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插翅难飞

他姓苏!

老家伙的声音带着一丝罕见的激动和恍惚。

似乎这个姓氏对他而言,有着极特殊的意义。

葛谦愣了一下,道:“这是什么破理由,以前在乱灵海的时候,你不也知道他苏奕的名字?”

“此一时彼一时。”

老家伙声音复杂,“你不懂的……”

葛谦深呼吸一口气,道:“也就是说,这次非去见他苏奕一面不可,对否?”

老家伙言辞不容违逆:“不错。”

葛谦叹了口气:“唉,能不能给我一些缓冲的时间?这样吧,明天前往须弥仙岛的时候,我再找机会和他见面如何?”

这次兰台法会上,他有惊无险地堪堪拍在了第三十名,获得了一块须弥符,有了前往须弥仙岛的资格。

老家伙气得破口大骂:“早晚都要见,为何非要拖延?你小子就这么怂吗!?”

葛谦神sè认真道:“我只是对没有把握的事情向来格外谨慎而已,更何况,明天见面,一旦发生什么意外,还有其他人在,起码能让苏奕有所顾忌。我们现在送上门,鬼知道会发生什么。”

老家伙明显很郁闷,沉默片刻后,不耐烦道:“那就明天!我告诉你,若明天你再改变主意,老子就自己去见他!”

葛谦顿时松口气般,笑道:“你放心,我这人虽然谨慎小心了一些,可从不会言而无信。”

说着,他饮了一杯酒,浑身舒坦。

也不知为何,他对苏奕一直心存一种说不出的忌惮,就如同遇到天生的克星般。

若有可能,他宁可这辈子都不和苏奕见面。

深夜时候,葛谦离开了小酒馆。

街巷上行人变得稀少起来,落叶飘零,灯火阑珊。

葛谦行走了片刻,忽地察觉到什么,瞳孔眯了眯,神sè不动道:“老家伙,有人在跟踪我。”

老家伙飞快道:“在城中绕一圈,试试能否摆脱对方。”

葛谦点了点头。

他就像一个没事人似的,在城中的大街上溜达起来,专挑一些有行人出没的街巷。

步伐看起来缓慢,但每到街巷拐角处,就会加快速度,一阵风似的全速飞掠。

足足半刻钟后。

葛谦神sè已有些凝重,道:“那家伙一直都在,我怀疑,对方极可能是一个化灵境人物!”

“奇怪,你小子向来胆小怕事,自进入九鼎城之后,从不曾得罪任何人,怎会忽然被一个化灵境人物盯上?”

老家伙有些疑惑。

葛谦猜到了一种可能,神sèyīn晴不定道:“或许……和苏奕有关。老家伙你也清楚,在兰台法会上,我和元恒所施展的道法,源自一脉,皆是玄武霸世印。”

“而如今,谁都清楚元恒乃是苏奕的仆从,再加上我也来自大周,这等情况下,人们恐怕早怀疑,我葛谦和苏奕之间有某种关系。”

说罢,他一阵郁闷。

就在此时——

一阵轻笑响起:“葛小友请留步。”

声音刚响起,一道瘦高的身影已凭空出现在前路上。

夜sè下,这身影身着玄袍,手握拂尘,头戴铁冠,约莫三四十岁,相貌清瘦。

这是一条宽敞长街,已是深夜,行人稀少。

而随着这玄袍男子

出现,葛谦敏锐察觉到,附近区域的周虚气流出现了奇异的变化。

就仿佛这片天地,和这条长街完全隔绝开。

葛谦瞳孔一缩,他神sè不动,却已蓄势以待。

“一个名唤‘逆转周虚’的微末法术罢了,葛小友不必惊慌,贫道这么做,也是不想让你我之间的交谈,让其他人知道。”

玄袍男子笑着开口。

“是吗,我好像并不认识你,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好聊的。”

葛谦皱眉道。

“以前不认识,现在认识也不晚。”

玄袍男子微微稽首,微笑道:“贫道贺长缨,道号‘铁柳’,来自魔族桓氏。”

魔族桓氏!

葛谦心中一震,嘴上则诧异道:“我还以为桓氏的强者都姓桓呢,原来竟还有道门中人。”

玄袍男子贺长缨耐心解释道:“小友有所不知,早在三万年前,桓氏麾下共掌控九大宗门势力,贫道所在的‘天水观’原本就是这九大宗门之一。”

“可惜,随着暗古之禁降临,天水观也遭遇大劫,贫道当初幸得魔族桓氏庇护,才侥幸从暗古之禁下躲过一劫,在数年前的时候从沉寂中醒来,如今一直在桓氏麾下行走。”

葛谦不免有些意外。

他可没想到,对方会把这些事情一一道来。

“那你今晚找我又是为了何事?”

葛谦问。

贺长缨微笑道:“很简单,想请小友前往我桓氏的驻扎之地一叙,了解一些和苏奕有关的事情。”

葛谦嘴里发苦,果然被苏奕这家伙给牵累了!

深呼吸一口气,葛谦神sè诚恳道:“道长,我说我和苏奕根本不认识,你……信不信?”

