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嘲讽(第三更)

没有人回应他的话语。

慕听寒的身体骤然寒冷起来。

他看到火瑶真人等人和王离连头都没有回。

在下一刹那,尹心缘和另外两名之前在这座妖兽浮岛之中的修士,发了疯的一般冲进了这座妖兽浮岛之中。

他们发了疯的一样翻看每一名修士的遗骸,他们看这些修士遗骸身上的法衣,看这些修士遗骸已经难以辨别的面容。

其余所有从灵雨发生地活着出来的修士也都猜出了他们为什么会这样。

他们曾经在这座妖兽浮岛之中和这些修士一起战斗,但现在,这些不久前还和他们一起生死与共的修士,却已经变成了一具具枯骨。

尹心缘和另外两名修士很想找到叶天璟的尸骸,哪怕于事无补,他们心中也会好受一些。

他们宁愿叶天璟也和这些修士一起陨落在此,也不愿意相信这些修士竟然都死在叶天璟的yīn谋之中。

然而即便他们将整个妖兽浮岛的每一具遗骸都翻看了数遍,他们还是没有发现叶天璟的遗骸。

“不要找了。”

王离站在数名修士的遗骸之前,他看着发了疯一样还在不停乱转的尹心缘等人,无比艰难的说道。

他很想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他根本做不到。

他的声音无比冰寒,甚至有些空洞,就像是从远处的某个冰窟里响起的声音。

他不认识这座妖兽浮岛里大多数修士,他不记得这些人身上的法衣和其它特征,但是他此时身前的这些人他记得。

这里面有月华宗那名叫做云汐的修士,这里有天药古宗的修士沈白月,有柏山宗修士贺兰芸…这些人都是相信他,从上一个修士据点跟随他而来的。

这些人都是主动留在这座妖兽浮岛里,当时虽然他是急着去救叶玖月等人看,而且也不确定自己前去灵雨发生地就一定能够比这更安全。

但这些人的确是因为他的原因才会在这座妖兽浮岛里,才会变成这样的枯骨。

他怎么可能不自责。

对于他而言,这就是他的原因。

在看到这些遗骸的惨状时,他心中便已经确定就是那名自称叶天璟的修士做的,因为这些修士的死状和那些妖兽几乎没有区别,他们体内的精气甚至灵韵,都被一种极为诡异的力量抽空了。

而且这座妖兽浮岛已经接近仙墟边缘,周围也根本没有和强大妖兽战斗的痕迹。

他甚至可以想象,这些修士在眼见逃出生天,在欣喜若狂而陡然放松下来的时候,却着了叶天璟的道。

他当然明白有些修士为了提升自己的修为而力量,可以毫不犹豫的杀死别的修士,但是面对这些无比信任他的修士,在这样的时刻,这些人怎么能下得去手?

“颜嫣…..”他喊住了尹心缘等人,听着尹心缘等人无法遏制的撕心裂肺般的哭嚎声响起的刹那,他传音给身旁的颜嫣,问道:“是不是我还是太幼稚了,还是太低估了这些人的恶?”

颜嫣一直是有问必答。

但这时她无法回答

她能够理解王离此时的心痛。

此时的王离甚至没有和平时一样称呼她是灵熙道友,而是直接称呼她的本命。

但她也同样的心痛。

因为在王离看来这是他自己的问题,但在她看来,既然她一开始就和王离在一起,那她和王离就像是一起参加生死试炼的小队,那出了这样的事情,她也要承担一半的责任。

在那时,她当然就已经怀疑叶天璟的身份,但她的确也只是想到叶天璟可能拥有什么独特的法门,只是借着兽潮来提升自己的修为,只要叶天璟能够救下这些修士,那她也根本没有兴趣或说没有什么必要去深究他的出身。

但她没有想到,叶天璟竟然如此丧心病狂,他的目的可能从一开始就不是那些妖兽,而是这些修士的灵韵。

火瑶真人等所有人的脸sè都彻底的难看起来。

他们此时都已经猜出了前因后果。

也就在此时,许多修士突然一声惊呼。

颜嫣身体一震。

眼睛的余光里,她看到王离的左手掌指之间,鲜血汩汩洒落。

“若不报此仇,我王离誓不凝婴。”

王离的声音响起。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一缕缕鲜血化为一道道血符,就像是无数血红的箭矢,朝着四面八方飞射出去,消失在虚空之中。

