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到底搞什么

“等等!”

王离也叫了起来,“我还有一件事不明!”

他叫完这句,飞快的传音给颜嫣,“这天鬼圣宗的准道子很难对付么?我感觉你对他很忌惮。”

颜嫣的声音在他的识海之中马上响起,“天鬼圣宗的万鬼噬仙大阵十分诡异,能够不断吞噬修士的真元。在万鬼噬仙大阵之中对敌,真元损耗十分剧烈。而且万夜河此人平日里极为谨慎小心,甚至可以用胆小来形容也不为过,但他的性格就是如果有百分百把握,便陡然又摇身一变,十分张狂,今日他似乎有恃无恐,肯定还有什么特别强大的手段。”

“什么事不明?”

万夜河体内真元已经沸腾般流动,但被王离这么一叫,他却是不由得顿住。

“有什么特别强大的手段么?”

王离听着颜嫣的话,突然眼睛一亮,看着万夜河道:“你身上有没有剑囊,或者剑葫,或者什么出自混沌之气的法宝?”

万夜河的思绪哪里有王离这般跳跃,他一愣,旋即大怒,“什么剑囊剑葫,什么出自混沌之气的法宝!你这算是什么鬼问题。”

王离一看他的样子,顿时就有些失望,“我这也就是看看自己的运气,看看你能不能正好撞上来,看来你是没有了。”

万夜河隐隐有些反应过来,但他还未来得及出声,王离却是正sè道:“方才那只是插曲,现在却是真正的问题,就算我知道颜嫣属什么,就算我知道她喜欢属什么的修士,你干嘛要杀我?我好歹告诉了你她的喜好,你大不了可以改个属性。还有,她现在都变成这样的小孩子了,你杀我作甚?”

“人难道还能改自己属什么的?我属蛇难道还能改成属猴吗?”万夜河听到王离前面大半截话,顿时大怒,但听到最后的一句话,他看着颜嫣,却似乎才真正认识到这个问题。

他顿时又愣了一个呼吸的时间,这才如梦初醒道:“颜仙子为何变成如此模样。”

“她是中了灵毒。”王离信口开河,“万胆小,你若是真正关心灵熙道友,那你不应该是先设法帮她恢复如初么,你要杀我作甚?”

万夜河被他说得又是一愣,旋即又大怒,“你又叫我什么!”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王离感叹道:“至少我们现在知道如何让她恢复如初,你要不要帮忙?”

齐妙云越看王离越是佩服,她觉得王离真的是舌灿莲花,对方明显来意不善,但王离竟然似乎想要反而说服对方帮忙。

“说了半天,原来是这样?”

万夜河终于彻底弄明白王离的用意般霍然开朗,他笑了起来,“那就不必了。”

“为什么?”

王离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不是想要灵熙道友做你的道侣,难道你有恋|童癖?”

“哈哈,那倒是没有。”万夜河一副胸有成竹的洋洋自得模样,“我只不过要占有她,至于她到底是何等模样,我倒是不在意。谁教她以前高高在上,对我根本懒得看一眼。”

我….”这下王离顿时傻了,“我以为我就够变态了的,没想到你比我还变态,原来你叫万变态啊。”

“给爷死!”

万夜河丝毫没有觉得羞愧,他反而狂笑起来。

在狂笑声中,裹着这方圆数里的黑气之中,成千上万的白sè骷髅头纷纷从四面八方朝着这七宝如意舫涌来。

“你这人实在太难交流了。”

王离直摇头,他也直接祭出灵毒剑罡,一剑就朝着万夜河斩去。

就目前的形势而言,他根本不慌。

水龙猿的这大道异相的防御威能他很清楚,至于颜嫣的手段也是极强,光这万鬼噬仙法阵的威能,根本不可能对他们造成致命的威胁。

无数的白sè骷髅头伴随着阵阵yīn风冲击在七宝如意舫的周身之外,不断噼啪爆响,但被水龙猿的大道异相就消解不少威能,颜嫣眉头微皱,一些绿sè的丝光如涟漪般在七宝如意舫外荡漾,七宝如意舫内丝毫没有感受到实质性的威能冲击。

几乎同时,啪的一声爆响。

万夜河的身前出现一个猩红sè的血sè大碗,轻而易举的挡住了王离的灵毒剑罡一击。

这血sè大碗上血光灿烂,随着万夜河真元的持续灌入,浓稠的血光竟然形成了一个血红sè的骷髅头。

“也不过如此啊。”

王离虽然这灵毒剑罡被轻易挡住,但他却是反而有些意外,他直觉这万夜河这万鬼噬仙大阵的威能和此时祭出的防御法宝也很一般。

他是觉得一般,但这万夜河却是有些凝重起来。

王离现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现在的实力今非昔比,更何况还有水龙猿和颜嫣这样的帮手。

“嗯?”

