不过据王定海说,只要一些价值较高的渔获才有此待遇。活水舱也被分割成数片区域,专门存放种类不同的渔获。

  有了王狗蛋的献技,其余渔工也纷纷表演绝活,一个个手法都十分老到,撒出去的网又大又圆,不过这渔获却是不一定。

  多数拉上来的网都是空网,偶尔才会有些惊喜。

  一个多时辰后,各种渔获渐渐多了起来,九星鲈都有了三条,还有一条更加昂贵的激浪豹纹鳜,虽然不过两斤多,但是王定海却表示这条鱼最少要1大铜60角子,好渔获都留着给族长享用。

  王守哲表面笑盈盈,可心下一直在盘算不已。这三十里渔猎场是平安王氏的渔猎范围,家族对此族产也十分看重,理当是家族重要的财政收入之一。

  随着时间过去,王守哲渐渐有些不耐烦了,直接说道:“六叔,咱们表演也表演得差不多了,各位渔工的撒网技术都很强。咱们能否迅速进入正题,演示一下真正的捕鱼作业。”

  王定海本来红光焕发的表情瞬间定格,有些摸不着头脑道:守哲,我们不是已经在演示真正的捕鱼了吗?莫非,您是想看捕捉灵鱼?一些体型较小的灵鱼,都是通过运气捕捞上来,一些大型灵鱼十分凶猛,需要用渔猎箭才能对付。”

  这就是职业捕鱼了?

  王守哲的脸都有些黑了,上辈子因为好奇,蹭着同事家亲戚的职业渔船去体验过职业捕捞,最终那一网收上来足足四万多斤,还被认为是歉收……

  至于撒网,在地球上那是纯粹的渔乐性工具,就比钓鱼什么的强一些,玩家都是图个休闲娱乐。谁要真拿撒网作为职业捕鱼去养家糊口,全家都得饿死。

  ……

看网友对 第五章 珑烟老祖!我方王炸 的精彩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