颜嫣的呼吸停顿了。

她的身体也微微震颤起来。

这是天道圣宗的天道血誓。

若是有违誓言,无穷的大道伟力将会直接将这名修士撕成碎片,化为脓水。

寻常的修士若是立誓誓不凝婴,或许还不算狠毒,因为寻常的修士原本很多都根本没有凝婴的机会,但她十分清楚,王离这种底蕴的修士,凝婴只是他修行之路上的一小步。

她甚至可以感觉得出此时王离的心意。

王离若非觉得恐怕此人的来头很大,凝结金丹时他的实力都不能确保他能够报仇,他都有可能会说不报此仇,誓不结丹。

不给自己留太大余地,已经让她感到了这件事对王离的冲击太大,甚至可能会影响他今后对于很多事情的处理态度。她可以肯定,这件找出叶天璟报仇的事情,已经被王离视为和救出魏黛眉一样的头等大事,而且他会无所顾忌。

血债只有用血来偿还。

命只有用命来还。

不管叶天璟是何等的身份,他绝对不会在意。

她犹豫了一刹那的时间。

但在接下来的一刹那,她身外灵气波动,一道似乎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光影,从她身上析出,然后飞入虚空。

虚空之中发出无数宏大的声响,就像是无数的神佛在吟诵。

这是“朝天圣誓”,是和天道血誓同等的大道血誓。

在她看来,既然此事是她和王离共同的责任,那她必定也要帮这些人报仇。

“你不必这样。”

王离有些意外的转头看了她一眼。

但在他说出更多的话语之前,颜嫣的声音已经在他的识海中响起,

“这是我自己想做的,我怕我不这么做,被别人看不起,但我更怕被我自己看不起。”

她这些话完全是她发自内心的话语。

因为这座妖兽浮岛,这些修士死亡的惨状,也已经成为她心中的心魔。

王离看着她。

他没有再多话。

但这名中神洲的女修,已经赢得了他绝对的敬重。

“火瑶真人,你们有谁知晓这是何种法门么?”

他转过身去,看着火瑶真人等人,缓缓的问道。

“这一定是某种杀生大法。”

火瑶真人深吸了一口气,她看着王离,寒声道:“但既能够汲取妖兽的精气,又能瞬间抽空这些修士的生机和灵韵。而且还能令这些妖兽尸身结成这样的浮岛,这样的杀生夺元大法,我闻所未闻。”

“这肯定是一门魔道法门,而且是一门顶级的禁术。”一名金丹修士出声,道:“按我所知,唯有元魔古宗和尸山才有类似这样的禁术,但我方才仔细查验了,此人的这门禁术,似乎和那些魔道法门有所区别。”

“这应该是一门荒古时代的古经。”

颜嫣的声音响起,她看着身前所有人,很确定的说道,“之前他抽引这些妖兽的妖气,甚至让这些死物结成这样的浮岛行走时,我不能确定,但他杀死这些修士,为了瞬间镇压和湮灭这些修士的神魂,却明显带有只有在荒古时代才有传承的类似‘风蚀’的元气法则气息。这是一种只有在荒古时期,只有一些本身气血力量十分强大的独特血脉修士,才能掌握的元气法则,这是一种独特的神识秘法,就像是可以将人的神识抽离在时空的长河之中,瞬间就让神识历经千万年,让意志坚韧的神识,都像是坚硬的岩石一样会被风沙侵蚀。”

“所以?”王离深吸了一口气,他直觉颜嫣已经有了些肯定的线索。

“我需要问一些前辈,才能得到更有用的线索。”

颜嫣先行传音了王离一句,然后才公开出声说道:“按照目前的线索,这人恐怕是一名拥有独特血脉的修士,他本身的气血十分强大。因为我十分确定,能够施展这种元气法则的人,必定需要满足这样的条件。其余他拥有什么特征,有可能出自什么宗门,我却是不知。”

“有这一个线索也有机会找出此人了。”火瑶真人开始令人收集妖兽浮岛之中所有人的尸骸和法衣,她寒声说道:“我会将此事告知所有宗门。我们东方边缘四洲的绝大多数宗门,都应该会出力寻觅这种独特血脉天赋的修士。”

“王离道友,你不要太过激愤,此人既然做了这样的事情,便是我们东方边缘四洲的公敌,除非他不在东方边缘四洲行走,否则绝对有可能将他找出来。”另外一名金丹修士也厉声说道。

“呵呵….”

也就在此时,妖兽浮岛之中很多枯骨作响,许多妖兽的骨骼崩碎,一道诡异的笑声响起。

许多碎骨的粉尘之中,出现一道扭曲的人影。

这道人影发出不屑的笑声,似乎是在嘲讽在场的所有人。

看网友对 第三百四十六章 嘲讽(第三更)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