万夜河目光剧烈一闪,数道碧绿sè的光焰竟是见缝插针般直接从水龙猿的大道异相威能之中穿过,直朝着王离头顶落去。

王离身前红光一闪,他直接激发数个血宝,同时一道血红sè剑光斩去,轰的一声巨震,产生的元气冲击又被颜嫣激发的一些绿sè丝光消弭。

万夜河的眼sè瞬间凝重起来。

其实对于万夜河而言,他这样中神洲的准道子,光是凭借万鬼噬仙法阵和自己的一些强大法门,哪怕是对上一些中神洲的准道子级人物,都已经不会落于下风,那对上一些不属于中神洲的年轻修士,还不是随意灭杀?

但此时他隐隐觉得,即便没有那头妖兽和颜嫣的相助,这名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年轻修士似乎对上他也丝毫不虚。

至少对方的法术威能,竟能隐隐和他抗衡。

“你不也就是金丹修士么?”

也就在此时,王离的声音响起。

虽然之前颜嫣将这万鬼噬仙大阵描绘得可怖,但持续吞噬真元的大阵,似乎对他而言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而且万夜河的法术威能,对于他这种已经和元婴修士硬拼过的修士而言,似乎也真的不算什么。

于是他便故意吓唬一下此人。

“你这一个金丹

修士,在元婴修士面前作威作福?”

他看着万夜河哈哈一笑,身前灵光一闪,他直接将齐妙云的元婴祭了出来,“看看我的元婴!”

他此时倒是没有多想什么,潜意识里只是觉得齐妙云的这个元婴的确是真正的元婴,而他的本命蛊虫毕竟还是外婴内魔,外面是元婴的胚子,内里魔韵惊人,说不定这人有点不俗就会被一下子看穿,但齐妙云的元婴却是如假包换。

但他这一将齐妙云的元婴祭出来,颜嫣和魏黛眉却顿时无语。

因为毕竟元婴修士的元婴也有性别之分。

齐妙云的元婴,可分明是个女婴。

不过在这刹那之间,元婴灵韵展现的刹那,万夜河却是瞬间炸毛,他心中瞬间生出无尽寒意,哪里还有时间分出男婴女婴。

他此时心中震骇,只觉得自己看走了眼,没有想到王离是个元婴老怪。

嗤!

他的手中黄光迸现。

一个只有鹅蛋大小的黄sè骷髅头在他手中出现,这黄sè骷髅头的双瞳之中,两道黄气瞬间凝成两条黄sè的小虫。

这两条黄sè小虫瞬间又消失,接下来一刹那,这两条小虫竟是跨越虚空般,直接出现在了王离的身前不远处。

王离也是同时骇然。

他哪里想到自己就是装一下逼,吓唬一下人,但对方似乎直接就被自己吓得连最终的杀招就祭了出来。

这两条黄sè小虫形成的刹那,距离他那么远,他都有种极为不妙的感觉,此时这两条小虫竟然跨越虚空而来,他几乎下意识的就将手上最强的防御法宝,得自天一古宗的承天雨露铜盘祭了出来。

一个古朴的铜盘浮现在他身前。

但这承天雨露铜盘的威能才刚刚激发,这两条小虫竟是蜕皮般留下两个黄sè的空壳在虚空之中。

两股黄sè的气流,竟是无孔不入般直接落在齐妙云这元婴的双瞳上。

“啊!”

几乎同时,齐妙云一声惨叫。

她原本控制着这七宝如意舫,但此时这七宝如意舫也控制不住,直往下飞坠。

“这?”

王离不可置信的看到,齐妙云的元婴双目上竟然结成了两个厚厚的黄垢,就像是两团黄泥干硬了,彻底黏附在了元婴的眼睛上。

也就在颜嫣帮助控制七宝如意舫的刹那,齐妙云惨呼起来,“我看不见了,我的感知都像是被彻底剥夺了。”

“什么?”

王离一瞬间有些无语,他忍不住想到之前齐妙云的境界跌落,他心中不由得冒出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你的念头。

但另外的一头,那万夜河也直接懵逼了。

他都搞不清楚王离和齐妙云等人到底在搞什么。

那这元婴,明明应该是这名女修的元婴,但为什么她的元婴,被此人丢出来?

这人根本不是元婴修士,他弄了这女修的元婴出来装元婴修士吓人?

有这么诡异,有这么无聊么?

看网友对 第三百九十一章 到底搞什么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