贺长缨笑而不语。

“就知道你不信。”

葛谦嘀咕,一脸郁闷。

贺长缨笑容温煦道:“小友不必担忧什么,若你配合,我桓氏自不会害你性命。”

“我信你个鬼!之前你之所以跟我扯淡,还不是为了拖延时间?”

葛谦嗤地笑起来。

他袖袍一挥。

轰!

足足十多块秘符横空而出,如一串缤纷瑰丽,耀眼炽盛的神虹般,爆绽出恐怖的威能。

而他身影则猛地一闪,朝远处暴冲而去。

在逃遁那一瞬,他右手中已多出一柄黑sè铁尺,同时将一枚灵珠握在了左手掌心。

黑sè铁尺名唤“神岳”,是一件古宝,也是葛谦手中最强大的灵兵之一,若非遇到危及性命的威胁,轻易也不会动用。

灵珠名叫“破禁珠”,是一种专门破禁的秘宝,极稀罕和宝贵。

凭借此灵珠,在前些年闯荡一些凶险禁地时,曾帮葛谦多次化险为夷。

可葛谦犹不放心。

一咬牙,他又取出一块灰扑扑的护心符挂在脖子上。

这是‘祛煞宝符’,可硬撼化灵境人物的全力一击。

做完这些,葛谦心中才稍稍踏实不少。

“开!”

他手中破禁珠爆绽出一片青sè光辉。

这片天地猛地一颤,一层如若无形的禁制力量剧烈震荡,而后被狠狠破开一道裂缝。

葛谦心中一喜,毫不犹豫冲出去。

不远处,贺长缨手中拂尘轻轻一

扫。

之前葛谦释放出的十余道秘符,尽数被一扫而空。

不过,这位化灵境强者眼见葛谦逃出“逆转周虚”秘术所凝结的禁阵,却并没有去追。

他眼神中反倒露出一丝玩味和不屑。

铛!!!

震天的爆鸣声响起。

葛谦身影一个踉跄,倒退数丈之地,一身气血翻腾不已,手中的神岳尺嗡嗡颤抖不已。

不远处,一个赤袍高大男子出现,燕颌虎须,眸如铜铃,顾盼时有森然电芒流窜,极为慑人。

在其身前,滴溜溜飞旋着一柄雪白如银的飞剑,寒芒灿灿。

之前,当葛谦刚破开禁制冲出去时,就遭到了那一柄雪白飞剑当头一斩,最终虽挡住这一击,却震得他难受得快要咳血。

这赤袍高大男子,赫然又是一位化灵境存在!

“能挡住崔横道兄的一记飞剑,葛小友无愧是能杀进兰台法会前三十的少年奇才。”

远处,贺长缨漫步走来,语带感慨。

他和远处的赤袍男子崔横一前一后,形成包抄夹击之势,一下子让葛谦陷入进退两难的凶险处境中。

葛谦苦笑道:“对付我这样一个小人物,竟让两位化灵境一起出动,可着实看得起我啊……”

他敏锐注意到,这长街附近,还覆盖着另一重禁阵!

这也就意味着,发生再大的动静,若无法破除那一重禁阵,也注定无法引来他人的注意。

无疑,今夜贺长缨和崔横的行动,早有蓄谋和准备!

这让葛谦也感到压力骤增。

“老家伙,看来这次哪怕就是拼命,咱俩也难逃一劫了……”

葛谦心中喃喃。

“放心,老子豁出命,也自会给你搏出一条生机!”

老家伙发狠。

不远处,贺长缨已步步紧逼而来,道:“葛小友,识时务者为俊杰,眼下的局势,便是你拼命,也无力回天,不如乖乖和我们走一趟,也省得遭受皮肉之苦。”

葛谦深呼吸一口气,咧嘴笑道:“是吗,可惜,小爷可从来不信邪!”

轰!

他袖袍一震,成百上千的秘符法器呼啸而出,分别朝贺长缨、崔横当头罩去。

前有虎后有狼,但还好左右两侧尚有可迂回之地。

葛谦身影一闪,毫不犹豫则朝一侧冲去。

“开!”

他直接将手中破禁珠狠狠甩出去,试图破阵。

然而,就在这一刹,一个矮小枯瘦的老者忽地出现,探手一抓,就将破禁珠牢牢攥在掌心。

矮小枯瘦老者啧啧称奇道:“破禁珠可是好宝贝,小友却将其舍弃,着实暴殄天物,那……小老就将此宝收下了。”

说着,他已将破禁珠收进袖内,笑呵呵看向葛谦。

又一位化灵境!

葛谦躯体发僵,满嘴苦涩,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重要了,竟然值得三位化灵境一起联手围堵?

不远处,贺长缨和崔横已将葛谦之前祭出的那些秘符和法器击溃,此时,这两位化灵境人物的目光,也都齐齐看向了葛谦。

这一刻的葛谦,如若困兽,插翅难飞!

——

ps:下午才到家,刚把第一章搞定,诸君莫急,第二更晚上9点半左右~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三十八章 插翅难飞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